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一四三零章,六甲孤虚术

第一四三零章,六甲孤虚术

  /

  下午1点,陈老伯午休去了。

  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可以看到除了窦林,其他人都在自由活动。

  白天景色太温柔了,素雅的山水建筑激发不了其他人的灵感,元兴瀚在闲逛;涂萱萱觉得李可有些特别,与她相聊甚欢;李可陪着涂萱萱,时不时望向秦昆的方向若有所思;霍奇伸着懒腰,觉得这山这水这景才是最厉害的心理医生,陶醉在其中;米太子拿着手机在自拍,不知道跟哪个女孩聊得火热;武森然偷学着米太子自拍的角度和姿势也在自拍,似乎也跟哪个女孩聊得火热。

  “小米啊,你过来给我调一下手机滤镜……”

  武森然皱眉,偷看到米太子发的自拍照明显比自己更好看,朝他招了招手。

  米太子拿着武森然手机摆弄了一番还了回去。

  “武哥,你老学我拍照干嘛?”

  米太子观察了一会,开口询问,武森然老脸一红,粗大嗓门响起:“你当模特的自然会摆姿势,学学你怎么了?!”

  水潭旁边有石沿,二人坐在上面,米太子闻言耸耸肩,自顾自地发着朋友圈。

  一副图,两行字。

  ‘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

  照片里的阳光青年略显忧郁,头发用发蜡抓过,耳钉加上黑框眼镜,身材匀称,又有文气内敛,他面无表情,突显了眼神的深邃,眼底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可能也暗含别的情绪,一只手搭凉棚向远眺望,指缝里投下斑驳的光影,能看到嘴角的那抹浅笑。

  雅痞。

  朋友圈里,秦昆几人纷纷点赞。

  评论区下,还有十几个女孩迅速回复,彩虹屁和迷妹留言布满整个屏幕,米太子挑了几条回复后,其他懒得搭理。

  武森然坐在旁边偷瞟着米太子的手机屏幕,心中大为羡慕。

  于是起身,猫着腰躲在水潭不远处的桔子树下,手指啪啪地摁着屏幕,不一会,一条朋友圈紧跟着出现。

  一副图,两行字。

  ‘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

  照片里的大龄青年虎背熊腰,头发是钢针一样的板寸,耳垂很大,眼神很横,身材发达,依稀能看见背心里的胸毛,他也面无表情,更突显了满脸的横肉,眼底好像带着对社会的憎恨,一只手搭凉棚向远眺望,指缝里投下斑驳的光影,能看到嘴角的那抹狞笑。

  恶汉。

  朋友圈迅速迎来第一条评论。

  【花花世界一枝梅】:大武,你这是准备干掉谁吗?

  武森然勃然大怒,捏着手机的指节发白。

  不远处,元兴瀚闲来无事,刷着手机一愣。

  刚刚给米太子点了赞,怎么又出现一条朋友圈?定睛一看,是武森然发的。

  同样的角度,迥然不同的效果。

  元兴瀚脸颊一抽,看见武森然在桔子树下熊一样的背影,想上去打趣。

  突然见到武森然一脚踩裂了路边放的青砖,浑身一抖,摸着鼻子往远走了。

  霍奇倒是没看到武森然的异样,直接凑了过去。

  “大武,抄作业能不能专业点?文案也抄吗?”

  霍奇说完,肚子被擂了一拳,差点背气过去。

  武森然一拳打完忽然一惊:“完了,光屏蔽米太子了,忘了屏蔽你们……”

  霍奇揉着肚子,龇牙咧嘴道:“没事……不丢人……不过你特么打我胃上了,得赔我医药费……”

  武森然挠挠头:“回去请你白吃一个礼拜的饭。”

  霍奇胃部立即不疼了:“说定了啊!”

  霍奇陪着武森然坐在那聊天,忽然多了条提示信息,女友白文静回复了,武森然脸上阴霾一扫而空。

  他憨笑着点开留言。

  【文文静静】:大武,你发的怎么和我一个同学的朋友圈一样啊?

