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悬镜之上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劝说

第二百八十五章 劝说

  /

  裴龙双膝下跪,膝盖接触的地面碎裂

  他愣愣地看着林虞,这一刻他明白了,身前的少年早已经是该他需要仰望的存在。

  “你破境了?”

  “当然。”

  裴龙一口老血闷在喉咙里。

  贱人,踏入命星境了还好意思跟我一战!

  狗逼,真特么狗逼。

  林虞反手又是一巴掌,将裴龙打飞了出去。他不是嗜杀之人,不会光凭着裴龙几句骂人的话就杀了他。

  裴雅如失了魂一般,站在一边。

  原来他不是不敢出来,而是不屑出来。

  “关大人,我会确保严符无恙。当然,你们九城山的家族要是再想叫嚣,我会让严符先走一步。”

  林虞声音冷冽,如北国的寒风。

  关深望着这个身形削瘦的黑衣少年,心中唏嘘。五行天境内敢这般威胁一个有神光境强者的势力的人也只有他了吧。

  “希望林公子言出必行。”

  林虞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怒而不言的裴龙。

  “我若是你,闭关十载,再入世。言语不能够杀人,拳头才可以。”

  本是同辈之人,这样的指点让裴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所有家族的目光中,林虞淡然转身,走进洞府之中。

  前后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关深再度看向裴乘风的时候,眼中已经多了许多冷意。

  “丢人现眼。”

  “传九城山令,所有家族不得乱动,如有违者,除名九城山!”

  何谓除名,除名便是灭族。

  除了裴家,其余家族皆是看好戏的模样,此时此刻谁愿意冒头,谁活该挨打。

  ……

  林虞重新走到严符身前,“考虑好了吗?”

  严符淡淡道:“我有一个要求。”

  “你现在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林虞漠然道。

  “只要小昭肯认我这个父亲,我愿意把自己的魂魄贡献出来。”

  林虞没有想到严符竟然是这么一个条件。

  无论修为多强,地位多高,在此时此刻,严符只是一个父亲,一个刚刚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的父亲。

  然而,这个条件并不是那么容易。

  清官难断家务事。

  林虞叹息道:“这事情关键并不在我。”

  “我知道。”严符说道。

  林虞唤醒了小昭,少女朦胧睁开眼睛,看见严符时眼中满是恨意。

  林虞知道这件事难办。

  “你体内的另一个魂魄是鬼车的残魂。对吧?”林虞问道。

  见小昭不答,林虞继续说道:“正因如此,你才能够借鬼车之力强行提升修为。”

  “你可知鬼车魂灭,你一样会死?若是你复仇之后,鬼车就会毫不费力地占据你的身体。这一切都是你阿娘的谋划。”

  “不可能!”小昭此刻倒是显得平静。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猜现在你的阿娘正和鬼车一起。也许你还能够苟活一天两天,但是鬼车害死了这么多人命,不论是我,还是五行天都不会允许让鬼车留在世间。”

  小昭不信,说道:“你和严符都是一丘之貉,阿娘生我养我,绝不可能害我。”

  林虞冷笑,“生你养你不过是为了让你和你爹,父女相残。说起恶毒,还是你的阿娘恶毒的多。最毒妇人心。”

  小昭沉默,她自然不信。

  林虞也知道事情的真相让小昭很难接受。可是,真相就是如此。

  小昭所言皆是被严符听的一清二楚。

  林虞对着严符摊摊手,“你也听到了,这孩子怎么也不会相信。”

  严符怎能不知,“她,非死不可吗?”

  “并非如此。只是鬼车非死不可。”

  鬼车身死,魂魄消散。这一切自然也会影响到小昭的生死,两者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林师弟,我将他们带回来了。”

  林虞耳边传来杜康的传音。

  杜康所说的是他们,而不是他。林虞知道他的猜测没有错。

  灵如容一直都在临山城附近。

  “走吧,去见见你们的熟人。”林虞叹息一声。

  林虞解开了严符的禁制,夏青染扶着小昭,四人一同走出洞府。

  而洞府外早已经被九城山的家族包围,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山主大人。”关深喊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林虞一行人身上。谁也没有想到风光无限的九城山主竟然被囚禁在洞府中。

  林虞轻声笑道:“九城山中对你忠心耿耿的仅有关深几人,那些第一家族魏家,裴家之流更希望你死在我手上。”

  真是悲哀。

  严符却也淡淡道:“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本是如此。要不是当年我从祭灵族中取来灵宝,平定九城山乱局,哪里会有我如今的地位。他们这些家族也是如此,要是家族中真有神光境强者能够与我抗衡,又岂会屈居于我之下?”

