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悬镜之上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跟屁虫

第一百七十八章 跟屁虫

  深夜,小镇上少有人走动,真是个安静祥和的世外之地。

  客栈里一盏昏暗的油灯映照着店小二熟睡的倦容,偶尔嘴角扯出几缕笑意,紧接着留下了一串哈喇子,大概又是梦见白天那些有钱人点下的酱牛肉。

  掌柜早已经睡下,这深夜时分,这偏僻小镇向来都不用他担心什么,只是今晚或许不像客栈开张来那无数个平静的日夜。

  一道黑影在客栈门口闪过,因为店小二睡熟了,只是揉了揉嘴角的口水,然后憨憨地一笑。在梦里或许他真的吃上了那一口酱牛肉。

  黑影见这人没有反应,便从客栈门外探出脑袋,如同龙首的小脑袋动了动,然后鼻子一动,眼睛就朝着客栈二楼一个房间看去,眼中溢出了无穷的喜悦,像是发现了某个不为人知的宝藏。

  谁也想不到送还给麒麟妖王的小麒麟竟一路追寻林虞两人来到这里。

  房间内,夏青染还不断再逼问林虞更多的事情,即便是林虞一再强调已经将全部告知。

  哒哒哒......

  小麒麟柔软的脚掌踩着地板上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响声不大,反倒是引起了林虞的警觉。

  难不成这是家杀人越货的黑店?

  不太可能,这偏僻的小镇上哪有什么可以值得专门开一家黑店的买卖?而且在北域,哪有人将黑店开在聚居的小镇上?

  在加入悬镜宫的第一年,林虞就是策马在北域转悠,剿灭了几个山寨,毁了几个贼窝,像是杀人越货的黑店记不清捣毁了多少个。

  “你往后躲好,也不知道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看上我们俩。”林虞说道,他倒是不相信在这小破地方还有人敢打他的主意?

  正当夏青染往后撤了几步的时候,林虞突然转头,眼中是闪灭的金色光芒,脸上越加苦闷的笑容。

  迎着夏青染疑惑的目光,林虞开口说道:“麻烦来了。”

  房门大开,本就不怎么结实的房门来回晃荡了几下之后摇摇欲坠。一道黑影刹那间越过林虞,扑向夏青染。

  林虞出奇地没有阻止,看着扑腾到夏青染怀里的小麒麟,脸上只有苦笑,心中多是烦躁。

  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这小麒麟竟然能够越过东玉关的防线,进入人族疆域,甚至一路追踪 了少说数百里的路程。

  五行天的人和古石都活腻歪了嘛?按理来说,就算这小祖宗想要回到来人族疆域,也该恭恭敬敬地将他送回去,何至于让他横跨数百里。

  看着风尘仆仆的模样,一路上估计也和林虞一样,没吃好喝好。

  夏青染并不知道这黑暗中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正想抬手防御,却见月光下刹那显露面容的小麒麟,卸下防御,与林虞一样错愕。

  小麒麟闹出的动静惊醒了大半的房客,还有循声而来掌柜。

  林虞解释了半天,说好了会将房门修缮,再赔付一些折旧费,这才打发了前来询问的掌柜。

  林虞看着领了银钱开心离开的掌柜,嘀咕道:“这还真是一家黑店。”

  见夏青染在一旁逗着小麒麟,林虞旋即叹气,说道:“小家伙,你怎么跟到了这里?”

  小麒麟根本没有听见林虞的话,依旧在夏青染身边兜兜转转,蹦上几圈像是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

  林虞见状,无奈地弯腰,伸出双手,抱起小麒麟,举着他放在自己的眼前。

  “小家伙,你要是不说我可要......嘿嘿嘿。”

  林虞恶狠狠地笑着,脸上的神情不像开玩笑,也像一个拐卖儿童的怪叔叔。

  小麒麟扑棱着四只蹄子,想要挠到林虞的脸庞。短小的四肢又怎么比得上林虞的胳膊呢?

  “哼,还想和我斗。是不是忘记了你的小红屁股?”林虞说道。手掌一翻,林虞就将小麒麟放在自己的双腿上,撅起个屁股。

  麒麟幼小,无法逃脱林虞的魔爪,只好嗷嗷地叫喊着。欲语泪先流,睁大了眼睛,泪眼婆娑地看着夏青染,或许只要夏青染能够救他于水火之中。

  在临山上,小麒麟没有忘记这个恶魔一般的林虞对他做的非人道的恶行。没想到自己还是再入魔爪。

  所幸,小麒麟的求助得到了夏青染的响应。

  “你等等,他不会说话,怎么能够回答你?”夏青染说道。

  小麒麟急忙吱吱呀呀地叫喊着,想要证明夏青染说的话。而林虞高高举起的手掌也缓缓放下,他也知道这小麒麟不会说话。然而,这小麒麟终究是麻烦。

  难不成他俩还得再回一趟东玉关,将小麒麟还给麒麟妖王?

