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 第2882章 最后审判

第2882章 最后审判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对于赌坊,周满一直颇有微词。

  “虽说堵不如疏,但也该严格要求,要我说,就在州城里设一个赌坊便差不多了,县和乡里就不应该有赌坊,谁若是私设赌坊,全抓了。”她道:“富裕的人想赌,自然有能力去州城,不富裕的人就老实的待着辛勤劳作吧。”

  白善道:“想的倒是挺好,然而要做到却是千难万难,既然是上行下效,不如先从上要求去。”

  满宝一听,觉得有理,于是道:“给陛下上折子吧,让他没事儿少斗鸡走狗。”

  白善:“……陛下好像不喜欢斗鸡走狗,他喜欢的是养鹦鹉?”

  满宝:“那就只能要求太子不能去赛马了。”

  白善:“反正连太子都要求了,干脆多要求一些人,连带着把后人也给要求了。”

  他转了转眼珠子道:“这封折子交给崔瑗如何?”

  正好看看他的能力。

  周满兴奋的连连点头,“好啊好啊。”

  她也想看看崔瑗骂人的功力如何。

  经过互相的了解,白善终于决定雇佣崔瑗作为自己的师爷。

  因为这份工作得来不易(白善前后考察了十二天),所以他很珍惜,再被录用后也没回家,而是直接在县衙后院的客房里住下,然后让跟着的书童回家去收拾行李:“告诉我家里人,便说我给白县令当幕僚去了,让他们别担心我。”

  书童高兴的应是。

  崔瑗参加过一次明经考试,可惜没有中。

  去京城的花销也挺大的,他们家养得起下人,不代表可以支撑得起再去一趟京城的费用。

  而且他去了也未必就能考中。

  所以他才想另走他途。

  考县衙的吏员是一条路,倒不是很难,崔瑗考中过益都县和千乘县的吏员,只是都进去干了半年就不干了。

  今年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回益都县去呢,因为路县令比前年那位县令顺眼多了。

  不过在见到白善后,他觉得白善比路县令还要有趣,所以虽然北海县又穷又偏,他还是决定留在北海县。

  崔瑗还是有些兴奋的,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跟了白善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写禁赌的折子。

  崔瑗有点儿紧张,“直接禁止太子赛马?”

  白善道:“你要是换成弹劾我也是没意见的。”

  崔瑗:……虽然折子是他写的,但用的是您的名义啊,您不是太子的人吗?

  白善从不认为自己是太子的人,但他对太子的确更亲近,因此笑道:“你先写着吧,我回头会改一改的。”

  崔瑗便记下了。

  但他的任务不止这一件,作为幕僚,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呢。

  比如第二天他就跟着白善在公堂上见了被判斩刑的贾大郎。

  书记员看见他便友好的冲他微笑,觉得自己的工作总算有人分担了,好高兴。

  以前白县令没有师爷,好多活儿都是他干的。

  贾大郎此时胡子拉碴,整个人也瘦了一圈,被押上来后便双腿分开稳稳的站着,衙役按了他两下也没把人按下去。

  衙役一怒,直接一脚踢在他的腿窝处,这才将人按着跪倒在地。

  白善定定的看着他道:“你不服?”

  贾大郎挺直了腰背,仰着脑袋直直地看着白善道:“没有不服,只不过我都要死了,不想跪你。”

  “那你会跪谁?”

  贾大郎想了想后道:“我娘勉强能当我一跪吧。”

  白善忍不住一笑,问道:“那天地和陛下呢?”

  贾大郎嗤笑一声道:“天地和皇帝关我屁事?我是我娘生的。”

  这话可谓是大逆不道了,自认开明的白善都忍不住一叹,看向他的身后,“那他呢?”

  贾大郎回头,就见他那个厉害了半辈子的爹抖得跟中风似的被人从外面架进来,嘴里还塞着布,身上捆着绳子。

  衙役一头的汗,和白善道:“大人,此人无赖得很,一直大喊大叫,一有机会就坐倒在地,怎么拉也拉不起来。”

  最后他们就只能把人拖着走了,所以他后背的衣裳基本都被磨破了,哼,自己找罪受怪谁?

  和高仰着头颅的贾大郎不一样,贾父瑟瑟发抖,整个人都软到地上。

  贾大郎轻蔑又鄙夷的看着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主宰了他十四岁以前的人生,让他几次濒临死亡。

  奇怪,他在他们面前明明这么强大,怎么在官吏前面却怂成这样呢?

  以前贾大郎觉得自己之所以这么坏就是因为他有这么个爹,毕竟他是他爹的种,爹恶成这样,儿子可不得也恶吗?

  可现在看来,他比他爹可厉害太多了。

  他敢杀人,他爹敢吗?

  他不怕白善,他爹敢不怕吗?

  这么一想,贾大郎便愉悦起来,最后越想越开心,忍不住就哈哈哈的大笑出声……

  大家看着他跟个疯子似的突然笑起来,还越笑越癫狂,忍不住握住了手中的刀。

  白善静静地等着,等他笑声停止了才问继续问题,“对他呢?”

  贾大郎这才想起他先前的问题来,垂下眼眸看了眼跪在不远处的贾父,扯着嘴角道:“他?他要不是我爹,我早敲碎他的脑袋了。”

  白善“咦”了一声道:“你竟然会因为他是你父亲便不杀他?”

  贾大郎想了想后摇头道:“也不是因为他是我爹,主要是我娘吧,她一直拦着,而且我还有兄弟呢,我要是杀了他,我兄弟要说亲就更难了。”

  本来家里就不富裕,爹是那个死样子,哥哥又是出了名的大混混,他弟弟要说亲就很难了,再出一个弑父,这辈子都别想说亲了。

  不过贾大郎这会儿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悔的,早知道会被抓,还是先宰了他比较好。

  白善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脸上的淡笑收了起来,脸色越发的严肃,他抬起惊堂木拍了一下,道:“将他嘴里的东西去了吧。”

  便有衙役上前将贾父嘴里的布给取了,他这才砰砰的磕头,声音发颤的道:“冤枉,冤枉,大人,小的冤枉啊。”

  贾大郎也很好奇,白善抓他干嘛。

  这人也就窝里横,打他娘和打他们兄弟两个跟不要命似的,对着外人却很少动手。

  可是打老婆和儿子又不犯法。

  白善沉声道:“贾伍,你败坏风俗,替贾大郎遮掩杀人越货之事,此两罪你认不认?”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