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巫术与机械之歌 > 帕里什的留言

帕里什的留言

  等亚瑟三人找到艾露丝的时候,艾露丝抱着盖伊眼泪止不住的落下,她真的以为猎巫人卡特所说的是属实的,直到盖伊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还不敢相信。一旁搀扶着亚瑟的捷琳啧啧咂舌:”我还以为你会和这个女生在一起,这样布琳就是我的了。“

  ”捷琳,如果你还打布琳的注意,我会让你现在就自己回布莱顿城。“亚瑟无视捷琳的打趣,他从很久以前就知道捷琳的性取向不同于现代大多数,他也不过多评价捷琳的私生活,毕竟他们算得上是老朋友。看着盖伊和艾露丝尴尬分开的捷琳语气忽地一变:”你和我们分开的时候相比变了很多,是昏迷的那五年发生什么了吗?“

  亚瑟轻笑着摇摇头:“也许吧,我不知道是巫师的体质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在我昏迷期间,布琳一直有给我读各种各样的书,醒来的一瞬间我都不清楚到底哪种才是我的性格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接着,亚瑟嗓音放大:“盖伊,艾露丝,先别太急着感动了,现在我们不知道其他地方什么情况,按照报纸里一般情况来说很快这种区域就会被执法队覆盖清理后续,我们准备离开吧,只是不知道那些变大的动植物怎么样了。“

  听到此话的艾露丝松开了拥着的盖伊,仍在不断抽泣的她指了个方向,断断续续说着:“之前...追我们的那几个...向那个方向去了...我们应该选换一个方向回布莱顿城...跟我来吧,我来带路。”艾露丝死死牵住了盖伊,率先走向远离军队的方向。亚瑟用戒指四处晃了晃,直到感觉到之前捷琳所指方向有奇特力量传回感应,亚瑟才露出遗憾的表情,接着他扭头对身边若有所思的捷琳说:“好,麻烦你了,捷琳,我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跟上艾露丝吧,对了,你之前去救的那些村民怎么样了?”

  ”你就安静点直接靠我身上就好了,村民我让他们回到了一条安全的路上才回头的,能救的我已经救下了,但我不是你们巫师,没有超能力,很多体弱的老太太老大爷在半路上被冻死了...“捷琳将亚瑟扛高些,稍稍有些哽咽,但是很快调整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等我们回去以后,你那里有地方收留我吗,为了救你个蠢蛋,我对侦察部队开枪了,这是军队严令惩戒的事情,不过我算是被绑架到军队去的,现在我就算帮巫师也没关系吧?看这两个小孩的态度,你好像是他们的领袖是吧?有没有什么地方给我留个位置,不过你们巫师不需要用枪吧...“

  原本表情放松眯眼休息的亚瑟听完捷琳所说,双眼慢慢睁开,确定艾露丝和盖伊两人听不到后低声道:”捷琳...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巫师现在的处境比你想象的还要困难,有很多之前我不知道的事情,我决定成为这些巫师的领头人一是被逼无奈,布莱顿城大多官方组织都将目光放到慈善屋上,我已经无家可归了,但如果你一个普通人想加入我们...你的生命会有危险,并不是所有的巫师都像他们那么好说话。“亚瑟用下巴指了指在聊之前生死线走一回的两人,又想起了就连自己都感觉到危险的包裹在后围巾下的安德鲁,他能想象到如果捷琳与他相遇会发生什么。

  捷琳闻言不再多语,她清楚自己对于科研部队的价值,在连发式火铳枪没有科普之前,就算她做了无可挽回的事,至少性命还是可以保住的。

  在雪地里慢慢行走了二十分钟,灰暗的天空终于彻底明亮,雪依旧在下,却不似昨晚的狂暴。四人经过一处矮坡时,无意间发现了一具尸体让亚瑟深有感触,那是一头正常大小的希斯熊,腹部朝上满身血污的倒在雪地里,身上有无数枪弹的痕迹,头部也有被冲击波击中的印记。亚瑟让捷琳扶着自己静静看着那头死去的黑熊,一小时前,体型巨大化的它还差点拍死自己,现在自己却好好的站在这里看着死去的黑熊。

  ”它或许只是想守护自己的领地才会对我们出手,为了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才会去往布莱顿城附近...幸好那些军队的人给了它足够的伤害,如果让它进城了,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会死去。“捷琳出声打断了亚瑟的沉思,艾露丝和盖伊已经继续前行打探情况,再不抓紧时间,四人便会脱节。

  亚瑟轻轻叹气,低下身抚摸着希斯熊的皮毛,它的身体已经冻硬,完全看不出活过的痕迹:”我不是在惋惜生命的逝去,我能理解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尽头,我只是在想,人类可以没有付出什么代价便将能置我于死地的凶物击杀,我们这些零散的巫师真的能够在这个时代活下去吗?你回去以后没关系吗,不会被针对吧?“

  “不用担心我,我对于科研部队来说用处还很大,他们不会对我怎样,反倒是你,亚瑟...”

  亚瑟摆了摆手,没有让捷琳继续说下去,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按照官方组织一贯的风格,这次雪灾后,亚瑟盖伊的画像肯定会被当作通缉犯挂在布莱顿城钟各个位置,今后又该怎么办呢,离开布莱顿城吗?

