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54.提问
  53

  “哈哈哈, 现在贩卖人口是犯法的!”叶枉揉了揉脸,差点笑岔气过去。

  周寒蛰也露出一丝笑, 陈嘉白撅着个嘴,内心不满,甚至想耍点小脾气。

  “开始了。”叶枉提醒。

  最后一件东西的拍卖正式开始,虽然周寒蛰让他压价, 只要别人出了,他就压,一副云淡清风的样子,可陈嘉白还是哆嗦着举牌, 他几次都想转头问问周寒蛰有没有带够钱。

  甚至想到如果周寒蛰没钱,自己会不会被当做骗拍, 然后留在这刷盘……刷玻璃。

  当然, 这仅仅是陈嘉白自己散发脑洞,和现实完全无关, 事实证明, 你大佬还是你大佬。

  到最后, 只有两三位和陈嘉白竞争了。

  他们在陈嘉白毫不犹豫加价的势头下, 渐渐额头出汗,最后一位光着头的大叔,也在陈嘉白毫不动摇的举牌加了比他多一倍的价格下放弃。

  陈嘉白成功的当了一回土豪, 买八位数的东西眼睛也不眨一下。

  事实上他眨眼睛了, 完全不眨的是周寒蛰, 他连睫毛都不抖, 这件事仿佛就是个小事而已。

  而在场的各位已经全都知道,这位大佬,要卷土重来了。

  不少人离开了座位来打招呼,周寒蛰有选择性的选择理或不理,但是陈嘉白就只能僵硬这笑容,不断和他打招呼的人点头。

  应该是当初认识的人,周寒蛰偶尔会多讲几句,不过对象都是老头子。

  竞拍的东西送上来了,陈嘉白小心翼翼的捧着,丝毫不敢手抖。

  “先生,您要用这个做阵眼吗?”

  “嗯。”

  陈嘉白突然想到自己脖子上的挂坠,这个如果也是真的话……那岂不是自己已经摔了好多次钱……?

  从衣领下掏出自己脖子上的翡翠挂坠,“先生,这个也是翡翠吗?”

  周寒蛰垂眼看了一眼挂坠,“是。”

  卧槽!

  陈嘉白抓着这坠子的手突然觉得好重。

  “这个很贵吧……!?”

  周寒蛰点头,“这是给你的。”

  陈嘉白,“原先不知道这么贵重……”等等,就算知道,当时周寒蛰肯定也会强行给他戴上,当时他可没有拒绝的权利。

  回到车上,周寒蛰拿出他的本命八卦盘,陈嘉白一看,顿时愣住了,因为这个八卦牌子和自己脖子上的翡翠挂坠简直一模一样。

  “这是……”

  原来这个是周寒蛰本命八卦盘的缩小版,是在非常小的时候,大佬的父亲给他找玉雕大师为他量身雕琢的。

  有百邪不侵的效果,可后来在周寒蛰死后,他的阴魂体进入到其中,这玉佩便化作阴寒之物,当时也是这个八卦挂坠救了他,让他的魂体栖身在内,温养魂魄。

  简直重如千钧,他顿时觉得脖子要被勒的喘不过气来,也怪不得那么多脏东西要抢这个挂坠。

  这简直就是抢房子啊!能住还能养阴,简直是阴物利器,他记得那时候小起也想要这个东西,只不过方式很柔和。

  而现在,这个挂坠的效用变成了:无论陈嘉白在什么地方,周寒蛰都能用他的八卦盘算出他的精确方位。

  “先生,这东西很重要,您还是收回去吧!?”陈嘉白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说。

  周寒蛰顿了一下,转过头,嘴角噙着冷笑,“不想要了?”

  陈嘉白看到对方冷笑,瑟缩了一下,还是壮着胆子说:“可是,这东西对您的意义非比寻常……!”

  周寒蛰盯着他的眼睛,用很肯定的语气说,“你对我的意义也非比寻常。”

  Biu——

  刚、刚刚,周寒蛰说了什么???

