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25.人偶
  25

  陈嘉白看着那个小人,把刚刚的事情给叶沉沉说了一遍。

  叶沉沉:“你是不是从西郊那边带了很多东西回来?”

  陈嘉白摇头:“没有啊。“

  叶沉沉:“那就是有脏东西跟你回来了。”

  叶沉沉把玩手上的人偶,但是陈嘉白却看得不寒而栗,想到叶沉沉和叶婉婉每个人都有一个人偶,就觉得他们心理承受能力肯定很强……

  “这样,这个人偶你拿着不合适,给我吧,说不定拿回去调(教一下能成我的偶。”叶沉沉看着精致的眉眼,有点爱不释手。

  “……”陈嘉白:“你们这种玩偶还能捡现成的吗?”

  叶沉沉咳了一声:“我手艺不好,雕不出来好看的。”

  叶沉沉掏出手机,给他看了他之前做的人偶。

  “……”陈嘉白别过眼,不忍心看,简直就是车祸现场。

  叶沉沉:“难道你要把他带回家?”

  陈嘉白立刻摆手:“你拿走,拿走最好。”

  迟疑了一下,陈嘉白又说:“不过他也没恶意,没伤害过我,你可别乱来。”

  叶沉沉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夸还是贬:“你人真好,软萌软萌的。”

  陈嘉白:……

  嗡嗡嗡———

  放在桌上的手机振动,陈嘉白划开屏保,严橙的短信。

  严橙:[今晚吃饭的地点选好了吗?]

  陈嘉白:[嗯,还没有呢。]

  严橙:[今天我会带两个室友去,没问题吧?]

  严橙:[这样,我选了一家,你看看怎样?]

  严橙发来定位,陈嘉白点开,是一家日本料理,地点在非常高大上的中心商圈二期,一看名字,他觉得不便宜。

  叶沉沉把偶收到自己左边口袋起来,说:“对了,我记得你说今天有约会?”

  陈嘉白点头:“我得回去收拾一下。”

  叶沉沉:“我送你回去吧?”

  陈嘉白:“不用啦,我家就在附近。对了,你知道这家料理店吗?”

  陈嘉白把手机屏幕转过去。

  叶沉沉就瞄了几眼,点头:“知道,贼鸡儿贵,味道还可以,就是地方太市中心,闹得慌,我不喜欢。”

  叶沉沉有一种接地气的富二代既视感。

  陈嘉白:“嗯,那你知道,预算多少合适吗?”

  叶沉沉歪头想了一下:“上次我们五个人去,人均大概一千二。”

  陈嘉白表情凝固,这个价格让他窒息。

  他又说:“我不太建议你去。”他把陈嘉白手机拿了过去,指了指隔壁的那家中餐厅:“这家中餐馆好吃又实惠,人均三四百,还可以的。”

  陈嘉白看了眼,离得不远,还是在同一栋楼里。

  陈嘉白:[我有个好朋友,刚刚推荐了旁边这家,说吃过,味道不错。]

  陈嘉白也把地址发过去,他有点心虚,因为他的确负担不起前一家店。

  手机另外一边,严橙嘟嘴,看到中餐馆有些不开心。

  室友:“挺好的啊,中餐吃着习惯。”

  “是啊,是啊。”

  严橙:[那好吧,就这家,我们五点半见。]

  陈嘉白舒了一口气:[好。]

  叶沉沉呲了一声:“相亲对象?”

  陈嘉白点头。

  叶沉沉白了一眼:“感觉她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

  叶沉沉关掉了电脑,开车送他回家,本来叶沉沉还想上楼玩一会,可是成功被陈嘉白吓退。

  陈嘉白把周寒蛰的恐怖占有欲透露了一点点,比如上次因为动了黑纸,差点被掐死……

  叶沉沉:“这么恐怖的啊?你脖子上的掐痕是真掐啊?”

  陈嘉白点头:“上次我差点就跪了,没和你开玩笑!”

  叶沉沉吞了吞口水:“那我还是算了,就不上去坐坐了,我妈说过几天就会有结果,但是八九不离十,肯定是周寒……大佬。”

  “我妈让我们不要宣扬,绝对不能告诉其他人。”

  叶沉沉继续说:“今天我们几个中午一查,才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陈嘉白:“什么奇怪的?”

  叶沉沉打开窗户透了透气:“我们翻遍了书籍,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简直像是刻意从各种记录书籍里消失了一样,不过在某位学霸的帮助下,还是从陈年老箱里找到了一截资料。”

  明明没在家里,但是陈嘉白却压低声音:“什么资料?”

  叶沉沉:“他青年早逝之后,几乎成了禁忌性的话题,而且从资料几乎找不到他的只言片语,但是翻开另外一张老旧的报纸,找到了一点点的内容。”

  陈嘉白背后发寒,明明是高调的天才,为什么会消失的不明不白。

  叶沉沉:“是我们圈内的日报,上面就有一则报道,说他的遗体没有被火化,只是不知道去向……”

  陈嘉白:“周家人不奇怪的吗?不找的吗?”

  叶沉沉:“我也不知道,因为时间太久远了,找不到相关信息,只能等我妈去打听回来。”

  叶沉沉把车窗又拧上去,压低声音:“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们不明白。”

  陈嘉白:“什么?”

  叶沉沉:“当年的报纸,一些人家里还留着,我们去查了当年的报纸,找到的报纸里,这一期的内容和我们找到的完全不一样。”

  陈嘉白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为什么?”

  叶沉沉摇头:“暂时不知道。”

  “不如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西郊那边看看?”叶沉沉提议。

  陈嘉白一听,立刻刷白了脸,摇头:“不了不了,太可怕了。”

  “怕什么,我虽然很弱鸡,啥都不会,但是我家同辈里,还是有高手的。”叶沉沉拍胸脯打包票。

  陈嘉白断然拒绝。

  坐在车里,两人也没讨论个所以然。

  “我先走啦。”陈嘉白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叶沉沉点点头,就在陈嘉白回头摆手告别的时候,余光看到了那个右边口袋的人偶。

  那人偶冲他眨了眨眼。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