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50.礼物
  49

  电话里的周寒蛰是那样说的, 但是一直临近春节,陈嘉白都没见到他。

  他内心在想见和不想见中纠结。

  想见的原因也就不用说了,矛盾的是不想见的原因, 虽然他想得到对方的触碰,想要挨着对方更近一点,但是却不想羞耻的说出那些话, 想到一见面有可能就要说那些……

  他觉得还是算了,但心中的另外一个声音又疯狂的推着他快点见……

  ·

  “和我们一起采购年货吧!”叶沉沉打电话来,旁边应该是叶婉婉。

  陈嘉白对这种事挺新鲜的,“好啊,今天吗?”

  “嗯, 一会过去接你。”

  陈嘉白吃完午饭之后, 叶沉沉换了一辆车来接他。

  “换车啦?”陈嘉白围着这个看起来很不错的suv看了一圈。

  叶婉婉从窗户哪儿探出头来, “小白哥哥, 这车是我的,今天要买的东西多,要拿个大家伙来载。”

  “哇,你这么早就有车了!”陈嘉白看着叶婉婉, 猜测对方会不会开车。

  叶婉婉看穿了他的想法,“我不会开, 但是这辆是我的。”

  “用这个大家伙来装, 要买很多东西咯?”

  叶沉沉:“必须的啊, 你也不想想我家几口人?”

  陈嘉白看着自己的小背包沉默了。

  叶婉婉噗嗤的笑出来。

  “小白哥哥, 你就带个小背包吗?怕是一样都放不下!”

  陈嘉白窜上车, “咱么去哪个大商场?”

  叶婉婉看他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们先去大百货,先把必须拼买了,然后再去拼跳楼价商品。”

  跳楼价商品是个什么玩意?陈嘉白好奇。

  商场开始年末大减价,叶婉婉和叶沉沉去采买瓜子花生对联福字之类的。

  陈嘉白则看见一家大减价的男装,偏青年的品牌,看标价还算实惠,他便和两人暂且分开采购。

  他挑中了一件灰绿色圆领针织衫,两件休闲裤,外套是短款米色羽绒服,他一向喜欢穿稍微清爽一点的颜色,因为以前他本来就有些寡言,再穿的沉闷就更没办法合群。

  他试了试针织衫,出来照镜子的时候,导购员小姐姐一顿猛夸,把陈嘉白夸的有点找不到北。

  他本来就很白,还因为瘦锁骨很明显,圆领有点低,把他好看的锁骨凸显出来。而且这件针织衫还修身收腰,很好的把他的腰身勾勒出来。

  他气质偏软,这毛茸茸更衬得他软绵绵,圆绒绒,看起来很有亲和力。

  一整套试穿过后,不用夸,陈嘉白已经掏腰包买下来了。

  他在男性用品点停留了一会,相中一个钱包,他的钱包已经有些磕碰,而且款式也很老,小羊皮的皮夹,售价不过千,如果要用的久一点肯定要稍微贵些,他咬咬牙买了。

  “小白哥哥,你买钱包啦。”叶婉婉不知道什么时候买完,这时候手上领着两个大袋子,叶沉沉直接用小拖车推了几个大箱子过来,简直像是移动的小山丘。

  他目瞪口呆,“好多……!”

  叶婉婉吐了吐舌头,“已经不多了,今年是我和叶沉沉承包买年货业务,他们都懒不愿意动,不过我们过年的红包肯定是最大的。”

  “我买了套衣服,还想买个礼物……”陈嘉白看了一眼楼上的男性专卖层。

  这一楼往上,都是价格偏贵的门店。

  叶婉婉:“叶沉沉,你帮我拿一下东西,我陪小白哥哥去买。”

  “为啥是我?”

