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悬镜之上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灭了裴家

第一百六十九章 灭了裴家

  入夜后,靠近洪荒大泽的东玉关有些荒凉,十里垄长的城关围住了洪荒大泽的妖兽们进入中州的唯一途径。

  而守护东玉关的最强力量就只有神光境左右的实力而已。

  光是赤狼妖王已是无人能挡,还有背后称霸一方的麒麟妖王,那是五行天的几位宗主都不能够媲美的存在。

  东玉关在中州东部里极为偏僻的地带,算是一座孤岛,随时都能够被洪荒大泽里的妖兽撕得粉碎。

  说是抵御洪荒大泽的第一关卡,但是谁都知晓所谓守备力量仅仅只会是那些梦想着厮杀成名的少年郎和死光了亲友无以为家的老将士,一代一代往复循环。

  东玉关更像是洪荒大泽的妖兽们踏入人族境地时的烽火台,燃起烽烟的代价就是城毁人亡,百年之前便是这样。

  今时今日,知晓唇亡齿寒的九城山主来援及时,又得后土天山下的重视,这才坚持到如今。

  倘若是那尊显化虚影的麒麟妖王出手,又有谁能够拦得住?

  “宗主大人,这次劳烦您救救东玉关的无数百姓!”

  将军府里,古石穿着战甲,恭敬地朝着一个深黄色长衫的中年人行礼。

  中年人身边坐着是蒙着面纱的乔楠心,那么这人的身份呼之欲出,便是后土天的宗主乔远峰。

  妖兽大军在东玉关下围了数日,而后土天仅仅只是派遣沈剑南带着一众弟子前来,似乎根本不在乎东玉关的生死存亡,甚至还有人猜想这一批来的后土天弟子也怕是得罪了宗门内的某些大人物,所以被遣来做炮灰而已。

  殊不知,乔远峰早已经带着诸多的后土天强者潜入东玉关中,守护着东玉关。

  “古石将军不必如此,东玉关亦是我五行天领土,不应被妖兽屠戮。”乔远峰的声音厚重,真如大地沉重一样,让人无比踏实。

  其实,乔远峰自己也知道光是他的力量或许还不一定能够匹敌麒麟妖王。

  “大哥,距离三日期限不到一个时辰,我看若若他们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古梅传音道。

  古石没有回应,反而是看向裴乘风。

  “裴家主,你们裴家护送的队伍怎么还没有抵达东玉关?”古石问道。

  起初,只有古梅和裴乘风知道此事,但古石毕竟是古梅兄长,自然也从古梅口中得知。当时,裴乘风已经传讯回裴城,让人护送。

  古石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希望一切都能够顺利。

  虽然古石对于自己这个妹夫向来都是看不起的,阴险狠辣,手段颇多,但是如裴乘风所说,如今九城山的家族只有裴家才有足够的实力护送。

  裴乘风一时没做准备,他想不到自己这位大舅子会在这个时候向他质询。

  “应该是有所耽搁,盗众等人觊觎麒麟幼兽,必然准备充分。姑姑常年不出裴府,大概需要些时间应付,但是大哥放心,我家姑姑已经神光境强者就算是盗众齐出也休想拦着。”

  裴乘风应付自如。作为裴家家主的他,自然是见多了这样的场面。

  没有等裴乘风真正说完,古石便是再度冷声说道:“若是东玉关完了,你裴家便是护送不力之责。”

  裴乘风语气不卑不亢,说道:“大哥,我裴家只是护送,东玉关的兽潮怎么就怪到了我裴家头上?裴家承担不起这样的重责。”

  “既然你承诺三日之内必将麒麟幼兽送到东玉关,就必须做到。军中无戏言!”

  “哼!”裴乘风怒而起身,冷哼一声,干脆连称呼也变了。“古石,我裴乘风不是你东玉将军账下的将士,少给我扯军伍里的那一套。”

  说罢,裴乘风拂袖走人。

  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祝山,这是怎么回事?”乔远峰问道。而祝山正是九城山主的本名,很少人能够这样称呼他。

  九城山主呵呵一笑,说道:“古石向来看不起裴乘风,觉得裴乘风心思狡诈,或许也是因为裴乘风娶了古石妹妹古梅之后,又纳了成群的妾室。”

  裴乘风走到府外,街巷的阴暗处就已经有人跟上,那人胸口绣着一个“裴”字,这是裴家的人。

  “怎么样了?为什么裴城那边还没有消息?”

  裴乘风心底同样焦急,裴文英至今都未曾给他传讯。如若成功得手,裴乘风已经安排好了第二步计划。

  藏在阴影中的人伸手递上一张麻黄色的信纸,和裴文英手中是同样的材质,上面写着裴大战死,百晓阁护送麒麟幼兽。

  裴乘风心惊,连百晓阁都参与进来了?

