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11.睡着了
  11

  隔壁是上班族,早上总是像个定时闹钟。

  少年迷迷蒙蒙的睁开眼,半眯着眼睛,下了床。

  摸索到卫生间,揉着腰,放水。

  眯着的眼睛慢慢睁大,低头擦拭的时候,顿住了手,差点没手一抖摁坏自己的大宝贝。

  大腿内侧,出现了一些令人窒息的痕迹,从小腿往上,像是掐痕,又像是…

  揉了揉眼睛,定眼再看,没眼花。

  然而站到镜子前洗手的时候,也是倒吸一口冷气,脖子上又出现了新的痕迹,这次是从肩膀到脖子那一块。

  他昨晚歪着脑袋睡,这一片是暴露在空气中。

  他本来整个人是藏在被子里,熟睡之后,估计因为太闷,自己钻了出来,刚刚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被子外面了。

  叮铃铃,铃铃叮。

  今天有课,闹钟尽职的响起来,把从卫生间走出来的陈嘉白吓得蹦起来。

  妈蛋,顾不得其他。

  看了一眼时间,七点四十。

  这里到学校有段距离,他不能再磨蹭,先把身上的事情放到了一边,开始洗漱。

  咬了一片面包,飞快的窜出门去。

  他这里离学校大概要十几分钟的时间,公交车很难挤,他一般自己走着去,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

  路上买了一杯豆浆,一鼓作气吸光。

  大概是这几天晚上都没睡好,全身酸疼,他背着画板和颜料,吭哧吭哧的到了班级。

  今天是纯艺课,是专业老师,他不敢怠慢,小慢跑到的,幸亏到了识海铃声还没有响,他们专业老师一般是整点踏着铃声进门的。

  班级里已经有十几个,他们这班是末尾,所以人少,总的也就二十来个人,而且互相有抱小团体,局外人根本插不进去。

  艺术学院的学生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颜值都不低,就算本身底子差点,也能后天修饰回来,毕竟身为艺术生,对审美的要求很高,怎么容得下本身来破坏美感。

  当然,一般来说,上学期间是这样。

  等到了毕业,继续往纯艺发展的画手开始废寝忘食之后,那就不一样了。

  蓄小胡子,满脸胡茬,不修边幅,男生留小辫子,一周不洗脸,半个月换一次衣服,都是有可能的。

  陈嘉白找了个角落开始摆放用具,肩膀被拍了一下,身后传来开朗的男音。

  “这边有人没,坐边上可以不?”

  陈嘉白回头,他对这个男同学还有点印象,叫叶沉沉,和他一样没有融入小团体,却游走在各个团体之间,似乎游刃有余,陈嘉白之前还有些羡慕他。

  “可以的。”

  叶沉沉一看就是性格开朗,吃得开的选手,他上来就放好东西,顺便帮陈嘉白整理颜料。

  “你这是多久没用颜料了,都裂了。”

  调色盒里的颜料全都干裂开来。

  脸色一红,陈嘉白咳一声:“最近感冒了…”

  叶沉沉一副我懂的表情,没戳穿他。

  上课铃响了,专业课老师踏着铃声进了教室,今天的课题就是练笔,静物写生。

  摆好水果瓶子之类的东西之后,他们的专业课老师也摆好了画具,开始亲自示范。

  整个教室不算太安静,偶尔有讨论声,笔刷在纸上的声音听起来还挺悦耳。

  叶沉沉:“小白同学,这里颜色会不会太淡了。”

  画到一半,叶沉沉突然转了过来轻声和他讨论。

  陈嘉白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叫他直播的名字,转过头的时候,看见叶沉沉笑嘻嘻看着他,心里犯了嘀咕。

  “你可以叫我嘉白。”

  “我觉得可能要偏灰一点,今天天气一般般,自然光的话…”

  叶沉沉:“嗯,我也觉得。”

  陈嘉白:“今天天气其实不太适合画静物。”

  “嗯,但是老魏就喜欢这种灰暗的风格。”

  讨论了一阵,叶沉沉从陈嘉白这里借了一坨白色,才继续认真开始画。

  陈嘉白偷偷的松一口气,他还真的怕被人认出来,所以他平常直播的时候发型和平常不太一样。

  直播的时候回好好的搭理一下,而平常就直接耷拉下来。

  一直到了快下课的时候,叶沉沉从兜里掏出手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嘉白,你选修课是不是有人文艺术和中外历史名作欣赏还有一个室内设计入门?”

  “…”

  “你怎么知道?”

