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巫术与机械之歌 > 透支
  捷琳和盖伊搀扶着不断吐血的亚瑟躲到一处尚是完好的草禾堆后使其平躺,亚瑟的身上多出了不少之前受到巨熊拍击后残留的伤痕,之前因为戒指的特殊效果,亚瑟的身体就像是完好一样,不过现在的亚瑟已经透支了所有的力量,除了轻轻的呼吸外再无其他动作。焦急的捷琳赶忙检查着亚瑟的身体,一旁的盖伊则抱着连发式火铳枪负责警戒后方有无追兵。

  ”情况太糟糕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亚瑟的身体就像是破碎了一样?“被迫加入军方科研部队的捷琳在五年内有接受过各种简单程度的训练,其中就包括简单的医疗。捷琳轻轻按压着亚瑟的腹部,不断摇头,甚至有落泪的趋势,在地精的城市里,她挥别了有浓重感情的队长和几位队员好友,仅存的几人中,与捷琳之前最为亲近的亚瑟又昏迷了五年之久,捷琳自然担心如今睁着泛白的瞳孔,呼吸微弱的亚瑟。

  盖伊检查后方无人追来后,也蹲了下来,从捷琳的表情里就感觉到了不妙,“亚瑟怎么样了,之前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全身发紫,那是冻伤吧,他不是巫师吗,我们巫师身体对温度的调节可比...”

  ”安静!你没看出来他之前受了很重的伤吗?“捷琳从自己身着的军装里掏出一些急救用品,却因为过于寒冷而无法灵活使用绷带一类的物品,止血剂那种稀少的治疗物品更是已经消耗在了之前被巨熊袭击的村民身上,留给亚瑟的最多只是些绷带。

  盖伊半蹲在捷琳面前,一把抓住了捷琳的手腕,此时捷琳正打算将亚瑟胸前露出的内脏包住,她无法想象亚瑟的身体是有多脆弱。盖伊示意捷琳停下准备绷带的动作,他注意到捷琳的小拇指轻轻碰到了亚瑟的胸口后,亚瑟的胸口竟凹陷出拳头大小的小坑洞,盖伊紧张的说道:”我没办法安静!亚瑟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的!对了,我们可以问帕里什,帕里什一定有办法的,联系帕里什的方法就在亚瑟的衣领...“盖伊低头看见了赤裸上身的亚瑟,一屁股坐在雪地里,不再多言。

  天色已开始蒙蒙亮了,周边不少巨型蔬菜植物的枝叶无力的藏在厚雪里,捷琳和盖伊互相看着对方,却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阻止亚瑟持续变得微弱的呼吸,捷琳不顾渗透进身体的严寒,只是红着眼眶默默看着地上躺着的亚瑟,”他上次也是这样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捷琳五年来头一次像当初在精灵之森里那个无助的小女孩一样,身为布莱顿城被军方势力盯上的顶级枪械科研人员,捷琳不仅是半’囚禁‘状态生活了整整五年,更是连自己心心念念的奶奶都没有办法见到。

  朋友对于捷琳来说,是这五年来,最为奢侈的‘贵重品’之一。

  受不了看着亚瑟逐渐死亡的捷琳,低声打破沉默:”在五年前,亚瑟这个小鬼和我们在诺齐尔城,也像现在一样,浑身重伤的倒在一堆地精里,要不是当时我们的队长和一名精灵伙伴拼死相救,亚瑟当时就应该死在了诺齐尔城。不知道我这个朋友为什么一直这么多苦难,基本上每一次都会经历这种必死局,所以当时听杰斯那个杀人变态说亚瑟昏迷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一辈子醒不过来了...“

  盖伊听到捷琳的自语,没有立刻接上话,而是在脑海里联想到了在刚出布莱顿城不久,亚瑟和艾露丝的对话,那关于命运之神的对话。到目前为止,盖伊只能想到命运是注定要实现的,具体表现在什么方面他还没有切身体会,而且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真的会存在于这个以机械发展为核心的时代吗。看了看手中捧着的火铳枪,盖伊无奈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诸多记载和遗迹显示出百年前真的有诸神的存在,他更相信那些神秘的东西不过是生灵的幻想,至少在自己成为巫师之前,他是不相信巫师真的能有利用自然的能力。

