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横炼宗师 > 第二十七章:凶虎法相

第二十七章:凶虎法相

  李玄拿了卷轴,忍不住沉思。

  这个世界的形势似乎发生了变化。

  南春香和南夏奈的到来,应该是缠铠流对自己表达的善意和支持。

  而涡旋流和龙爪流则返还了他们从元福寺得到的珍宝;毫无疑问是彻底的决裂,甚至还有种将要落井下石的感觉。

  对了,里世界毫无疑问是拥有很多神秘术法的,或许有人就能够占卜、预测到自己获得了元福寺传承?

  啧啧,想要猥琐发育看来没那么简单了。

  那就只能狂飙突进,尽可能快速的变强了。

  李玄想到这里也放心下来,此时他的实力又不强,至少刚才那个龙爪流的老家伙就比自己强。

  按照常理来说,都要当叛徒了,怎么可能还要良心!

  比起敌人,叛徒更希望自己原本的主家死光光才对!

  但老混蛋就是没有出手暗害了自己,反而将半幅罗汉伏虎图送了过来。

  联想起鬼面怪之前所说的话,李玄已经可以认定,他的命运毫无疑问是和元福寺绑定在一起的!

  元福寺不倒,就没人敢直接袭击李玄。

  元福寺下面镇压着极为恐怖的黑暗,有很多妖魔鬼怪筹划着破坏元福寺来释放黑暗。

  那么涡旋流和龙爪流是不是帮凶呢?

  李玄又觉得不是。

  如果自己是某个大魔头,被元福寺镇压千年。

  一旦出世,绝对要灭元福寺九族啊!

  而且从南春香话中可以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山神之类的神灵。

  这些神灵坐享江山供奉,应该也不希望有大魔头出世搅乱这个世界吧!

  涡旋流和龙爪流背后的主人,应该就是神明吧!

  算了,自己对里世界的历史一点也不了解,很多事情都是错综复杂的,自己还是不要烦恼了!

  李玄摇摇脑袋,决定专注于现在,在进入灾境之前先尽可能的变强。

  缠铠流的修行有南春香指点,接下来无需自己担心,早晚能学到。

  元福寺的武学卷轴,却是自己另辟蹊径直接变强的珍宝。

  他解开红绳将半幅卷轴展开,还没看到画眼前便跳出来一只老虎,白体黑斑凶神恶煞,目光冰冷无情。

  李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只老虎真是煞气十足,让人难以抬头直视,只是看着就感觉有万刃临身将要被切碎的恐惧。

  他下意识的便想合上卷轴,没想到就在这一刻,画中的老虎直接一蹿跳到了他的心中。

  李玄只觉得周身气劲翻滚,整个人忍不住放声狂啸,声吼如雷!

  口中狂啸,身体也不自觉的伸头弓背,双手前探呈虎爪,模仿起人立而起的老虎形态来。

  …………

  不远处的偏殿里,南春香正在制作中午准备吃的药膳,夏奈坐在一旁玩手机游戏。

  听到虎啸声吼,夏奈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惊疑的看向姐姐。

  “没事,大概是昇君在那副罗汉伏虎图上领悟到了什么。”南春香就淡定多了,手中正在切菜的刀都没抖一下。

  “这也太厉害了吧!天龙昇这才进去几分钟啊,龙爪流的至宝就看透了?”南夏奈忍不住震惊道。

  刚才那一声虎啸,让她的妙神胶衣都忍不住震颤起来,可见其对于精神和灵魂的冲击效果。

  南夏奈可以预想,这一声虎啸对于那些阴魂灵异来说,不下于雷鸣电闪。

  普通人招惹了邪祟,根本用不着使用什么仪式驱邪,天龙昇一声吼就足以解决了。

  “夏奈,我之前也告诉你了,缠铠流和龙爪流都是源自元福寺,昇君既然是元福寺的继承人,我们的流派之秘对于他来说或许就像喝水吃饭那样简单。”

  南春香最先发现了天龙昇的异常,也是整个缠铠流最先猜到元福寺武学得到传承的人,所以对此不但没有震惊,反而越发安心。

  毕竟整个缠铠流已经算是站在了元福寺一方。

  包括父亲在内,缠铠流并不是想奇货可居,而是单纯的不想站在元福寺的对立面。

  首先缠铠流源自于元福寺,当年因为特殊原因没有和元福寺站在一起,现在难道还要背叛么?

