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喜遇良辰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身世

第一百八十六章 身世

  陈老太太看着拉着良辰不放的陈子庚,都说子庚聪明,可是在良辰面前,他就和寻常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

  腻腻歪歪地拉着他阿姐的手,恐怕谁将他阿姐抢走似的。

  “好了,”陈老太太道,“让你阿姐歇一歇,你也别太闹腾,免得回去又要尿炕。”

  陈子庚的脸“腾”地红起来。

  谢良辰抿嘴笑,抬起头看向陈老太太:“外祖母是不是又将之前藏的糠皮拿出来了?”

  这下换做陈老太太目光闪烁:“家里的粮食够吃。”

  “祖母、二婶和村子里的人又在囤粮食了,”陈子庚道,“明明饭里加了糠皮,却骗我们说是杂粮,我们怎么能不识得糠皮?”

  谢良辰能想到陈老太太偷偷摸摸煮糠皮的模样,被发现了还要瞪着眼睛说瞎话。

  陈老太太撇了撇嘴,她这个孙儿有能耐,就会在他阿姐面前告状:“村子里没炖鸡给你们吃?这几日没有稻米饭?”

  陈子庚笑着道:“那是宋将军送来的。”

  说到这里,陈子庚看向谢良辰:“阿姐,宋将军还与我们一起烧鸡蛋吃,不过将军太忙也只来了一次。”

  谢良辰没想到宋羡不声不响地去了趟陈家村。

  陈老太太道:“你四舅和初二他们在赵州也挺好的,赵州那边的铁匠炉就没停过。”

  谢良辰颔首,前世因为这场时疫陈家村许多人都没了,幸好今生大家都没事,不光如此还救回了狗子和他姐姐。

  谢良辰道:“狗子的姐姐怎么样?”

  陈子庚道:“二婶照看着呢,说得养一阵子才能下炕,多亏宋将军让人去的及时,那些人已经要向她下手了。”

  谢良辰又问:“狗子的阿爹和姐夫没了吗?”

  陈子庚点头:“当着狗子姐姐的面杀的,狗子说等到时疫散了,就找到他阿爹和姐夫的尸骨,再将他们好生安葬。”

  陈老太太叹气道:“命苦的孩子。”

  “是那些辽人狠毒,”陈子庚道,“这是人祸,早晚有一日我们强盛了,那些人就不敢再作乱。”

  说到狗子一家,陈老太太不由地想起藏在心头的那些秘密,其实这些话她本想等到良辰回到陈家村再说……

  谢良辰低声道:“外祖母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与我说?您放心外面有宋将军的人守着。”

  陈子庚虽然不知晓外祖母准备说些什么,但在阿姐说完这话之后,外祖母的神情明显凝重了许多。

  陈老太太半晌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庚哥儿说的对,这是人祸,有那些辽人奸细在,就不得安生。”

  说完这话,陈老太太又陷入沉默中。

  “祖母,”陈子庚低声道,“您有什么事就告诉阿姐,阿姐那么聪明定然会有好法子。”

  陈老太太望着外孙女和孙儿,终于她决定卸下肩膀上压着的重担,让两个小的帮她一起担下。

  陈老太太道:“我其实认出了许先生,知道她是从广阳王属地来的。”

  谢良辰脑海中浮现出陈老太太徘徊在熟药所前的身影,那时候她以为外祖母是担忧她们走不出成药,现在想来,应该也在踌躇,要不要与她提及这桩事。

  陈老太太接着道:“因为我们也是广阳王属地逃来的流民,整个陈家村都是。”

  这没有让谢良辰和陈子庚太过惊讶,因为从前陈老太太就说过,陈家村是因为前朝覆灭战事四起才相携逃难的,辗转了好几个地方,最终来到陈家村。

  所以即便陈家村从广阳王属地来,那也十分寻常。

  陈老太太深深地望着谢良辰,继续往下说:“我们会逃出广阳王属地,那是因为带着你母亲,当年你母亲十四岁,刚刚经历了家破人亡,若是她露面于人前,便会有性命之忧,需要有人将她妥善藏好。”

  谢良辰听着陈老太太的话,耳边夹杂着自己慌乱的心跳声,手脚发麻,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陈子庚也睁大了眼睛。

  家破人亡,这几个字,足以让他明白一个道理。

  陈子庚道:“祖母……姑姑……不是您的孩子?”

  陈老太太摇头:“她不是,她是……”

  谢良辰喉咙里终于能发出声音:“广阳王的女儿吗?”

  陈老太太几乎以为外孙女已经想起了从前的事,可看到谢良辰求证的目光,她就明白了,一切都是良辰的猜测。

  陈老太太点头:“你母亲就是广阳王和王妃留下的唯一血脉。”

  陈老太太没有提及当年将小郡主带出属地的艰辛,陈家村不少人在半路上丢了性命,整个陈家村上下一心,都听从当时的里正,也就是陈老太爷的吩咐。

  知晓真相的几个人帮忙遮掩。

  陈家村对于陈里正多出来的这个女儿,并没有多加探听。

  知晓真相的几个人,年纪大的与陈老太爷一样,逐渐离开了人世,剩下的人跟着陈咏敬去了军营,除了陈咏胜和陈咏义兄弟活着回来,其余人都死在了战场上。

  陈咏敬过世之前将陈家村托付给了陈咏胜,所以陈咏胜也知晓一些内情。

  陈老太太道:“村里的那些妇人,表面上不说,背地里经常念叨,说你母亲是你祖父和外面的人生的,逃难的时候没办法只好与我过了明路,我是陈家的童养媳,不敢抗争,只好哑巴吃黄连。

  虽说这样的话有些对不住你母亲,但也算为你母亲的出现寻了个好缘由。”

  陈老太太说到这里心中一哼,如果真是老太爷在外面养了人,她岂能这般消停?到底是村子那些妇人没见识,谁说童养媳就只有受委屈的份儿?

  谢良辰道:“那我母亲和父亲……”

  陈老太太道:“你父亲是我们逃难时遇到的,他在属地做些小买卖,为广阳王府送过东西,曾见过你母亲一面,不过这一路上他什么都没说,处处帮衬我们,后来被你外祖父发现端倪,差点就给打死了,还是你母亲求了情。

  现在看来,你母亲没看错人。”

  谢良辰试图在脑海中翻出有关父亲、母亲的一切,可得到的却是一片空。

  知晓了这些,谢良辰心里却涌出更多的疑问,既然母亲逃出来了,还与父亲成亲生了她,又是什么事让他们离开了镇州,她真的是被人伢子拐走的吗?

看过《喜遇良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