  叶婉婉:“因为你上不去,”她指了指那宛如小山的年货。”

  被一个人留在角落的叶沉沉画着圈圈。

  “小白哥哥,送给情人吗?”叶婉婉单刀直入。

  陈嘉白颇有点不自主,他和叶沉沉可以说,但是叶婉婉毕竟是女孩子,“呃……算是吧。”

  “那我建议选配饰。”叶婉婉从小娇生惯养,不缺钱花,所以对时尚潮流还算有些见解,“小白哥哥你的预算是多少?”

  陈嘉白:“……我应该要送贵重一点的东西。”

  叶婉婉了然,她指了指一家门店,“这家吧。”

  陈嘉白看到一个很大的H。

  “送……送皮带?”陈嘉白看了一眼款式多样的皮带,“我觉得还行,但是会不会有点……奇怪?”

  叶婉婉嘿嘿一笑,“你想想,领带太老套,衣服鞋子衬衫你又不知道尺码,手表什么的,你也买不起,这皮带不用尺码,款式也不容易选坏,最主要的是重在实用……”

  陈嘉白顺着她的思路觉得有点道理,可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被叶婉婉拉着去看皮带的款式把这个不对劲王道了脑后,到后来基本上想不起来是哪里不对劲。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春节的时候见到对方,如果见不到……就自己用吧。

  陈嘉白抱着这个想法,挑了一个看起来很简洁大方还有些复古的皮带,可当付钱的时候,陈嘉白嘶了一口气。

  五千二……!

  一根皮带怎么这么贵……?

  然后他才看清楚这个牌子的名字,好嘛……这个价格算便宜的了。

  有点肉疼,但是又觉得这个价格才可以拿得出手,他最后还是爽快的付了钱,叶婉婉捂着嘴在边上笑,陈嘉白的眼光不错,这款价格不贵,而且设计很大方。

  叶婉婉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赚几天就回来了!”

  叶沉沉在下面等了很久,看到他俩回来,像是哈士奇似得,甩着尾巴挤过来。

  “你买了什么?”

  叶婉婉替陈嘉白说,“嘿嘿,皮带!”

  叶沉沉:……

  “皮带?”包装袋被封上,叶沉沉也看不到长啥样,但是看到了牌子,说:“小白白,你可算下血本啊。”

  陈嘉白肉痛的点点头。

  叶沉沉笑,“挺好,值,实用!”

  陈嘉白也瞄了一眼购物袋:“嗯!送不出去我还能自己用!”

  叶沉沉:……

  叶沉沉和叶婉婉对视一眼,很默契的没有说出送‘特殊’皮带的含义。

  “你们东西都买完了吗?”

  叶沉沉:“这里差不多了,咱们去下一站。”

  陈嘉白惊讶,“你们还要买啊?”

  “嘿嘿,这次是去买新鲜玩意。”

  叶沉沉没细说,陈嘉白好奇。

  把东西全弄上车之后,叶沉沉一路开往————阴阳巷。

  一改往日的气氛,这里人来人往,而且外面的字体被粉刷一新,变成大红的阴阳巷……

  陈嘉白:……

  是风水界年货市场,陈嘉白被各种各样的摊子吸引。

  “跳楼价!平安符!送亲友送朋友,实实在在!”

  “跳楼价!想要一年撞大运吗?想要天天捡法宝吗?这里是一枚锦鲤,购买它你就能有一年的运气!”

  “跳楼价红线,姻缘红线,新鲜出炉的姻缘红线!”这个叫卖声吸引了陈嘉白,叶婉婉和叶沉沉两个人分散开来去买各自要买的东西,陈嘉白蹭到这个摊位面前。

  这摊位前分别挂着多条长长短短的红线,“我这线可是泡着姻缘水七七四十九天,晒干之后定型而成的。”

  陈嘉白好奇,“这有什么用处?”

  “嘿,这不是好笑嘛,当然是用来拴住喜欢人的心咯!”买东西的是一个小伙子,看起来就比陈嘉白大一些。

  他挨近陈嘉白,“将红线穿个小挂饰,然后让你喜欢的人戴上,保准对方跑不掉,但可不是说就一定能成,其他还看你的努力,但是这玩意能让你们多几次‘巧遇’……”

  他突然停顿了一下,看向陈嘉白,面色有点不好看,“你都有了,你还问我,逗我玩呢?”

