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12.黑纸
  12

  滴答,滴答。

  墙上时钟的秒针,不停歇的走着。

  因为刚醒来,有点冷,他瑟缩了一下,教室里的暖气已经渐渐散去,外面走廊几乎空无一人。

  他鸡皮疙瘩竖了起来,无心回想刚刚的‘梦’,赶紧整理好背包,当把书籍塞进去的时候,他赫然发现,自己的书本掉落了碎纸屑出来,夹着那杯压扁的‘玫瑰花’。

  并且看见放在书包最里层,被他塞在小角落的玉佩,居然挂在了书包的一侧的网兜里。

  “…”

  周围很安静,没有任何人,陈嘉白开始发憷,颤抖着把拉链拉好,一个转身,想要从后门出去,却把凳子踢翻在地。

  陈嘉白看了一眼,因为害怕,也没有去扶,而是快步的出了教室。

  走廊很暗,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他情急之下不知道要打电话给谁,这时候看到了叶沉沉的手机号,本想着拨出去。

  结果———无信号。

  “…”卧槽!又来这套吗?

  陈嘉白加快步伐,很快他就不在是走,变作小跑,膝盖有些发疼,可是已经顾不上太多。

  然而就在他气喘吁吁到达转角处走廊的时候,也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滚下去,亏他眼疾手快扶住了栏杆,可没等他喘过气来,一阵凉风从楼下刮了上来。

  冷风迎面吹,他脸上顿时感觉到刮骨的疼痛,但是却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下一刻,他突然小腿一疼,直接瘫倒在地。

  背包后面的玉佩掉落出来,清脆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

  陈嘉白懵在当场,喉咙干涩,想要呼救,却发不出声。

  他紧紧抱着背包站起来,却听到了‘哒哒哒’的滴水声。

  背上立刻发麻,发了一身白毛汗,不敢回头,他跌跌撞撞的往楼下跑,却在刚走上两步的时候听到了更大的‘哒哒哒’的水声。

  他头也没回,飞快的向楼下跑去。

  “啊!”

  走到最后一层的时候,踩到了一个缺口,踉跄了一下,差点就脑袋怼墙上,见阎王爷了。

  ————这个的缺口经常坑他们几个班,上报多次却仍旧没有人来填补。

  陈嘉白能在这几天就算被吓的死去活来,依旧安然无恙,这是因为他超乎常人的乐观。

  可在当下,因为这次不在家里,没有办法自我安慰,他吓得几乎动不了腿。

  一阵清脆的叮叮当当声传来,陈嘉白环抱双腿,缓缓的抬起了头来。

  这清脆的声音,竟然来自那个玉佩。

  像是被人踢了一脚,玉佩从最上层磕磕绊绊的滚落,最后停留到了陈嘉白的脚边。

  它居然没有碎。

  ——————这种时候,他为什么想这种事。

  不知道怎么,陈嘉白心里突然有一种想要伸手去拿的冲动,这种感觉很莫名,根源无从说起。

  鬼使神差的,他真的伸出手去拿。

  就在拿到手放进口袋的那一瞬间,陈嘉白猛然惊醒,因为他感觉到了一撮阴凉的触觉,轻轻在揉搓他的耳垂,虽然只有一瞬间,可就让他几乎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虽然他现在跳不起来。

  “出门小心点…”随着消散的阴风,他竟然从风声里听出了一个人声…

  被吓得七魂丢了六魄的少年就这样蹲坐在了地上,过了不到一分钟,凉风平静,水声停止,走廊的灯全都亮了起来。

  偌大的走廊里空荡荡。

  哒哒哒,是脚步声。

  还来?

  “谁还没走?”

  陈嘉白一听声音,松了一口气,是门卫大叔。

  他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说得出话:“大叔,我摔了一跤…”

  “咦,还真有人?”

  “…”

  大叔脚步渐进,陈嘉白看到人之后,心里才松一口气。

  “站不起来吗?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去?”

  “嗯!”

  陈嘉白这个时候只好装着站不起来,为了增加可信度,他撸起了裤子,露出他虽然消退红肿,却仍旧青的发紫的膝盖。

  “我的天,你这摔的有点狠啊。”

  陈嘉白刚刚被吓得差点飙泪,这时候刚好可以挤出一点点眼泪,眼角发红。

  “走走走,我先扶你到我保安室,你有朋友可以送你回去吗?”

