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10.裤兜
  10

  “嘉白,地址我选好了,你晚饭直接过去,我放好行李就来。”

  “嗯,好。”

  “你感冒好点了没?”

  “吃了药睡了一觉,快好了,就是嗓子还有点疼。”

  陈嘉白动了动胳膊,觉得有些酸,昨晚做了个古怪的梦,有人在梦里说他可爱。

  镜子前,摸了摸自己的脸,勾了勾嘴角,露出一点虎牙。

  瞎说,明明是帅。

  陈嘉白这次裹得和粽子似得,穿了厚毛线衣,保暖内衣,羽绒服,围上了粗线围巾,为了不露出油腻的头发,还戴了毛线帽,帽子两边分别挂了两个毛线球,一甩一甩。

  前段时间商场打折,他忍痛买了一双以贵出名却特别好穿的雪地靴,这个时候应该上场了。

  过几天就是立冬了,S市的冬天不算特别冷,但是南方不像北方,没有通暖气,所以冬天是最难熬的一个季节,好在他换了房子,之前的单间连空调都没有。

  地点不算很远,陈嘉白打了个车,起步价而已,就到了地点。

  是一家还算是有名的家常菜餐厅,天明说是有预约。

  “您好,在二楼208房间,我带您去。”

  这家属于中档的餐厅,价格不算很实惠,但是听人推荐,菜色不错,很有创新。

  等了一会,天明到了。

  他回去放了行李,也换了衣服,方便直播,看到自己穿成大胖子,进了门就趴在门边可劲儿的笑。

  天明和陈嘉白一样高,毕竟179.5四舍五入一下也就是一米八了。

  点了菜之后,开了摄像头。

  天明属于杂食性主播,唱歌讲故事,美食打游戏,全都不在话下,长得帅说话还好听,最关键的是他性格好,混得开。

  他比陈嘉白早不过入行一个月,可已经圈了不少死粉,其实他这也算带一带陈嘉白,陈嘉白很可能在这次直播里也圈一些粉丝。

  “嗨,各位,已经点好餐了,这次是吃播哦!”

  [哇,旁边的是小白吗?]

  [这位帅哥你谁?]

  [哈哈,咋一看还以为是颗球。]

  [我怎么就看出了CP感!]

  天明一把搂住陈嘉白的肩膀:“这是主播小白,他在单机游戏频道,恐怖分类,大家有兴趣可以过去玩哦。”

  “大家好,我是小白!”

  他舔了舔唇,微微一笑。

  内开了空调热起来,空气热了起来,他起身把外套脱掉。

  [哇,我记起来了,前天去逛公墓的。]

  [擦,这么牛的吗?]

  [所以小白你没开直播,却跑到人家这里蹭美食!]

  陈嘉白嘻嘻一笑:“昨天感冒了,今天有点胃口,刚好天明约我,就出来了。”

  很快,陈嘉白的粉丝闻风而至,在弹幕里刷起了高墙。

  [啧啧啧,有jq!不在自家直播间,跑到这里和大帅哥录吃播?]

  [我似乎看到了CP感!]

  [明白组合?哈哈哈。]

  [ 1]

  陈嘉白赶紧挥了挥手:“别闹,我只是最近嘴淡,跟着出来蹭个饭。”

  “感冒好的差不多啦,明天应该就能直播的。”

  说着,上了菜。

  “您的红烧狮子头,干锅土豆片,爆炒毛肚,黄豆炖排骨,清炒豆苗,外婆粉蒸肉,一壶秘制下火凉茶,一壶酸梅汤。”

  “您的菜上齐了。”

  [口水,今天是吃播咯!]

  [这家我去过,不过没订到位置!]

  天明:“这可是我提早半个月订到哦。”

  陈嘉白身体前倾,不着痕迹,天明架在他肩膀上的胳膊滑了下去。

  他不习惯和人亲密接触,即使是隔着衣服。

  天明似乎没有察觉,依旧笑嘻嘻的。

  接下来就是开吃了。

  陈嘉白算半个吃货,所以一吃起来也不顾别的。

  放了一把公筷,以防传染,虽然天明说自己免疫力好,身体倍棒。

  陈嘉白夹起一片毛肚,是辣味的,原本有些发白的嘴唇顿时变得红艳艳,因为被辣到,舔了舔,油光发亮,让人看起来很有食欲。

  [小白,以后咱们也播个吃播怎么样,看小白吃贼有食欲。]

  陈嘉白鼓着腮帮子,点头:“这种好事,当然没问题。”

  天明眼睛眯成了弯月:“那我以后吃播叫上你?”

  陈嘉白愣了愣,本想着拒绝,可是在这么多人前面。

  “哈哈,这多不好,老蹭你的,下次我请你。”

  “那敢情好。”

  咕噜咕噜灌下凉茶,这一餐算是结束了,摸了摸肚皮,已经有些微微有些弧度。

  接过纸巾,陈嘉白擦擦嘴,满意的长叹一口气。

  “好爽。”

  天明笑眯眯:“今天吃播就到这里了,明天照常开播,bye~”

  陈嘉白也轻轻摆手。

  滴——

  摄像头暗下。

  坐了一会,天明接到了电话,听声音是个女孩,他皱眉,有点烦,随便应了几句。

  “小白,我这突然点事,我一妹妹打不着车,要我去接她。”

  陈嘉白立刻站了起来,穿上外套,套上帽子围巾:“没事,这里离我住的地方近,我慢慢溜回去。”

  一起走到了门口,天明走在他前面,突然就回身,揪住他帽子的小毛球。

  “那下次再聚。”

  “嗯…”

  陈嘉白觉得有些别扭,随便点点头:“我家在这边,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刚走出去一步。

  “咦,你这是上次直播的那个信物吗?