  “亚瑟!”艾露丝从前方小跑回来,“我和盖伊碰到了老兹诺克先生!快来!”

  噢?小兹诺克的父亲吗?亚瑟与捷琳对视一眼,急忙跟上不断挥手的艾露丝,找到了兹诺克的父亲,也算是一个小收获

  ......

  当五人回到公馆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大雪依旧,离开布莱顿城北农区后除了少数两个运输物资的人外,再无人迹。亚瑟打算让捷琳先在公馆歇息整顿后再回部队,现在公馆里除了伊诺夫人和兹诺克外也没有其他人在,如果捷琳现在立刻回到公馆的话,很容易被怀疑其如何在全队身亡的情况下生还。

  “母亲,我们回来了。”刚进公馆,寒意便被隔绝在了铁门外,艾露丝喊着伊诺夫人,拉着盖伊直奔旋转楼梯,剩下捷琳搂着亚瑟环顾一层装饰,吹了声口哨。“我的天,这是西区?贵族才有这样的装饰物吧,你看那边的吊灯,上面的是血钻吗?那种西大陆沙漠里才有的钻石。”

  ”捷琳,我们能先上楼吗...我有点想躺会...“

  ”啊,不好意思,我的错,从那个楼梯上去是吗?“

  在捷琳的搀扶下,亚瑟缓缓来到二楼,此刻艾露丝正兴奋的抱着伊诺夫人诉说昨夜遭遇的一切,看见亚瑟和捷琳上来,伊诺夫人微笑着与其打招呼,对伊诺夫人来说,有没有找到遗物种子和这三个孩子安全相比并不重要。亚瑟无奈的点头回应,正打算让捷琳扶着自己回到三楼自己居住地方时,伊诺夫人叫住了他:

  ”亚瑟,先等等,一小时前帕里什用领扣联系不上你,于是联系了我,他说他在西大陆发现了些东西很着急告诉你,你用我的领扣回复他吧,注入你的元素力就可以了。“伊诺夫人揉了揉艾露丝带有雪花的头发,从穿着的连体裙上领取下别着的领扣扔给了捷琳。

  亚瑟接过捷琳手中的领扣,好奇帕里什发现了什么,他去西大陆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告知豹人乌尔戈的伙伴乌尔戈已经牺牲而且生命之神伊西斯苏醒的事吗?”夫人...我现在的元素力已经快枯竭了,我看盖伊已经躺下了,艾露丝,你过来帮帮我。“

  伊诺夫人拉住了艾露丝,对亚瑟摇了摇头:”亚瑟,帕里什说了,这事情,只能你一个人听。“

  是吗...亚瑟表情微变,对一旁正看他脸色的捷琳点点头,自己扶着把手继续向三楼走去。捷琳看着亚瑟僵硬的背影,挂上笑脸走向伊诺夫人和艾露丝:”年轻貌美的夫人,请允许我品尝一点可口的早点,这里有可丽饼吗,我听说贵族早上都吃那个。“

  ......

  亚瑟悠悠进入自己的房间,原本还打算去看看自己离开前找到的那面银镜,可现在帕里什的留言打断了他所有既定的计划,亚瑟勉强坐到床上,身体被强行修复后的疼痛感仍留,他只能慢慢挪到床上,盘腿而坐,将领扣置于掌心,用剩余的元素力激发了领扣联系上了有元素印记残留的帕里什,五秒后,一滴液体从领扣中流到地面上,形成一个小水洼,帕里什沧桑风尘的脸出现在了亚瑟面前。

  ”......亚瑟?这股雷电力,是亚瑟吧,你回来了?伊诺夫人说你带艾露丝和盖伊去找盖亚女神的遗物了,你们怎么会去做这种事?“

  ”这事情,与我去诺齐尔城时一样,帕里什,我总觉得有什么在引导我,并想置我于死地。“

  ”...你又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危险是吗,果然,果然和我的发现一样...“

  ”嗯?你是什么意思?“

  ”我带着十二名巫师来到了位于西大陆的新生命神殿,我不知道乌戈尔有没有和你提到过它曾经找到壁画的地方,我在这座神殿里找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可是那里不是塌陷了吗?“

  ”啊,我们可是巫师,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成为巫师的觉悟吗?先说我的发现吧,在一间位于主殿不远的侧室后,我发现了另一个空间,那里面有着与伊西斯完全无关的壁画,在那里,我有看到你的姓氏的古精灵语,还有不知道代表什么的三个小人,我想告诉你的是,其中第一个刻在墙壁上的小人,左手有寓意为雷电的标志,右手有寓意为树木的标志,我想这应该是你。”

  亚瑟看着帕里什在水洼中严肃的双眼,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能听帕里什继续诉说。

  ”然后,在刻画你的小人上,有无数的线缠绕着你,线的另一端则是刻画的主人,我想那应该是某位旧神,祂的左右手控制着你,最可怕的是,我们一位同伴分析壁画,不同的丝线代表你各年龄要受到的苦难,壁画上显示,你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小希伯来,七年前,你就应该死了。“

看过《巫术与机械之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