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电影世界逍遥行 > 第2135章 天道,你灭不我了!

第2135章 天道,你灭不我了!

  月只能极速闪退,可酆蛇的攻击一轮接着一轮,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红黑的火苗蹿起,巨蛇刚刚抽打过得地方无一幸免。

  一下子月就被来自地狱的火包围起来,这火焰像是有无形的手一般想要拉扯着月把他拖下无尽的深渊。

  月却没有丝毫的惊慌,他一掌击出,掌风竟化实变成巨大的金色手掌裹挟着强烈的劲风,直接扑灭一部分的火。

  他趁机冲出火的包围圈,谁料酆蛇竟然预判到他的落地位置。带着坚硬鳞片的巨大蛇尾紧紧地缠住他的身子,一点点地收紧,像是在给他凌迟处死一般。

  酆蛇带着狞笑:“就这还敢自称天才!只有我才是真正的天才,今日我就要让你们看看一个天才是怎么让一个废柴陨落的,这个过程就像捏死蚂蚁一样容易!哈哈哈……”

  狂妄自大!

  巫的眼里满是担心与对酆蛇的鄙夷。

  月是他们蛇部落的希望,绝不能在今天陨落。

  他突然有些后悔把月安排在第一个出场,哪怕死的是另外的谁都好。

  可想到这是神的安排,莫名安心下来。

  叶玄自然看到所以蛇部落担心的目光,但是现在还不是他出手的时候。

  就在刚刚他嗅到了一丝隐秘的存在,这个人的实力与他不相上下,他相信月能够化险为夷。

  酆蛇的鳞片不断地释放出火焰,烤炽着月的一寸寸皮肤。月非但没有使用任何护盾抵抗着,似乎就像傻了一样,硬生生受着。

  就在所有人觉得大局已定,这场比赛蛇部落必败时,月突然金光暴涨。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竟然在吸收着酆蛇的火焰!

  酆蛇脸色一变,他只能加大力度想要赶紧把月勒死。可是月变得越来越硬,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甚至神通都隐隐要被吸走的感觉。

  “你这是练的什么邪功!你们蛇部落严重违反了部落的挑战规矩,你们若是赢了,此场比赛不做数!”

  酆蛇领头疯狂地叫嚣着,他可不能让这场比试失败,暗中可是有个恐怖的存在一直盯着他。

  月淡淡的看着领头,眼色深沉:“本就是假的血脉,他人授予的夺走自然容易。”

  说完他毫不留情地掐住了酆蛇的脖子,那地狱火已被月悉数吸收掉,变成金色的火焰看起来神圣威严。

  酆蛇留下一滴血红的泪,他不相信!

  他最讨厌有人指染他的血脉,他才是最纯正血脉的酆蛇!所有的血脉之力在燃烧,化为吹枯拉朽之力攻向月的金色火焰。

  在所有人看不见的酆蛇体内,正风起云涌着一场大战。

  这是血脉的较量!也是真正天才的较量!

  月只是借着天赋炼化了一部分酆蛇的血脉之力,当所有血脉之力袭来之时,就像一池子水倒入了大海,似乎经不起丝毫波澜。

  酆蛇得意的笑了。虽然这血脉都是那个强大的存在替他换的,包括他的皮。但是,这么多族人却只有他一人成功,获得最纯正的血脉,他才是真正的天才。

  月在不断抗衡中丧失意识,渐渐消沉,眼看快要倒下去。

  突然身体里像受到什么牵引一般,某个禁制破除。

  酆蛇的血脉之力就像遇到亲人一般,冲向月的体内。

  酆蛇赶紧收回,却无济于事。月就像枯木逢春,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强大,似乎自己下一刻就要进化。

  一根银针竟突然刺向月,带着整个超出所有部落的力量。

  终于出手了吗?