  憨笑变为僵笑。

  【文文静静】:咦,秦大哥还点赞了,你认识秦大哥吗?

  僵笑变成震惊。

  “秦昆!”

  不远处秦昆转头:“嗯?”

  “你认识我女朋友?”

  “嗯。”

  “你怎么没说过!!!”

  秦昆想了想,那次聚会自己确实没提出来。

  “许洋没告诉你吗?白文静和我妹妹秦雪是一个宿舍的。他知道的啊。”

  “我……”

  武森然欲哭无泪。

  他自然没听过,而且恋爱时他就是一根木头,好多问题都不敢问,害怕冒犯。

  “那、那米太子……也是她们同学?”

  “是,临江大学的,他和我妹妹关系不错,应该跟白文静也认识吧。”

  武森然的脚趾在地上抠出了两室一厅……

  这特么,社死了……

  我特么好尴尬,还学着米太子发朋友圈……

  我真是……

  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武森然斜着靠在霍奇身上,豹眼泛红,有泪花闪烁。

  “大武!你振作起来啊!怎么了?!”霍奇拍着武森然脸蛋。

  “我的青春……悲剧了!”

  武森然说着,晕了过去。

  呃……

  周围路人纷纷侧目,霍奇感受到一座山压了过来,自己完全扛不住对方的身材,秦昆则顺手一抄,将武森然背在后背。

  “他怎么了?”秦昆吃惊。

  这糙汉子见鬼也没吓成这样啊。

  霍奇看了看对方眼皮,摸了摸心跳,才开口道:“应该是恐怖性神经症,社恐就是之一,患者会如果在自己非常在乎的社交对象面前犯了错误,会导致神经紊乱。”

  呃靠……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尴尬癌?

  秦昆同情地望着武森然,拿着武森然手机,看见白文静的留言后基本明白了原因。

  尼玛……

  头一回遇到猛鬼旅行社的成员出了那种并非邪祟上身的事。这你让我怎么办?

  秦昆问道:“能治好吗?”

  霍奇摸出一根烟点上:“所有心理疾病都与治疗无关,而是和自己和解,和自己妥协,慢慢习惯就好。我这有稳定神经的药,等他起来了先吃点吧……”

  秦昆和霍奇把武森然送了回去,看见虚弱的武森然,霍奇对秦昆道:“好转了。”

  “好转没用,醒来可能又晕了。这厮毕竟轴……”

  “那怎么办?”

  秦昆心中一动,删除了武森然的朋友圈,然后对霍奇道:“告诉其他人真相,然后嘱咐他们下午武森然的朋友圈都没见过。我们演个戏。”

  霍奇一喜:“是好办法!可是他女朋友那边……”

  “我来说。”

  秦昆拿起手机,给秦雪打了个电话。

  “喂,哥,怎么了?”

  “小雪,有个事给你说一下,关于白文静的,你得帮我给她说说……”

  ……

  夜。

  晚上8点半,上陈村的天空慢慢黑了。

  秦昆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祠堂。

  武森然幽幽醒来,见到一个屋的霍奇后,拎小鸡一样把霍奇拎了过来,抱着就开始哭。

  “霍大夫!我的青春……”

  “悲剧了是吧?”霍奇被勒的差点背过气去。

  武森然抹着鼻涕眼泪嚎啕大哭,霍奇莫名其妙:“到底是怎么了?你下午在桔子树下就呢喃这一句,是不是中邪了?”

  “你还不知道怎么了?!”

  武森然说着,门口涌入一群人。

  “大武,怎么突然晕了?”涂萱萱第一个关心问道。

  “是啊,哭什么?中邪了?”元兴瀚不解。

  秦昆走来,探了探武森然额头,又捏着武森然下颌端详了一会:“没有邪祟侵扰,你准备装病讹我钱?”

