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57.反击
  57

  [陈嘉白, 21岁, 现XX学校xx学院……父母因不合离异,现独租, 主要成名作品:室外恐怖直播, 粉丝人数……]

  陈嘉白把整个看下来,觉得对方的调查能力还算不错,可是长微博里, 目前交往对象这一栏, 暂且不明,猜测是昨晚的直播里出现的男人。

  这种八一八不属于人肉,因为没有放上他的身份证, 地址之类的, 只能说是八卦一下陈嘉白。

  蔓蔓鱼:按照大家的猜测,鱼鱼私下猜测, 小白能火的原因不外乎有三个。

  1:长相过关。

  2:喜欢哗众取宠(外出公墓直播)、直播秀恩爱、刻意卖腐。

  3:有后台。

  以上纯属猜测,并未有实锤。

  蔓蔓鱼:刚刚有粉丝问我,小白的后台是谁?这个暂且不知道。但合理猜测,这种事都会有保密协议, 想要有证据不是那么简单,现在没有证据, 所以这里只能是猜测。

  蔓蔓鱼:今日出现在视频内的人, 没有资料线索, 至于是不是小白的后台金主, 不得而知。

  蔓蔓鱼:今天分析先到这里, 主要也是为了帮我的师弟@天明出一口气,据我所知,我们家天明从刚入行就开始暗恋小白,反复暗示无果,对方无非就是吊着他呗。然后告白还出了那档子事(脚踏两船事件),虽然鱼鱼不知道那档子事的真假,一开始评论一边倒,接着情况突变,出来正主澄清,这个套路我就不多说了,娱乐圈遍地都是。

  蔓蔓鱼:所以鱼奉劝大家:暗恋需谨慎,别不小心碰上人渣。

  [最后,以上仅个人猜测。]

  在这条长微博里,蔓蔓鱼看似说话有理有据,各种合理猜测,可一套说下来,全文暗示陈嘉白是个渣男,还是个被包养的小白脸,并且将上次严橙澄清事件,用三言两语‘合理猜测’成了套路,并且暗讽是‘娱乐圈’潜规则。

  主播这行确实离娱乐圈不远,因为都是公众人物。

  被她这个节奏一带,底下评论又开始一边倒。

  [啧啧啧,听鱼这么一分析,我还真觉得这事儿是这么一回事,正主出现的时间太凑巧。]

  [对,这个套路就是自炒吧?]

  [水真深。]

  [这种事还挺多的,潜规则嘛!而且看这小白脸的模样,有特殊癖好的大佬们怕是争着抢着,嘿嘿嘿。]

  蔓蔓鱼:如果真的是猜测的这样,这条微博估计过会就会被删,且看且珍惜,本鱼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爆料/滑稽。

  奇妙的是,底下居然没有一个人为陈嘉白说话。

  然后陈嘉白转到自己的微博下面,看了原因所在。

  [小白!我要被气哭了,隔壁主播说你坏话,可以算得上诽谤了吧!!?我说了一句小白不是这样的人,被她拉黑删评!]

  而粉丝特意私信里,也说到这个现象。

  ————只要评论陈嘉白的好话、或者提出质疑,立刻会被蔓蔓鱼拉黑并且删除评论。

  大晚上的手真闲。

  周寒蛰跨上床,床上立刻深陷下去,他从后面拥着陈嘉白,轻轻咬了对方黏腻白皙的耳垂,丝毫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两人一起把这个微博看完。

  “先生,怎么办?”陈嘉白突然一脸期待的回头。

  周寒蛰眯了眯眼,霸道的开口:“怎么办?想让她消失?”

  这太严重了!!陈嘉白摇头……

  “我、我还是先自己来!”他无意识的蹭了蹭对方的手心。

  周寒蛰‘嗯’了一声,很受用对方的亲昵。

  陈嘉白编辑了一条微博,发了出去,主要目的是安定一下粉丝的军心,不少妹纸粉丝给他私信,都非常关心他,这让他心里暖暖。

  一发出去,也不过几分钟,立刻上百条的评论。

  他这条微博先是祝贺了一下新春,然后花样提了自己旅游放松心情的事情,顺便秀个恩爱,紧跟着讲了一下最近的直播安排,最后才顺带提了一句,大致的意思是:大过年的没空搭理不实言论。

  过年这么喜庆,谁搭理你?

  [小白威武!]

  [辣鸡卖肉女主播。]

  [技术稀烂!]

  [支持小白!]

  发了大概十分钟,陈嘉白被周寒蛰不耐烦的抽走手机,大手穿过腋下,将他整个人圈住,几乎要揉到骨子里,后面立刻感觉到某个不可描述的东西咯着他,周寒蛰小声问:“要吗?”