  叶玄眼里精光一闪,手下动作不停,早已在月和酆蛇身边布下一个防御阵避免意外攻击袭来。

  银针却是攻势不减,分裂成数万根扎向月。此时的密密麻麻无法不让人注意,叶玄立马使用空间法则来到月身边讲他拉走。

  防御法阵被废,好在救下了月。他看向某一处灵力波动:“不知是何人想要插手部落争斗?躲躲藏藏可不是什么好行为。”

  一双美腿从水雾镜中缓缓伸出,身材窈窕丰盈,可惜脸却被黑雾笼罩无法看清但却令人遐想无限。

  “你不也插手了吗?所以这两个部落的争斗变成我们之间的决斗如何?输了这个蛇部落就成为我的奴隶。”

  所有蛇部落的人都汗毛竖起,此女看起来实在阴狠歹毒,他们不自觉地躲在叶玄身后。

  叶玄发现这女人竟然有大罗金仙后期的修为,整整比他高出两个小境界。他不懂是何人想要针对他,派这么高修为的人来这么个贫瘠的地方。但若要战那便战。

  他一指身后的领头:“反之,你们酆蛇部落就要成为奴隶,并且这个地方也只有一个蛇部落。”

  话音刚落,那女人就结印召唤出大片银针竟然不分辨目标,有些直直地射向蛇部落的人。蛇部落的人在她眼里就够蝼蚁一般,叶玄必须救下他们。

  他只能立即使出九九散魄葫芦开启防御为蛇部落的人挡下银针,自己在银针雨中利用着空间法则不停躲避。

  但是这一来二去,消耗也太大,他必须赶紧想办法。

  以气立点,他脚每踩一个地方都是在构阵,很快凤金阳阵起。

  火凤与这万千银针厮杀着,火能烧针,却仍有不少针躲过火焰的绞杀向蛇部落的人攻去。

  叶玄只能又布下一个防御阵,此时灵力消耗过半,毕竟要庇护所有蛇部落的人只能布下大阵。他在月身边又布下一个聚灵阵,悄悄传音道:“赶紧恢复,将血脉之力夺走。“

  从那女人使出万千银针的招数之时叶玄就开始怀疑,这个部落定有什么隐秘。因为此种大型法术长时间发动必然消耗过大,就算大罗金仙后期灵力再多也不会一开始就打消耗战。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绝不是用的此女灵力发动!

  剩下的只可能跟这个部落莫名其妙的血脉之力有关。就像蛇部落能给叶玄提供无量功德,此女或许能从这个部落获取灵力。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叶玄召唤九九散魄葫芦攻向领头。

  领头哪想得到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看着一束紫光临到眼前又生突变化作无数道细小的紫光,在他面前又恰巧转弯直直射向其他人。

  他赶紧对着部落的人大喊:“快跑!这贼人不要脸偷袭。”

  所有袭向蛇部落的银针也顿时一改方向与紫光抗衡着,虽然看不清此女的表情,但是叶玄知道自己赌对了。

  趁此机会,叶玄加大凤金阳阵的灵力输出,一声凤鸣响彻云霄。

  凤头在高空之上傲视众生,最后直直落下,就像一颗陨石砸向黑雾笼罩的女人。

  哄的一声,火凤消失,黑雾也烟消云散。女人捂住自己的胸口,练练退了好几步,硬是咳出一口鲜血。

  “你竟然不惜爆掉阵法跟我打,你难道不怕灵力不够设第二个阵法吗?”