  陈嘉白眼前炸出眼花,心跳瞬间加足马力蹦上了两百,咚咚咚的,在喧闹的场地里,却似乎只能听到陈嘉白自己的心跳。

  而周寒蛰却像是没说过这话似得,神情毫无变化的递出去自己的卡,让已经脸红心跳的服务员小姐姐刷掉费用。

  陈嘉白又甜又怂,所以根本没敢继续问下去,一点点红着脸,抓着冰凉的玉佩,觉着烫手心。

  一直到叶枉和吴卿去和拍他们水晶雕塑的卖家打完招呼后,陈嘉白才脱离这个‘窘境’。

  叶枉看了一眼手表,“先生,先带嘉白去吃个午饭吧,附近有一家熟人的店铺,他过年也开业。”

  周寒看了一眼在旁边缩成鹌鹑的陈嘉白,点头。

  吴卿拿出手机开始联系,半分钟,吴卿联系好,“好了,走吧。”

  陈嘉白一开始以为只是普通的餐厅,随便吃吃也就好了。

  没想到曲径通幽,打开厚重的、没有把手的木门,里面昏暗,仔细一看,是一片竹林。

  地上铺着鹅卵石,一直通往深处。

  里面很暗,陈嘉白只能看到幽幽的绿灯指引着前进的方向,他紧跟着周寒蛰,因为时不时会碰到岔路口,不知道通往何处,所有有些害怕。

  “欢迎!”清甜的女声。

  终于到头,迎宾是一位小姐姐,身着纯白色旗袍,身材凹凸有致。不过是旗袍传统,只全身上下就露出半只手臂和脚踝,看不出来一丝色.气的意味。

  “用餐的四位是吗?”小姐姐的目光在陈嘉白身上停留了一会,很有礼貌的问。

  “嗯,刚刚预约的。”叶枉点头,往里头探了探头,“老赵呢?”

  “老板回家生小孩了,您跟我来。”小姐姐面带微笑,却说出……令人难以理解的台词。

  陈嘉白:生孩子……???

  叶枉:“噗嗤,替我恭喜他喜得贵子,算算时间,好像是这个时候了。”

  小姐姐点头,将他们带入隔间。

  “不吃太久,给我们来几道正常的家常菜,就招牌的那几样就可以。”叶枉熟门熟路。

  “好的。”

  过了一会,菜上齐了,周寒蛰不需要吃,在边上整理材料,陈嘉白食指大动,每一样都很和他的胃口。

  虾仁鸡蛋羹,红烧排骨,辣炒冬瓜,清炒空心菜,土豆牛腩,拌三丝,鲫鱼豆腐汤,每人一碟开胃萝卜干,饭则是玉米豌豆加在一块蒸出来的杂烩饭,饭香夹杂着农作物的清香从打开盖子的时候,就让人忍不住搓搓手。

  几人边聊,边开始动手,陈嘉白吃得半饱的时候,看周寒蛰专注的拨弄材料没注意这边。

  于是陈嘉白挨着叶枉,好奇的问:“叶叔叔,这里的老板是男的?”

  叶枉:“自然,否则我也不能叫人老赵吧?”

  陈嘉白面色变得古怪,“……你们……男的可以生孩子?”

  叶枉:……

  “也不是不可以……”叶枉故作玄虚,放下筷子喝了一口汤。。

  “啊……”陈嘉白吓了一大跳,咽下一块豆腐,“真的吗?怎么生的?”

  叶枉笑,“当然是从肚子里生出来的。”

  陈嘉白瞪大了眼睛,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说:“还真的可以生……?”

  “对,可以,而且一生能生一群,男性体质比女性好,所以多生几个也无所谓。”

  陈嘉白觉得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以至于忘了咀嚼嘴里的食物。

  吴卿在边上微微摇头,小白真的好骗,也幸亏当初,被周寒蛰直接逮住,否则指不定现在被哪个坏心眼的家伙骗走。

  她保持沉默,听着叶枉忽悠小白,喝着茶水,尽力让自己不要笑出来,小白有点怯场,还害羞,最关键的是缺少自信,偶尔逗一逗,有助于他变得开朗。

  陈嘉白压低声音:“那他是自己生娃,还是要其他人帮他……?”

  叶枉也被这个问题问蒙了,好一会才说:“当然是要两个人一起生。”

  陈嘉白表情凝固,讷讷问:“哦……”

  吃饭的时间,陈嘉白都在想这个事儿,两个男人可以生孩子?挖槽,这个太可怕了。他直接脑补出了自己大肚子的模样,吓死个人……

  吃完是下午一点,叶枉结账,开动车子,他们现在要去当初写生的那个小镇,在那里完成周寒蛰的复活。

  中途他们回了一趟叶家,去拿行李,期间叶沉沉没有任何踪影。

  他试探的给叶沉沉发了一条短信,对方立刻回复:[谈恋爱呢,别让我出来吃狗粮。]

  陈嘉白:……

  开出叶家,陈嘉白系着安全带斜靠在副驾驶,偷偷看了周寒蛰几眼,他欲言又止,“先生……”

  周寒蛰侧头看了他一眼,又重新看路,“嗯?”

  “那什么……今天叶叔叔说……”陈嘉白很想确认一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说饭店的老板可以生、生孩子……?”