  “不……不要!”陈嘉白红着脸挣开,对方轻笑。

  这时候,来了一通煞风景的电话。

  来电提醒:天明。

  腰上被轻轻一掐,然后火热手心抚过某不可描述的地方,陈嘉白手一抖直接将电话挂掉,顺便拉入了黑名单。

  陈嘉白赶紧翻身给对方一个吻,狗腿的讨好一下,今天实在不行了。

  ……

  隔日早上,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周寒蛰一大早就醒了,给了他一个早安吻之后,同叶枉出门办事。

  叶家的亲戚嗨了好几天,今天终于都散了。

  陈嘉白一进入大厅,被狗粮亮瞎眼。

  叶沉沉正面带笑容,拿着针线,眼中饱含着热恋中的幸福,一针一线,缝着一件小衣服。

  表情油腻,不堪入目。

  而小起,绝美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胳膊圈着叶沉沉,手上用牙签扎着水果,一块一块往叶沉沉嘴里送,神情宠溺,之前那冷漠的样子仿佛就是个梦。

  陈嘉白:瞎了我的狗眼。

  叶沉沉看到陈嘉白走出来,眼神‘挑衅’——轮到老子喂狗粮!

  陈嘉白用眼神回应:辣眼睛!

  叶婉婉正巧从大门带着寒风进到屋内,她一大早外出串门,刚回来。

  “小白哥哥,昨天晚上的事儿我知道咯。”她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四周,没看到周寒蛰,一脸暧昧,“还有昨天的直播……嘿嘿嘿。”

  叶沉沉沉迷缝衣服,这时抬起头,“昨天晚上什么事儿?”

  叶婉婉哼了一声,“一个辣鸡色.情女主播的‘合理猜测’。”

  叶沉沉一脸黑人问号:“啥玩意?”

  原来叶婉婉早就知道蔓蔓鱼,她混迹直播间已经有些年头,蔓蔓鱼就曾经怼过他的关注的主播。

  那时候叶婉婉因为中间有段时间考试,半个月没上直播间,再回去的时候,自己喜欢的主播居然注销账号,一查之下,正是这位蔓蔓鱼搞的事。

  她当时粉的是一个女主播:温水星球。

  温水直播玩电竞游戏,蔓蔓鱼还没有火起来之前,温水星球才是电竞圈的扛把子。

  颜好声甜人美,技术在业余选手里过硬,唯一的缺点就是性格太软。

  因为性格软,好相处,技术也不拖后腿,当时被不少职业选手宠着,经常带着她玩儿,实力一天天的提高。

  曾经在业余赛里拿过单人小组第二的好成绩,颜值高技术好,一时间圈粉无数,叶婉婉是从对方无名的时候就粉上的。

  也就是这个时期,看到温水星球成功的蔓蔓鱼开始转型。

  想要从才艺主播转型成游戏主播,她转型路上最大的障碍就是温水星球。

  最早让叶婉婉注意到这个蔓蔓鱼,是她们俩开黑打游戏,蔓蔓鱼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搭上温水星球。

  本来搭上之后,只要没有什么槽点,毕竟他脸好,应该能够圈粉,可她技术非常烂,还总喜欢刻意卖萌。

  叶婉婉喜欢萌妹纸或者萌男孩纸,但是最烦刻意卖萌这种类型。

  大概大多数粉丝都是她这个心态,所以当时温水星球每次和她开黑的时候,粉丝总是不买账。

  以至于温水星球为了自己的粉丝,减少了与对方接触的次数。

  大概就是因为这件事,蔓蔓鱼便对温水星球有了不满。

  叶婉婉:“就她那烂技术,我们粉丝还没先找她茬呢,每次开黑,总是最先死,也是喊的最大声的那个。”

  叶沉沉:“那后来呢,究竟是怎么退圈的?”

  叶婉婉坐到沙发上,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那段时间不是成绩下滑,补课嘛……所以耽误了半个月,再上去的时候,人就不见了。”

  她那个时候真的是一脸懵逼,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为了解疑,她进到粉丝群里,然后才被科普了真相。

  叶婉婉:“因为被人人肉了!”

