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62.告白
  62

  陈嘉白一直不知道周家在哪里, 是不是也和叶家一样,在闹事。

  可并非如此, 周家的规模比叶家大,一片老宅。

  位置就在市区的边缘, 看起来很老派的区域。

  虽然说是老宅, 但已经翻修过,从远处看起来像是复古老建筑, 青瓷红瓦,颇有一种早年世家的感觉。

  具体的地址在入江口处,位置似乎正对着,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听说早年当时入江口这边才是繁华之地,其他地方都是村, 也不知道为什么, 发展起来之后, 反而叶家那一块成了老中心,年轻人都不认入江口,只有年龄很大的人才会知道。

  ————入江口不服!

  可这就叫时运不济。

  车子开过过江桥, 又行驶了二十来分钟,慢慢的接近了周家。

  他远远的就看到周婵站在门口,她和上次两个周家男孩站一块,很明显的被分出了流派, 不过这并不妨碍周婵成为周寒蛰目前在周家最看重的后辈。

  陈嘉白觉得有趣, 这种阵势他还是第一次见, 侧头看了一眼周寒蛰, 他面无表情,已经习以为常。

  也是,毕竟曾经是风云人物……

  周寒蛰感觉到他的目光,侧过头来,轻轻笑了一下。

  “怎么?紧张?”

  陈嘉白摇头:“不,没有,就是觉得好玩。”

  叶沉沉昨天还给他出了主意,一定要把架子端起来,毕竟他辈分大,绝对不能和‘小辈’打成一片。

  陈嘉白:……

  什么叫辈分大,他还年轻呢!可是不可避免,风水圈似乎最讲辈分。

  叶沉沉出这主意的时候比陈嘉白还兴奋,说千万不要丢大佬的脸。

  本来陈嘉白都略过这个方案,但是最后一句让他回心转意。

  于是陈嘉白听信谗言,今天特意穿了一件特显得老成的衣服————POLO衫。

  成功男士的代表,他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

  出门前,周寒蛰今天看到他穿POLO衫的时候,眉头都皱成了川字,但是听到自己想法的时候,低笑出声,然后他就穿着这件看起来很‘老成’的深棕色横条纹POLO衫前往周家。

  车子停在了门前,陈嘉白还没伸手开门,一位看起来很气派的中年人就伸手过来,给他开门。

  陈嘉白注意到,他是颤抖着开门的。

  “陈先生,你好。”

  陈嘉白也说了一句你好,下了车。

  他是周家的管家,今年看起来和叶枉差不过大,只不过叶枉明显有保养过,看起来比他年轻,只能说是一种感觉,让他觉着对方大概也就四十多岁。

  “周叔,事情已经安排好,”对方毕恭毕敬,对着周寒蛰。

  噗嗤,本来陈嘉白绷着脸想要装一装,但是这一声让他破功,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喊周寒蛰周叔。

  实在太过于怪异。

  之前叶枉也就叫他先生。

  然而陈嘉白不知道,接下来有一大堆叔公、小叔公,等着他。

  “叔公,”在门口等着的小辈,齐声喊了一句,陈嘉白汗毛都竖了起来。毕竟周寒蛰看起来他也二十七八的模样。

  这个阵势平常人是没有过的体验,也就在电视剧里看过。

  比如霸道总裁什么的……

  那周寒蛰可能是霸道总风水师?

