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23.请假 不是请假条哇!

23.请假 不是请假条哇!

  23

  跌坐在凳子上,镜子‘当’的一声掉掉落,陈嘉却心疼镜子的价格,白手忙脚乱的拾起来,他真的是哭笑不得。

  呆坐在椅子上,突然察觉到一件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桌面上摆上了一章黑纸。

  上面多了几个字————画,我收下了。

  陈嘉白捂住脸,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气。

  时间太晚了,他躲到被窝里给叶婉婉发了一条短信。

  [婉婉,在吗?我刚刚……见到他了。]

  不过是几秒钟,立刻有了回复。

  叶婉婉:[怎么样?]

  陈嘉白裹紧小被子,瑟瑟发抖:[差点被吓死,他把玉佩送给了我。]

  叶婉婉:[你等等,我问问我妈。]

  等了一会,叶婉婉:[我妈睡了,明天帮你问吧,但小白哥哥,你怎么敢收下?]

  陈嘉白发了一个哭丧的脸:[我也不想要的,他非要送,不送可能就要掐死我。]

  叶婉婉:[……]

  陈嘉白发了一个嚎啕大哭的表情:[我快要被吓尿了……]

  叶婉婉:[噗嗤。]

  叶婉婉:[等等,你不是有上次留下来的照片吗?能发给我吗?]

  陈嘉白窘,这姑娘是心多大,大半夜的居然向他要鬼照片?

  陈嘉白:[大半夜的,你不怕吗?]

  叶婉婉突然就分享了一张照片,陈嘉白一打开,头都麻了。

  她正在雕一个木头娃娃,正好在镶嵌眼睛,眼睛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看起来滑溜溜,并且只镶进去一只眼睛。

  叶婉婉:[是叶沉沉给我画的草稿图,感觉也还行,不过小白哥哥,你是不是也会画,下次你帮我画吧。]

  陈嘉白:……

  叶婉婉:[给我看看嘛!]

  陈嘉白只好从严橙的聊天记录里找了找,发过去给她。

  没想到居然得到了热烈的回应。

  叶婉婉:[哇!好帅!!]

  陈嘉白:[……]

  叶婉婉:[我明天拿去问姥爷,他以前见过周大佬的。]

  陈嘉白:[周大佬?]

  叶婉婉:[我最近和小伙伴一合计,他简直就是神!当时发生这件事的时候他也不过我们这个年纪,居然灵力已经超过了不少长辈,真的就是天才!]

  陈嘉白:[……]

  叶婉婉:[不过小白哥哥,你要小心点哦,灵力越高的人,如果死后没有轮回,成了鬼,大多数怨气极其重,并且非常难以控制,而且能收他的人基本上不存在,因为他就算可能没了记忆,也会记得一些法门的使用方法,即使对他使用法门,也绝对没有用。]

  陈嘉白:[卧槽……那怎么办?]

  叶婉婉:[你别惹他就行,不过小白哥哥你性子这么软,应该不会惹上他吧?]

  陈嘉白欲哭无泪:[我踩了他的坟头,已经惹上了……是不是完蛋了。]

  叶婉婉:[呃……节哀。]

  陈嘉白:[等等,我突然想到,如果灵力高的人变成了色鬼会怎样?]

  叶婉婉:[……]

  发完这些陈嘉白突然惊觉,赶紧发:[对不起,我不该和妹纸聊这些……]

  因为叶婉婉性子大大咧咧,陈嘉白下意识没把她当成女孩

  叶婉婉:[没关系,这是正常的学术性探讨。大概性.欲比较强烈?]

  陈嘉白:[……]

  对不起,我不应该开这个话题,陈嘉白在心里默默的道歉。

  叶婉婉:[哈哈,小白哥你太传统了吧,我们基友闺蜜之间这种话题随便说的。]

  陈嘉白:[呃,现在都这样了吗?]

  叶婉婉:[哈哈,小白哥哥你好可爱!下次介绍你认识我几个好基友。]

  陈嘉白:[好啊!]