  女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叶玄。此刻大家才真真切切看到女人的容貌,所有人却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是多么恐怖的一张脸!明明有着人类最妖娆的身材,长得是一张蛇不蛇蝎不蝎的脸,蛇蝎美人也不过如此。

  叶玄看着这张脸也有些犯恶心,他努力让自己不去直视蛇蝎女人。

  “能重伤你也就划得来,毕竟这种阵法我还能再布。这场争斗我赢了?让你的人,马上认输吧。”

  女人笑着服下一颗药,身子不断成长,腿竟然慢慢长在一起变成了一蛇的尾巴。可这一切依旧没有停止,她还在不断变大。

  叶玄暗道不好,她可能服下什么禁药激发自己体内的血脉之力,如果不现在制止她恐怕等她化为本体修为直逼混元金仙。

  混元金仙可是堪堪高出一整个大境界,大境界与大境界直接隔的可是鸿沟,一个人就算战力再强都难跨越。

  他收回葫芦攻向蛇蝎女,又在聚灵阵中不断吸收着灵气,只希望最强杀招释放完之后还能有力气布下阵法。

  九九散魄葫芦悬空一时也变得巨大,一道宛若天雷的紫光直直劈向蛇蝎女,在场的人隐隐都闻到烤焦的味道。可蛇蝎女依旧没有倒下,不过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

  叶玄也没有什么力气,但他知道只剩下最后一击就可以将她击毙。他必须站起来布完这个阵法,他屏息凝神在一旁布阵。

  啊!数声尖叫声响起,一个又一个风蛇部落人倒下,他们化为点点红光涌向蛇蝎女,蛇蝎女又渐渐充满力量。

  不行!恐怕她是在用酆蛇们的命恢复自己的本源之力,促成自己化为本体完成。越是这种修为高本体合成复杂的妖化为本体就越耗时间,但是往往本体坚硬又神通众多,就算是相同境界的人都未必打得过。

  叶玄一咬牙取出一滴心头血,融入阵中,顿时阵起。

  一人骑着一条龙带着大罗金仙的气势飞向蛇蝎女,那人明显可以看出长着叶玄的样子。

  他不能斩杀这里所有的酆蛇,虽然可以控制蛇蝎女化为本体,但是因此他来此拿无量功德的目的也就破灭了,反而会有增长不少的凶煞之气。他现在不能无止境地屠杀,一切似乎陷入死局。

  虽然一人一龙与蛇蝎女斗得你难分,蛇蝎女却依旧继续恢复着本体。

  所谓酆蛇的天才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以为这蛇蝎女支持整个部落是赏识他这个天才,那曾想只是把大家当做食物!

  “为什么!您当初可不是这样说,您说我们才是真正的血脉,我们才是……”

  那条酆蛇就像癫狂了一般,竟然疯狂地屠杀自己的族人,嗜血地取走族人的本源之力。

  蛇蝎女似乎感应到有人在跟她抢食物,蛇尾立马甩了过去,酆蛇被打翻在地可很快又顽强地站起来继续屠杀。

  叶玄想到了什么般传音给月:“所有的酆蛇早就被这个蛇蝎女改造过,难逃一死。其实我早就算到你体内有一部分纯正的酆蛇血脉,只不过没有被唤醒。不如趁此机会……”

