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21.你在找我吗?

21.你在找我吗?

  21

  半夜十二点……

  陈嘉白从吴卿的店里离开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十二点。

  所有鬼故事里,晚上十二点都不是好事,只要是深夜,就容易发生意外。

  但是吴卿说,只要不激怒他,不会发生其他的意外,并且告诉他,可以交流的鬼魂,前身绝对是来头不小的。

  其实呢,吴卿说十二点是怕他熬夜,十二点之后,到早上五点之前,都可以使用。

  陈嘉白打车回去的,因为身上有贵重的东西,再挤公交不太方便。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他在论坛里给了直播时间,决定明天下午直播‘小小科学家’。

  站在自己的楼前,陈嘉白心情沉重。

  咬了一口刚刚快要关门的报刊亭前买的煮玉米,他点开了电梯。

  这次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他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家。

  打开门,家里一切也很正常,他口袋里的玉佩很安详的躺在口袋里。

  对玉佩他已经无语了。

  从口袋里拿出来,也不放到厨房,直接就放到了自己桌子旁边。

  他也不敢再用黑纸。

  暖气已经修好了。

  打开暖气,让屋内暖和起来,坐了一会,只敢玩手机。

  严橙给他发来了零食的购物车。

  看了一眼总价,陈嘉白觉得对方还挺实在的。

  一共也就两三百的东西,很爽快的付了钱。

  严橙:[嘉白同志很上道嘛!]

  陈嘉白回了一个微笑:[照片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严橙:[我们已经不在乎了,我们约周六怎么样?]

  陈嘉白:[可以的。]

  陈嘉白想了想,自己有个高领毛衣,特别高特别严实的领子,刚好可以遮住脖子,然后穿个修身的针织衫,带个手表,应该不会被看出来。

  聊了两句,陈嘉白就用困了的借口下了线。

  脱掉衣服,他吃了一个胶囊,躲到淋浴间去冲了个澡,这次他冲的特别快,不想给周寒蛰吓他的机会,可在最后走出来的时候,还是被带着水汽的脚印给吓到。

  脚印凌乱,和平时不太一样,看样子是在屋子里转悠。

  陈嘉白从脚步来看,周寒蛰似乎心情不太好,也有些烦躁。

  他便开始有些害怕,自己今天不会也要被他勒脖子吧。

  洗完出来,他特意用拖把把脚印拖干净,然后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脖子,双手合十,口中喃喃念到:“大哥,求放过。”

  说完他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挠了挠头,傻兮兮的干笑。

  还不到十二点,他打开电脑,在自己的论坛上面回了几个帖子,并且透露了明天的直播时间。

  随便逛了逛论坛,他想到了飞飞虫,打开贴吧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id不见了。

  [已注销]。

  果真是骗子。

  陈嘉白打开当时的那个帖子,里面还留着自己的发言,那个飞飞虫的留言还在,只是变成了注销。

  然后陈嘉白挨个点开当时给飞飞虫顶帖的用户,惊奇的发现,这些用户的资料页都是空白的,而且注册时间久远。

  最关键的是这些账号发帖数未零,而且几乎回帖都是跟在飞飞虫回帖后面,最蛋疼的是,这些账号头像都是一些网络明星,这在手机上也是看不到了,因为不会怀疑,不点开资料他就不会看到头像。

  这些资料从手机上看是看不到的,而陈嘉白发帖的时候是用手机客户端下载,这就让对方洞悉了漏洞。

  然后利用一点点初通皮毛的小知识,对上自己病急乱投医的心态,很成功的扮演了一个网络上的老好人。

  陈嘉白有些气鼓鼓,但是这事儿也就这样了,他也没受到什么损失,可他一刷新,刷到了一个新帖。

  【本贴吧进行整顿,暂停发帖,公布以下不良名单。】

  在帖子里,陈嘉白看到了飞飞虫为首,一大串id,末尾还加了一句,目前为首者飞飞虫(许某已经被刑事拘留)。

  结果陈嘉白就看到不少人在那面回帖。

  [哈哈,终于被抓了?]

  [大快人心。]

  [果真是的骗子,上次被他私信,差点就要信了。]

  [是不是踢到铁板上了。]

  [本来我早就想举报他,但是怕被报复,这次总算是有人治他。]

  [每次他回帖,我就知道准没好事。]

  [有人扒扒他吗?]

  陈嘉白就没有继续看下去,他从布袋子里拿出了镜子,镜面平整,看起来和其他的装饰格格不入,陈嘉白没敢看镜面,就怕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他盖着放到了书桌上。

  已经十一点半,他剩下的半个小时没办法打发时间。

  已经知道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不,是一个鬼在监视着他,陈嘉白就头皮发麻,他只好开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于是陈嘉白突然就想到了自己作业还没有做,专业课老师非常严格,对每次的作业还要评分,不是做完就能了事的,于是他认命的从包里面掏出了4A纸。

  这次的作业是插画,主题是关于一个字‘破’,陈嘉白很快就构思出一个大概模样,一个人冲破牢笼飞翔的模样,他们专业老师是个抽象派的,陈嘉白就要投其所好,直接画一个像人又不像人的‘人’冲破迷雾似得牢笼。

  刚开始画,他就觉得不太对劲。

  这是一个侧脸,他画着画着突然就觉得这脸似曾相似,等到把轮廓描出来,他才惊觉,这特么不是上次自己照片里的那个侧脸嘛?

  然后打开手机,突然想起来自己那张照片已经删掉,可是突然想到可以在聊天记录里找到,于是找了出来,只看了一眼,他就认出来了,几乎一模一样……

  他立刻手一抖,扔掉画笔,想要立刻把画撕掉,可转头就想到上次因为揉了黑纸被掐脖子的事情。

  无奈,只好继续硬着头皮画下去。

  心里想着,大不了把画烧给周寒蛰,孝敬一下他。

  到了最后,整个侧脸出来,竟然觉得非常的帅,对自己笔下这个人物有些满意。

  滴滴滴滴——

  闹钟准时准点的响起。陈嘉白吞了吞口水,把家里所有的电灯打开,电视调大声。

  一点一点走到书桌前,有些犹豫要不要拿起铜镜。

  可是时间不等人,陈嘉白看了一眼手机还是拿了起来。

  轻巧的铜镜被他翻转,很快他就看到自己的模样映在了镜子里,没有任何变化,而他脖子间,那条红线依旧绑在上面。

  可这次,他慢慢的向下移,发现,红线并不在他的口袋了。

  ……那红线,一直延伸到镜面看不到的地方。

  于是陈嘉白拿着镜子一点一点的倒着移过去。

  然而变故突生,那根线突然绷直!

  陈嘉白的心也随着一起吊到嗓子口,接着他感觉到一股小小的牵引之力。

  他下意识的转头,却什么都看不到。

  等他重新看向镜面的时候,一瞬间表情凝住了。

  镜子里,多了一个人!

  是个男人,摄人的目光在镜子里瞬间将他锁定,嘴角带着冷笑,是的,那是冷笑。

  垂下来的刘海遮挡住一部分眼睛,却更让人觉得阴沉。

  而陈嘉白几乎瞬间屏住了呼吸,因为这张脸,就是他刚刚画在纸上的那张侧脸的拥有者……

  ————那个出现在照片里,又出现在自己画了的脸。

  接着就看到,男人贴近他的肩头,阴凉的风一点点吹在他的耳朵上,阴冷的声音在耳边缓缓的说到:“在找我吗?”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