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63.毕业作品 正文完

63.毕业作品 正文完

  63

  临近中午, 枕头下的手机振得他酥麻。

  “喂~~~”陈嘉白轻咳了一声, 接起电话。

  “哇呜,白白,很久没听到你沙哑的嗓音了,”叶沉沉在那头调侃。

  “呵呵, ”陈嘉白微微坐起,将床头柜放着的水一口气喝个精光。

  “怎么了?”

  “没, 就问问你今天来画符吗?”叶沉沉不怀好意的问。

  “不了……”

  画符一坐就做一天,他虽然平常画起来还觉得挺爽, 但是今天就算了,屁股疼。

  “嘿嘿嘿, ”叶沉沉坏笑。

  “怎样?帅耍了吗!?”

  叶沉沉窸窸窣窣, 显然是在画符公放着电话。

  陈嘉白:“你试试, 被一群年纪比你大好几轮的人喊小叔。”

  “噗嗤,笑死,那你是怎么回答的?给小辈包红包了吗?”叶沉沉硬颇有一种长辈其实的口气说。

  “穷, 没钱给,”陈嘉白摸了摸自己的戒指。

  叶沉沉:“……”

  哒哒哒,脚步声。

  陈嘉白:“先不说了,先生回来了。”

  挂掉电话周寒蛰推门而入, 他手上拿着炖好的梨水。

  润嗓子的。

  “先生,最近有空吗?”之前周寒蛰说要匀他一个车牌, 陈嘉白想着可以付个首付, 买辆车了, 虽然房子首付还没攒够,但是车还是可以的。

  况且他现在直播很稳定,再勤勤恳恳耕耘一段世界,凑个周边城市的首付不在话下。

  但是现在他要周边城市的房子已经没有用的。

  需求有了变化,至少要在本市,那么他就没有那么容易买房子了。

  所以他就先不往那么久远的事情去看,不如买辆车好了。

  周寒蛰:“嗯?”

  陈嘉白套上睡衣,伸了一个懒腰,“陪我去买车……”

  周寒蛰坐在床边,陈嘉白上前索了一个吻。

  周寒蛰满意的舔了舔嘴。

  可对于陈嘉白总是和自己分的有点开不满意。

  嗯了一声,问:“想买那款?”

  陈嘉白把自己想买的那款告诉他,他垂眼想了想,“是运动款?”

  “嗯!”

  “我看了好久的,您觉得这辆怎样?”

  周寒蛰:“把衣服穿好,跟我来。”

  “哦……”

  穿着大体恤和纯棉长裤,踏着拖鞋一路跟着,居然在周家有个地下停车场。

  听说是之前某任家主疯狂爱车吗,虽然自己能够随心所欲的用任何‘交通’方式,但是仍旧爱车如命。

  但是现在车库空了,打开拉门的时候,空荡荡一片,不过还有十几辆停在一个角落。

  他一眼就看到自己中意的那款车。

  陈嘉白:“是您的吗?”

  周寒蛰点头,“我不怎么开这辆,想要二手车的话,可以拿着开。”

  “证件齐全。”

  他手心里放着钥匙,往陈嘉白手里一塞。

  陈嘉白有点为难,其实他买车不注重结果,而是过程,那种刷卡的感觉,怎么也想体验一次。

  周寒蛰听了他的想法,低低笑出声,“也可以。”

  回到大厅,客人一大早吃完早饭全都离开,这时候在收拾残局,周寒蛰低头和周风不知道讲什么,周风表情古怪。

  等了一会,周风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个刷卡pos机。

  陈嘉白:???

  “不是想要刷卡吗?”周寒蛰有点恶劣,坐在木椅子上,叠着腿。

  “根据市价,你刷给我就好了。”

  陈嘉白:……

  “先生,这车子我是想先付个首付,然后分期……”

  “也行,你每个月付给我就。”他接过周风手上的pos机。

  周风心中奇怪看了一眼陈嘉白,心说难道是在玩什么情趣?

  他不懂,说了句去忙,就离开了。

  陈嘉白等周风离开,立刻鼓起嘴,“先生,你都每个月收我房租了!”

  “车子就让我自己买呗。”

  周寒蛰摇摇头,陈嘉白还年轻,所以他向往着‘社会’的体验,想成为一个成熟的‘社会人’,可这正是周寒蛰不爽的。

  陈嘉白因为这个原因各种拒绝自己的东西。

  房子就不说了,平常出门买东西都要自己付。

  他想掐断网线。

  不过这个想法没有成为行动,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陈嘉白乐此不疲。

  ————先生给你买套衣服!

  ————先生想吃什么我买给你!

