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悬镜之上 > 第二百零八章 金刑宫中

第二百零八章 金刑宫中

  文奇笑了,见宇文雄沉默,他就知道自己猜中了宇文雄的想法。

  “你可知道当初金刑天的宗主之位为何会是我,而不是你?”文奇盯着宇文雄,目光直逼人心。

  当年,上一代金刑天宗主收徒两人,文奇和宇文雄。金刑天之中谁都知道必然会是他们两人之一接管金刑天。

  而在当时看来,无论是出身,还是修为都是来自宇文世家的宇文雄高出一筹。选择宇文雄接任金刑天,有宇文世家辅助的宇文雄也能够应对新老交替之时的汹涌暗流。

  但是当众望所归的时刻,两人的老师却选择了处处不如宇文雄的文奇。

  宇文雄没有回应,看着文奇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文奇也看着宇文雄,摇摇头心中略有一些失望,然后说道:“当年,老师临终之际,曾唤我前去。老师说,大雄性子沉稳,利害得失算的清楚,每每都会顾全大局。若是守成足矣。但五行天总不能够一直都是中州东部的霸主,修行者的世界不是你吞并我,就是我吞并你。”

  宇文雄点头,上一代宗主最是了解他,当然他也了解他自己。

  “师兄,这是我们五行天崛起的大好机会,只要抓住了麒麟幼兽,驯养至成年,五行天不说能够与当年的帝海龙庭那般,至少不会比北域悬镜宫弱。”

  文奇的野望,宇文雄又怎能不知?任何人抢躲麒麟幼兽不就是为了今后倚仗圣兽麒麟成就霸业?

  文奇走下台阶,空旷的大殿里只能够听到文奇急促的脚步声。

  文奇一手紧握着宇文雄的手臂,神色坚定的说道:“师兄,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宇文雄看了眼文奇握着的手臂,他从中能够感受到文奇的渴望。可是,宇文雄拿不准主意,金刑天是宇文世家的巢,若是文奇执意,他们宇文世家只能够无比坚定,毕竟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宇文雄走出了金刑宫,文奇所说是可行之法,他也明白这是五行天崛起的大好机会。

  当宇文雄即将下定决心时耳边又出现了林虞的话。

  五行天真的能够挡住洪荒大泽的兽潮吗?

  宇文雄罕见地走在金刑城的大道上,耳边传来的凤舞阁里的欢声笑语,街巷里父母与孩子的亲昵,伛偻老人相伴散步谈着少年时趣事……

  这夜深的时候最是能够万家灯火下无数的安乐的声响。

  听着金刑城中平凡的一切,宇文雄心满意足地笑了。然后加快了脚步,变得轻松的脚步。

  宗主之位?

  宇文雄只是觉得从某种意义上,上一代宗主已然算计到今天的一切。

  ……

  林虞盘坐在地上,床榻已经让夏青染占领,林虞只好委曲求全。

  命星境!

  林虞抬头望着极高极远的星辰。若是伪命星境,他随时都能够一步踏入,但是属于他的那颗星辰终是让他无法觉察到。

  破境就能命星,这是最好的时机,也是无数人梦寐以求却求而不得的奇遇。古今而来,能够破境即命星的人都是大能人物,力压同辈中人。

  然而,谁都想效仿,最后都是徒劳无功。

  “殿主曾说,命星的难处不在于星辰变化,斗转星移的难以把控,而是找寻属于自己的那颗星辰。”林虞自言自语地说道。对于命星境,他只是担心命星之法,好奇自己的属性灵力。

  如周破天,洛小北等人,灵力属性可想而知,一个火焰滔天,一个雷霆炸裂。

  尤其是洛小北,林虞已经能够预见今后洛小北的雷霆箭矢能够冲出江南一隅。

  “不知道牧歌这家伙如何了?”

  自从从江南出事,林虞和夏青染被传送到了中州,徐长空也不知如何。但是林虞相信,徐长空必定会有自己的打算。祸野上,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静坐孤城退鬼族的徐长空不会折在小小的江南。

  叶牧歌去了天凉城,他也是一个聪明至极的人,时事利弊也看的清楚。天凉城这种修行之地最是不怕有人寻衅。

  “他怕是已经突破至命星境了。”林虞心想,以叶牧歌的天赋和天凉城的修行资源,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林虞嘴角一笑,到时候回江南只不用躲躲藏藏了。

  命星境的剑修。

  林虞曾经在叶牧歌的几位师兄中看到过命星境剑修的战力,岂是非同寻常可以形容?

