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48.道谢
  47

  中午, 周寒蛰走了, 说回叶家办事。

  叶沉沉在边上也不敢问是什么事,等周寒蛰走了之后才敢大喘气, 悄悄的问陈嘉白,“我说你平时是怎么和周大佬相处的?我觉得要是我, 可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嘉白也摇了摇头,“你觉得我敢随便说话?”

  叶沉沉嘿嘿了一句,问了个很私密的问题,“那你们怎么……嘿嘿嘿的?”

  陈嘉白脸色大红,踹了他一脚, “那你和你的前任都是怎么做的?”

  叶沉沉:“我0.5,你问的是什么时候?”

  陈嘉白:……

  接下来两天, 画的都很顺利, 陈嘉白本来就很喜欢这种古香古色的景色, 古巷古城古迹都给人心灵宁静的感觉, 他会在路过的时候往小巷子瞄一眼,看到无面鬼突然伸出手来和他打招呼, 莫名觉得可爱。

  他听叶沉沉说那天, 周寒蛰守着他睡觉, 还让自己别出声。

  陈嘉白像是吃了蜜一样,任叶沉沉怎么埋汰他, 他这几天的心情都很好。

  这个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三天的下午, 陈嘉白刚摆好画架, 突然听到一个女声喊她, 声音已经是有些陌生,但是几秒之后反应过来。

  “嘉白。”陈嘉白转头,看到了任慧。

  “……妈?”陈嘉白叫的不情不愿,上次电话里不欢而散,甚至可以说是大吵一架,没有预兆的见面下,也没让他火气特别大,但是终究无法很热情的去应对。

  陈嘉白看到所有人都看向他这边,登时皱起眉。

  任慧手上抓着粉色真皮小包,脸上露出一点点笑,虽然陈嘉白觉得这个笑很碍眼,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还是他妈。

  “您……”陈嘉白不确定的问:“来旅游?”

  他这样和自己母亲说话的确很怪,但是他们真的不熟。

  吴尧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任慧,“陈嘉白的母亲?”

  任慧点点头,“上次和您通过电话,一次电话。”

  吴尧点点头,“现在正在上课,有话,你们去边上说。”他态度并不好。

  任慧点头,朝陈嘉白招招手。

  叶沉沉从陈嘉白挤眉弄眼,小声说,“你等会应对不了,就冲我发个短信。”

  陈嘉白嗯了一声。

  两人走到离开队伍十几米远,这才停下来。

  任慧精心修饰过妆容,但是仍旧看起来有些憔悴,深棕色头发盘上去,倒是显得有些婉约。

  已经和记忆力的任慧不一样了。

  之前任慧的模样是长黑直,喜欢用粉色唇膏,脸上的妆容也不像现在精致,显得有些土气。

  她应该过的很好。

  “嘉白。”

  陈嘉白疑惑:“您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任慧:“你们辅导员告诉我的。”

  他们的辅导员是个女老师,三十多岁,刚结婚,对他们还算好,就是偶尔会唠叨。

  告诉任慧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想知道他辅导员电话也很容易。

  “您有什么事吗?”陈嘉白问,任慧今天的态度很奇怪,看起来有些在讨好他。

  “如果是上次严橙的事……”

  任慧打断他,“不是,小橙说她已经交到男朋友了。”

  陈嘉白松了一口气,“那是什么事?”

  任慧看起来有些不自在,一副情深的模样,说:“我就是想见见你。”

  “……”陈嘉白一阵沉默,这话他不信。

  任慧看着陈嘉白,小苗抽芽,气质变得不像之前那么阴郁,更像个大男孩。

  她记得以前陈嘉白总是喜欢低着头说话,然而这次却直视她的目光,并且看起来有些耀目,似乎要看穿她的心思,她定了定神,“嘉白,你上次的那个朋友在吗?”任慧看了一眼身后的学生,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也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学生。

  “什么朋友?”陈嘉白不明白。

  任慧有点没面子,轻声说:“就是上次我去你家,在你家的那位。”

  那天任慧没有看到陈嘉白,心说可能是把房子借给别人住。

  陈嘉白还是有点不明白,周寒蛰?不可能啊,他怎么可能会和任慧碰面,等等,任慧什么时候去过他家?