  周宅占地面积很大,因为是很早的,这块地都是周家买下来的。虽然陈嘉白没探索过叶宅,但是他觉得这里比叶宅大,因为他进门之后,开始产生了会迷路的错觉。

  跟着从大门一路到正厅,人不多,小辈都在外面等着,比较大一点的就在里面等着。

  他们都微微垂着头,应该被周寒蛰给闹腾过,心怀恐惧。

  这一排又叫了叔,陈嘉白在心里使劲忍住笑,但是在对方叫了他小叔之后,他就整个人斯巴达了。

  一直到周寒蛰说没什么事儿,让他们自己忙自己的去之后,陈嘉白才爆笑出声。

  “好笑吗?”陈嘉白趴在自己的背上,笑起来呼出的热气让周寒蛰蝴蝶骨那块痒痒的。

  “嗯!”陈嘉白仍旧笑的支不起腰。

  “我带你去个地方,”等他笑完,周寒蛰起身,牵着他,带他走在小石头岛上,蜿蜒前行。

  边上是假山小池子,还有一些花花草草,只不过他觉得有点像是什么阵。

  这个想法让他紧抓着对方的手。

  顺着过道一路走过去,陈嘉白莫名觉得前面院子的那扇门很眼熟,等到走进去他才发现,这里曾经在周寒蛰的幻境里看过。

  转过这个走廊,再往里走,他停在了一间房间门口。

  “这是你的房间?”陈嘉白轻轻推了一下,门没开,看样子是上了锁。

  这么久远,钥匙是肯定没有了,那就只能用暴力了!

  然而,根本不需要。

  周寒蛰指尖轻轻在门锁上一弹,就听咔擦一声,门锁松了。

  这倒是方便,随便想干什么都行……

  想起来周寒蛰之前进自己家不也随便进了,浴室更是天天进,而且还不用开锁,看来人和鬼还是有区别的。

  然而陈嘉白这里想错了,是因为陈嘉白也要进去,所以才需要开门,否则周寒蛰有无数个能不开门就进去的手段。

  陈嘉白先探头进去,里面很多东西都被白布蒙起来,他一块块将白布掀开,露出房间的本来面貌。

  很多东西都已经老化,但是似乎有人经常在打扫保存,至少没有让木凳子腐烂,或者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这里的景象和幻想里差别虽然有,但不至于毁灭性的改变。

  “我记得在幻象里见过,”陈嘉白好奇的扫视四周,房间虽然是周寒蛰小时候住的地方,可是连一个玩具都没有,也许是被收拾。

  可他稍稍回忆了一下在幻想里,他似乎也没看到。

  不过他在打开的柜子里找到了没用完的符纸,桃木,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大概是周寒蛰小时候的‘玩具’?

  桃木剑很小把,在尖尖上蛀了一个小洞。符纸也是迷你型。

  “先生,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呀?”陈嘉白东摸摸西摸摸,摸够了之后,问坐在小凳子上束手束脚的周寒蛰。

  长长的腿没有空间安放,颇有点滑稽,陈嘉白抿唇笑了笑,蹲下。

  “这里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

  “嗯!这是小时候的玩具吧?”陈嘉白笑着把木剑拿出来戳刺了两下。

  “我大概到了13岁之后就不住在这里了。”

  “想看看吗?”

  “嗯,好啊!”陈嘉白把木剑一直抓在手上把玩。

  那个房间里这里很远,出了院门,在石头道上左拐右拐。

  “这个院子……”陈嘉白看着破败不堪的院子,站在原地没动。

  对方牵着的他手,感觉到他停了下来。

  “这里是你后来住的院子?”

  “嗯,失火了,不过没什么,里面没东西,是空的,”周寒蛰散漫的笑了一下,“主要是想让你看看。”

  陈嘉白点头,走到已经黑乎乎一片的院落里,心情变得不是那么好。

  不过周寒蛰倒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不用想太多,”周寒蛰将人往怀里轻轻一带,揉了揉头发,“有新的院子。”

  到了傍晚,周家门庭若市,今晚有一场宴会。

  本来是件好事,周寒蛰拿回家主之位,请老朋友来家里做客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可陈嘉白愁了。

  “先生,你是故意的吧?”他今天穿得这么丑,周寒蛰居然没有提醒他,就让他穿着这衣服来。

  他总不能穿着这个土黄色横条POLO衫,站在门口迎宾……

  这画面太美丽,艺术生不同意!

  周寒蛰低笑,冲着走廊上的周婵招了招手。

  “周婵。”

  周婵眼前一亮,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您有什么事儿?”