  短短一句话已经让裴乘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必须想想办法来解决这些遗留的麻烦,不然裴家将会覆灭。

  这本就是一场生死各半的豪赌。

  裴乘风压上了整个裴家的命运。成,则雄霸一方。

  ......

  两辆马车慢悠悠地进入东玉关中。

  几个岗哨远远便发现了,这个时候来到东玉关的人实在是有些奇怪。

  平日里,也有许多人进入洪荒大泽中猎杀妖兽,换取修行资源,但是眼下战事纷乱,东玉关朝不保夕,时刻都有可能城毁人亡。

  两辆马车,十名衣着相同的护卫现身在此,谁来看也是不寻常?

  沈剑南这几日正是被安排在东玉关的这头,任务很简单,若是有异常及时上报。他已经在这里守了好多天。几日来除了那些整日惶恐的凡人,沈剑南实在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大材小用,他更愿意去十里长河中击杀妖兽。

  “几位,请先停下!”沈剑南让人通知乔楠心后,一人拦在了车前。

  吱呀!

  马车停了下来。

  林虞脑袋探出马车,他是见过沈剑南的,当初便是沈剑南将他和夏青染捎带到了东玉关。

  “诶,对了,你是......你是后土天的......”

  林虞皱眉实在是想不出沈剑南的名字,只知道他是来自后土天,像赵予安一样老是跟在乔楠心屁股后头。

  沈剑南同样皱眉,他也是才勉强记起了这家伙的面貌,当初这人还抱着一个极美的女子。

  “你们是护送麒麟幼兽而来?”

  “是的,是的。请通报一声给九城山主。”

  林虞走出马车,现在离午夜约莫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他还有一些事情要解决。

  很快,一行人都到了,除了林虞其余人还依旧在马车里。

  林虞见过其中几人,九城山主还有那魏闲云那些人,但又有很多人是陌生的面孔,站在一个深黄长衫的中年人和乔楠心身后,应该是后土天的人。

  “若若!”古梅喊道。还未到午夜,也算来的即使。

  裴若若从马车中探出脑袋,见是古梅,一脸兴奋。

  “若若,麒麟幼兽呢?”古梅又一次问道。只要将麒麟幼兽归还给麒麟妖王,就可以平息这场兽潮。

  裴若若闻言,脸色落寞了几分,又恢复了笑脸。古梅首先关心的还是麒麟幼兽。

  林虞看在眼里实在心疼,想不到若若娘亲也是这般。

  双方见面,但是气氛便不是那么和谐,反倒是有些紧张。

  “诸位前辈,请不要着急。小麒麟我已经带来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解决一下。”林虞抬头看向半空中密密麻麻的众人。

  所有人都想不到林虞开口,或者是他们才意识到应该是这个少年才是主导着整件事情。

  “林虞,有什么事等平息了兽潮再说。”九城山主说道。

  林虞指着天上的月亮,摇摇头,笑了笑,说道:“山主大人,这离夜半还有半个时辰,不必着急。”

  古石神念一扫,已经发现了麒麟幼兽正在马车之中。

  “你有什么事不能等平息兽潮之后再说?”古石说道,他一心为东玉关,只想早些尘埃落定。

  林虞再次笑道:“古石将军,我们几人用命换来的东西,你怎么说拿去就拿去?”

  沉默片刻,除了林虞几人没有人知道这麒麟幼兽是如何得来,就是百晓阁也只是知晓了后半段的故事。

  若是强行掠夺,所有人都能够做到,但是这些人都是名声响亮的人物,大庭广众之下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林公子,这是我父亲后土天宗主,你想要什么赏赐,尽管可以提。能够平息麒麟妖王的怒火难,护人族安宁,这样的大功,后土天不会吝啬赏赐。”乔楠心说道。刚才赵予安在马车上已经给她传音,乔楠心也算了解了一些事情。

  乔远峰有些惊讶,心想,自家女儿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方了?以前对于那些天才弟子都是冷着脸,难得今日还会帮人说话。不对,不对,她是不是看上了这个少年?

  乔楠心朝着乔远峰眨眨眼,丝毫没有想到乔远峰内心戏这么丰富。

  既然乔楠心这般说了,乔远峰也顺着乔楠心的话。

  “你有什么要求可尽管提出,只要能够让东玉关免于战火。”

  “当真?”

  “我后土天宗主还从未言而无信。”

  “那便好。宗主说话果然痛快。”林虞说道,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伸手指着躲在众人身后的裴乘风。

  “帮我灭了裴家!”

看过《悬镜之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