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52.0.5
  51

  “不、不用, 叫哥哥……”陈嘉白塞在嘴里的饺子忘了嚼。

  周寒蛰瞥了他一眼, 陈嘉白立刻禁声, 好一会才喃喃:“那、那一定要加小字。”

  叶沉沉:“……”

  吃完饺子,陈嘉白不好意思赢‘后辈’的钱,退了场, 叶枉吩咐阿姨又整理出来几个房间。

  周寒蛰靠在墙上, 一只胳膊耷拉着, 同叶枉聊事,修长的身形加上绝对令人瞩目的气场, 陈嘉白总是会将眼神往他那边移。

  然而在一次眼神被捉到之后,陈嘉白红着脸移开, 没敢往那边看

  叶沉沉喊他过去:“来来来, 看哥哥怎么赢钱!”

  陈嘉白松了一口气, 立刻一阵小跑窜过去, “别坑人钱。”

  叶沉沉:“这怎么叫坑呢?就是正大光明的赢!”

  过年的气氛恢复了过来,陈嘉白给几人加了热茶。

  刚巧给叶沉沉倒茶的时候,叶沉沉的手机屏幕亮了,一条短信。

  虽然叶沉沉瞬间拿了过去,但是陈嘉白看到了信息推送————亲爱的xxx。

  陈嘉白惊了!

  “谁?小起会玩手机了吗?”

  “……”叶沉沉幽怨,“他最近都不显身,还手机呢。”

  叶沉沉快速的在屏幕上敲打,打完扔出去一个一筒, “新交的小哥哥!”

  陈嘉白瞪大了眼睛, “男、男朋友?你变心变得这么快?”

  打牌的另外三人忍不住都好奇的看过来, 原来叶沉沉也是……

  “变心?变个P!他不答应我,都快一周没见着面,更不和搭话,我一天自言自语,像个傻逼,大过年我缝了件衣服给他,他也不理我,”手机又亮了,是电话,叶沉沉肩头夹着电话,又打出去一张牌。

  “哎!要来吗?给我拜年?好勒!”

  “没事,我家床铺多,不行睡我房间。”

  “我妈?他们都在,没关系。”

  挂掉电话,叶沉沉嘿嘿一笑,“不说伤心事了,小哥哥要来找我了!”

  陈嘉白:……

  陈嘉白小声在他耳边问:“你俩那啥了?”

  叶沉沉表情正经,“我是那样的人吗?也就牵过手……”

  陈嘉白稍微放心点,但是心中感叹

  ————男人心变得咋就那么快。

  “他知道你家情况吗?”

  叶沉沉点头,摸了一张牌,“胡!我告诉过他,他半信半疑,后来我表演了一个小手法给他看,他就信了。”

  陈嘉白有点蛋疼,自己当初知道这行的方式实在太惨烈了。

  也不过几句,陈嘉白就被叶沉沉抓上来凑手,自己去接小哥哥。

  本来以为真的是‘小哥哥’没想到是个小可爱……

  陈嘉白内心很复杂,叶沉沉真的是0.5,其实他一直当叶沉沉是‘闺蜜’来着。

  ‘小哥哥’手里拎了好些东西,给了吴卿和其他人挨个拜年,看起来脾气很好,不过他和叶沉沉很明智的没有打扰周寒蛰。

  叶沉沉的性取向叶家人几乎都知道,看到乖巧可爱的类型,自然没理由不喜欢,都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小红包塞给他。

  陈嘉白一上桌就赢了一把,叶沉沉这时候才把人带过来。

  “我们学校大一新生,韩洋。”叶沉沉指了指陈嘉白,“陈嘉白,我同学。”

  叶沉沉问韩洋,“会牌么?”