  其次便是缠铠流一直秉承着人之道,迫于形势可能会托庇于神灵,却绝对不想成为神灵的走狗或者帮凶。

  最后就是对于元福寺传承的信心。

  毕竟当年元福寺以一寺之力镇压整个东瀛,将一个神魔妖鬼统治的世界彻底掀翻,从而诞生了现在的里世界和表世界。

  表世界的人们现在颓废,却不知道在以前他们根本就没颓废的资格,全都是血食和奴隶。

  如果元福寺再度崛起,能不能让东瀛更好一点呢?

  南春香忍不住如此期待。

  “春香,这次爸爸会不会和妈妈彻底决裂?”半晌之后,南夏奈突然开口问道。

  南春香吃了一惊,转头看向一直无忧无虑的妹妹,发现此刻妹妹的脸上满是忧郁。

  “妈妈偷偷让我观察天龙昇,要知道她一直都最信重你啊!”南夏奈叹息道。

  身为缠铠流南家的老二,南夏奈以前完全没压力。

  春香特别优秀,也继承了母亲的血脉,是一位完全可以护佑妹妹的好姐姐。

  无论父母对春香的期望值最高,其次便是两个妹妹千秋和冬马,所以她的日子才过的轻松不少。

  可就在昨天母亲直接降灵梦中,让她这个不中用的二女来当间谍,可见已经是不相信姐姐了。

  她南夏奈又不是傻子,这次春香带来了缠铠流的奥义和灵能食物储备,自然是父亲批准的。

  就算是招女婿,也没必要对天龙昇这么好啊!

  她以前虽然没特别关心过里世界的局势,却也感受得到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决裂!这不可能发生在父亲和母亲之间。”南春香突然长舒了一口气,表情比刚才轻松了不少。

  “夏奈,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我也可以告诉你了。”南春香开口道。

  南夏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姐姐的表情和气场让她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有种似乎要面临世界真实的感觉。

  “妈妈不可能和爸爸决裂!除非山神一系要和爸爸决裂!”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现实很残酷,妈妈只是山神们的傀儡而已,她没有资格和爸爸决裂!”

  南夏奈目瞪口呆!

  这些话简直犹如雷霆般一记记的劈在她头上。

  那个一直威风霸气的妈妈竟然被姐姐评价为傀儡!

  “爸爸友善待人,平日里也没什么架子;而妈妈威风八面,动辄冻结眼就将人化作冰雕,四周尽是溜须拍马的人。”

  “在里世界御守山,绝大多数人提到母亲都会赞誉或者恐惧,对父亲却往往都是轻视甚至蔑视,他们嘲笑父亲的古板不懂变通,所以你才会觉得妈妈更厉害,是吧?”

  “但两年前,幽门神系的蛯原蜇想要让我去当他的侍女,父亲立刻表示不同意,母亲却需要先上禀山神才能表示不同意。”

  “随后山神系的一位属神和两位幽门系的属神来到御守山,母亲又表示同意,父亲依旧不同意。”

  南夏奈瞪大了眼睛,这件事她知道。

  当时她就觉得很荒谬,但有父母反对所以也没在意,没想到后来还发生了这种变故!

  这件事当然是没成!

  否则春香也不会一直陪伴在她们身边!

  山神系和幽门系的属神竟然来过她们家?

  俗话说的好,请神容易送神难!

  三位属神抵达御守山,父亲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把春香继续留在身边啊?

  “不知道为什么,三位属神起了冲突,父亲为救咱们这边的属神击杀两位幽门系属神,只是可惜没抢救成功。”

  “从那以后母亲才开始离开御守山,从此不再和我们一起居住。”

  南春香目光幽幽,看的夏奈浑身颤抖。

  此时此刻,她哪里还听不出来,三位属神怕是都被自家那位老父亲给干掉了!