  周寒蛰:“嗯。”

  “真的可以吗??”陈嘉白不可置信,之前叶枉说的时候他还半信半疑。

  周寒蛰点头,“可以。”

  陈嘉白嘴仿佛可以塞下一个鸡蛋,真……的吗?

  他突然觉得下腹一紧,然后就想到叶沉沉,他说家里很早就已经知道他是GAY,并且还体谅他,说的那么轻巧,其实是因为在他们圈子里,可以男男可以生娃?

  陈嘉白的脸色由青变红,变白……一时间五花八门。

  如果真的能生,那自己和周寒蛰,肯定是自己生啊!想到这里,他肚子开始隐隐作痛。

  “先生,这生孩子的事情……您怎么看?”

  上了高速,周寒蛰单手扶住方向盘,右手伸了过来,覆在陈嘉白的肚子上外面的羽绒外衣上。

  “你想生孩子?”他挑眉问道,有点不可置信。

  “不是!!”陈嘉白立刻闹了个大红脸。

  周寒蛰:“这也不是不行。”

  陈嘉白:“……?”

  “就是需要一些手段,难度很大。”周寒蛰敲了敲方向盘,似乎真的在思考。

  陈嘉白赶紧摇头,摇得和外面的雨刷似得,“不,真的不是!我只是好奇饭店老板……!”

  陈嘉白又问,“难道是男人都可以生吗?”

  周寒蛰笑了,“不。”

  他很自然的把陈嘉白的手从口袋里捉了出来,单手玩弄,弄得陈嘉白痒痒的。

  “你怕我让你生孩子?”周寒蛰一语中的。

  “啊,不、不是……”他现在只想找个车缝钻进去。

  “还是你是真想生?”

  “不!想生就有鬼了!”话刚说出来,就觉得不对劲,自己身边不就坐了只真的鬼。

  周寒蛰看了一眼炸毛的小可爱,语气中竟带着一丝温柔,“整天胡思乱想什么?”

  陈嘉白红着脸,现在说什么都觉得尴尬,他选择闭嘴。

  ……

  终于,周寒蛰也不故意调侃陈嘉白,路程过半,因为昨晚没睡着,陈嘉白隐隐有了困意,打了一声报告,他在副驾驶上睡过去了。

  等到天色渐渐有些发灰的时候,他们到了,今天住在了湖边某高端酒店,比他们上次写生住的酒店好的档次不止一两档,全复古装修,亭台楼阁,连房间都是古代婚房的设计。

  只不过进去的时候,陈嘉白觉得有些莫名的阴森森,因为大红色的复古装修,红木,红纱,红蜡烛,甚至,床铺的床单都是绣着龙的大红被子。

  他突然觉得有点像是恐怖片里的阴婚现场,他甚至开始脑补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的情景,因为已经被有了一些心理承受能力,他还觉得有点小刺激。

  放好行李,他倒软榻上玩手机,周寒蛰和叶枉准备事前的事项,一直到陈嘉白通了五关,打了个哈欠的时候周寒蛰才回来,他显得很沉稳,看不出来一点点激动的表情。

  不知不觉,居然已经11点了,周寒蛰进门坐到了软榻边,和陈嘉白说:“十二点。”

  陈嘉白点头,又打了个哈欠,眼角溢出一丝泪水,揉了揉,“好的。”

  因为怕自己睡过去,陈嘉白不断和周寒蛰说话。

  “可以问您问题吗?”陈嘉白趴在离周寒蛰不远的地方。

  周寒蛰抓住他纤细的脚踝,拖了过来,固定在怀里,“问。”

  “您激动吗?”周寒蛰准许,陈嘉白来了兴趣。

  周寒蛰嘴角弧度上扬,能恢复到久违的肉身,说不激动是假的,“一点。”

  陈嘉白继续问:“您之前是多少岁……?”

  周寒蛰:“二十八。”

  陈嘉白:“您之前读过大学吗?”

  周寒蛰:“嗯。”

  陈嘉白:“读得哪个?”

  周寒蛰回忆了一下,“北五环边上的。”

  陈嘉白眼睛睁大,那里就两所好大学,都是特别大牌的名牌学校,“您是学霸!”

  周寒蛰毫不谦虚:“嗯。”

  ……

  陈嘉白对周寒蛰的过去有很多问题,有数不清的问题想问,对方似乎心情不错,耐心的每一个都回答。

  一直到陈嘉白问,“您复活之后第一件事想做什么?”的时候。

  周寒蛰顿了一下,突然把深邃的目光移到陈嘉白身上。

  周寒蛰呵呵一笑:“你猜。”

  陈嘉白也呵呵了一声,顿觉不妙,想收回问题。

  然而周寒蛰先他一步,优雅的吐出两个字:“操.你。”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