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病娇男恋爱实录 > 第十七章——戒·醒(41)

第十七章——戒·醒(41)

  汤烨看着桌面上的盒子,他犹豫了片刻,拿起手机拨通了蓝杉的电话。

  蓝杉很快便接起了电话,语气平淡地向他说道:“汤律师,有何指教?”

  蓝杉的声音里面充满了疲惫,汤烨听得出来。

  但是,现在的他,又何尝不感到心累呢?

  “萧家老宅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

  蓝杉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汤烨苦笑了一声,对蓝杉颇为戏谑地说道:“没想到吧?走到今天,我们居然会被枕边人算计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蓝杉,无论是江承泽还是和叶,短时间内,我们都别想找到他们了。现在,我们的注意力最好还是放在那件事情上吧!时间不多了,你应该也不想那件事情再出现什么变故吧?”

  “汤烨,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想要友善地提醒你一下。”

  蓝杉冷笑了一声,对汤烨极度不信任地问道:“汤烨,你到底想干什么?以你的立场而言,云桐成为会长,你应该很难向司空先生交代吧?”

  蓝杉停顿了一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对汤烨质问道:“难道说,你背后站着的人不是司空先生,而是他?”

  听到蓝杉的说法,汤烨放声大笑了出来,语带嘲弄地对她说道:“蓝杉,你是不是和江承泽在一起太久了,也学会胡思乱想那一套了?大家都是合作关系,何必争个你死我活,双赢不好吗?”

  “是吗?看来汤律师是另有高见了?”

  “着眼当下,静待佳音。”

  “好,那我期待着汤律师的表现。话说回来,汤烨,你真的打算放弃寻找和叶了吗?”

  汤烨踌躇了一下,回答说:“做完想做的事情,她自然会回来的。”

  听到汤烨的回答,蓝杉轻笑了一声,随即挂了电话。

  汤烨缓缓放下了手机,目光再次看向了桌面上的盒子。

  在办公室静坐了片刻之后,汤烨深吸了一口气,拿起盒子,随即驱车回到了家中。

  家里冷冷清清,没有一丝烟火气。

  自从和叶失踪以后,汤烨便搬回了自己的住处。

  这个充满着和叶气息的家,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汤烨随手打开了客厅里的灯,看着眼前熟悉的摆设,他仿佛再次看到了和叶的身影。

  汤烨的脚步移向了卧室,可是,走到卧室门口,他却胆怯了。

  里面有太多他与和叶的回忆,房间的每一处都布满了他们曾经的幸福与甜蜜。

  他犹豫了片刻,转身进了书房。

  他本以为在这里能够减轻对和叶的思念,可是,当他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时,他便知道他错了。

  即使在这里,和叶的身影依旧在汤烨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在他的记忆中,他爱的和叶,在他无聊的时候,会像小孩子一样从背后亲密地抱住他,对他撒娇耍赖;

  在他疲累的时候,和叶会适时地为他递上一杯茶,温柔可心地为他按摩着肩膀;

  在他困惑迷茫的时候,和叶会善解人意地替他宽解心结,温顺耐心地充当着他的解语花;

  在他心情低落的时候,和叶会活泼可爱地出现在他面前,陪着他做各种荒诞无稽的事情,只为博他一笑。

  可是现在这个房间,这个熟悉的家,已经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他独自一人。

  汤烨的目光看向了手中的盒子,他开始感到有些困惑。

  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和叶要像现在这样躲着他?

  他不明白,既然他们已经结为了夫妻,为什么遇到问题,和叶宁可自己面对,也不愿找他商量对策?

  汤烨想起了在H市的那个早晨,和叶是那么坚定地告诉他,她爱他,所以很多事情她都可以不在乎。

  “我知道江承泽告诉了你一切,你可以不信任蓝杉,但是,为什么你连我都不相信了?你明明说过,很多事情,你不会在意的……”汤烨双眸空洞,神情落寞地自言自语道。

  汤烨看着手中的盒子,他犹豫着要不要打开。

  他想知道,和叶的真实想法。

  只要打开盒子,以他对和叶的了解,汤烨能够轻易地推断出和叶的所思所想。

  但是,他的内心却又藏着一丝恐惧。

  如果里面的东西是他不想看到的,那么,他就不得不去面对那残酷的现实。

  汤烨的内心很强大,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可以镇定自若地妥善处理。

  汤烨的内心也很脆弱,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他便能立即崩溃。

  整整一夜,汤烨坐在书房里,反复地思量着这个问题。

  天色渐明,汤烨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他拿出了工具箱,用钳子拧断了锁,打开了手里的盒子。

  和叶的手机,手表,项链,结婚戒指,以及江承泽的一封遗书,便是盒子里全部的东西。

  汤烨将东西全部拿了出来,一字排开,放在了桌面上。

  他扫了一遍眼前的物件,没有看到他不想看到的东西,汤烨的心顿时安定了下来。

  他苦笑了一声,拿起了江承泽的遗书。

  遗书里的内容并没有让汤烨感到意外,只是遗书上“爱你的哥哥”这五个字,让汤烨觉着分外扎眼。

  汤烨的心被刺痛了,一股怒气顿时涌了上来。

  “江承泽,你果然对沐沐没安好心!都到那种地步了,居然还不忘诛心!”

  汤烨很想把这份遗书直接烧了。

  但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将遗书又按着原来的折叠纹路折好,随手放到了一边。

  汤烨的目光看向了其他的物品。

  虽然和叶与他分开了十年,但是,她人生的点点滴滴,他一直都在关注着。

  他知道项链和手表在和叶心里代表着什么,他也明白为什么和叶没有带走这些东西。

  她将与和叶有关的一切都留了下来,汤烨知道,和叶打心底还是想要回到他身边的。

  现在她要做的事情与和叶无关,她不希望这些事情影响到和叶的人生。

  选择留下江承泽遗书,无非是因为她已经接受了江承泽离世的事实。

  曲终人散,总归是想留些纪念的。

  :。:

看过《病娇男恋爱实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