  其实温水星球的家庭并不好,父母其中一人还有前科,以及她一直没有公开的男朋友,其实是主播界的某公司老板的小公子。

  可想而知,眼红病加黑子会如何黑她。

  她玩游戏直播只不过是兴趣爱好,其本身的职业是某公司白领。

  黑子和红眼病就抓着她普通的背景下手,各种抹黑她被包养,卖肉上位。

  最关键的是拿她曾经吸X的父亲做黑点,甚至诽谤她也吸X。

  其实她和她爸爸早就不在接触,断绝了关系。

  到了后面,竟然还恶意p图某位电竞职业选手和她暧昧的照片……

  那时,电竞圈被搞得乌烟瘴气,许多职业选手虽然嘴上支持,可是还是难免怕惹祸上身,减少了和她一起玩的次数。

  叶婉婉:”在后援群解散之前,他们还说温水星球连工作都辞掉,还因此和男朋友分手,因为父母黑料的关系……”

  陈嘉白听到这里气愤,“这蔓蔓鱼这个做法拉仇恨,没有人对她不满……?”

  “呵!”叶婉婉气笑,“我也是这样想的,本来那时候我要拜托我妈去调查,但是又因为事情耽搁,后来又考试……所以还真的忘记了,本来上次她发微博怼你的时候我就想提醒你来着,后来过节太开心,给忘了。”

  叶家和周家小辈都还没离开,因为假期还长,叶家也不缺房间,在叶婉婉大谈‘往事’的时候,他们全都搬了小马甲坐了下来听故事。

  叶焱轻哼了一声,“恁死他!”

  “她有背景?”周婵还没走,这时提出疑问。

  “这次就查。”叶婉婉对叶焱说,“焱哥你去搞个追踪符,咱们大过节的给她送点大礼。”

  陈嘉白:“啊?要上门?”

  叶沉沉这时候停下手中的针线,饶有兴趣,“当然不是,这东西可以通过网络,挖掘很有意思的东西。”

  陈嘉白:“难道也要人肉?不太好……!”

  “不过我们是不会做人肉那种事,只要合理的将她藏起来的东西挖出土壤,自然会有人来找她算账。”叶沉沉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叶焱笑,拿出电话到一边去。

  等到回来的时候,“等会就会送过来。”

  叶沉沉立刻来了兴趣,把衣服先放到了一边,拿出笔记本电脑,“我们先来看看对方还耍什么花招!”

  叶婉婉:“按照昨天来说,又是之前的套路。”

  陈嘉白分享了一个科普贴,讲的就是蔓蔓鱼怼走几个主播的事件。

  套路和惯用手法基本一致。

  蔓蔓鱼的早期照片很快就被叶沉沉搜索出来,叶沉沉在文件夹里找资料的时候,陈嘉白突然看到一些不和谐的东西,突然立刻按住鼠标。

  [画册]

  陈嘉白:“这里面是啥?”

  “我画的小黄.漫。”叶沉沉毫不避讳。

  周婵和两个周家男孩眼睛睁大,似乎想要‘一睹芳容’。

  陈嘉白光看封面,就知道对方干了什么。

  “你……是不是!”

  叶沉沉大方回应:“对啊,叶婉婉让我画的,不要让大佬看见哟~~”

  陈嘉白脸上立刻开始烧起来,叶沉沉赶紧抢回鼠标:“我藏起来就是了!”

  他动作很快,直接将文件夹隐藏。

  “咦,她居然是本市人。”看了一眼蔓蔓鱼的资料,她在微博上写的是在国外,平常po图也是国外的风景。

  而且他们开扒发现,对方的资料的确藏的很深,在搜索引擎上的资料只有生日和名字,年龄身高之类的。

  叶沉沉通过圈内网才从一些非大众网站上搜到对方的资料。

  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正是曝光好时机,蔓蔓鱼又刷新了微博。

  蔓蔓鱼:号外号外,拿到第一手资料!年会官网照片![图片]

  图片上,应该是上次在主播平台年会上的自助酒会,陈嘉白站在酒桌前,捧着盘子,‘状似亲密’的一位很胖的中年男人说话。

  陈嘉白回忆了一下。

  “是我们平台金牌‘经纪人’,我不过是拿完吃的和他说了两句话。”

  这个‘状似亲密’,怎么看都只是因为角度才造成的假象。

  “等等,她不是我们平台的吗?为什么黑自己经纪人?”

  一查之下,原来蔓蔓鱼在年前居然就解约,和另外一家平台签了约,这时候正好还能踩两脚。

  评论里,出现了一个科普帝:[据我说知,这位‘经纪人’因为是GAY的关系,为了避嫌从不签男主播……]

  [噢!懂了懂了。]

  叶沉沉挑眉,“她是不是傻?”

  陈嘉白:“?”

  叶沉沉点到了官网,“当时我有关注你们官网的信息,因为不是食物中毒吗?我叔就把监控录像给拿回来看了一遍……”

  叶婉婉当场笑出来。

  叶沉沉,“用白儿你的账号发出去?”

  陈嘉白露出狡黠的笑容,“等个半个小时再放出去。”打脸要人多才好玩。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