  那位古板的老父亲,原来如此果敢勇毅,当真是难以想象。

  原来如此,南夏奈突然明白了姐姐春香的说法。

  道理只会在强者之间存在,自家父亲是强者,所以除非山神一系和父亲决裂,否则父母自然不会彻底决裂。

  “春香,我明白了,接下来我会努力变强的。”南夏奈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她总算意识到平常春香总逼着她修行的原因了。

  “没关系了,普通人是有着极限的,何况我们女孩子。”没想到南春香却淡然处之道:“找到一个值得追随,可以护佑我们的人也可以。”

  南夏奈顿时郁闷的跺脚,自己刚鼓起劲来,没想到自家姐姐突然就泄自己的气。

  “佛门有开启宿慧的说法,我觉得昇君智慧过人,甚至不像是东瀛人,感觉他特别值得信任。”南春香心情愉快的切着鱼片,一副贤内助的架势。

  南夏奈只能长叹一声,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她现在都开始怀疑自己之前那十几年,那些平稳的日子究竟是不是真的了。

  世界真的会变化的如此之快么?

  ………………………………

  此时位于静室之内,李玄也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他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墙壁上满是爪痕,深达三寸!

  再看看自己的双手,莹白如玉。

  这是自己无意识中书房的爪劲?

  想到这里他伸手向前一抓,空气顿时被抓爆,整个室内响起了如同老虎低啸般的声音。

  只是筋骨力量就做到这种程度,若是用上气劲释放出撕裂爪劲应该不成问题。

  咦?

  卷轴呢?

  李玄这才发现原本拿在手中的卷轴消失了。

  低头在地面上搜寻一圈也没有看到任何痕迹。

  不对啊!

  就算自己刚才无意中习练虎爪也不至于将其打到灰飞烟灭,至少会留下一些碎片才对。

  直到李玄看到了穿衣镜,才发现有一只巨大的老虎隐隐浮现在身后。

  这只老虎身形模糊不定,但一双眸子冰冷无情,释放着扑杀一切的煞气。

  有些类似于法相了!

  李玄心念一动,背后的老虎便一声低吼,令人心神为之一清。

  弹间龙爪流送回的这幅卷轴虽然没让他获得新身份,却也得到了不少好处。

  首先是一套只进不退、出爪必要见血要命的虎爪功;随后还有这么一个老虎法相,其功能尚待开发。

  也算值了。

  察觉到画轴可能烟消云散,化作了身后法相,李玄便没有继续寻找,而是专心回顾刚才自己学到的那路爪法。

  时至今日,他学到的打法只有缠铠流的掌打、涡旋流的突之型和柳之型。

  掌打就是些基本招式,和空手道的招式差不多。

  涡旋流的突之型和柳之型更加类似于身法,是配合特殊贯手的招式。

  所以他目前的特点是体质和力量不断强化,杀伤力却没有随之增长。

  刚学到的这路爪法却是真正的杀招。

  运使这路爪法,首先要将体内的气劲转化为虎煞,此煞气一成尖锐如刀切割万物!

  寻常双手附着虎煞之后,堪比神兵利器,破法断刃无可不杀。

  若是以鲜血灵魂祭祀煞气,更是能够觉醒一门驱使伥鬼的术法。

  李玄此时总算明白,为什么当初弹间龙二说弹间家族最强的爪法是虎伥血爪而不是龙爪了。

  显然弹间家走的就是血祭煞气,驱使伥鬼这条路,名字起的相当贴切。

  李玄不是圣母,自然不会抵制这门术法,反正这世界上该死的坏人多的惊人,还有那么多妖魔鬼怪,鲜血灵魂想要获得并不难。

  他现在好奇的是,弹间龙爪流里有没有类似罗汉伏虎图的罗汉降龙图!

  既然有伏虎罗汉,自然少不了降龙罗汉啊!

  虎爪有,龙爪难道没有么?

  他脑子里想着问题,双手成爪却总觉得别扭,总感觉这路爪法自己练的不对劲。

  直到他再次通过镜子看到身后的凶虎法相,这才明悟过来。

  这路虎爪是纯粹的杀招,不是架铁那种积蓄力量强化体质的功法,就算练习也要体悟凶虎的悍勇霸烈才对!

  李玄深吸一口气,感应着身后老虎法相的凶煞之气,双爪猛的探出。

  唰唰唰………

  三道爪印在空中闪现,空气被抓爆,历啸之声连绵不绝。

  如果说之前的爪法是软绵绵的养生拳,现在的爪法就是迅若闪电的杀人技。

  李玄虎爪连探又快又猛,渐渐的一层尖锐的煞气开始覆盖在他的手指上,赫然将他的手指化作了利刃。

  如同他料想的那样,越是凶猛这爪法进步的越快。

看过《横炼宗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