  武森然打开秦昆的手,红着脸道:“我怎么了你心里知道!”

  秦昆正手反手两巴掌,直接抽肿武森然的脸,大喝道:“谁在我朋友体内,再不出来我不客气了!”

  武森然被抽的愣住。

  米太子看着于心不忍:“秦叔,不来点驱邪仪式,恐怕邪祟出不来吧?”

  秦昆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谁还是童子身?抽他九下,我再用办法。”

  人群中,霍奇慢慢站了起来。

  “大武,秦导说你可能是被邪祟侵扰,得罪了。”

  “你……想干什么?!”

  武森然嘴角抽搐,双手被秦昆牢牢摁住,看见霍奇抬起手,嚎了起来:“跟姑娘亲嘴都是你教我的,你还是童子身?!骗鬼啊!”

  霍奇左右开弓,抽了武森然九个大嘴巴,才甩了甩手腕:“爱信不信!”

  武森然的脸肿的不能看了,秦昆这才装模作样道:“嗯……没有邪祟的味道,应该没事了。对了,我们现在要出发,你来不来?”

  武森然到现在还是懵的。

  “不来的话给白文静回个电话,找你一下午了。”

  秦昆丢下手机,带着人离开。

  一群人出了屋子,长舒一口气。

  演戏可是个体力活,好在蒙混过去了。霍奇望向屋里发呆的武森然,小声对秦昆道:“我再去来点心理暗示?”

  “不用了,我们走我们的,这家伙也就在乎白文静,如果姑娘不觉得尴尬,他才不会往心里去。纯情小男生,头一次恋爱都这样。”

  秦昆老练的说完,扬长而去。

  ……

  上陈村,祠堂。

  供奉灵位的地方进不去,外面的戏台还是能去参观的。

  戏台不大不小,正上方悬挂着‘德善传家’的牌匾,旁边是石碑是陈氏子孙的名字,这一脉一些有名的子孙后代专门被刻出列传,有模有样的。

  大致浏览完毕,涂萱萱惊奇发现,陈氏一族是南朝陈叔宝的旁系宗族,隋文帝灭陈后,陈叔宝被掳去长安,那些旁支则分散各地,其中一支居住在这里。

  “南朝陈,当年可是大族啊!”

  “千年家族,哪怕代代不兴,但能传承到今日,也有着不可估量的底蕴。”

  “啧啧啧啧……你们看,这旁支往上追溯,貌似还是陈霸先的直系后人……陈叔宝那一脉都不是直系啊……”

  石碑有三个,已经布满青苔,沿着族谱血脉往上追溯,正是赫赫有名的陈霸先。

  陈霸先的事秦昆知道的不多,但元兴瀚知道。

  娓娓道来后,众人才发现这位雄主当年的气魄和胆量。首先这是篡位的开国皇帝,其次名声在南朝非常好,然后就是很神奇的地方……他很能打。

  不仅武艺高强,甚至精通方术,得国后以姓为国,彰显雄主气势。

  只可惜这不是终结乱世的雄主,他的存在只是给南朝续了十年的命,所以在后世人眼中,陈霸先并非所谓的真龙天子。

  秦昆听着元兴瀚侃侃而谈,觉得颇为有趣,只是目光忽然注意到石碑的角落。

  一段方术的记载引起了秦昆的注意。

  ‘吾之一道,必查天地之气,原于阴阳,明于干支,可背孤击虚……’

  孤虚……?

  秦昆一愣。

  这不是奇门遁甲的六甲孤虚术吗?

  这个方术听起来非常陌生,但秦昆见过很多人施展,原因就是……斗宗的望气术在以前,正是这个名字!

  古时兵家争斗,必抢有利之地,以实击虚,有利之地,便是‘孤位’,不利之地,就是‘虚位’。

  以有利击不利,无往不胜!

