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悬镜之上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贪念

第二百三十七章 贪念

  漆黑的羽毛如同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刀子,裹挟着电芒。如同洛小北的雷箭,但是比洛小北的雷箭还要更加恐怖。

  赤无涯虽然奋力想要拦下鹰七的秘术,但是速度却没有羽毛快。

  而叶牧歌挡在林虞身前,悬浮在水面之上,眼中倒映着无数雷电,面色冷峻。这些羽刃和雷霆无论是落在他的身上还是落在林虞身上,他们都会被劈成焦土。

  刹那间,叶牧歌手腕一翻,七星龙渊剑闪烁着缕缕光芒,剑身上反射的蓝黑色电芒让这把上古名剑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七星龙渊剑悬挂在身前,环绕叶牧歌转动,随即生出无数的白色剑影,漂浮在叶牧歌的四周。

  “千罗剑阵!”

  一声冷喝!无数的剑影齐齐升腾,剑尖朝向鹰七以及飞来的羽刃和电芒。

  唰唰唰!

  白色剑影和漆黑羽毛分庭抗礼,一黑一白极为明显,在半空中此消彼长,电芒吞噬着剑影,剑影也湮灭着电芒。

  “好剑!”鹰七看上了一直悬浮在叶牧歌身前的七星龙渊剑,即便是经过伪装的七星龙渊剑也难逃鹰七的法眼。

  他的羽毛无一不是利器,堪比灵宝。而叶牧歌不过只是刚命星的命星境,和鹰七这等妖王相比相距甚远。

  一剑之威能够挡下鹰七的羽毛,可见非凡。

  叶牧歌不断输出灵力,命星成功让他的灵力海洋扩大了数倍。天才如他,灵力海洋是寻常命星境的三倍之多。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能够挡下鹰七的羽刃,雷霆破开了剑影,一道道雷霆一支支漆黑羽毛融合幻化成蓝黑色的鹰影穿越叶牧歌的身体,他的浑身闪烁着电芒,奇经八脉完全被雷霆所麻痹,感受不到的疼痛让他更加惊恐。

  神光境的手段让叶牧歌命星以后的第一战便是败绩。

  叶牧歌的身后是林虞,星空上垂落的光柱未曾消失,林虞也不想就此放弃。

  可是,如果继续下去免不得就是死路一条。

  赤无涯救援不及,轰出的一拳打乱了部分的鹰影,但是其他许多的飞驰的鹰影依旧朝着林虞袭杀。

  “鹰七,你找死!”赤无涯吼道。

  不知何时,夏青染幻化的黑色身影突然挡在林虞的身前,《幽影秘典》加上尺寸天地让夏青染能够及时出现。

  “自不量力!”鹰七一声冷哼,香甜的血肉,他可是志在必得。

  “小小人类敢拦我秘术?”

  夏青染没有退却,青色灵力升腾,身后出现了一道极为模糊的影子。

  “这是什么?”虚影传来的气息让诸多妖王都为之呼吸一滞。

  随后,极为一道神秘悠长,恍若跨越时空而来的声音传来。

  《龙吟》

  万年前,龙族覆灭,这里的诸多妖王都没有见识过其风采,形骸容貌或有刻画,但龙吟之声少有耳闻。

  夏青染破境之后施展《龙吟》能够让还在聚星境的林虞如身陷泥沼之中,如今面对的是诸多的妖王。

  鹰七呼吸一滞,也仅仅只是呼吸一滞而已,龙族秘术虽然霸道,但是想要跨越大境界想要影响鹰七此等人物是一件极难的事。

  鹰影奔袭,在夏青染清水似的眸子里无限放大。夏青染不闪不避,身后模糊的影子上接连亮起七颗星辰,龙吟之声再度响起,这一次的龙吟声更加悠长,嘹亮。

  《七星增幅术》之下,《龙吟》秘术让鹰影再度消失大半,而附近弱小妖兽更是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

  鹰七也是一愣,透过他所控制的鹰影,他的所受到影响尤其强烈。

  “这是?”瑞雪的眼中流露出许多惊讶。她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跟着麒狩也见识过许多。毕竟,麒麟一族虽仅有麒狩和帝海龙庭的那位兄长,但是上古至今所收藏的典籍数不胜数。

  瑞雪能够知晓的事情颇多。

  她不知道这是龙吟声,但是颇为熟悉的声音让她回忆起了某个秘境之中的遭遇。

  尽管如此,对于眼下的处境她无能为力,能做只是拿出麒狩的名头来威慑而已。

  鹰七笑道:“没想到渺小的人族还有这样的手段。”

  这话听着十分讽刺。

  如此手段竟然毫无作用么?