  月立马了悟,刚刚他就吸收那个酆蛇天才的血脉之力,其他酆蛇也带有血脉之力不过不多。想来他也可以吸收,这样既能阻止蛇蝎女化为本体,又能让自己进化为真正的酆蛇。

  他观察到蛇蝎女吸收血脉之力少的比较快,血脉之力多的比较慢,看来得先跟她抢血脉之力少的。

  月就像豹子一般扑向酆蛇,叶玄使这九九散魄葫芦在一旁保护着他,与蛇蝎女巨大的蛇尾缠斗着。

  那蛇蝎女简直不可思议,还有一双蝎子的钳子和天煞息龙阵打得难舍难分。一切就像最原始的丛林战斗,三人瓜分着所有的酆蛇。

  蛇部落的某些人还未见过如此可怕又血腥的场景,不禁晕倒过去。

  不过堪堪一息,所有的酆蛇都被屠杀殆尽,只剩下一个疯了的酆蛇天才。

  他全身是血,也许是血脉过于淳厚,现在也化为人形模样需要很久才能化为本体。蛇蝎女嗅到月身上更为淳厚的血脉之力竟然吐出舌头,化为一个小小蛇的模样缠上月的身体。

  月被那小小蛇带有的毒素麻痹,无法挣脱,他只能靠着一丝残存的本能意识支撑着不晕倒。他手指划下自己的手臂,留下一道口子,顿时清醒了两分。

  叶玄联合他两人攻向蛇蝎女的七寸。酆蛇天才趁这个战斗间隙留在原地,化作本体,通身黑色鳞片紧紧包裹,还有一对肉翅生出。

  他飞到蛇蝎女眼前,他的整个身体才只有蛇蝎女眼睛那么大。

  “只有我才能杀了你!我要替我的所有族人报仇,再吸干你所有的血脉之力,这样我就终于成为最纯正的血脉。”

  说完他一口咬向蛇蝎女的眼珠,蛇蝎女顿时怒吼,鲜红的蛇信子就像利刃插入酆蛇天才的背。酆蛇天才抖动两下,却在毒素麻痹下闭上了眼睛。

  蛇蝎女又通过蛇信子继续吸收着酆蛇天才的血脉之力,兴许是酆蛇天才屠杀了太多酆蛇族人,她吸收许久。

  在此间隙,叶玄的九九散魄葫芦早已搅碎蛇蝎女的外壳,两人合力竟要于七寸之位直接将蛇蝎女拦腰斩断。

  蛇蝎女意识到两人的图谋,但是此刻她无法将蛇信子抽出去对付两人,不然她吸收血脉之力就前功尽弃。

  两人同时使出最强杀招,蛇蝎女应声而断,终于在她变为本体之前成功砍断。叶玄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他体内已经不剩多少灵力。但是谨慎如他,还是选择在聚灵阵内休息,利用一切时间补充灵力。

  就当大家以为一切结束时,蛇蝎女的头突然弹起,两颗尖利的牙咬向叶玄。她竟然想把所有的血脉之力注入到叶玄的身体之内让他爆体而亡!

  叶玄体内风起云涌,他本来就是人的肉体不如妖族坚硬,现在又涌入属于妖族的血脉之力又让人如何承受得了。

  他运转九劫不灭体利用体内残存的力量对扛着,可胳膊拧不过大腿,那血脉之力十分强势破坏着叶玄的每一寸经脉。

  难道我叶玄好不容易逃出血之禁地就要陨落于此?不,绝无可能,血之禁地都能逃出来,更何况这种杂交的血脉之力!

  似乎感应到叶玄的精神力,体内洪荒衍化规则被唤醒。天地孕育万物,而万物又自成一脉,可一脉又相承于天地。

  叶玄顿时领悟洪荒衍化规则的真谛,原来当初看到世界形成是此间真意,原本狂躁的血脉之力就像被哄顺的孩子,听话地慢慢破坏着叶玄的经脉

  。叶玄也趁机恢复着自己被破坏的地方,恢复好之后竟发现自己已经吸收了血脉之力。

  叶玄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狂喜,盘腿坐在聚灵阵里,一点点炼化血脉之力。

  真没想到自己因祸得福,要是要世人知道自己有一个人族有炼化血脉之力的方法,估计人人都想把自己抓起来得到这个方法。

  虽然炼化的很慢,但是叶玄还是感受到伤筋动骨的痛,毕竟他如今也算是脱胎换骨。等真正炼化成功,他不仅拥有妖兽的体魄还能拥有这个蛇蝎女的所有神通。

  蛇部落的人不敢凑近蛇蝎女的尸体,却又担心神的安危,于是一个个都站神的身后为他护法。

  整整炼化一天,太阳东升西落,叶玄体内的经脉才算改造完成,但是他却堪堪只炼化了一半的血脉之力。因为蛇蝎女血脉之力中裹挟的煞气实在是太多,本身他体内的煞气就没有净化完全,再增多只会阻塞他晋升之路。