  对方点头,“会的。”

  陈嘉白立刻让位。

  正巧,这时候叶枉和周寒蛰的话聊完,周寒蛰冲他招了招手,陈嘉白立刻屁颠屁颠的过去。

  “先生,渴了吗?”陈嘉白手里捧着茶,周寒蛰魂体根本不用喝茶,不过还是接过来,在陈嘉白喝过的地方碰了碰唇。

  陈嘉白:……

  “明天有事要办。”周寒蛰说。

  陈嘉白点头,“知道了,您小心。”

  周寒蛰将他搂了过来,翻身单手按在沙发上,“你也要去。”

  “我……?”陈嘉白愕然,“有什么安排吗?”

  周寒蛰嗯了一声,没说其他。

  将近十点半,年尾依旧浓厚,喝多的人在聊天说糗事,另外一边就围着打麻将扑克,还有围在电视机前看联欢晚会。

  吴卿这时候正站在韩洋边上,询问对方的情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对方有些腼腆。

  一直到最后,吴卿笑着说了一句,“别玩太过火。”

  叶沉沉一愣,挠了挠头,“我是那样的人吗?”

  韩洋脸红了一大片,看起来单纯的很。

  他很在意叶沉沉这边的动向,看得有些过久,腰间被轻轻的捏了一下,酸酸痒痒的。

  “呃……?”陈嘉白回过神。

  周寒蛰顺着陈嘉白的眼神,看到了韩洋,挑了一下眉,“喜欢这种类型的?”

  和周寒蛰的关系越来越近,陈嘉白和他能聊的越来越多,虽然还没有捅破某层陈嘉白心中担心的窗户纸,但很明显,他已经可以和周寒蛰好好交流,对他的恐惧感渐渐转变为……夹杂着喜欢的崇拜,虽然某些时候还是有些害怕,但是那种害怕伴随着刺激和快.感。

  “不,不是!”他摇头,“我只是有些在意……”

  他将事情简单的说明,周寒蛰冷冷的呵呵一声,“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不过若是换做我……”

  陈嘉白抬头,周寒蛰正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他,他赶紧一晃而过,避开眼神,低着头问,“您……您会怎样?”

  周寒蛰指尖碰上他的睫毛,痒痒的。

  “我会将对方紧紧握在手中,一口吃掉。”

  薄红一点点爬上陈嘉白的脸颊,没说话,因为他知道对方是在说自己。

  周寒蛰热衷玩他的小手,翻来覆去,连指甲盖都被摩挲了一遍。

  陈嘉白神色尴尬,虽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但还是想抽回来,可他抽了抽,纹丝未动,并且直接将他勾了过去,往怀里一带,让陈嘉白侧头靠在他肩膀上,“别动。”

  他们坐在沙发上,陈嘉白看着电视,周寒蛰看着陈嘉白……

  “您今天收回来的法宝是什么?”陈嘉白挑起话题。

  周寒蛰碰了碰他的手心,粉色的指头缩了缩,手正如他的人,总是在某些时候缩成一团,想吃,需要撬开外壳,用力的吸取里面的嫩肉,周寒蛰抿抿嘴,有种想把对方圈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的想法。

  “罗盘而已,我有一部分灵力困在其中。”

  陈嘉白:“咦,那其他人不能占为己有吗?”

  吴卿正巧端来年糕汤,别人不敢打扰他俩人的对话,只能让吴卿上,“嘉白,先生的灵气太过霸道,若是没有万全准备,吸入后便会爆体而亡。”

  每个混这行的,会炼制一个自己的本命法宝,物件种类多种多样,没有限制,像是叶家,流行玩偶,通常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偶。

  而周家,则没有固定的物件。

  陈嘉白听完吴卿解释,咋舌,带着崇拜的眼神转头对周寒蛰说:“您真厉害!”

  周寒蛰一愣,突然勾起嘴角。

  被人夸过无数次的周寒蛰,却在一个外行人的崇拜目光下,得到一直不存在的感觉。

  奉承、亦或是其他,都不能打动他。

  可陈嘉白软软一声‘您真厉害’,再加之那像兔子一般的湿漉漉眼神,成功的让本来就站在金字塔上的周寒蛰再一次感觉这种很少有的满足。

  他强压下邪火,恨不得现在就吃兔子肉。

  “我哪儿厉害了?”