  “啊?”陈嘉白愣了一下,突然想到,摸了摸你脖子,“这个?这个是姻缘红线?”

  那人看陈嘉白确实是不懂,嘿嘿笑死,重新变得神色暧昧,“你这根线比我这里的都要好多,看起来掺了点什么,有些强势,一般人怕是拒绝不了……”

  “这都能看得出来?”陈嘉白好奇。

  “那当然,我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陈嘉白犹豫了一下问:“这个红线是单方面的吗?”

  “多新鲜,肯定是单方面的,你要给谁系上都行,但这玩意你系多了,怕是会遭反噬,还是悠着点吧。”

  陈嘉白看着长短不一,问:“长短有什么讲究吗?”

  小哥说:“看你对象吧,脾气大点的就长点,这样套的牢,”他拿出了一摞,“这个,取下一节就可以代表这一摞,其他烧了就行,你脖子上的我看原先就挺长,小兄弟,脾气挺大的啊?”

  陈嘉白摇摇头,“我要买这个,”他指了指最长的那一摞。

  那小哥笑了:“兄弟,那你喜欢的人,脾气挺大的啊。”

  陈嘉白:……

  买完这一摞,陈嘉白的钱包差点空了,在一个摊位前找到了叶沉沉和叶婉婉,他俩正在采购符纸,神行符、御剑符、清洗符……

  一直到天黑了下来,他俩才收工。

  “爽!”叶沉沉看着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回到车上。

  他看了一眼陈嘉白买的东西,觉得好笑,“小白白,你买了红线哟!”

  陈嘉白不怕叶沉沉笑话,从袋子里掏出一摞,叶沉沉和叶婉婉看呆了,“你、你买这么多干啥?要把人捆成木乃伊吗?”

  陈嘉白和他俩说了小摊老板说的话。

  叶沉沉:“我不是很了解这个,还有这个说法?”

  “我好像听说过,但你这摞也太大了吧……”叶婉婉笑得花枝乱颤,“哈哈,也是……大佬脾气大……”

  送陈嘉白回家,路程过半的时候,吴卿打来电话。

  “我妈让你去我们那儿过年。”

  陈嘉白当然是万分愿意,“会不会不好,春节打扰你们……”

  “不会的小白哥哥,我妈妈可喜欢你了,叔叔也喜欢,你能来,我们还能凑两桌麻将!”

  “……”

  原来叶沉沉这一辈能有五个人春节来他们家过年,再凑一个就可以打两桌……

  “我不太会,”陈嘉白没打过。

  “我教你!”

  于是这事儿就这样定下了,陈嘉白收拾了电脑和换洗衣服,直接就跟着俩人走了。

  春节的前几天,陈嘉白挨个发了春节短信,给周寒蛰发的时候还加上:有空的话,有礼物给您。

  来叶家过年的人几乎全都到齐了,叶家屋子大,根本不担心住的地方,陈嘉白总算见到叶沉沉的爸爸,他绑着小辫子却长得特别儒雅,说起话来文绉绉,但是和吴卿在一块的时候却显得有些皮。

  人一多就热闹,陈嘉白一开始还担心自己不合群玩不到一块去,可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都像是认识陈嘉白似得,围着他。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是自己的‘粉丝’。

  “我给你送过礼物的!”

  “我站寒白!”

  “我也站这个cp……!”

  陈嘉白:“……”

  另外一个妹子嘿嘿笑的挤过来,“其实我想问问前几天那件事……后来是什么发展?”

