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悬镜之上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后续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后续

  林虞四人,徐长空闲庭信步一般走在后头,保护一行人的安全,即便是到了金刑城外也可以听到高空之中激烈的战斗响声。

  麒狩现在还不知道小麒麟已经被带带出金刑城。而文奇更加想不到他安置在金刑宫内的小麒麟早已经备赤无涯偷偷夺了回去。

  因为对于金刑宫防备的绝对自信,所以文奇才敢将小麒麟随手封印放在他的行宫之中。

  也正因如此,赤无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潜入金刑宫中将小麒麟带出。

  文奇不知道还有赤狼妖王的存在,即便知晓,也不可能料到赤狼妖王竟然是从金刑军牢狱中逃出,还按着林虞的吩咐,以妖王的身份做着偷鸡摸狗的事情。

  所有人关注的是麒麟妖王,这位只要愿意就能够在洪荒大泽呼风唤雨的妖王。或许所有人都认为只有麒麟妖王大破金刑城才能够将麒麟幼兽带回洪荒大泽。

  他们也没能够想到林虞这个少年,这个“下作”的小子最喜欢做的是灯下黑的事情。

  高空之上的战斗还没有停歇,不时地落下火焰,如同天火降世四散在金刑城中,毁灭一切。

  尤其是那些来自金刑城外的强者,他们所在的地方大多都是没有防御法阵庇护,而三昧真火比文奇的璀璨莲华更加恐怖,命星境的强者都只能够勉强抵抗。

  这群人损失惨重,毕竟真正的命星境强者少得可怜。

  文奇看着底下废墟一片的金刑城痛心不已,这是他的城池,耗费许多资源才将其打造成这般。

  如今,多年之功毁于一旦。

  高空中的战斗还未停歇,两人都是极为强悍的人族,在自己的一方地域都是霸主级别,想要短时间击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虽然麒狩接到赤无涯的川音,知晓了麒燃已经被带出金刑城,但是麒狩没有罢手。今日一战不仅是为了小麒麟,更是麒狩要让人族见识见识麒麟一族不可侵犯的威严。

  金沧头顶悬着炫金印,看似威势逼人,其实在麒狩的火麟枪之下只能够勉强对付,保证自己不会落败而已。

  他只要能够拖住麒麟妖王,那么文奇人多势众总能够将其他人格杀。

  麒狩一拳轰出,一头奔跑的麒麟虚影陡然出现,飒沓似箭,奔向金沧。

  麒麟除了各自极致的五行之力,血脉之中的力量更为不凡。大成麒麟一拳之下就会有大道显化。

  麒狩稍稍差了一点,但一拳之下亦有毁天灭地的威力。

  金沧催动炫金印,金光所过之处草木皆灭。

  两人又相斗了数十回合,麒狩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不再过多纠缠转身就离开了。

  “金刑天夺我子嗣,断我血脉,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来日,洪荒大泽妖兽临城之际,屠城!”

  三言两语表达的麒麟妖王的愤怒,更加预示着不久之后妖兽大军必然会跨越千万里地域之隔来到金刑城下。

  回声传响,回荡在天际,也回荡在金刑城所有人的心中。

  麒狩远去,看似这场战斗已经平息,但是金沧一交手就知道他的出关才是及时保住了金刑城不灭。

  “传五行金令!”

  金沧的身影再未出现,只是留了一道声音给文奇。

  五行金令是五行令之一,还有,木水火土四块令牌分别归属于其他四天的宗主。

  五行令一出就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五行天每一位宗主都需要前来参加。

  五行天成立之初至今不到万年,五行令出现不到三次,如今是第三次。

  文奇知道若是洪荒大泽妖兽真的兵临城下,那么光靠金刑天远远不够。就是东玉关之事便可以看出金刑天是无法独立面对麒麟妖王的。

  只是占着千万里相隔的距离的便宜,其中又隔着后土天和辰木天,金刑天才敢这般胆大。如果是乔远峰所为,那么如今洪荒大泽来的不会只有麒麟妖王一人,兽潮大军早已经攻破了后土城。

  其实,文奇早就传讯给了其他四宗,但是这几日他们很有默契地静观其变。尤其是后土天,只是乔楠心前来,甚至几天也不见人影,深居简出,摆明了不想过多参与。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已经出现,三大世家的家主心底都在犯愁,愁的是如何存活,又或者是如何将真正倚靠在五行天之中。

  ……

  金刑城在百里之遥的地方,夏青染抱着小麒麟,而林虞则是在一旁,看着夏青染。

  夏青染对于林虞的隐瞒心中不爽,只是她一人没有看出林虞的把戏,总觉得有些丢脸。

  林虞看着初升的朝阳,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活着真好的感觉。

  金刑城的方向飞来三道人影,是麒狩三人。麒狩想要离开根本不是金刑天的人能够拦下的。

  “陛下,好久不见。”林虞上前打招呼,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这一次一定要将小麒麟还给麒狩。

