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皇祇 > 038神性,赤王传承,神牙剑胎

038神性,赤王传承,神牙剑胎

  赤铜器与信仰之力共鸣,李希烛看到了一抹神性在其中复苏了。

  那是神圣的力量,无形无质,却能够绽放出赤金色的神光,宛如有尊神祇被封印其中,神异非常。

  古老的赤铜器内,似乎也凝聚着信仰之力。

  李希烛看到了神性的成长和勃发,宛如一尊神胎在孕育。

  那并非是犹如铜胎一般的天地造化,而是类似于一种仿制品。

  神性如根苗,汲取信仰之力成长。

  同时,李希烛看到了神性在复苏的时候,居然还在释放着余波。

  那似乎是一种特殊的信号,就像是水中的涟漪一般,扩散出去。

  “这貌似也是一个中转之处,神性的余波在呼唤着谁?”

  “难道是赤王未死?神性的余波其实是赤王留下来的后手?”

  李希烛疑惑的喃喃道。

  他伸出手来,捏住了那种余波的一缕。

  嗡!

  顿时,余波破碎,并没有与李希烛体内的赤王神力共鸣。

  相反,随着李希烛与余波的接触,赤铜器中的神性居然与他的神魂体发生了共鸣,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般,神性在主动的投怀送抱。

  “不是赤王的后手,神性的气机中没有铜胎的气息……”

  李希烛疑惑非常。

  最后,司完成了祭舞,带领着所有人向赤铜神像叩拜了下去。

  叩拜之后,她高举赤铜器,口中吟诵古老的祭文。

  嗡!

  下一秒,赤铜器骤然明亮了起来,宛如其中有大日炸开火光。

  那种赤金色的光芒充斥着神性的气机和信仰之力的本质特性。

  仿佛,赤铜器中的那一缕神性已然通过香火成神。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李希烛却感受到了一股神性的溪流涌了过来,只需要他主动接受,就会融为一体。

  李希烛甚至可以预感到,一旦自己吸收了神性的溪流,恐怕神魂体的状态会瞬间提升一大截。

  以后,他再吸收信仰之力的时候,也会获得更大的好处。

  不过,李希烛却并没有贸然吸收。

  因为,这神性的来历让人有些担心。

  有可能是赤王曾经遗留下来的事物,是大荒人族对赤王的信仰凝聚而成,代表了香火之神的神格。

  但是,李希烛已经不准备走香火成神的路子了。

  他有铜胎,先天神圣,一旦出世直接就是人间巅峰、宇内无敌。

  香火成神于他而言,和鸡肋没有什么区别。

  于是,李希烛拒绝了神性的融合,反而将其封印在了赤铜神像之中,使其在神像内孕育,期望有朝一日能诞生一神胎,届时他可以将其炼化,铸就一尊分身,神灵明。

  很快,祭祀结束了,众人领着狗子离开。

  而司则留了下来,于供奉着赤铜神像的祭台下结庐而居。

  她是司,侍奉和沟通祭灵是她的本职。

  同时,主持过第一次祭祀后,司准备今夜将一切都奉献给祭灵。

  那一夜,李希烛收获颇丰,得到了一门赤王遗留下的完整宝术。

  而李希烛也将汉文五万字,以及霸王拳和霸王枪传授给了司,让她代为传授给灵血一脉的族人们。

  赤铜神像内……

  李希烛的神魂整理了一下的财产。

  因为是分魂,他没有灼日阳炎大术和金弓赤箭宝术。

  不过,他有灼日阳炎的火种、石化宝术、巽震离坤四阵宝术、血瞳宝术、老狈宝术和鬼爪宝术。

  其中,以灼日阳炎火种最为强大,即便不如本尊体内的神火,却也拥有灼日阳炎所有的本质特性。

  其后,就是石化宝术,按照宝术符文的繁琐程度,石化宝术的品质仅仅只排在灼日阳炎和金弓赤箭之下,是一门不多得的高等宝术。

  再之后,就是巽震离坤四宝术和从老狈那里收获来的三门宝术。

  而今夜,他又得到了一门宝术,还是一门完整的赤王宝术,品质等同于灼日阳炎和金弓赤箭。

  ……

  除了宝术之外,他还有两件器,蝎尾鞭和虎牙剑胎。

  以及从老狈的狼王宝体身上拆解下来的材料。

  其中,李希烛最看好的就是狼王宝体上的狼牙了。

  这狼牙很不错,乃是真正的神通境凶兽的宝牙,更衍生出了神通种子,内有符文脉络刻录其中。

  于是,李希烛直接将虎牙剑胎回火重炼。

  呼!

