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极品悍妇的五零年代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你属狗的啊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你属狗的啊

  房间里一阵安静,闫秀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眼里各种情绪翻涌而过,最后定格在无力上,肩膀垂下去,沮丧道:“我不知道。”

  她不知道还想不想过下去了。

  想到霍森曾经对别人有过好感,就算没有做出什么恶心的事,她也无法做到无动于衷,膈应的慌,心里梗着一根刺。

  可让她就这么放手,她也无法痛快的说出口。

  他们之间不仅是两个人,还有孩子,除了小胖,还有两个孩子,她无法做到割舍。

  她也想转身潇洒的离开,可是她离开了,这个家就散了,婆婆也不会让她带走几个孩子,后妈能对几个孩子好?

  有了后妈就有后爹,她无法想象她离开之后,三个孩子会过成什么样。

  别人她可以不在乎,但几个孩子她不得不上心,她不想将来后悔。

  苏江柳拥抱她:“你没错,错的是霍森这个龟孙子,眼盲心瞎,还没有一点责任感,竟然还敢开小差,让你难过,等会儿我就去套麻袋,收拾他一顿。”

  “别脏了自己的手,为了他不至于。”闫秀珍听的忍不住乐了,又强调一遍:“真的,我就是憋的难受,说出来就好了。”

  “你自己也知道没必要为了别人让自己不痛快,所以我也不多劝你。”苏江柳擦擦她的眼泪又说:“我自己本身就有个失败的经历,也不好多说你什么。”

  “但自己过了这么多年,有一点我很清楚,凡事多为自己想想不是什么坏事,爱孩子,爱家庭都没错,但没必要委屈了自己,照顾别人的同时,也要兼顾自己。”

  “过的不舒心,觉得憋屈就及时停下来,以德报怨这种傻事跟我们可没有关系。”

  “都说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劝你息事宁人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也许有人不在意,过去就过去了,但你自己如果过不去,就说清楚。”

  “不要草草的翻篇了,因为它会一直在,一直折磨着你,因为你在意,所以你会受伤。”

  “当然,如果你不在意,觉得没什么,可以原谅,毕竟他也没实质性的背叛行为,你就当我没说。”

  “不,我在意。”闫秀珍咬牙:“我该死的在意。”

  “别的事情都好说,婆婆不好相处,我无所谓,只有他和孩子们是我最在意的,他的心在别人身上,我受不了。”

  “如果我心里没有他,我无所谓怎么样,但我心里有他。”这才是最让人无力的地方,她还喜欢他,可他却把喜欢给了别人。

  “所以更要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谈谈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还想不想要这个家了,能不能把心收回来。”苏江柳客观道,但还是好想打人。

  如果是祁邦彦敢这样,她一定先打断他的狗腿,让他浪!

  让他招惹外面的野花!

  闫秀珍听进去了,深呼吸一口气:“我会的。”

  之前说不上两句话就会吵起来,霍森就会躲着她,然后他妈出来跟她吵,现在她要看看霍森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他还死不认错,执迷不悟,就算她还割舍不下,她也会放下。

  眼里的迷惘瞬间消失。

  “谢谢你。”

  “好姐妹,说什么谢。”

  说的差不多了,服务员上菜,祁邦彦也回来了,苏江柳狠狠瞪他,祁邦彦不明所以,瞪他干什么?

  难道是嫌他回来的太晚?祁邦彦自恋的想,果然,江柳是那么喜欢他,离不开他太久。

  一顿饭吃完,霍森急匆匆的赶过来,脸上有急色,看见她在笑又生气道:“美华都摔了,你还有心情来吃饭?”

  听说苏江柳来找闫秀珍,他就坐立难安,怕苏江柳知道他们家的事,丢人倒是其次,就怕苏江柳劝她离婚。

  苏江柳结婚那几天,他妈一直说有那样的朋友,就知道学不了好,还想闹离婚?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真是有样学样。

  他嘴上不说,其实也受了影响。

  之前苏江柳不知道他们家发生了什么,要是知道了,那还得了,肯定要劝着离婚。

  他不想离婚,离婚的成本太高,而且这么多年夫妻,那么深的感情,他也不想离,可他拉不下脸来。

  “美华摔了?摔哪儿了?”闫秀珍着急:“江柳,我先回家了。”

  “行,快回去吧,以后再聚。”

  目送夫妻俩走了,苏江柳冷哼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无辜被骂的祁邦彦:“……他一个人不能代表所有人,别人我不能确定,我肯定是个好的。”

  “姑且相信你吧,将来你要是敢食言,看我怎么收拾你。”苏江柳还是没忍住问他:“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在十几年之后突然开小差吗?”

  “开小差?什么?”

  “就是思想开小差,心思不在家里,反而在外面女人的身上,你会这样吗?”

  “不可能,我不会。”祁邦彦信誓旦旦,就差发誓:“从认定你之后,我的所有视线都在你身上,坚定不移,就像我对祖国的忠诚,永远不变。”

  “是吗,那时候我年老色衰,有年轻的女孩崇拜你,爱慕你,青春鲜活,又志同道合,给你不一样的刺激感,你真的不会动心?”

  祁邦彦没有生气,沉吟两秒:“不会,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你在我心里比任何人都重要,包括我自己,就算伤害我自己我也不会伤害你。”

  苏江柳的心弦轻轻颤动,他没有撒谎,在他心里,她就是比他自己更加重要。

  “行吧,那就就把你的话当真了,要是哪天你敢说话不算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你的孩子、你的财产,什么都别想要,到时候我再花你的钱养别的男人。”

  “不行!”祁邦彦黑脸,恨恨地啃了一口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人:“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你属狗的啊。”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

  “嘤~我要回家告诉我爸妈你欺负我。”

  回门之后,叶振华、郭卫军他们就都回去了,都还有工作,之后苏江柳和祁邦彦就回了南黄村生活,在离开之前多陪陪父母。

  “这都快六月了,还没开始下雨,大哥、二哥,今年恐怕不好,你们多买点粮存着。”

看过《极品悍妇的五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