  陈嘉白先是顿了一下,然而咻的一下从耳后根红到了脸颊,“哪、哪儿都厉害。”

  “是么?”

  “嗯!!”陈嘉白一脸真诚,企图把这个问题略过,怎么就发展成这样。

  “选一个。”

  陈嘉白:……

  “说。”周寒蛰命令道。

  陈嘉白把烫的要死的脸颊埋进自己曲着的大腿里,用很小的声音说,“非要说,那、那、就手……”

  ……

  陈嘉白鼓着腮帮子吃完年糕汤,晚会重播又开始。

  陈嘉白在今年有些无聊的晚会下,一点点阖上眼睛,靠在对方凉凉的怀里眯了一下。

  周寒蛰歪头看了一眼闭眼的陈嘉白,“困了?”

  “嗯……”陈嘉白脸色微红,强打精神,昨晚被闹的累,新奇害怕,可又觉得刺激……

  今天又把一辈子的牌都打了,中途还发生点小意外,这一坐下来,屋内暖气充足,整个人就开始懒洋洋。

  “您困吗?”陈嘉白总算可以抽回手,伸了个懒腰,“对了,您不用睡……”

  “嗯?”

  “想回房……睡觉了。”陈嘉白盘着腿,圆润的脚趾露在外面,卷曲着。

  周寒蛰的眼神暗了暗,“嗯。”

  和叶沉沉打了个招呼,他和韩洋两人正打得开心,摆摆手让他早点休息,转头又加入战场。

  回到房间,陈嘉白一屁股坐到床上,甩着两条细腿。

  第一次和周寒蛰相处这么久,还是在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陈嘉白心里暖暖的,某种感觉似乎要破土而出,可这感觉在他还没有仔细分辨的时候,变成些许酸楚。

  安全感,又没有,一边享受着占有感,一边却又觉得不够。

  他是不是太贪心?

  没来得及细想,几乎是反身关门的下一刻,陈嘉白被压到了床上,脖子上传来细细密密的吻。

  “呃……!”

  床果然是换了,软了很多,他整个人几乎陷进去,而且大了一圈,是两米三的,他伸手没摸到边。

  “先生……”陈嘉白轻轻的扒在对方的脖子上,“我……去洗个澡?”

  周寒蛰贴在耳根细吻,用冰凉却带着几分诱惑的声音,“不,现在就要操.你。”

  陈嘉白有点懵,他没做什么吧?为什么周寒蛰反应这么大?而且,周寒蛰从来不用这个‘操’字眼,可这个不怎么好听的字眼,莫名让陈嘉白一阵躁动……

  “用你最喜欢的手。”

  陈嘉白:……

  而后,细吻一直从耳后根吻到脚背,粉嫩圆润的脚趾紧紧的蜷着。

  “喜欢吗?”声音从被窝里传来,陈嘉白脑袋露在被子外面,眼眸里积蓄泪水,红着脸疯狂摇着头。

  ……

  迷迷糊糊醒来又睡去,到最后一次醒来时,陈嘉白虽然很累,但听到窗外有窸窣的说话声。

  腰间的手臂圈着他,紧了紧,陈嘉白一睁眼就看到对方盯着他。

  “您晚上不睡觉,就这样……看着我?”陈嘉白这时候才想到这个问题。

  周寒蛰嗯了一声,陈嘉白正欲追问,外面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进来。

  “你想怎样!!”叶沉沉气急败坏。

  他的房间就在陈嘉白的隔壁间,所以发生什么,陈嘉白会是一个案发现场的目击者。

  “不想怎样。”

  这声音陈嘉白记得!是小起。

  “你有不喜欢我,又不让我交男朋友,你想怎样?”

  陈嘉白眯着眼,穿上睡衣推门而出。

  银色短发、金色眼眸的男人正抿着嘴,没有回答,他长得精致极了,比叶沉沉高小半个头。

  周寒蛰站在门内,看着陈嘉白,没有管这件事。

  陈嘉白困得不行,睁不开眼,用一条缝看了眼旁边的韩洋,他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小起是吧?”陈嘉白走了过去,他光着脚,走廊上有毛毯,可脚背上一个明显的红点,让对方有些狭促的别过头。

  陈嘉白没注意这么多,他抬头问:“你喜欢叶沉沉吗?”