  只见,在炽热的火光中,虎牙剑胎和数十根狼牙一同被炼化。

  剑胎上的符文都被全部熔掉,使得剑胎又重新回归了本质化。

  李希烛将虎牙剑胎和狼牙融合在一起。

  顿时,新的剑胎上出现了自然而然的符文。

  那是狼王宝体的狼牙宝术,其神通种子衍生的符文脉络在其中勾勒,形成了宝术的脉络。

  即便李希烛不刻录新的符文,这剑胎也自然拥有锋锐性的宝术,一剑戳过去,能刺破神通境凶兽的宝体,斩断铜墙铁壁也是轻易事。

  随后,李希烛看了一眼蝎尾鞭,想了想也将其熔了,取其材料融入到剑胎之中,增强剑胎材质。

  蝎尾鞭的作用与剑胎有些重复了。

  虽然能够化虹激射,却不如剑胎上迸发的剑光来的迅猛和凌厉。

  熔了蝎尾鞭之后,李希烛再度取狼王宝体的骨为材料,融入剑胎之中以神火炼化杂质,不断精炼。

  最后,李希烛将所有的狼王骨和狼王牙都融入到了剑胎中。

  其实,牙和骨之间的关系也差不多。

  正所谓,牙为骨之梢,有着宗本之间的关系。

  最后,一口仅仅只有三尺长、四指宽的剑胎就铸就了出来。

  剑胎的形体普通,没有什么出彩和怪异的地方,整体看上去平平无奇,采用的是常规的模子。

  剑胎整体洁白如玉,那是骨和牙的本质,轻灵无比,远远不如一口同等体量的铁剑或是铜剑。

  而在剑胎的内部,李希烛采用火系材料铸就出了一些脉络。

  这些脉络勾连在一起,宛如人体血管一般,可以通畅神力运转。

  剑一铸成,李希烛直接在其中刻录了九个符文宝篆。

  其中,有金弓赤箭的****了坚韧、锋锐、坚硬奥义的符文。

  还有灼日阳炎的三个地心火符文和太阳火符文,分别代表了炽热的奥义,具备着毁灭性的破坏力。

  剑胎铸成之后,李希烛振臂一挥,神力注入其中,激发了九个符文宝篆,同时引动灼日阳炎火种的共鸣,牵引火光一缕纳入剑胎中。

  轰!

  下一刻,剑胎上骤然爆发出了一道赤金色的剑光。

  这剑光炽热至极,乃是灼日阳炎的火光,具备焚灭万物的温度。

  而随着李希烛的振臂一挥,火光在九个符文的作用下凝聚成了剑光,而赤金色的剑光更是骤然在神力的供应下无限放大,爆发而出。

  一瞬间,赤金色的剑光宛如一道闪电铸就的匹练,刹那间便跨越数百米的距离,斩断一截截石柱。

  轰隆隆!

  那一刻,宛如山川倒塌,十几根石柱的上半截倒塌了下来,在一阵巨响中轰然砸在了大地之上,甚至连带着砸踏了附近的一些石柱。

  一时间,大地震颤,宛如地震一般。

  更有烟尘四起,向着四面八方激荡而出。

  而在那些石柱的断口处,更是可看到晶体化的断层,极其平滑。

  那是灼日阳炎的力量,因为太过于炽热了。

  这还是因为斩的是石柱,若是其他事物,怕是直接焚灭成了空。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希烛也在研究赤王留下的法和术。

  他得到了一些感悟,知晓了灼日阳炎乃是根本法。

  而其他的宝术都是由灼日阳炎为基础来发动的枝末法。

  就像是金弓赤箭,由纯粹的神魂之力和神力来激发,都不是正确的使用方法,威力有限。

  可若是融入了灼日阳炎,那可就不一样了。

  而现在,李希烛就在这么做。

  他铸就的剑胎中,刻录的九个符文中,足足有六个都是灼日阳炎的符文,就是用来承载灼日阳炎。

  现在看来,他的思路是正确的。

  虽然仅仅只有六个符文肯定无法承载真正的灼日阳炎。

  但是,于目前而言,剑胎的材质和六个符文正好足够承载灼日阳炎释放的火光,形成神火剑光。

  一缕火光凝形,化作剑光一道,却依旧能够斩断十几根石柱。

  甚至,若是李希烛舍得消耗神力,即便是挥剑斩断大山的一截山尖都没问题,这简直是鬼神之力。

  “不行,还需要更好的材质,只有真正可以承载一道完整宝术,这剑胎才算是有所小成……”

  最后,李希烛看着剑胎又不满意的摇了摇头。

  他突然想用赤铜来铸就剑胎,但还是暂时放弃了。

  因为剑胎并不是他的主要器,部落里残留的赤铜未来还有用处。

  所以,李希烛还是决定通过大荒中其他神通境凶兽的牙和骨来炼制剑胎,不断的强化剑胎的品质。

  也许有一天,他能斩下通天境凶兽的神牙来铸就剑胎。

  到了那个时候,剑胎的品质恐怕也不会弱于赤铜神铁铸就的器。

  于是,李希烛为了有一个好兆头,他直接给剑胎更名。

  从此以后,虎牙剑胎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神牙剑胎。

  寓意为,取下神的牙齿,铸造一口剑胎。

  这里面,有霸道、有杀气,更有一股傲意,如剑一般,冲霄汉!

看过《皇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