  麒狩已经发现小麒麟安然无恙,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个子嗣,有可能也是唯一一个,千万不能够出了什么差错。

  麒狩点头算是回应林虞,他看向一旁的徐长空,说道:“刚才多谢兄台出手。”

  徐长空摆摆手,很平静地说道:“这小子求我。”

  林虞撇嘴,他知道徐长空是想将这份人情就给自己。

  不过,面对麒麟妖王,徐长空的态度可真够随意的。这架子真是爱答不理。

  麒狩没有在意,十分随和,一点也不不像刚才那个威风凛凛,敢叫金刑天颤抖的妖王陛下。

  事实上,麒狩一直都是一个和气的人,只是在人族之中因为其特殊地位,身份,名声需要他扮演一个不苟言笑杀人不眨眼的角色。

  “这次多谢小兄弟了。”

  麒狩看向林虞很是感激,这神情不像是虚伪作假。这样一来倒是让林虞有些不好意思。

  小麒麟被抓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林虞。所以林虞觉得将小麒麟救出,完璧归赵是他应该做的。

  不知不觉麒狩对于林虞的称呼也变了,如果不是林虞的计谋,麒狩必定要攻破金刑宫才能够将小麒麟救出。

  “妖王陛下言重了。”林虞说道。“小麒麟既然已经带回来,还是还给陛下的好,待在我身边就怕又出什么乱子。”

  麒狩没有立即答应让了林虞有些困惑。这次的险境麒狩是知道的。按林虞的想法,如果没有元齐,他和赤无涯只能够在牢狱之中等着麒狩,那会有这么容易将小麒麟带出。

  瑞雪在一旁目光殷切地望着麒狩,等着他的决定。不用说,瑞雪自然是希望她的孩子能够回到洪荒大泽。

  自出生,小麒麟被汪皇拐走,而后又跟着林虞东奔西走,留在瑞雪身边的时间很少,瑞雪怎么能够不想念?

  但是,这一切都是麒狩决定。

  林虞也不相信经过这次麒狩还放心将小麒麟交给他。他知道麒狩当初的目的绝不会是在人族疆域逛逛这么简单。

  不清不楚的带着小麒麟在人族疆域晃荡,东窗事发免不了现在的麻烦。那么麒狩的目的如果更加危险,岂不是害了自己?

  麒狩沉默了片刻,犹豫再三,说道:“麒燃跟着你们挺好的。”

  天啊!

  林虞很无语,感情自己成了麒燃的爹娘,要面对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族,还要照顾麒燃,属实超出了林虞的能力范畴。

  “陛下,你们当爹娘的怎么都是这幅样子,光记得一时冲动,生下来就不管不顾了?”林虞语气中带着些怨气。

  麒狩以为是林虞发牢骚,不想再带着麒燃上路。他知道这也是情理之中,这一次险些命丧黄泉,那下一次呢?

  但是夏青染明白林虞不仅只是抱怨而已,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他自身的感同身受。

  “夫君,让他们跟我们回洪荒大泽。若是因为兄长的那一卦不妨跟他们说清楚些,也省的他们顾虑。他们也只是十八九岁的少年而已。”瑞雪心思细腻,知道些消息就能够推测出个大概。

  麒狩豁然开朗,旋即向林虞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妨跟我先回洪荒大泽,我在一一跟你们解释?”

  林虞永远保持着怀疑的心态,打量着麒狩是否“包藏祸心”。

  “不去,陛下,您那地方到处都是凶兽,晚辈修为低微,怕是一口被吞了。”

  林虞拒绝的理直气壮,而麒狩第一次邀请人族去洪荒大泽,却还不招待见。

  瑞雪看着麒狩逐渐黑下来的脸色,掩嘴轻笑,招来麒狩的压着怒气的目光。

  “不去也得去!”  麒狩说道。

  林虞赶忙求助于徐长空,躲在徐长空身后,现在他可是有靠山的人。

  麒狩看着徐长空,只有林虞几人倒是好办。但是徐长空……

  徐长空双眼清澈,让开一步,让林虞直面着麒狩。

  “他,你带去。麒麟幼兽也可以交给他,让他带着。”徐长空反而替林虞应下了这事。

  麒狩其实还没决定是否真的让林虞继续带上麒燃。如今林虞的身份已经暴露,接下来只会更加引起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的关注。

  徐长空突然的决断顺便已经替麒狩做出了决定。

  林虞瞪大了眼睛,不明白徐长空怎么就“出卖”了自己。

看过《悬镜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