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26.车祸
  26

  房间里安然无恙,陈嘉白快速的冲了个澡,把自己捯饬一下,穿好衣服。

  他没敢去看书桌上有没有留言,而是没到三点就出门了。

  白天,周寒蛰好像不会出来。

  反正约好是晚上,只要不放他鸽子,应该就不会惹怒他。

  因为地点不远,他做公交到了约会地点,看了一眼时间,四点多,于是他就在附近的饮品店坐着,等到了五点二十的时候很贴心的买了几杯草莓奶昔。

  三个女孩冲他挥挥手。

  为首的女孩就是严橙,他穿着一件粉色的裙子“嗨,你好,陈嘉白!”

  陈嘉白递过去饮料:“你们好。”

  随意聊了几句,陈嘉白之前已经定好了位置,走到餐厅门口刚刚好五点半。

  几人坐定,聊开了。

  菜陆陆续续的上来,他们边吃边聊起来。

  严橙:“嘉白,你怎么不和你爸妈去国外呢?”

  陈嘉白喝了一口汤,唇被烫的红红的,他说:“他们有新的家庭,我在国内也挺好的。”

  这句话一说完,严橙的表情立刻不太一样了。

  严橙:“原来阿姨是重组家庭。”

  陈嘉白点头:“已经是很早的事情了。”

  扎着马尾辫的室友赶紧插话进来:“别聊这些不开心的,说点其他的,陈嘉白,你在学校是什么专业?”

  陈嘉白:“油画。”

  严橙:“哇,那你能画一幅我的画吗?”

  陈嘉白:“当然可以。”

  因为有了室友的打断,聊的话题还算愉快,就这样一直吃到了近八点半,严橙看了一眼手表:“都快八点啦,今天晚上还有作业,不如就先到这里吧。”

  陈嘉白早就想结束,可是见他们聊得开心,实在不好煞风景。

  到了八点半,他们终于离开了餐厅。

  两个室友非常有眼力见的说要去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先行离开,剩下陈嘉白和严橙两个走在江滨路上。

  “你学校不远吧。”陈嘉白问。

  严橙:“嗯,前面两条街。”

  严橙捂紧围巾,有一点点的不高兴,话语之间冷淡了不少,他本以为陈嘉白好歹会开车来,没想到居然让她一路被凉风吹。

  不过她斜着瞄了一眼陈嘉白,长得的确很帅,小奶狗类型,带出去肯定倍儿有面,想到这里,她不禁语气缓和。

  严橙:“陈嘉白,下次什么时候有空?”

  陈嘉白有点犯难,但是表情上没有显露出来:“嗯,平常课挺满的,周末可能有空。”

  严橙:“那下个周末,我们去唱KTV吧?”

  陈嘉白愣了一下:“KTV?”

  严橙:“嗯,有个聚会,他们都会带同伴,我没有,你能不能陪我去?”

  人家姑娘都这样说了,陈嘉白一下子不好拒绝,于是说:“看下周时间好吗?一般是有空闲,就怕有什么急事。”

  严橙撇了撇嘴,有点儿不高兴,不过还是说:“行吧。”

  过了一条街,眼看就要到校门口,严橙也是艺术系的,不过是表演系的。

  校门口停了好几辆豪车,看起来非常的引人注目。

  只不过这大晚上的门口停着豪车,就有些令人遐想。

  只要过一条街,就能到校门口。

  陈嘉白和严橙随意聊了两句,等着人行道变绿灯,就在这个时候,街道上刮起一阵寒风,陈嘉白心里突然猛地调了一下的。

  “怎么突然变冷了。”陈嘉白嘟囔。

  严橙:“有吗?我倒是觉得走两步暖和了。”

  然而就在绿灯变了之后,他们踏上斑马线。

  只走了一步,陈嘉白就觉得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然而很快,他心中的不舒感化作了现实。

  滴滴滴————!

  一辆小型货车,在红灯的情况下依然疾驰,而且不妙的是,冲着他们疾驰而来。

  校门口还是有人的,陈嘉白瞬间反应过来,想要拉严橙一把,可他的反应没有没有车来的快。

  眼看着就要撞了过来,就在这时,陈嘉白的胳膊被狠狠一拽,连带着陈嘉白抓住了严橙的衣服,严橙也被猛地一带,他们瞬间往后一倒,跌落在花坛上。

  “嘭!”

  小货车撞上了花坛,仅仅离他们不到一米的距离,翻倒在地,防风玻璃碎了一地。

  陈嘉白和严橙呆立在原地,等到了一会,他们才被旁人扶起来。

  “怎…怎么回事?”严橙傻愣愣的。

  “赶紧报警吧!”旁人说。

  陈嘉白也愣住了,刚刚是谁拉了他一把?