  到了东玉关,古石他们难道还会再相信林虞的言辞吗?大抵的可能就是两人被送到麒麟妖王面前,一口被三昧真火给喷死。

  “我们不可以带上他吗?”夏青染指指林虞手中的小麒麟,冰冷的眼中难免出现一丝恳求之色。

  林虞起身,将小麒麟塞给夏青染,说道:“这就坐实了拐带麒麟幼兽的罪证。”

  林虞苦恼,坐在窗台上双手恶狠狠地揉着头发。小麒麟的到来可是给他们平添不知多少潜在的隐患。

  居安思危向来是林虞的准则,到时候如果危险如果像是山洪一般爆发,顷刻之间能够吞灭了小小聚星境的两人。

  “麒麟妖王啊!那可是麒麟妖王,真造孽啊!”林虞心底在呐喊。

  小麒麟的出现让这两人根本没有了睡意,林虞是因为担忧,而夏青染是因为欣喜。的确,小麒麟蠢萌的模样惹了许多女孩子的芳心。

  “看来麒麟妖王也像是我的老爹老娘一样,半吊子家长,竟然连孩子还能够再丢了。”林虞抱怨道,把一切的责任都归咎到了麒麟妖王的身上。

  “你说,你也是,明明是一只妖兽,怎么这么粘人?看见夏青染就追着不放,小小年纪色心不改,长大了肯定得祸害洪荒大泽的那群母妖兽。”

  小麒麟像是听懂了林虞的话,转过头冲着林虞做了一个鬼脸,扭头又蹭在夏青染身边。

  而夏青染一脸怒意,瞪着林虞,这是再拿她和一群母妖兽比较吗?

  林虞显然没有意识到这几句话惹怒了夏青染,愁眉苦脸。

  “你跟我说过,麒麟妖王比那个乔宗主还要厉害,既然那个乔宗主能够一念千里,那么麒麟妖王的神念能够探查多远?”

  “你的意思是?”林虞正襟危坐,经夏青染这么一提醒,林虞似乎想到了什么。

  夏青染抱起小麒麟,坐在凳子上继续说道:“麒麟妖王丢了一次小麒麟就大动干戈,不惜让赤狼妖王领军东玉关下,与人族开战。如果丢了第二次,那么东玉关将会......”

  “不对,丢了第二次?麒麟妖王不会再发生这样意外。”

  林虞目光突然锐利起来,跳下窗台,双脚及地,眸中金光一闪,金色瞳孔之中的赤红之色极为两眼,像是一簇燃烧起来的火苗。

  赤金之瞳现!

  林虞额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神情严肃,神经也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

  麒麟妖王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意外!

  这个突然出现的念头,让林虞的担忧又加剧了数倍。

  既然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那么现在眼前的这个“意外”是麒麟妖王故意为之?

  为了找到那个拐带小麒麟的罪魁祸首吗?那如果麒麟妖王跟了过来,那么现在他是不是暗中监视着这一切,是不是已经误会了他们就是那个罪魁祸首,雌雄大盗?

  果真,林虞眼中出现了一个赤袍人的身影,并不高大魁梧,与常人无异,面容比之寻常人类还要俊俏许多,若不是他能够悄无声息地站在房门外,林虞也只会以为他是平常的人族。

  麒麟妖王!

  林虞心中惊恐和无奈,神色肃穆,头也不转地盯着房门外那个赤袍人。这身形衣服都和东玉关外十里长河上不见面容的麒麟妖王一模一样。

  夏青染知道林虞定然看到了什么,心中也不免开始紧张起来。

  麒麟妖王睁开双眼,像是透过了薄薄的房门看见了屋内的一切。

  林虞接触到麒麟妖王目光的一刹那,赤金之瞳中那簇赤红的火苗突然疯狂地开始燃烧起来,双眸灼热的刺痛突然之间传遍林虞的全身,紧接着便是浑身的战栗,一边感受炽热,一边在颤抖。

  夏青染不知发生了何事,将小麒麟放在一旁,上前扶住林虞,看向房门的方向。

  只见,房门缓缓打开,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发出吱呀一声,紧接着便看见一个赤袍人走进房间,房门都在刹那间关上。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安静的可怕。照在一半房门上的月光甚至都没有晃动过半分。这人像是突然出现在林虞和夏青染面前一样。

  林虞闭着眼睛,眼角流出两道鲜血,并不是血泪,而是真正从眸中流出的鲜血。

  “你是谁?”夏青染问道。

  麒麟妖王冷眼,看了一眼在夏青染蹦来蹦去的小麒麟,然后才看向夏青染说道:“麒狩。”

  “麒麟妖王?”

  “你们人族是这般称呼我。”

  夏青染心惊,打量着麒狩,也就是所谓的麒麟妖王。

  “你比他胆大。”麒狩指着林虞,对夏青染说道。

  夏青染没有觉得这是夸赞,淡定说道:“是的,这无赖只对我凶,其他时候都这么胆小。”

  说了之后,夏青染又补充了一句,“他是一个怕死的无赖。”

看过《悬镜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