  “什么时候的事情?”陈嘉白问。

  任慧稍微说了一下日期:“就是接机第二天。”陈嘉白回忆了一下,一下子想起来了。

  就是那天,那天白天陈嘉白睡死过去……因为晚上被弄的太惨。

  想起那天,他稳住,没让自己红起脸,问:“您找他什么事?”他对任慧见过周寒蛰这件事有些不爽,甚至觉得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任何一个朋友和任慧见面。

  任慧很想像以往那样硬气的说话,但是想到求由于人,不得不放软声音,“是这样的,嘉白,他是你什么朋友?上次见面的时候,我似乎说错话得罪到他,想找个机会见面赔罪一下。”

  陈嘉白有些疑惑,为什么周寒蛰没有告诉他这件事?

  “他不在这里,我也找不到他。”陈嘉白实话实说。

  任慧顿时急了,“嘉白,这些日子是妈不对,但是现在确实有急事……”

  “我是真的找不到他,平常也只是短信联系而已。”陈嘉白说。

  任慧认定他肯定是撒谎不和自己说实话,想发火又憋了回去,“嘉白,这件事真的很严重,你还在生妈的气吗?”

  陈嘉白心中觉得好笑,他这几天算是看开了,他之前总是畏畏缩缩,害怕别人生气,害怕别人不理他,害怕失去关注,但也更害怕被人关注。

  其实这些都只是他自己的想法,他越想得到别人的肯定,就会越在意,而越在意就会让自己患得患失,这样的滋味很难过,并且会迷失自我,变成一个特别容易让步的人。

  体验过被很多人关心的陈嘉白,已经不想回到过去,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压抑自己的感受迎合别人。

  陈嘉白浅浅一笑,“没有,我没有生气。”

  任慧皱眉,不相信,陈嘉白越是这样她越觉得不安。

  她拿出包包里的小盒子,递给陈嘉白,“这是从国外带给你的礼物,那天本来要给你的,我记得你之前很想白色的手机。”

  是一款很昂贵的,陈嘉白不得买的手机,他是很喜欢这款是手机,在上大一的时候。

  但是这时候看到对方手上拿着这迟来了三年的手机,觉得很讽刺。

  突然对这款手机失去了兴趣。

  他抬手将东西推回去,“礼物太贵,我不能收。”

  任慧一愣,其实这是她临时买的,他记得陈嘉白以前从高中毕业之后就开始缠着她要买手机。

  任慧张嘴还要说什么,陈嘉白直接问:“您直接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吧?我或许下次见到他还能转告一下。”

  任慧见他真的不像是作假,便娓娓道来,“这次回国,一来是看看你,二来是你叔叔他要找几个朋友帮个忙,只不过不太顺利……”

  陈嘉白呵呵一笑,看自己?

  开玩笑吧。

  “那和周……我朋友有什么关系?”陈嘉白问。

  任慧把那件事和他说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身旁有木有人,轻声的说,“你的朋友是不是‘哪方面’的大师……?”

  陈嘉白立刻敏感起来,没回答。

  任慧把那天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最后听到周寒蛰随随便便就将她制住,心跳的很快。

  周寒蛰原来那个时候就在为他出头……!

  “一来是想赔罪,而来也是想委托一些事……你朋友看起来是个很有本事的‘大师’。”

  上次那件事之后,本来任慧和冯程久他们已经和国内一位商量好的大师谈好价格,可突然就崩了,问缘由,说是惹上不该惹的人,最好也不要从事买卖行业,找个单位踏实干还能过上寻常日子。并且还把任慧支出去,单独和冯程久谈,结果这一谈就是一小时,出来的时候,冯程久对她的态度一下子就改变了。

  任慧立刻就联想到之前的这个事情。

  结果这两天,两人就闹矛盾了,冯程久在气话里就说了,是她挡了他的财路,而且还惹了不该惹的人,他的气运本来算是中等,小赚一笔不算问题。

  就在昨天,冯程久手上的股票大跌,几小时内跌停,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然后任慧就只好自己来找陈嘉白。

  任慧把东西塞给陈嘉白,说:“嘉白,这个你收下,能不能帮妈妈一次?”

  陈嘉白立刻嫌恶的退了两步,“礼物就不要了,他脾气不好,我也不容易找到他,如果有机会见到他,我帮你转告。”

  陈嘉白:呵呵,转告?

  任慧觉得自己已经低声下气,陈嘉白还是这幅样样子,语气转冷,“陈嘉白,翅膀长硬了是吧?”