  运转完最后一个周天,叶玄起身,睁眼看到的却是一片白色的像雨一样的功德力,所有一齐涌入他的身体。

  也许是这次救下蛇部落,再加上杀了蛇蝎女也算是替酆蛇部落报仇,所以看起来无量功德特别的多。

  叶玄只感觉神台一片清明,连眼神都柔和了好几分。他净化掉全部的血煞之气还有多的,足够他炼化剩下的血脉之力。

  巫跪带着所有蛇部落的人跪在叶玄面前:“谢谢神的庇佑,我们一部落愿为您献出生命,如果您需要血脉之力的话。”

  叶玄瞬间了悟,看到妖族是可以感受到吸收血脉之力的。看来这附近的大妖也能感受到这里的异样,蛇部落人的血脉之力他倒是看不上。他现在吸收蛇蝎女的血脉之力已经够高,只有吸收更高阶的血脉之力。

  厉害的妖族未必会因为这个赶来自投罗网,但难免他们不会把消息贩卖给人族,那时就危险了。

  “你们只管供奉我,我只会保护你们,并不会做那等要你们命的事情。不过,你们还是尽快搬离此处,还要千万不要暴露我在此处的秘密,不然会丧失神的庇护。”

  蛇部落众人一听丧失神的庇护,一个个都害怕地连连点头。

  毕竟他们如今能有如此富足幸福的生活全靠叶玄。

  巫一时犯难搬到哪处,但是神下令他不敢不从,于是赶紧吩咐众人拖家带口离开这里。

  叶玄突然感觉体内一阵翻涌,心道不好。

  也许是这次参悟洪荒衍化规则之力,而这规则之力又十分贴合天道,再加上血脉之力的能量,竟直接引得他要突破。

  要是别人知道恐怕要羡慕地想杀人,毕竟叶玄才刚突破,现在才经历一场战斗又要突破。

  叶玄不想再引起周围高境界妖类的注意,好在他在来之前标记了一出地点,只要使用空间规则之力就可以瞬移到那里。

  四周都是延绵的山脉,叶玄用神识探探周围确定没有强大的存在,就闪身进入一个洞中。先是布下一个高级防御阵,又布下天煞息龙阵,最后又在整个山洞外布下隐匿阵。

  不知为何,他这次有预感或许他的突破不是一两个小境界,而是一个大境界。那么耗得时间越长越危险,保不齐有人趁虚而入,一定要做好完全的准备。

  这次破劫也许是因为有上次的经验,用仙元力弱化自己的疼痛,很快就过了火焰古凤的天劫。接下来的天劫又因为有着蛇蝎的体魄,竟也硬生生扛下来,还一次又一次重塑肉身。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所有天劫结束后又劈下了数道黑色的闪电。

  那闪电不知为何劈到身上竟有麻痹神经和身体的作用,叶玄一时竟忘了思考,也无法运转仙元力。

  体内突然银针瞬发,可能是感受到叶玄受到生命危险,神通自己发动护主。叶玄此刻也恢复意识,赶紧运转仙元力修复肉身。

  数万跟银针就像渣子一样,一劈全成了灰。叶玄知道也许自己是触动天道,而为天道所不容。因为世人皆知,天道只有一个,所以天道绝不允许有替代自己的存在。

  黑色的雷电一道比一道更粗,不停地劈向叶玄,叶玄就像石头一般立着不动接受着天劫的洗礼。

  如果有人围观的话,就可以看到叶玄身体笼罩着淡淡的仙灵之力,阴冷无比使人不寒而栗。

  叶玄看着天,心中暗道:“天道是吗?你灭不了我的!”

  天顿时阴沉沉,方圆数万里的天都变成死寂一般的黑色,就像泼了墨。

  所有的人都聚集到这方圆数万里,他们在数万里之内搜寻着异样,到底是什么引起天变。

看过《电影世界逍遥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