  眼看着鹰七的鹰影要穿透夏青染的身体,一道赤红色的火焰先一步穿透了那些漆黑的鹰影,连着闪烁的电芒也归于虚无。

  鹰七转头看上了瀑布一旁的瘦小身影,麒狩不在谷中,在场之中三昧真火的来源唯有麒狩的刚出生的幼子。

  鹰七神情阴险,除了略微惊讶之外,更多的心底难以抑制的贪婪。

  雷霆疾风鹰一族掌控雷霆,身怀鲲鹏的一丝血脉,能够吞吐雷霆。但是血脉代代相传日渐稀薄,已经难有昔日荣光。

  谁都知晓雷霆疾风鹰一族仅仅只是看着祖辈的大妖撑着场面,若大妖一死,雷霆疾风鹰很快便会退出洪荒大泽掌控者的序列。

  因此,血脉之力对于雷霆疾风鹰一族是最具有吸引力的。

  “麒麟的精血?”

  鹰七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心想:“上古圣兽的精血不知道能否激活我族内的鲲鹏血脉?”

  麒狩强大,没有妖王敢这般对他讨要麒麟一族的精血,即便是雷霆疾风鹰的那位祖辈大妖也不行。

  而鹰七真是疯狂。见到麒燃就打起了麒麟精血的主意。

  鹰七觉得为了激活体内鲲鹏血脉,值得冒险一试,更何况仅仅只是一缕精血而已。

  鹰七心中正在思考着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麒燃身上抽取精血。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够被任何人发现。

  “放肆,鹰七,雷霆疾风鹰一族想要和我们麒麟一族为敌?”瑞雪作为麒狩的夫人自然有资格说出这一句话,但是仅仅这一句话又怎么能够威慑到疯狂的鹰七。

  鹰七一声冷笑,如今这片山谷之中唯有赤无涯能够与他一搏。即便麒狩来了,鹰七自信以他的速度也能够从容脱逃。

  鹰七没有回应,黑色羽衣之外一点点电芒出现,随即出现了无数的电芒演化成雷霆,包裹全身,发出噼里啪啦炸裂的声响。

  其他的诸多妖王已经退却,星光如体时的血肉十分美味,瀑布下那个少年的鲜血尤有异香,但是麒麟妖王当真报复的话,这些妖王没有底气能够阻挡。

  他们不是鹰七,而拥有鹰七这样背景的妖王在洪荒大泽之中也没有几个。

  观望着这一切想要浑水摸鱼的妖王也不在少数,他们没有鹰七那般抽取麒麟精血的胆大心思,但仅仅只是三个人族又有一争的胆气。

  赤无涯更加慎重地挡在林虞身前,夏青染和叶牧歌已经脱力,再不能像之前一样替林虞挡下一次又一次。

  看林虞的模样,这星辉没有半分散去的模样。前后已有一炷香的时间,寻常人不过一个时辰而已,如叶牧歌天赋远超常人,星辉入体的时间足足有两个时辰之久。

  赤无涯看了一眼林虞,心想,不知道这小子能够持续几个时辰?

  叶牧歌的两个时辰已经让他震惊,毕竟他很少见到这般天赋之人。未命星时,他也曾预测叶牧歌的灵力海洋。凭着叶牧歌的修行,赤无涯心中已有估量。

  可是,林虞这人让赤无涯难以揣摩。从未展现出超强的秘术和天赋异禀的姿态,就连修行也是拖拖拉拉,每每的脱困似乎都是借着一张嘴巧言善辩。

  赤无涯觉得林虞能够命星已是大幸,但心中却又有另一种声音响起。

  空中的鹰七一拳轰出,黑色拳影伴着黑色羽刃隐匿在黑色夜幕之中,偶尔闪出的寒光是倒映着的皎月的清辉。

  而后,鹰七的身影突然在空中消失,闪烁的雷霆也隐藏在了夜幕之中。

  赤无涯很谨慎,不再贸然出手,只要他守护在林虞身前,不离一步,那么鹰七将毫无办法。

  赤无涯也轰出一拳,如同山岩一般的赤红色拳头,化作狼首,击溃了鹰七的拳影,搅乱了诸多的羽刃。狂乱的羽刃在暴动的气流之中失去了方向,飘散之后纷纷落在水面上,然后随着水流在大湖之中四散。

  赤无涯有些得意,仅仅这样的手段休想打到林虞的主意。

  “小鸟,你就这样的伎俩吗?”赤无涯觉得林虞对于鹰七的称呼十分恰当,什么雷霆疾风鹰,不过只是一只小黑鸟而已。

  鹰七不见踪影,但赤无涯并不会认为鹰七就此离去。

  双方交手多年,向来不对头,对于对方的脾气更是了如指掌。俗话说,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敌人。

  赤无涯和鹰七不外如是。

  瑞雪抱着麒燃和夏青染、叶牧歌站在一起。除了鹰七,自然没有敢打他们几个的主意。对瑞雪出手,那么就是等同于对麒麟一族开战。

  鹰七有这个胆子吗?

  唰!

  身形变化,雷霆疾风鹰的速度在洪荒大泽中都是一绝,少有妖兽能够与之比拟。

  瑞雪同样警惕着四周,她远远想不到鹰七的嚣张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

  “鹰七小鸟,只要我守在林虞身前,你就别想得逞。我看今晚你还是回去吧!哈哈哈哈。”赤无涯再一次说道。

  但是鹰七暗中看着瑞雪怀中的麒燃,心中的贪念已经不止是人类的血肉了。

看过《悬镜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