  陈嘉白抬头看她,对方满面怒容,突然觉得很无趣,一句话不说,转身大步走回去。

  任慧迅速跑上来拽住他的手,声音放大,“陈嘉白,你就这样对你妈妈?我好歹养了你十八年,你就不能帮帮我?”

  陈嘉白深吸一口气,看到所有的同学都看向这边,握紧了拳头,回头淡淡的说,“谢谢你,任女士,请您把18年养我的费用计算好发给我,我会慢慢还给你,但是十八岁以后,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陈嘉白记得自己八岁的时候,任慧大冬天去打麻将,自己回到家进不去门,在门口睡了一晚上,差点冻死,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傻啊,不会来找我啊?”他根本不知道任慧在哪里打牌。

  结果他大病半个月才恢复元气,身体不好也是从那时候留下来的源头。

  陈嘉白接着又说,“我希望您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陈嘉白看到了任慧的领子上钻进去了一个小黑点。

  任慧气急,大声的说:“你个忘恩负义的小崽子!”说罢抬起手,下一刻被吴尧直接拦下。

  “为人父母要做好榜样。”吴尧说,“我记得陈嘉白已经有两年没有参加写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没空,说生病,其实是交不齐参加的费用。”

  吴尧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几句,只是陈述事实,没有一点个人情绪在里面。但是在旁边画画的学生立刻就明白了。

  陈嘉白抽回手,冷冷的说:“我劝您不要去找我朋友,我不确定他会怎样,但是情况一定会比现在更糟糕。”

  任慧的脸涨得通红,跺了跺脚,一句话没说,走了。

  陈嘉白坐会位置,好一会,眼睛才红起来,他还是不够坚强,咬了咬唇,把眼泪逼退。

  叶沉沉凑了过来,“别啊,别哭,那啥,我刚刚替你搞她了。”

  陈嘉白红着眼睛,像一只兔子,这个时候没纠正叶沉沉的词汇,“什么?”

  “嘿嘿,放心,她在一星期之内都会像只猴子。”叶沉沉从手里掏出一个小黑点,陈嘉白往近了一看,像是一只小蟑螂,“这东西使用期限是七天,能让被使用的人奇痒无比。”

  陈嘉白愣了一下,突然笑了,任慧最怕蟑螂了,以前小时候就让自己去抓蟑螂。

  叶沉沉:“嘿嘿这不就不哭了吗。”

  回过气,陈嘉白尴尬起来,刚刚那个情景完全被所有人看见了。

  他起身,走到吴尧旁边,吴尧坐在里学生堆里稍远的地方。

  “吴老师,谢谢您……!”陈嘉白说。

  吴尧嗯了一声,说:“以后没钱找叶沉沉借。”

  陈嘉白:……

  “哦,对了,你也不会没钱,我记得你做了个直播是吧?”

  吴尧也听到这个消息了?不是说他不混圈?

  “叶沉沉那小子宣传力度太大,现在年龄偏年轻点的都知道了。”

  陈嘉白脸皮立刻浮起红色,又说了一声谢谢才回到座位上。

  除了这个小插曲,这几天陈嘉白都玩得很开心,他开始变得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虽然叶沉沉说学纯艺的都人一般不怎么八卦,但是陈嘉白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好在他已经克服,所以这次写生很尽兴。

  ·

  慢慢进入一月份下旬,年味开始有些浓了,再过一周,学校也要放假。

  陈嘉白也重新开始直播,他观察了一下,发现蔓蔓鱼还没有开始对他进行什么举动,是被人压下去了,还是说等待时机蛰伏着?

  这件事对于他来说虽然不算太严重,但是就是像一根刺,如鲠在喉,还是会担心。

  上次那件事已经被解决了,他在写生期间,局势瞬间转变,先是由严橙站了出来说出实情————其实他们并没有交往,只是父母撮合不得不见,所以不存在一脚踏两船,而照片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的确是陈嘉白的朋友,那天是因为陈嘉白喝多了,扶他回去而已。

  接着就是严橙的校友,一开始爆出来的那个安成怡也站了出来道歉,说不了解这一层关系,很抱歉给陈嘉白造成了不良影响。

  最后则是天明单方面告白,这件事解决起来更简单,既然都澄清不是一脚踏两船,那么这边自然不攻自破。

  一直到最后,‘陈嘉白’——也就是管理陈嘉白账号的人,发了一则:拒绝网络暴力,将来会更加努力的直播,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他这么安安静静,不撕,只在最后弄清楚的时候不卑不亢的出来说这么一句,拉了不少好感度,而且还拉了一波他曾经被人肉的同情粉,后来也不少也转成了真爱粉。

