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纯阳武神 > 第七百四十二章 玄黄与星空,诸天神刀!(求订阅,求月票)

第七百四十二章 玄黄与星空,诸天神刀!(求订阅,求月票)

  不灭龙船沉静。

  伟岸的船体前,苏乞年一行人依然在等候,但不知何时,在他们的脚下,有斑斓而虚幻的河水静静流淌,被众人踩在脚下。

  那是诸天道海的倒影,却连浪花奔涌的声响都不敢发出,而苏乞年几人的神色都十分淡然,如此众多的至高伟力齐聚,就算是再惊世的异象,也不过寻常。

  嗡!

  有淡淡的箭鸣声响起,这是二师兄祁清回来了,他衣袍染血,依然背负着那口石弓,只是在石弓一侧,多出了一方石质的箭筒,箭筒里有一根石质的箭,看上去古朴无华,甚至有些粗糙,像是随意打磨而成,连箭羽都没有。

  这根看上去十分原始的石箭,却吸引了苏乞年的注意,因为神庭之中,高悬于光明心之上的休命刀在轻鸣,似乎有所感应。

  而在苏乞年这些年的认知中,能够引动休命刀生出反应的,都不是一般的东西,这口石箭,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来历,之前二师兄没有多言,他们也没有多问。

  倒是人王古唯一挑眉,沉吟道:“射日箭。”

  但随即又轻轻摇头,他曾经在玄黄大地,拜访过射日箭羿家,因为与羿家家主有旧,得其信任,曾经观摩过羿家传承的射日弓与射日箭,那射日弓是木弓,与祁清背后的石弓截然不同,但射日箭共有九根,却是与其箭筒中的那根石箭看上去一般无二。

  不过一个是玄黄大地的魂兵,一个是浩瀚星空一位无上战王染血带回的兵器,魂兵再强,也不会超出神圣领域,两者之间显然不能相提并论。

  “射日箭!”

  但第一刑天几人,却在人王古唯一开口之后动容,尤其是第一刑天,他凝住了目光,盯住了二师兄祁清背后那杆石箭,沉声道:“近古年间,羿皇就是以射日弓,拉动射日箭,贯穿妖界,连毙妖族十位金乌大帝,不过传说中,射日箭只有十根,即便是羿皇,也是以诸世之外采集到的异铁铸炼而成,自十根射日箭没入妖界之后,就再没能收回,传说是被妖塔镇压住了,与十乌帝骨一起沉眠于妖界地底。”

  “后来,神阳教初代教主曾误入妖族金乌帝冢,观摩到了昔年毙于羿皇之手的十乌帝骨,借助十大金乌妖帝的神形,熔炼神阳秩序,开创出了神阳录,但那时,并未有记载,其带回了十根射日箭,而羿皇血脉,也早已绝灭于神阳教立教之前。”

  说到这里,第一刑天没有再说下去,虽然他也希冀,眼前这根石箭,就是传说中的射日箭,是他人族失落在妖界的人皇兵器的一部分,但很显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只能竭尽全力,但也不能过多强求。

  就连二师兄祁清,此刻也轻轻摇头,道:“这是昔年一处未知的前贤遗迹的传承,并无羿皇痕迹,这根石箭,也无名无姓,只是与背后这口石弓同出一源,昔年限于修为不足,此番却是勉强取得,该是一口帝兵。”

  箭道,不在诸天万道之内,无尽岁月以来,就算是星辰一族皇者,妄图映箭道于诸天,也没能低过万般劫数,箭道虽是道外之力,却并不圆满,某种意义上而言,不能算是真正的道外之力,但毕竟不在万道之内,是以,就算是一口帝兵,在某些时刻,或许也能生出意想不到的助力。

  虽然第一刑天并不认可,二师兄祁清也予以否认,但人王古唯一还是与苏乞年相视一眼,显然,两人都想到了玄黄大地的羿家,羿家传承的射日弓与射日箭,与这浩瀚星空近古年间的羿皇,到底是否有关系,时至而今,虽然没有明言,但苏乞年很清楚,玄黄大地所在的道缺之地,一定有师父的手笔。

  加上此前玄黄之行,冥族等四族大帝、王者被镇杀的镇杀,镇压的镇压,连妖塔都被撞碎了,对于玄黄大地一些固有的印象,在他的眼中,就再难平静视之。

  不多时,四师兄冷风与六师兄也归来了。

  六师兄一身八卦道袍,手中托着一方如水晶雕琢而成的古老阵盘,上面一片迷蒙的银色光雨,又好像一团星云,仔细凝望,似乎要将众人的心神都吞没进去,没入另一方世界。

  “宇宙阵盘!”大师兄眼前一亮。

  在阵道巅峰的大宗师领域,涉足了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极阵法中,最强的宇宙两极阵法,而宇宙两极阵法,传说中衍化至极境,甚至有媲美至高领域的伟力。