  “嘿嘿,我上次去的时候看到你,而且每次看到点名册上,你都是百分百到课率。”

  叶沉沉嬉皮笑脸。

  “那什么,能不能交换一下手机号,到时候还结伴…”

  陈嘉白狐疑:“我怎么不记得有你。”

  叶沉沉挠了挠后脑:“这不是我偶尔会缺席…”

  陈嘉白立刻明白了,这货是要他帮忙逃课!

  “这三门的老师都很佛系,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他说着,突然眼神停留到了陈嘉白的画具上。

  “哇,你这是翡翠吧?还是冰种的。”

  “???”

  顺着他的眼神,陈嘉白看过去。

  “…”

  他的画具袋子最上面的网袋里,安静的躺着一枚挂坠。

  日…

  陈嘉白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挫败感。

  从袋子里拿了出来。

  他问:“翡翠?你懂这个?”

  “我懂一些,我外公喜欢收集这个玩意。”

  “这个…真的是翡翠?”

  叶沉沉摸了摸下巴:“要不然,你让我拍一张,我过几天拿回去问我外公。”

  拍完照片,陈嘉白心里沉甸甸的,交换手机号,下了课。

  陈嘉白的专业水准在这一堆人里算是中游,基础很扎实,但是灵气不够,不属于老师特别喜欢的那种。

  因为他们专业课老师据说擅长的是抽象派…

  陈嘉白把画具留在了教室里,每个人会有一个专门的柜子来放这些,上次是因为周末,所以大家把东西都带回去。

  他们学校的食堂是出了名的好,一共有三个食堂,都是外包的,但是监察严格,卫生干净。

  他刚坐下来点餐,手机来了短信。

  [陈嘉白,嘿嘿是我,今天晚上的人文艺术…]

  […]

  [说起来真的觉得你眼熟,总觉得是不是在那个网站看过你…]

  [是么?]

  [我想起来了,像一个主播…]

  [那看起来我很大众脸。]

  […]

  陈嘉白只要不是当面和人说话,就不会太露怯,说谎起来也得心应手。

  晚上的人文艺术课,是个年轻的女老师,陈嘉白很容易就蒙混过关,但是课程实在太枯燥,他便百无聊赖的在课本上画起小人图。

  画的是一个跑动的小人进行百米跨栏,一个栏、两个栏,眼睛开始变得有些模糊,眼前的画面开始晃悠,像是一滴水滴入了湖面,开始泛起波澜。

  突然,他眼前的画面突然一花,盯着课本的眼睛酸疼起来,揉了揉,再睁开眼,书本上自己画的小人居然自己奔跑起来。

  跑着跑着,高高一蹦,蹦到了书本外面。

  陈嘉白脑子糊了浆糊,傻愣愣的,四周听课的学生和老师就像是瞎子,什么也看不见,他张了张嘴,想要提醒其他人,却发不出声音。

  小人走出了课本在桌上翻了翻,他是透明的,但是可以看到陈嘉白自己画上去的眼睛,圆溜溜。

  小人走到书本旁边,开始翻书本,翻了一页又一页,他很有耐心,最后停在了一页。

  ——撕拉。

  撕碎课本的声音。

  小人撕下了一大片红色的课页,蹲在地上开始自己用小手瞎鼓捣。

  陈嘉白这个时候居然一点都不害怕,低头想要看清楚小人在干什么,然而小人看他低头,背过身去。

  窸窸窣窣了一阵子,小人终于转过身来。

  他背着手,但是因为是透明的,陈嘉白看到了他手上拿着一团红色的东西。

  小人轻声细语:“小可爱,呐,这个给你!”

  是一朵花,用红色书页折出来的一朵玫瑰花。

  陈嘉白说不出话:“唔……?”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啦?”

  陈嘉白:“???”

  “那你把东西给我好不好?”

  什么东西?

  小人正待说话,突然一阵微风吹起,只卷起了陈嘉白一丝一丝刘海,小人却像是被狂风刮过。

  他小小的身体飘了起来,正好一把抱住了陈嘉白的手指。

  咿呀呀。

  “呐,别忘了,小可爱你答应过我了啊!”

  然后风突然刮大,一下子将他吹走。

  陈嘉白莫名其妙,我答应你啥啦?

  就在这个时候,脑子里又是一阵恍惚,眼皮子越来越沉,撑不住,倒在了课桌上。

  ……

  艰难的睁开眼,脑子里像是灌了铅,好一会才回过神。

  陈嘉白迷茫了,是做梦了吗?

  扫视四周。

  人全都走光了。

  教室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他揉了揉眼睛,他发现,除了教室的灯,走廊的灯全都暗掉,再一看墙上的时钟。

  分。

  九点半就下课,他居然硬生生的睡过了四十三分钟。

  走廊黑漆漆空荡荡。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