  “…?”

  天明伸手,从他裤子的后兜上捉住一个红色线头,一拉。

  那个八卦玉佩就这样出现在陈嘉白的视线里。

  “…”

  “这是前天那个信物吧,我有看直播哦,你留着它干什么?”

  陈嘉白开始嗓子口发干,干干的笑了笑:“鱼头哥叫我留着做个纪念。”

  重新抓上玉佩,陈嘉白的心情简直可以用惊悚来形容了。

  一开始是垃圾桶,而这次明明扔到了楼下,为什么还会出现在他的裤兜里。

  特么自带GPS追踪功能?

  “咦,这挂坠看起来不是玉,水头不错,不会是个翡翠的吧?”

  “怎么可能,驴哥大概是去市场上批发的吧,哪能有什么真的。”

  天明还要说什么,手机又开始响起来,他不耐烦,抬起头抱歉一笑:“先不说了,下次再约。”

  “好。”

  天明的车消失在视野里,陈嘉白开始脚底发凉。

  手心里紧紧攥着玉佩,顺着回去的路,一路攥了回去。

  跨江大桥,是S市新建项目之一,自从建成之后,缓和了过江隧道的负担,为此还特别开辟了人行走道。

  一般人散步,怎么也要走个十几分钟,不过这会已经快入冬,时间也不早,桥上除了来往的车辆,行人并不多。

  冷冽有些刺人的寒风从桥上刮过,陈嘉白把整个脸埋进了围巾里,帽子上的毛球在胸前荡来荡去。

  他走到墙中间的时候,一种强烈的感觉让他停了下来。

  这桥为了防止有人,意外坠落,防护栏做的很高,陈嘉白站着只能露出大半个头,但是这就足够了。

  用单手轻轻一甩,手中的坠子直接抛了出去,他透过缝隙,看着坠子掉下去的一瞬间,转头就走。

  只不过他越走越快,心跳莫名跳得很快,像是做了坏事一般。

  陈嘉白决定,要是这玉佩再出现,就把他供起来。

  他的膝盖没有伤到骨头,但是走起来还是会触及淤青的地方,可是他心理急切想到家的想法让他顾不上那么多

  心里隐隐有了想法。

  这个坠子应该就是这两天来怪事的源头。

  一直到家门口,他依旧不安,捅了三次钥匙口,才捅进去。

  好在房间里暖气没散,温暖的环境让他放轻松了不少。

  等屋里回暖,他放了舒缓心情的音乐,还是选择洗个澡,头发已经油腻得不能看了,他今天吃饭的时候都没脱帽子,就怕暴露他油腻腻的头。

  脱掉外套,露出了膝盖,青紫色非常明显。

  只不过这个地方发青,不免会让人想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

  总算能洗个澡,两天来的黏糊糊终于被洗干净,瞬间清爽。

  浴巾抱着头,陈嘉白走出卫生间,把目光停留在卧室。

  他今天准备睡卧室。

  沙发睡得不舒服,睡了两个晚上而已,腰开始酸疼。

  不在从哪里冒出来的执拗,让他今天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长呼一口气,他走了进去。

  房间很干爽清洁,因为关着窗户,也没有灰尘进来,同两天前没有任何差别。

  他把沙发上的大抱枕拿了进来,吹干头发,扑到床上,长叹一声:“还是床上舒服。”

  他一般把台式机当做里屋的电视,但是他今天没心情看视频,而是打开了手机的搜索页面。

  像是做贼一般,躲进被子里,心虚的在搜索栏上打上了三个字———周寒蛰。

  可是,没有。

  翻了四五页,没有一个有用的讯息。

  于是他改变了检索方式:西郊周寒蛰。

  这次有了,他翻到了一个论坛,这个论坛里只有一个小帖子是靠近搜索词的。

  【有人讨论一下西郊周家的事儿吗?】

  [不敢不敢。]

  [你别想不开。]

  回帖的寥寥无几,也有一些完全不知道状况的人回帖,但是有几个回帖是讳莫如深。

  结果最后是管理员大大两个字——[封贴]

  没办法他只好在吧里逛起来。

  【灵异吧】

  打开贴吧,找到了好多发生各种灵异事件求助的帖子。

  例如家里的猫挠墙,狗狂吠,浴室总是有滴水声,电视老是莫名跳台。

  让他心安的是,这些帖子都被回复。

  [猫该绝育了。]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找人修修水管吧。]

  [古董电视机了,扔了吧。]

  这些帖子都被鉴定成非灵异。

  不过也有不少帖子是真的,例如床底下突然滚出两颗‘葡萄’,床头渗水,镜子里的自己不太对劲,诸如此类。

  陈嘉白躲在被窝里喘不过气,偏偏看了帖子害怕极了,可终究是憋不住,飞快的深处被子换了一口气。

  家里异常安静,没有电视的声音。

  刚看完这些帖子,他心跳特别快。

  就在房间里寂静的情况下。

  他听见,滴答,滴答,滴答的水声。

  声音富有节奏感。

  陈嘉白赶紧关掉帖子,闭上眼,用被子蒙住脑袋,喃喃到:“明天找人修水管吧。”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