  事情就这样算是解决了。

  陈嘉白从开始就不知道具体手段,因为酒店里的wifi没有用,他就一直没有把软件下回来。

  所以等到结束,他本人才知道……

  他当时在家里翻着微博,看那些曾经黑过他的人消失,全变成了正义使者,陈嘉白差点笑出声————有人护着的感觉真好。

  ·

  到了一月末,也就是快过年的时候了,其实陈嘉白最不想过的就是这一个月,因为他过年的时候只能自己买一堆食材单独在家里过,以前还会找一份有几倍薪酬的工作,现在闲下来反而更空。

  他的主播粉丝稳在了17w,他从写生回来的时候就已经18w,看到的时候吓了一跳,而且就在回归直播的第一天,在线人数多达八万,他光礼物的收入居然就有将近万元!

  陈嘉白知道不可能每天都有这么多打赏,也是因为他突然不见,回来的时候都用礼物砸他。

  后来每天陈嘉白晚上直播的时候,都会受到将近一千左右的礼物,扣去抽成将近五百左右。他算来算去,如果自己每天都薄,一个月下来怎么也有一万多的收入。

  为此他还特意想请了叶沉沉吃饭,要感谢他,叶沉沉答应的很爽快,并且没有留手,直接去了第一次严橙要他请客的那家,说要吃个过瘾。

  陈嘉白知道叶沉沉是为了让陈嘉白不尴尬,总觉得欠着他,才会这么干脆。

  不过这个方法很有效。

  陈嘉白总是时不时的请对方吃饭。吃到后来一天一餐,叶沉沉都要疯了,说:“大白啊,虽然我是帮你宣传的,但是也是因为周大佬有权威啊!而且你直播好看,才有人去看,以后别动不动请我吃饭,你自己攒起来买房啊!傻大萌!”

  陈嘉白:傻大萌……?!

  一语点醒梦中人,没错,这个事情有很大一部分的力量来自于周寒蛰。

  周寒蛰正在忙着自己复活的准备事宜以及捉从自己坟地里跑出来的妖精鬼怪,而陈嘉白和吴卿聊天中,她还告诉陈嘉白,周寒蛰似乎要对周家动手了。

  他已经有差不多十天没见周寒蛰,从写生回来之后,陈嘉白就见过对方一次,半夜来的,但是居然没做……就单纯的睡觉……

  陈嘉白觉得周寒蛰慢慢的在恢复本来的性格,替他高兴之外,有那么一丢丢的、嗯……不是滋味。

  而且他居然知道任慧的事,他问陈嘉白怎样,陈嘉白没说太多,只说了以后不想见到她。

  周寒蛰嗯了一声,也没说其他。

  这日放假,请完叶沉沉吃饭,陈嘉白在开直播前发了一条短信,编辑了很久,然后心跳加速的发了出去:[您最近还好吗?您帮了我很多都没有好好谢谢您,如果您有空,一定当面道谢。]

  他发出去大概半个小时,自己刚打完前一关,手机振动了:[怎么谢?]

  陈嘉白耳朵蓦的红了,轻轻敲出:[您觉得怎样合适?]

  半分钟,又来一个短信:[由着我来?]

  陈嘉白这次连脸都红了:[嗯……]

  发完这个,他就没再看手机,怕自己闹大脸红,开始认真的打游戏,弹幕里还有人问他是不是女朋友呐,耳朵都红了,陈嘉白打了个哈哈说房间暖气太足。

  就在他结束直播,准备要关屏幕的时候,礼物突然多起来,想疯了似得,多到刷屏,他看到弹幕上开始刷——

  [走过来的是谁?帅出天际了!]

  [卧槽,是我偶像!]

  [!!!是不是那位!?]

  [我快昏古七了!!]

  [等等,你们在说谁?是哪个明星吗?还是小白的男朋友?这大半夜的出现在卧室……]

  [我觉得很眼熟……像不像照片里的学长……?]

  [太鸡儿帅了,鸡儿硬邦邦!]

  [楼上……]

  陈嘉白还没反应过来,听到耳后近距离传来了声音,“由着我来?”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