  陈嘉白立刻会意,“给我弄套正常的衣服!”陈嘉白现在恨不得立马把衣服脱下来。

  周婵一愣,这时候也轻笑一声,之前她就看到对方的衣服,还觉得奇怪,“周风的衣服可以吗?”她指了指在边上加凳子的男孩。

  周风身形和陈嘉白差不多,稍微比他状那么些。

  周婵:“他和您身材差不多。”

  周寒蛰有些不乐意,问:“想要崭新的。,”

  周风点头,“有的,只是有是有……就怕,嗯,小叔公不穿。”

  陈嘉白摇头说没事,只要比他身上这件好就行。

  对方看了一眼他的POLO衫,很肯定的点点头。

  陈嘉白:……

  看来真丑。

  他屁颠屁颠的跟到对方卧室里去换。

  衣服是正常多了,穿起来也合身。

  只不过,这颜色……

  看不出来啊,上次陈嘉白就感觉到,除了周婵,另外两个男孩都性格内敛,却有这么骚气的衣服。

  是粉色的。

  纯色粉色的衬衫,领口上一条桃红色,分外扎眼。

  “咳,那什么,只有这件是没穿过的,一次都没,试穿也没试穿过。”

  陈嘉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其实还可以……但是确实粉色太骚气。

  可周寒蛰挺满意,给他理了理领子,将衬衫塞进配套的西装裤里,说:“这颜色不错。”

  没办法,总比POLO衫好看,陈嘉白就这样穿了。

  人越来越多,陈嘉白站在一边挠头,打不上话。

  因为来者年纪全比他大,大好几轮的都有,周寒蛰与之寒暄,甚至露出一点笑容,聊着很很很很久之前的事,他只能在边上赔笑,笑得口轮匝肌都有点酸。

  吃饭的时候,陈嘉白一眼扫过去,桌上全是带胡子的,有的还白发苍苍……

  甚至还有年龄很大的奶奶辈儿的,带着翡翠套装,看起来都盛装出席。

  他的目光停留在哪个62岁,总是笑得很灿烂的……婆婆身上。

  因为那是周寒蛰的订婚对象……

  不过他根本吃不起醋来,对方虽然打扮得体,还化了淡妆,但还是一老婆婆。

  实在是搞笑的聚会,他想笑,又觉得不知道改从哪里笑起。

  ————槽多无口。

  不过这年纪越大,劝酒的能力也越强,都是人精,说好听话,软话,软硬话,把他劝得团团转。

  陈嘉白在周寒蛰边上,像个被围攻的小兔子,被‘不怀好心’的轮番敬了酒。

  周寒蛰故意没帮他挡酒,看着满脸通红的陈嘉白,觉得他像只欠操的小白兔。

  “过分……”陈嘉白泡在浴缸里的时候,说了好几次过分。

  被一群老爷爷老太太围着敬酒,还说啥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特么又不是结婚……

  他甚至还听到了一句————早生贵子。

  生你大头鬼啊,你来生,听声音还是个男人,似乎还姓赵。

  等等……怕不是那海马精……

  “您……也不帮帮我,”幸好陈嘉白杯里的是果酒,这才没让他醉成狗,还带意识清醒的跟回房间,可是一张口就原形毕露,又说‘您’了。

  这房间就更像是婚房了。

  比上次住的酒店还宽敞,几乎囊括了半层楼。

  而且这红纱红被子的……

  他进来的时候恍如进入了婚房。

  陈嘉白缩在浴缸里,周寒蛰的阴影倒影在水面,带着肌肉的紧实小腿迈了进来。

  陈嘉白给他让了让位置。

  他喝了酒,满身通红,有点不太好意思,抱着膝盖来躲开周寒蛰的眼神。

  “您过分……”陈嘉白反复重复这话,略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

  “小白。”周寒蛰将他整个人抱起来,从后面搂着他。

  陈嘉白有点恍惚,嗯了一声。

  周寒蛰指尖在对方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在点的一瞬间,陈嘉白竟然觉得不醉了。

  只剩下一点点朦胧飘忽的感觉,那种酒意想吐的感觉不存在了。

  “舒服点了?”声音从后面传来,陈嘉白点点头。

  手指轻轻一勾,将对方的下巴侧过,一吻印上。

  “先生,这房间也太像婚房了吧……”一吻结束,陈嘉白胸膛上下起伏,有些动了心思,侧头看了对方一眼。

  这一看,对方神情的眼神把他惊了一下,心跳开始加速。

  目光深邃里带着一些看起来很认真的东西。

  “觉得像婚房?”