  陈嘉白刷的一下爆红脸,秉承“那就不交代”原则,打着哈哈躲过了这个话题。

  吃年夜饭的时候,陈嘉白收到了很多红包,而且每个红包都很厚,尤其是叶枉的,他表情不自然的塞给陈嘉白巨厚的一个红包,喃喃的说了一句,“以后这辈分可怎么叫呐……”

  陈嘉白呆在原地,过了几秒钟才懂他的意思,薄薄的脸皮又开始被‘虐待’,简直快滴出血来。

  麻将很容易学,一教就上手,陈嘉白同他们一直打到了深夜三点,他技术不行,已经输出去了一个红包。

  陈嘉白有些肉疼,几人逗着他说要提高价码,陈嘉白立刻摆手说绝对不行!

  叶沉沉打趣,“白白是要买房的人!”

  “哈哈哈哈。”

  陈嘉白:……这个梗是不是过不去了?

  将近四点,端上来了水煮饺子,几人都累了,吃完了饺子,约好明天再战!!

  离开大厅转到自己的客房,他还是住那间很靠近大厅的屋子,转身关上门,陈嘉白一把脱了毛衣,暖气很足,他有点流汗了。

  浴室里,陈嘉白闭眼用洗发水揉了揉头发,就在他吹水之后,睁开眼,眼前霎时间全黑了。

  停电?

  他被热水冲刷着,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等等,这剧本怎么这么熟悉……?

  哒哒哒,脚步声,陈嘉白没有回头,一双冰凉的胳膊从后面搂了上来。

  “新年快乐。”

  是……周寒蛰!

  热水吹刷,脸被外后掰,得到一个冰凉的吻。

  等到陈嘉白气喘吁吁,在吻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有些迷离,立刻回礼,说:“祝您新年快乐!”

  幸亏房间是黑得,陈嘉白因为接吻的反应,不足以曝光,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在黑暗中也看得清楚,

  ————清楚的看到陈嘉白因为一个吻而有了反应。

  陈嘉白慌忙遮住。

  “别动。”冰凉凉的手一路往下。

  ……

  洗完出来的时候,陈嘉白被揉在怀里变得软软的,包着浴巾被放到床上,因为已经去了一次,全身粉粉的。

  “有礼物给我?”周寒蛰一遍解着喉前的扣子,目光热忱的盯着趴在床上的小可爱。

  陈嘉白躲开对方的眼神,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包装袋。

  “嗯……!”

  周寒蛰刚脱掉一件衬衫,挑了挑眉,扫了一眼包装。

  陈嘉白看着周寒蛰拆开包装,拿出里面的皮带,然后带笑的抬头问他:“皮带?”

  “嗯!我本来想送您衣服什么的,但是没有尺码,婉婉说皮带不用尺码……”

  陈嘉白上次买了之后,搜索过送皮带的含义————套牢一生。

  他知道周寒蛰一定不会知道这个含义,这让他没有负担的送出去。

  周寒蛰似笑非笑挑眉,看来小可爱完全不知道皮带还有另外一种用法,“把手伸过来。”

  陈嘉白疑惑,可还是把一直手伸了过去。

  “两只。”

  陈嘉白又伸过去一只。

  冰凉凉贴着手腕……

  “您、您为什么要绑我?!”

  双手被往上一抬,将他束缚在床头,双手被固定住。

  而周寒蛰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条丝巾,他眼前一黑,被蒙住了。

  没等他开口说话,嘴立刻被堵上,这个吻,像是暴风骤雨,带着侵略性和疯狂占有的感觉,让陈嘉白完全找不到北……

  分开的时候,陈嘉白已经完全败下阵来,断断续续的说:“您……给我……解开吧!我不逃的……!”

  周寒蛰呵呵一笑,贴着他的耳朵,“这才是情人之间,皮带正确的用法。”

  陈嘉白愣了一下,立刻红着脸,咬牙,他被坑了!!!

  “那您把丝带拿开……”

  周寒蛰压根没听他的,“这样更方便,感受我。”

  陈嘉白有些怕,带着哭腔求饶。

  周寒蛰撩开他的刘海,在额头上轻轻嘬了一口,“别怕,过几天我也有礼物送给你。”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