  对方没说话,并且不给反应。

  叶沉沉气得跺脚,“不喜欢就不喜欢,那你别多事管我,老子叫男朋友不行啊?”

  三方来说,韩洋最尴尬,陈嘉白安慰了一下他,韩洋摇摇头:“我还好,沉沉要气坏了。”

  陈嘉白看着不说话的男人,耐心的问:“你到底什么想法?”

  对方还是不说话,陈嘉白想到之前给他送花的时候,小人虽然有些羞涩,但不至于不说话,看来变大了还更寡言?

  叶沉沉有点急躁的挠挠头,“烦死了,我又不能把你按在下面让你操.我吧?要是你在下面到好办了,直接按住……”

  陈嘉白红着脸,立刻让他住口,不要口不择言。

  可这话让小起和韩洋一起愣住了。

  韩洋先开口,一脸懵逼:“叶沉沉……你不是1吗?”

  叶沉沉啊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啥,我0.5……”

  韩洋僵住:……

  小起也是有点懵。

  陈嘉白灵光一闪,捕捉到什么,心说不会这么狗血吧?

  他开口问:“哎,我说你,不会以为叶沉沉是1,然后就……”

  这次轮到叶沉沉懵逼,因为一直不说话的小起,居然尴尬着脸,用很轻的声音嗯了一声。

  陈嘉白嘴成了O型,“……我居然猜对!?”

  叶沉沉:我日了狗!!

  “所以你认为叶沉沉是在上面的,然后你就拒绝他,还用那么蹩脚的理由?”陈嘉白能言会道的技能树已经开始发芽。

  小起冰冷的表情有一丝松动,脸上居然露出了薄红,他声音有些低沉,但是很好听,“嗯……”

  叶沉沉看呆了,“……误会大了。”

  韩洋说了一句不够明确的话,“的确。”

  真相大白,陈嘉白大手一挥,“你们仨去屋子里聊……我想睡觉!”

  然后三脸懵逼的仨人互相看了一眼,齐刷刷的回了房间。

  ……

  第二天,陈嘉白吃完早饭,等着周寒蛰准备好出门办事,空档的时候正巧叶沉沉开车回来。

  他一大早就把韩洋送回了家。

  陈嘉白一脸八卦,“你们三个怎么解决的?”

  叶沉沉摸摸鼻头,“韩洋先说的,他说特接受不了双插头……”

  “双插头……?”陈嘉白问完立刻反应过来,“……”

  “就是0.5,所以他直接和我说分手。”

  陈嘉白:“……真干脆。”

  “嗯,他说他雷这个。”叶沉沉有些不好意思,“好像是有人会在乎这个,不过我给他赔罪,送了他一套极品装备,我也没占他便宜,就和平解决了。”

  “其实一开始是觉得他可爱,想试试来着,后来觉得好像不是很……昨晚准备坦白来着。”

  “那你和小起……”陈嘉白看了一眼叶沉沉口袋里的人偶。

  “嗯……答应了!这次多亏你!”

  陈嘉白替叶沉沉开心,嘿嘿一声,“那你要请我吃饭!”

  叶沉沉握拳,露出一副久违了的表情,“没问题,老子终于有机会给你喂狗粮了!!”

  陈嘉白:……

  两人聊了一会,陈嘉白从口袋里掏出周寒蛰给他的那个小锦盒,打开盖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叶沉沉咦了一声,仔细看了看,“这是,印记笔。”

  “印记笔?”

  “嗯,这东西要用灵力才能使用,留下印记就没法消除,相当于一个永久记号笔,挺贵的,而且看起来你这个还是个古董,从哪儿淘换来的?”

  陈嘉白福至心灵,没回答叶沉沉的问题,而是问:“那如果留在人身上呢?”

  叶沉沉想了一下,摇摇头,“那我还真不知道,你试试?”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