  ————先生今天要不要看电影,我订票!

  不能否认,不爽的同时,又很爽。

  但周寒蛰的控制欲在作怪,于是想到了这么一出。

  陈嘉白扁了扁嘴,小声哔哔了几句,回房拿自己的卡。

  滴——

  手机振动,付款短信马上就发到了手机上。

  发了个朋友圈:[恭喜自己喜提二手车[图片]。]

  叶沉沉:噗。

  叶婉婉:为啥买二手的?

  叶焱:好像知道是为什么。

  陈嘉白回复叶焱:你还敢说!哼!

  周宅住的其实挺舒服的,因为这边空气相较于市中心,好很多,早上也不会被喇叭声吵醒。

  但是他们还是回了市区,一是方便,而还是陈嘉白住的习惯点。

  倒是偶尔周末会回周宅来住。

  ·

  大四开学了,陈嘉白来的很早,叶沉沉也来的早,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

  全员到齐之后,第一堂课就是吴尧的专业课,之前没有通知需要带什么用具,说以很有可能是理论课。

  吴尧踩着铃声进来。

  “除了交作业之外,我讲一下关于咱们毕业作品,这次题目是【心跳】,一个系列的。”

  “根据心跳这个主题,围绕来选题材,只要不偏题都可以。”

  “即使你画个心电图,画的好看、有深度,我也给你过。”

  “我到时候会把要求给你们发到邮箱里,建议你们快点准备,因为后面还有论文要写。”

  吴尧就是这样干脆,不像其他总给你设定一些规矩,吴尧的规矩就是他自己的行事风格。

  陈嘉白从看到这个题目开始,就已经想好了内容。

  到了下课,周寒蛰开车点来接陈嘉白,回去的路上绕远路去了一趟画材店。

  一幅油画从创作到结束,花费的时间需要很久,因为这次他们的尺寸还有规定,全开纸大小。

  所以他要积极开始准备起来。

  一共两个房间,腾出来一个房间给他做了画室。

  开始上课,画符和上课时间不会冲突,但是再加上直播,他就有点吃不消,他只能找到空余的时间画油画。

  不过即使如此,进度还是很喜人的。

  到了大四上学期末,他几乎已经完成了所有,今晚就是最后收尾的阶段。

  期间吴尧给过他指点,知道他的画的内容之后,有点意外,“呃……我当时毕业的时候,也画的是……”

  进入工作室。

  掀开画作,他喜欢最后点上高光,很简单,但是能在最后一刻让作品完整的呈现。

  一共四张。

  收尾工作做完,他立刻拿出一瓶喷液,是定型液,画完油画之后需要用定型液来让作品延长‘衰老’的时间。

  周寒蛰倚在门框上,看着陈嘉白喜滋滋的将每幅画喷上定型液。

  他勾着嘴角。

  因为那画中的人就是自己。

  噙着笑意的,侧躺着的,还有围着浴巾的背影,唯一一副不一样的是,那是他表情严肃,看起来很阴沉。

  那应该是一开始的时候。

  他问过陈嘉白,“如果让你选,哪一副让你心跳最快。”

  陈嘉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看起来很阴沉的那副。

  周寒蛰有点意外,“为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我差点吓死……”

  其实陈嘉白没说实话,他选这幅的原因是因为,他喜欢看周寒蛰做事果断,杀伐果决的一面……

  那一面会让他心跳加速很久。

  陈嘉白捂脸,他觉得他可能有点什么奇怪的癖好……

  收拾画作的时候,陈嘉白从自己的包里摸到了之前那只小笔以及那一摞红绳。

  周寒蛰似乎忘记给他写字儿了,但他又不好意思自己主动提,于是就把笔放在显眼的地方,红绳子他倒是藏起来了。

  就放在洗脸台刮胡刀的旁边。

  虽然这么做真的很明显……

  果然,把画作收起来给吴尧送去,回来的路上,周寒蛰就笑了,“想写在哪儿?”

  陈嘉白耳根有点烧,“那个……嗯,随便。”

  周寒蛰:“真的随便?”

  陈嘉白:“嗯!”

  他觉得周寒蛰肯定不会变.态到把字写在特别不可描述的地方。

  然而他错了。

  就在落地窗前,周寒蛰写在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个做的时候才能看到的地方。

  一个嗯……撑起来大概有15cm的地方。

  周寒蛰指尖逼出第一血,滴在某个被红绳圈着的,精神奕奕的东西上面。

  然后红光闪过,契成。

  陈嘉白红了眼,央求,“给我解开……”

  “乖,别着急,”周寒蛰恶劣轻笑。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