  ”你是叫盖伊是吗?你不是也是巫师吗,你一点办法也没有吗?“捷琳打断了盖伊扩散的思绪,指了指保持平躺的亚瑟,”你想想办法啊,你们巫师不是能动用自然的力量吗,之前亚瑟握着我手的时候也有温暖的感觉,甚至我都精神了不少,你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我...我不知道怎么和不懂的人解释,我的属性不是能够救人的属性,而是能够改变构造的属性...“盖伊已经恢复了些许元素力,他展示给捷琳自己金属化的小臂,误打误撞觉醒后,盖伊原本只能覆盖头部或者手掌的金属已经能笼盖到腹部了,加上自己的巫术分解重构...

  等等,分解重构?

  盖伊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看亚瑟那暴露在寒风的内脏,一咬牙,在捷琳诧异的目光里,将手轻轻按在了亚瑟额头。”你要做什么?“捷琳来回看了看严肃的盖伊和半昏迷的亚瑟,不知道这个自称拥有不能救人属性的巫师打算做些什么。

  ”我在试着救亚瑟的命,他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盖伊向亚瑟身上注入元素力,就像之前对巨蚁做的那样,只不过这次他要控制住的是亚瑟身体变成的模样。在盖伊的元素力注入下,亚瑟突地哀嚎起来,身体也不自觉的翻滚着,肉眼可见的是亚瑟的双手从肩膀位置向下移动到了腰间位置,捷琳吓到连连后退,摔倒在了雪地里。

  ”你在做什么!“

  ”安静!“盖伊阻止了捷琳的叫喊,全神贯注在了盖伊身上,好不容易恢复的元素力倾注进了亚瑟身体,亚瑟腹部一直在缓缓流血能看见内脏的伤口被另一侧移来的皮肤遮盖,漏在体外的肠胃也在盖伊的控制下慢慢回到原位,体型一阵变换得亚瑟一口黑血吐出,捷琳吓得赶紧扶起亚瑟头部,却看见亚瑟的五官也在慢慢调整。盖伊手臂轻轻发抖,他嘴唇已经咬出了血印,没有恢复完全的元素力倾泻而出,亚瑟的脸部快速扭曲,被骨架捅穿的伤口被其他位置的皮肤补充,在看不见的地方,亚瑟受伤的内脏经由重构,重伤也转换为了轻伤,这就是重构,死去的人是无法因为盖伊的巫术复活的,只有自我恢复能力强的亚瑟才能够使用这种方式复原。

  在亚瑟的五官慢慢还原成原样后,满头大汗的盖伊一屁股坐在雪地里,向后躺下,再也不想多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的捷琳不好开口询问盖伊,只能干着急,却被一阵耀眼的光芒从下方照射,眯着眼睛寻找光源时,一只手轻轻搭在了捷琳手腕上,虚弱的声音缓缓传来:“怎么回事...你是捷琳?你为什么在这里?盖伊呢,盖伊在哪里?”

  捷琳低头看着靠着自己的亚瑟,此时的他正好奇的打量周围的环境,看起来很是虚弱,但却比之前要好上了许多。此刻亚瑟正四处寻找盖伊的下落,同时抬起了右手,戴着的希伯来戒在重新发散一次光芒后,重新变回了普通的戒指。”你没事了吗?你刚刚差点就死点了啊,亚瑟!“捷琳一巴掌打在亚瑟脸上,惹得亚瑟一阵干咳。

  ”又不是第一次快死了,那边的是盖伊吧,你还好吗?“

  ”还算好,如果不考虑我快崩溃的话...“盖伊发出嘶哑的声音,能看到他露在外面的脚踝已经有了化灰的趋势。

  ”是你救了我吧,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种子的事情我们就放弃吧,现在我的状态不太好...白来了啊。“

  ”啊,“盖伊带上了一丝哭腔,”白来了啊,差点命都没了。“

看过《巫术与机械之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