  陈嘉白坐在保安室,直接叫了打车软件的专车。

  不过十分钟,车到了侧门。

  他本来想一个人慢慢的走过去,热心的大叔硬要扶着他。

  “麻烦您了,到xx路十字路口。”

  和大叔道谢,车终于开始缓缓行驶。

  他的手也伸进了口袋。

  触到那个冰凉的东西。

  供起来吧…

  陈嘉白在心里说。

  回到家后,他把整个房间的灯都打开了,还因为害怕静悄悄,把电视调到了新闻重播频道。

  女主播的声音让他神经松弛了下来。

  有些犹豫,思考了片刻,他还是脱了衣服进了卫生间,身上脏兮兮,并且发了冷汗。

  陈嘉白冲了个澡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痕迹一点都没消退。

  他的皮肤不像他爸也不像他妈,特别容易留伤疤,身上被蚊子咬一口,至少要一周才能退下去,随便磕磕碰碰,痕迹也要十天半个月。

  只不过,他看着自己大腿上的红痕,倒吸了一口气。

  红色一转变成了青色,看起来一片一片的,煞是扎眼。

  接着在他照镜子的时候,翻开了自己的耳朵,发现连耳垂上也有了痕迹。

  那个声音他记得很清楚,那个触感…

  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可,他说,出门在外小心点是什么意思?提醒自己小心他?

  陈嘉白脑子里乱哄哄的,想不出所以然。

  擦干净水渍躺到床上,躲在被窝里的时候,陈嘉白心里七上八下,最终还是点开了那个贴吧。

  【灵异吧】

  【我可能被在脏东西缠上了,求助!】

  陈嘉白在帖子里描述了自己的遭遇,只是把深夜探墓群改成了半夜去爬山,把细节方面抹掉,只把灵异的遭遇讲了出来。

  重点在于身上的痕迹,和那个声音。

  “出门小心点~~”

  刚发出去不到十分钟,立刻被顶到了首页hot。

  [火钳刘明。]

  [我的妈啊,色鬼?]

  [lz男女?]

  [楼主妹纸吧?遇到这么多次你才来发帖,也是心大。]

  [lz去拜一拜吧…]

  [我擦,我是不是在另外一个论坛见过lz,发过吻痕照片的?]

  Lz回复:是我。

  他这一回,立刻把帖子顶到了热门贴里。

  在这么多id里,陈嘉白看见了一个熟悉的id。

  ————飞飞虫。

  飞飞虫:[lz,听我一言,去去晦气,如果有需要帮助可以私聊我,我倒是懂一点点。]

  他刚回复完,就有几个ID,立刻在底下单单回复这一条。

  回复:[虫大师很靠谱的。]

  [前排合影!]

  [虫大师要重出江湖了?]

  这样看来,这个虫大师是真的懂一些了。

  陈嘉白点开了私信。

  [你好,能问问你有什么办法吗?]

  陈嘉白把自己的最近的遭遇详细的说了一遍,依旧是隐去个人真实信息的说法。

  发了过去之后,等了好一会,飞飞虫才有了回答。

  飞飞虫:[你现在的目的,是要了解他想要做什么,所以我有一个古法,不知道你想不想试一试?]

  [什么?]

  飞飞虫:[你先买一张黑纸,然后用泡着放凉的绿茶,蘸着上毛笔,在黑纸上写上你要问的话,然后放在显眼的地方。]

  [好可怕。]

  飞飞虫:[目前这个方法最实用。]

  纠结了一会,陈嘉白还是决定试试。

  他从自己的抽屉里抽出了一章黑纸,这个黑纸是手工课的时候用的卡纸。

  又从自己零食袋里找到了一包挂式茶叶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杂牌的,但是手头上也没其他东西了。

  他坐到了书桌前,开启了小台灯,昏黄的小台灯照亮桌面。耳边还是新闻联播的声音。

  他用细头小毛笔蘸了茶水,手抖了半天,不知道写点什么,鬼使神差的在上面写到————

  你在吗?

  陈嘉白想了半天,才憋出这三个字,因为手抖得厉害,本来规整的字体变得歪歪斜斜。

  飞飞虫还说了,如果真的带了什么东西回来,一定要用红布包起来,放到厨房。

  供起来。

  这个想法和陈嘉白不谋而合。

  把厨房清出了一小块,放了一块干净的红布,这个红布是之前用来盖电视机,他没扔给留下了。

  恭恭敬敬的将玉佩放了上去,包仔细,然后再在一碗盛好满满一碗米上插了之前用来熏房间的熏香。

  这么做完,陈嘉白才双手合十拜了拜,心安的去睡觉。

  第二天,下午才有课,陈嘉白慢吞吞的醒来,有点犹豫,但还是走过去看了一眼红布,玉佩还在里面。

  可书桌上的黑纸居然不见了。

  他找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最后泄气的坐回床边。

  一低头,余光瞄到枕头下突然多了一个黑角。

  轻轻一揪。

  是那张黑色的卡纸。

  字迹龙飞凤舞,扑面而来的霸道感。

  上面用红色的液体写着————我在。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