  叶婉婉:[不过小白哥哥,提前问一下你的性取向,因为我的几个基友是真·基友。]

  陈嘉白:[……]

  陈嘉白握拳:[我喜欢软妹纸的!]

  叶婉婉:[是吗?]

  陈嘉白怎么觉得对方有点失望?

  叶婉婉:[我还以为你也被我哥带坏了。]

  陈嘉白:[!?]

  叶婉婉:[你还不知道?哦豁,我说漏嘴了。]

  陈嘉白觉得叶婉婉是故意的。

  结束了对话,陈嘉白才敢把头伸出被子。

  被窝里闷热,他忍不住大喘气,可是伸出被子他就开始害怕,于是拿出了耳塞,听起了广播。

  这方法奏效,他还真的睡着了。

  隔日是周五,今天上午满课,叶沉沉又和他坐在一起,还特意神秘兮兮的看了一眼他的玉佩。

  叶沉沉:“我听说了。”

  陈嘉白哭丧着脸。

  叶沉沉:“挺帅的。”

  陈嘉白:“??”

  叶沉沉:“我是说周大佬!”

  陈嘉白立刻热血冲上头:“你怎么知道的?婉婉给你看了?”

  叶沉沉:“她发群里啦,我们看见了,都知道了。”

  陈嘉白扶额:“我的天哪……”

  周寒蛰如果知道他的玉照被散播,会不会今天晚上就弄死他?

  叶沉沉:“别担心,小群,也就十几个我们这辈的。”

  “……”

  十几个还少?!

  叶沉沉:“说实话挺帅的,要不你就从了他?”

  陈嘉白义正言辞:“我性取向很正常!不对,我喜欢的是人!”

  “噗嗤!”叶沉沉没忍住笑的前仰后翻。

  叶沉沉笑完才继续说:“说正经的,今晚有没有空?”

  陈嘉白点点头:“下午直播,晚上有空。”

  刚说完他就想到了昨晚周寒蛰和他说的,心里有点毛毛的。

  叶沉沉拍拍他的肩:“去网吧打游戏!”

  陈嘉白:“……”

  陈嘉白碰了碰胸前的玉佩,其实好不容易有个可以一起玩的朋友,他还是很想去的,可他心有余悸,只好说:“我中午问问……”

  “问什么?”叶沉沉不解。

  陈嘉白趴在课桌上,闷声说:“周大佬。”

  叶沉沉:……

  “还没在一起已经是‘妻管严’了吗?”叶沉沉调侃。

  陈嘉白扁了扁嘴:“你就不要挖苦我了。”

  叶沉沉也跟着他趴了下来,悄悄的说:“有没有人说你很可爱?你刚刚的表情简直惹人犯罪。”

  “哦,不对,是惹gay犯罪。”叶沉沉补充。

  陈嘉白顿时想到了周寒蛰昨晚说了好几次他好可爱,开始有点烦躁,皱起眉头。

  叶沉沉:“生气啦?”

  陈嘉白挫败:“不是啦。”

  叶沉沉突然瞪大眼睛:“难道是周大佬……”

  陈嘉白点点头:“他说了好几次……”

  叶沉沉突然兴奋:“什么?说了好几次?你们俩做什么了?”

  陈嘉白一白拳糊了过去:“什、么、都、没、有!”

  中午回到家,陈嘉白没有开电脑直播,而是先书桌前拜了拜,拿出了黑纸。

  他写到————您在吗?

  几分钟不到,就有了回复。

  ————嗯?

  陈嘉白深吸了一口气,一口气写下来。

  ————跟您请个假,晚上和朋友出门打游戏。

  陈嘉白紧张的口干舌燥,就怕戳到周寒蛰的怒点,写完他先去看了看自己焖的饭熟了没,回来的时候,看到字松了一口气。

  ————可以。

  陈嘉白赶紧写————谢谢您!

  ————后天补双倍。

  陈嘉白:……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