  很显然,这宇宙阵盘,就是一位阵道大宗师的手笔,但可惜,当今这浩瀚星空第三纪元,诸天百族,包括人族在内,并未有阵道大宗师出世,阵道最强者,也不过屹立于阵道宗师绝巅。

  “可惜并不完整,”六师兄却是轻轻摇头,有些惋惜道,“或许连一半的伟力都达不到,只能作为找补。”

  这宇宙阵盘,并非是这个纪元诞生,那水晶阵盘有些残缺,显然在过去,曾经经历过至高的杀伐,最后传承下来,却也不复巅峰之力。

  “已经足够了。”

  第一刑天感叹道,虽然那位诸天禁忌离世了,但今日所见,其留下的这些弟子,都拥有各自的机缘,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汇聚在一处,只要不是当世的皇者亲自出手,恐怕就算是一般的皇道传承,也根本奈何不得,甚至要吃大亏。

  一念及此,他又不禁瞥一眼苏乞年背后那口断枪,当然,这口断枪除外。

  随即,众人的目光又落到四师兄冷风身上,只见其双手手腕处,各自多出了一只明黄如玉的圆环,不知是何种材质铸成,但不知为何,每一道注视那圆环的目光,都像是凝滞了一般,即便是第一刑天,第四刑天,也过了足足半息方才回过神来。

  “难道是……时间枷锁!”如第四刑天,也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动容道。

  这是岁月长河深处孕生的时间灵物,即便在诸天灵物榜上,也足以列入百名左右,堪称绝世灵物,古往今来,无数纪元以来,有记载的,出世的时间枷锁都屈指可数,绝不超过十指之数,而眼前,竟然就有这么一对。

  若说时间枷锁,到底有怎样的伟力,毫无疑问,时间枷锁可以锁住一切光阴的流逝,哪怕是诸天意志,也难以侵蚀,甚至可以锁住生命的流逝,直到十万八千年之后,方才会打开。

  是以,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延寿之法,但等到时间枷锁打开,复苏之后,依然逃不脱寿终正寝的天数。

  即便如此,时间枷锁每一次出世,都在诸天内引动了腥风血雨,无穷杀劫,而每一道时间枷锁,一个纪元内只能动用一次,一个纪元后,就会沉入光阴长河,重新积蓄力量,再过一个纪元,才有现世的可能,而现在,这里足足有一对。

  一对时间枷锁,在第四刑天看来,可以衍生出无穷妙用,尤其是对于此次始祖湖之行,足以为他们争取足够的时间,来彻底掀翻那片海。

  半盏茶后,一条银灿灿的通路延伸至不灭龙船前,一袭素纱长裙的刘清蝉如天女临尘,肩头羽化皇蝶九色羽翼轻轻扇动,怀中抱着一块不过拇指大小的五色石头。

  五色石!

  苏乞年看向这块看上去五色氤氲的石头,不过拇指大小的石身,看不出什么玄奇之处,但历代蜗皇,就是以此封镇天路,甚至在百界破碎之后,这浩瀚星空第一纪元,为人界星空补天窟,方才为人族守住了这片最丰沃的族地。

  没有人知晓,五色石的来历,只知道为初代蜗皇所炼,这无数纪元过去,即便是补天宫,也已经所剩无几,这无尽岁月以来,如非是这五色石,而今人族镇守的天路,怕是要比当下多出数倍还多。

  “幸不辱命。”刘清蝉语气依旧清冷,她受第一刑天所托,走了一趟补天宫,说起来,除了求到了这块五色石,也有幸见到了一些传说中的人物。

  甚至她肩头的这羽化皇蝶,也得了一些东西,可以安然带在身边,不用因为此行隐秘而需将其禁锢,暂且安置。

  眼下,只剩下人王万物生。

  再等了足足一个时辰,这位出身近古,以未知方式活到当下的老人王,方才姗姗来迟,而众人的目光,也在随即落到其背后,眸光齐齐一震。

  那是一口长刀,刀身藏入兽皮刀鞘中,裸露出的刀柄,则生满了暗红色的铁锈,同样看上去平淡无奇,锋芒不显,甚至在众人的感应中,就像是一件死物,根本没有半分灵性。

  是它吗?

  没有人敢轻视这口刀,尤其是苏乞年,他能够感到,休命刀在颤鸣,连意志战刀也嗡鸣不止,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躁动。

  近古年间,有传说,东洲人王万物生,踏遍人界五方大地,曾欲以诸天神金锻造出一口诸天神刀,囊括万道,却终究什么也没能留下,绝迹人间。(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

看过《纯阳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