  “嗯……”陈嘉白避过眼神,心跳如雷,像是下一刻就要从胸膛中跳出来,他似乎知道了什么。

  他想到今天聚会,桌子铺的全是红色的桌布,碗里还放着红色的蛋,他以为是周家请客习俗就没多问,但是后来一群老爷爷老奶奶围着他恭喜这个恭喜那个,自己因为有点招架不住,就没想太多……

  但现在看到,这个满是红色的屋子,按照周寒蛰的审美,应该不可能住这样的房间。

  静默了几秒,陈嘉白感觉到对方吸了一口气。

  额日后耳边就传来对方的低沉的嗓音,“陈嘉白,我很早就和你说过了。”

  “什么?”

  低沉的声音犹如环绕式音箱,“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没等他回答,对方又说。

  “如果你确定,那么,接下来你只能和我做.爱,只能看着我一个人,从今天开始。”

  指腹划过陈嘉白的脸颊,看着对方因为这句话而红了耳根。

  “不过,即使你的答案是否定的,也只能是我。”声音带着一丝阴沉,却也让陈嘉白颤了颤,这才是周寒蛰。

  陈嘉白,他怎么就,更喜欢后面这一句。

  等等,是……是告白吗!!

  他完全说不出话来,懵在当场。

  周寒蛰从胳膊下穿过,将人圈着,紧紧揉在怀里,“知道上次写的名字代表什么?”

  陈嘉白摇头。

  “是血契,让我永远只能拥有你一个人。”

  ————血契,契约人指尖必须绝对忠诚,可以是单方面也可以是双方面。

  “只在我身上有字,所以目前还是单方面。”

  ————所以我必须对陈嘉白永远忠诚。

  周寒蛰握着陈嘉白的手,放在心口,突然一道血光,那字闪出一道红光。

  陈嘉白原先以为那只是个类似刺青一样的存在,但每次做的时候都能看到,每次看到都能让他更加热血沸腾。

  五指相扣。

  “所以,你喜欢我吗?”

  “你从没说过,即使是做的时候。”

  陈嘉白愕然,对了,他从来没有对周寒蛰说过喜欢他……

  “我要你现在说,你喜欢我。”周寒蛰指腹一点点摩挲,“然后我会在,你最漂亮的地方,写上我的名字。”

  他语速很慢,但是没有给陈嘉白插话的时间。

  “虽然一开始的想要不尽如人意,可是接下来,我会让你快乐。”磁性的声音像是恶魔的宣誓,带着诱惑人的语调,慢慢的将陈嘉白一点点收进网中。

  强势中的温柔,陈嘉白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

  手心传来心口的热度,陈嘉白跟着对方的心跳一起加速,砰砰砰。

  “我……”陈嘉白张口,他心跳很快,唇因为感动而在颤抖。

  他本来觉得告白这种事已经没有必要了,他和对方在一起,现在这个相处模式已经非常让他满意。

  他平常是一个有点优柔寡断的人,而周寒蛰做事果决,通常能帮他把需要犹豫的事情给快速解决掉。

  甚至会在生活方便,比如今晚吃什么,比如今天穿什么颜色……

  他觉得现在如果没有对方,大概还会继续让他纠结下去。

  他已经在某种程度上依赖对方,离不开。

  “喜欢……”陈嘉白深吸一口气,又说,“很喜欢。”

  身后响起了低沉的笑声,脖颈上被温热的唇慢慢的吻着。

  一个凉凉的东西碰上指头,已经猜到了,是戒指。

  很精巧的设计,大方,有一些复古。

  尺寸居然没有任何的误差,像是亲自定做的。

  耳垂上传来细细密密的吻。

  “说,你属于我,“周寒蛰像是哄骗小孩的怪蜀黍,在耳边呢喃。

  陈嘉白的眼神直了,整个人烧起来,好一会才磕磕巴巴的说出:“我……我、属于你。”

  周寒蛰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的说,“我也属于你。”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