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医判 > 048 清算家底

048 清算家底

  “四丫头失策了。”叶涛有点懊恼,还有点兴奋。

  大方向上他虽和叶文初大同小异,但看叶文初难堪出丑,他还是高兴的。

  能出气。

  叶老太爷悠悠看着他,冷声道:“你脑子被驴踢过了?今天这局面就怪你。”

  “这、这怎么怪我头上了?”叶涛咕哝着,但不敢多言,只道,“总之,现在这局不好破。”

  叶松凝眉:“嗯,刘将军的棋一招接着一招,今晚不从我们手中薅出一百万两,他不会善罢甘休。”

  叶文初再聪明,也不好斡旋。

  叶老太爷往人群里看,暗暗担心叶文初。

  就在这时,听到有人喊:“叶四小姐来了。”

  话落,众人就看到叶文初由丫鬟挽着过来,刘夫人忙道:“叶四小姐来的正好,正找你商量个挣钱攒嫁妆的大事。”

  叶文初避开刘夫人挽手的动作:“我不用嫁妆,不过,夫人您可以接着说。”

  刘夫人脸色噎了一下,忍着恼火继续道:“将军要筹钱去琉璃岛买铜,这可是发财的事。方才我争取了一下,要将军带着我们女人家一起。”

  “我出一百万两,四小姐多出点,这样也能多挣点。”

  刘夫人的意思,谁都能看得懂,她既是为难叶文初,更是为难叶府。

  “我底子薄,陪着夫人一起做个衬,我出八十万两。”一位不知名的妇人道。

  叶文初扫了一眼那说话打配合的妇人。

  衣服料子很差,皱巴巴的,但吹牛的本事不小。

  那妇人咯咯笑着,道:“四小姐怎么着也得两百万两才行,叶府家大业大。”

  刘夫人含笑道:“四小姐豪气,肯定可以。”

  叶文初看着刘夫人,眉头微挑。

  刘夫人也看着她,目光挑衅。

  她就要看看,叶文初怎么狂。当着这么多人,当着刘兆平的面,她不答应也得答应。

  刘兆平也兴味十足,他一开始的调子定的不对,对大家客气了,现在不好挽回,得亏有刘夫人帮忙,撕了这层客气的窗户纸。

  拿叶文初当出头羊,和拿捏叶老太爷,是一个效果。

  都是叶家的钱。

  大家都看着叶文初,暗暗捏把汗,叶四小姐千万不能答应啊,两百万两的头一点,他们就都得比着这个拿钱了。

  多多少少,总归不能太少。

  所有人的等待中,现场是沉默,郭允陪着郭彦宇坐下来,郭彦宇冷嗤道:“这种丫头,不要是好事。”

  郭允看着叶文初,没有说话。

  “好啊!”众望中,叶文初开口了,“刘夫人您拿一百万两,我就代表叶府,拿五百万两。”

  她说完,全场倒吸了一口冷气,首当其冲暴风似吸冷气的,当然是叶涛,他赠一下站起来,想说话,但叶老太爷的拐杖,哐一下扎他脚背上,他疼倒回椅子上,叶老太爷用帕子捂住了他的嘴。

  “又不是小孩子,疼就忍着。”

  叶涛疼哭了,是真疼。

  “五百万两,四小姐果真豪气!”刘夫人咯咯笑了,刚才还认为叶文初聪明,现在瞧着很蠢。

  所有人神色变幻极快,很难看。

  叶四小姐,是不是疯了?

  就在刘兆平要开口叫好前,叶文初忽然问刘夫人:“不过,夫人您能拿的出一百万两吗?”

  她说自己拿,当然是她的私产,和刘兆平没关系。

  她一说,刘夫人一怔。

  此刻,沈翼坐最前一排最左边,他悄无声息地起身,挪了个位置,他的椅子空下来后,叶文初就悠悠坐了,翘着二郎腿撑着面颊,兴致盎然地打量站着的刘夫人。

  场面,因为她的落座,瞬时掉了个儿了,刘夫人像被夫子责问的书童,因为问题答不上,慌张又局促。

  小家子气。

  “我怎么拿不出一百万,难道你以为着天下只有你们叶府有钱?”刘夫人问道。

  叶文初点了点头:“对!”

  刘夫人:“……”

  “所以我想问问您,夫人有一百万两吗?”叶文初道。

  “我当然有,凤凰南街上我有两间铺子,一间外租一间我自己开的绸缎。”

  “我有货船一艘,每年私运两船往北面。”

  “我还有眉南街上的一间铺子,东四街上一间铺子……”

  她说完,得意地道:“四小姐觉得不够?”

  从化就这么大,有钱人都在这里,她不敢假编铺子房产。

  “别急,我帮你算算。”叶文初道,“凤凰南街一间铺子,月租六十到七十两,刘夫人和将军成亲三年,我算你收租三年,合两千五百两。”

  “另一间绸缎铺,那条街上共四家,利润我算你每月一百两,三年三千六百了。”

  “货船一艘,一年私运两趟货,三年您走六趟,一趟捅了天算您净挣五万两,您得三十万两。”

  “眉南街加东四街上的铺子租金不如凤凰南街,没关系,我给您一样的租金,三年两千五百两。”

  她算的时候,大家都惊住了,瞠目结舌地听着,连反应都忘记给。

  谁能想到四小姐会帮刘夫人清算产业积蓄?

  “不算您成本,您这会儿不动资产加流动资金,顶天四十万两。”叶文初靠在椅背上,轻飘飘地看着刘夫人,“这些都将军给您的体己,想必平日补贴不多了,满打满算加上您所有首饰,统共五十或者六十万两?”

  叶文初盯着刘夫人:“您这还真不够一百万两,差太多了。”

  她说着,一脸的疑惑。

  刘夫人站在最前面,许多双复杂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如同被火上烤、又忽地掉入冰窖、又仿佛被人撕开了遮羞布,血淋淋的无遮无拦。

  她没有想到,叶文初会计算她的资产。

  这个丫头,就不按牌理出牌,气死她了。

  “你、你、你简直目无尊长,胡言乱语。”刘夫人想扇巴掌,可她知道叶文初会武功,她怕她打过去,叶文初会还手。

  那她更难看。

  “是,您是夫人是尊长。可您明明没有一百万,怎么就说有呢?”叶文初疑惑地道,“那您这尊长,就是诓骗我这孩子了?”

  “你什么小孩子。”刘夫人想反驳,忽然发现,叶文初还真是个孩子。

  叶文初又看向刚才配合刘夫人的那位太太。

  问道:“这位太太,您这一身皱巴巴的裙子,不重的金头面,恕我年纪小看不出您家底。”

  她摸了摸头上的三十文买的红宝石簪子,底气十足:“您也报个家底,我帮您清盘算一算?”

  那妇人脸一白,缩着肩膀,钻去了人群里,不知躲哪里去了。

  哪里敢让她算。

  “这位太太也欺我年幼不懂事。”叶文初看向刘夫人。

  ------题外话------

  早!!!要端午放假了。

  然后我开始恐慌存稿!!!!

  :。:

看过《医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