  孤位说笼统点就是地利!创造地利或者占据地利,都是争夺‘孤位’的一种形式。

  而且秦昆知道,不仅斗宗望气术与‘孤虚术’有莫大联系,甚至茅山牵机术也与它瓜葛颇深。

  “陈霸先还懂方术?”

  秦昆回头,看向元兴瀚。

  元兴瀚一笑:“自然,他连谶纬也懂,乃奇才雄主。”

  二人正说着,忽然间,戏台后的角落,窦林叫了起来:“快来看,这有个门!里面还有壁画,我先进去瞅瞅。”

  “别乱跑!”秦昆大声提醒,窦林已经没了声音。

  此刻戏台后,门里漆黑一片,秦昆几人站在门口。

  里面压根没有壁画,也看不清有什么,米太子叫了几声,窦林也不回复。

  “完了,窦老师不见了……”

  米太子搔着头,这家伙好奇心也太重了,这门里黑漆漆的有什么可看的,旁边那么多地方不够照相的吗、

  秦昆闭眼,感知了一下周围的灵力波动。

  其他几人的阳气,散发着微弱的灵力波动,就在自己周围徘徊,门里却没有丁点波动出现。

  真出事了。

  “秦导……”

  李可忽然拍了拍秦昆肩膀,秦昆回头,看着这位不知年龄的女子,玉手正指向门框上方。

  那是一个嵌进墙里的石头,刻着两个熟悉的字。

  ‘虚位’

  身后,一个粗大的嗓门传来。

  “哈哈哈哈哈哈……各位想我了吗?!”

  武森然终于从社会性死亡中挣扎脱困,他以为下午的尴尬是真实发生的,结果跟女朋友白文静聊过后才发现是自己的癔症。

  没了尴尬,武森然终于回归本来面目,重新可憎了起来。

  一巴掌拍向米太子后背,又锤了霍奇胸口一拳,武森然大咧咧的看着众人:“干什么呢?愁眉苦脸的。”

  “武哥,窦老师进了门不见了!”

  “嗨,肯定是撞鬼了。”

  “啊……?”

  武森然抬头,目光凝重:“虚位……”

  随后嘴角露出自信的笑容:“虚位以待嘛?哈哈哈,小小鬼魅跟你武爷爷玩这套,各位等着,我这就把小窦救出来!”

  武森然头一个,跨入门中。

  周围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看见武森然没入门里的一刹那,就消失在眼前。

  霍奇一口唾沫吐在旁边土地上:“这厮特么是猪吗……”

  刚刚还丢了一个人,谁曾想半分钟后,丢了俩。

  元兴瀚几个也是欲哭无泪,猪都没这么莽撞啊,他们正在暗暗吐槽,忽然,周围景色开始出现变化。

  祠堂周围一片,被一块夜色黑布包裹,与村子隔绝!

  戏台、石碑、墙壁开始寸寸碎裂。

  咔咔的挤压声,引起了其他人的恐慌。

  秦昆眯起眼睛,这厮特么绝对是猪啊!

  奇门遁甲的六甲孤虚术里,每一旬虚位有两个,孤位也有两个。刚刚窦林一个人闯进去,秦昆还在想办法把他弄出来,现在倒好,虚位填满了。

  那么……这里的地利,恐怕要降临了……

  刹那间,景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塌,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和一声惨叫传来。

  秦昆发现……他们被明火执仗的士兵包围了。

  前方三米,一把明晃晃的刀架在窦林脖子上,窦林吓瘫在地上,旁边武森然凛然不惧,握住刀背,朝着那士兵猖狂道:“小小鬼魅,还敢伤人!装什么大头兵,速速显形!”

  那士兵一愣,发现对方力气奇大,自己居然抽不出刀来。

  旁边一位都尉冷笑,又有三人出列。

  武森然也在冷笑:“来,往头上砍!眨一下眼睛我就是你生的!”

  一群士兵发现,武森然真把脖子伸了过去,纷纷愣住。

  这厮……有病吧?

看过《猛鬼收容系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