  陈嘉白霍然转头,却没有看见任何人

  “我刚刚……”陈嘉白喃喃。

  路人里跑出两个认识严橙的同学,立刻打电话报了警。

  严橙吓得不轻,陈嘉白已经缓过劲来,在旁边轻声安慰她。

  突然,严橙转过身来,一下子抱住了陈嘉白,陈嘉白愣了一下,下一刻赶紧把人推开。

  不知道为什么,陈嘉白很反感严橙的靠近。

  严橙大概是太害怕,没有对他这个举动做出反应,而是哭哭啼啼说:“谢谢你嘉白,要不是你拖了我一把,我可能……”

  警察来了,驾驶者是一名疲劳过度的司机,他头部撞伤,幸好踩刹车及时才没有酿成大祸。

  车子就门以及凹陷进去,幸亏只是挡风玻璃碎掉,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可是这个情况,对方也付了一些赔偿费给他和严橙,陈嘉白全给严橙了,感觉她比他被吓得更严重。

  做完笔录,已经过了十点,在对方十分歉意,万分愧疚的道歉下,这件事也算就这样了。

  陈嘉白把严橙和后来赶到的室友送到校门口,看他们进去了才转身离开。

  这里离他家有一段距离,他还是打了个车。

  心还在砰砰砰的跳,他仅仅只是手掌心擦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可也算是在鬼门关走一遭,总是让人难以平复心情。

  陈嘉白:[沉沉,我刚刚差点被车撞了。]

  完全没有人倾述,陈嘉白只好找叶沉沉,他对叶沉沉印象不坏,只能说是心直口快,其实人还不错。

  叶沉沉:[什么情况,脏东西吗?]

  陈嘉白:[不是,货车司机疲劳驾驶。]

  叶沉沉:[卧槽?货车?你没事吧?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陈嘉白抿着的嘴唇松开笑了笑:[我没事,擦破了一点皮,可是有一点点疑问。]

  陈嘉白把刚刚的情况讲了出来。

  叶沉沉迟疑了:[难道是周……大佬?]

  陈嘉白:[他在玉佩里?那咱们的谈话他不是早听见了!?]

  叶沉沉:[他还没到可以一直持续出现的状态吧?他在外面不好出现的,容易伤魂。]

  陈嘉白:[他为什么救我!]

  叶沉沉:[我之前一直和你开玩笑,这次,嗯,或许他真的喜欢你?]

  陈嘉白:[可是他不是人!]

  叶沉沉:[人鬼之恋也不是没有……]

  陈嘉白:[……]

  叶沉沉:[我们今天讨论,如果他现在躯体还在,因为当初是拥有灵力的,可能还没有腐烂,有很大的几率可以复活。]

  陈嘉白:[太玄幻了吧?]

  叶沉沉:[因为他是业界大佬啊,其他人我们不敢这样猜,因为以前有过先例。]

  陈嘉白:[你们这行,太……玄幻了。]

  叶沉沉安抚了他一会,说过几天带他去附近的庙里拜一拜,省的身上脏没去干净。

  出租车到了他家楼下,陈嘉白才和叶沉沉结束了对话。

  上了楼,电梯里的陈嘉白还一脸懵,后知后觉的开始害怕起来。

  刚刚只是惊吓,他这会突然回想起车撞来的那一刻,如果没人拽他一把,他可能就上西天了。

  愣神间,电梯到了他的楼层。

  陈嘉白拿着钥匙捅了两回,没捅进去,最后还是打开了手机手电筒才捅进去,其实他手抖得厉害。

  推开门,家的味道让他感觉稍微放舒心了一点。

  可刚他刚把鞋子脱了放边上,霎时间就被巨大的力气按到墙上。

  “唔~~!”

  他是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突如其来的撞击让他差点叫喊出声。

  整个人被凉气包裹,陈嘉白居然隐隐的看到一个轮廓。

  陈嘉白吃痛,委屈的说:“我按时回来了啊!”

  或许是陈嘉白委屈的声音让对方心情稍微转好那么一丁点,顶他在墙上的力气少了不少。

  是脸的轮廓,朝他压了过来,陈嘉白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但也没有迎合。

  冰凉的触感一点点从口腔伸了进来,又是那般强势的吻。

  对方应该是双手圈着他的肩头,一只手按在他的后脑勺,所以他的动作有些扭曲,甚至双脚离了地下。

  这个吻很久,一直到陈嘉白吃痛起来,对方才缓缓把舌头收回去。

  陈嘉白刚想歇口气,对方却啃上了他的脖颈,密密麻麻,像是在不满什么。

  过了一会,陈嘉白也没有反抗,只是喘着气,对方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他应该是停留在自己的肩窝,阴沉的声音响起来从他耳边响起:“你喜欢她?为什么要救她?”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