  “你倒是看得清楚。”

  “呵。”严符冷笑一声,“只是你见得少。趋炎附势的多,同甘共苦的少。”

  林虞认真地点点头,说道:“的确如此。”

  当初,身为北域悬镜宫炽阳殿首席弟子的林虞何其风光,传闻亦是历练几年之后便是接替徐长空的殿主之位。但到了祸野之征清算的时候,又有几人为自己说话。

  “灵如容。”严符喊道。

  小昭:“阿娘!”

  林虞早就将自己的猜想告诉了两人,此时见到灵如容,两人也并不觉得吃惊。

  小昭面色惨白,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她看见了多年未见的灵如容,也见到了鬼车……

  林虞说的是真的。

  小昭流露出一丝悲悯的神情。

  “这就是鬼车?”

  “难道山主大人真的屠杀了祭灵族?这可是一族之人。”

  “哼,弱肉强食。但是那鬼车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

  “啧啧啧,难道祭灵族就该死?”

  “……”

  一时间人声鼎沸,所有人都在猜想眼前出现的女人,也在脑补一个个离奇狗血的故事。

  灵如容看见了小昭,目光一掠而过,而后停留在严符身上。

  “严符?你还活着……”灵如容讥笑,“真是可惜呢。”

  严符异常平静,淡淡说道:“当年,你没有死,这才可惜。”

  二十年未见的夫妻两人针锋相对。

  “阿娘。”小昭再一次喊道。

  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身受重伤。见到阿娘,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鸟儿想找个依靠。

  谁知灵如容冷漠无情地说道:“废物,你没有杀死严符狗贼。如何对得起我的养育!”

  小昭眸子里溢出泪水,灵如容一句话足以粉碎小昭所有的期盼。

  原来我一直都是阿娘复仇的工具。

  她原来只是利用我而已。

  夏青染蹲下身子扶住小昭,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小麒麟似乎也感受到了小昭的悲伤,不停地用小脑袋在小昭怀里拱着,以示安慰。

  这个小色痞!……林虞暗骂。

  “我已经来了,如何让严符是在小昭手中?”灵如容朝着杜康问道。

  杜康从来不是一个食言的人。“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说着,杜康顺手指了指林虞。

  冤有头,债有主。自己只是听林虞的话照做了而已。

  “林虞?”灵如容气场强大,即使面对九城山所有家族也面不改色。

  “就是你坏了我的计划?”

  林虞尴尬,略微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要是说的是让严符和小昭两人父女相残。那的确是我插手其中。”

  父女相残?

  一石激起千层浪。

  “果然,我刚才就说山主大人和这个小姑娘长得很像。”

  “滚蛋,你特么啥时候说这话了。”

  “号外号外,九城山主私生女现身……”

  “……”

  灵如容打量着林虞,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那诱骗我前来,是要捉拿我?”

  林虞摇头,说道:“我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哦?”灵如容语调升高,她答应前来,本就不抱对方会履行诺言的希望。

  林虞转头,对着严符说道:“现在你知道了一切,给我你的选择?”

  严符苦笑,看着瘫倒在地上的小昭。

  她还未认我……

  可是,眼前的少年已经没有了耐心,正如少年所说,小昭性命与他何干,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鬼车在此,灭杀鬼车势在必行。

  场面一时寂静无比,所有人都等着有人出声打破这个沉闷紧张的气氛。

  严符长叹一口气,昨日他还是威风凛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城山主,今日他已经被人囚禁一日,成为任人摆布的阶下囚。

  岁月白驹过隙,严符忽然觉得自平定九城山之后风量无量,却也不是自己当真想要的权势。

  此时,他如一介凡人,却依旧有着久居高位的气势。

  “传本座,九城山主之令。”

  “关深,在!”关深第一个响应。

  “林家,在!”

  “魏家,在!”

  “......”

  九城山九大家族纷纷应声,在后土天之中,只要严符没死,他便依旧还是九城山主!

  “今日,诛杀祭灵族余孽灵如容,取其首级者,本座许尔等九城山主之位!”

  哗!

  众家族一阵喧哗,谁也没有想到严符竟是自愿让出九城山主之位。

  在后土天中,任何一地域的掌控者可传位给下一任,当然这也需要后土天的认同。

  众家族:“谨遵山主之令!”

看过《悬镜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