  林虞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回到江南,如果说上悬镜宫教训教训孟之浩是终极目标,那么江南的院长孟求渔只是一个小小的阻碍。

  按着林虞平日“随和无比”的性子,吃点亏也就算了。但是他和夏青染逃出江南,付出的代价是整个叶家,不知生死的徐长空和叶和气。

  “你在想什么?”

  林虞转头看见夏青染正坐在床上,看着他。月光洒进夏青染明亮的眼睛里,让人觉得是她的眸子点亮了月光一般。

  林虞愣神片刻,随即才说道:“我算了算日子,我们离开江南已经有三两月的时间了。”

  夏青染点头,她也是才发觉过来。在中州除了她昏迷的那段时间,便是一直紧绷着神经,不是在被追杀,就是在生死搏斗。

  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

  在东海郡城,她没有这种感受。或许这也是中州总有无数强者的原因。

  毕竟,稍微弱点就是被欺侮的命运。

  夏青染看向林虞,眼中有一丝不一样的色彩。

  所幸有他!

  的确,救醒夏青染,争夺麒麟幼兽,无一不是林虞以命相搏,东玉关下斩狼虽然仅是三两下功夫,其中惊险若是换上魏闲云或者金光弼绝不可能像林虞这般全身而退。

  林虞感受到了夏青染的目光,洞察人心一般知道了夏青染的意思。嘴角一扯,骄傲的神情开始慢慢显露。

  夏青染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够说出一些感激的话,不然这家伙肯定会飘上天。

  短暂沉默,更像是没有话题。从来没有这样谈话过的两人有些尴尬。

  还是林虞先开口,“你还记得你爹娘吗?”

  夏青染想了想,凭着模糊的记忆,说道:“记不清了。”

  林虞同样努力想了想,说道:“没事没事,反正我也记不清了。找人这么麻烦的事情还是让林伯去做好了,他比我厉害多了。”

  “林伯是你要去北域见的管家吗?”夏青染问道。

  林虞点头,“听说,当时我也是在江南出生。如果我爹娘和你爹娘认识,那么我也可能是住在江南城里。而林伯是我们家的管家。说起来,他和我爹娘也差不了多少。大概是觉得带着我麻烦,然后大概三年前就把我扔进悬镜宫,不管我死活。”

  “这三年没有了我这个拖油瓶,他过得应当蛮舒服的。”

  夏青染噗嗤一笑,她还是第一次听林虞这般比喻自己。也是第一次听有人说自己是拖油瓶。

  “在悬镜宫,你是炽阳殿的首席弟子,想你也是混得风生水起。”夏青染说道。

  林虞脸上一喜,不免得意道:“虚名虚名,这样的虚名多了,麻烦也就多了。”

  得意变成苦恼,也不知道这神情为何切换地如此自如。

  “有些人想要这个名头想了很久,却还不是让我牢牢地摁在下边。为了那些看不顺眼的家伙,到底还是要麻烦点。”

  林虞与众不同的原因让夏青染一笑。别人为了名声,他是为了那些看不顺眼的人更心烦。说起来有些膈应人。

  “你认不认识有一个叫金鑫的人?”

  林虞怪异地看了夏青染一眼,这一眼并没有让夏青染发现。

  林虞心想,如果告诉夏青染,林虞是金鑫,金鑫就是林虞。那么,夏青染将会是什么神情?

  一想到,夏青染惊讶之后的怒火。林虞马上摇头晃脑抛开这些念想。

  一蛮到底才是最好的选择!

  “哦哦,有这么一个人。只是他在皓月殿,不是我们炽阳殿的弟子。说不上认识。”

  “他被人杀了!”

  林虞心头一凉,短短五个字让他感觉到了身心冰凉,就像是堕入昆仑雪峰后的万年冰窖之中。那种寒意是刺进心脏里的,就像是一把磨得锋利的冰刀,一刀刺进去,当血液还没流出时就已经冻结了整个心脏。

  浑身一哆嗦之后,林虞就明白了这件事的真相。

  寒气逼人,林虞叹一口气,没有说话。如今这个情形,他更是下定了决心,不能够告诉夏青染真相,至少现在不能说。

  “他救了我,然后被周家杀了。”夏青染再次说道。

  林虞觉得此刻若是周家暗卫在这里,夏青染已经出手杀人。按照她现在的修为来看,周家暗卫已经不是她的对手。

  林虞故作平静,试探性地问道:“你打算如何?”

  “我想为他报仇!”夏青染说道。随即,夏青染直视着林虞的双眼,又开口说道:“你教我剑道。”

  林虞愣神,这要求让他不敢相信。

  “我带你去天凉城。学剑之事,还是要专业的人教。”林虞并不是推脱,只是教人这方面他还不够资格,而且天凉城中有更好的人值得拜师学艺。

看过《悬镜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