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20.天才
  20

  回到店内,陈嘉白身体暖了回来,他走出来才发现自己的确是比原来弱了不少,不单单是因为最近生病,他还有一种体虚的感觉。

  “对面的店铺是个‘走穴’。”

  “走穴?”

  叶婉婉笑:“就是用来骗人的,干一票就换地方,等肥羊惊觉自己被骗了之后,回来找,结果就会发现,这里人去楼空。”

  “他刚刚要给你的符箓是市面上五块钱一包批发来,一点用处都没有。”

  “……”

  “恐怕混在网络上的什么飞虫大师,也只是利用网络钓鱼而已。”

  陈嘉白羞愧,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您怎么知道……”

  “当天搬来的时候我有注意到,不过我看他也不是个纯骗子,姑且懂一些,而且姓氏上这一点,让我知道,他可能手头上有点好东西,若不是如此,我今日就直接报警了。”

  “报警……”

  “当然咯,请网警叔叔再顺着那个什么飞飞虫,把他们一锅端掉,不过我妈给了他一点教训,如果对方识相尽早收手,还能能放他们一马。”

  吴卿坐定:“刚刚听你在那边说,你知道他的名字?”

  陈嘉白点头:“我在公墓里,看到过他的碑。”

  “是不是姓周?”

  陈嘉白立刻点头:“对!”

  “他叫周寒蛰。”

  吴卿低头想了想,走到了柜台后面,拿出了一本书,上面写着风水记事录,快速的翻了好几页,停在了一页被撕掉一半的页面上。

  上面写着周家……

  后面就被撕烂,只能依稀看到几个名字。

  “是西郊的那个公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周家的。”

  陈嘉白点头:“我在论坛里搜到过。”

  “可是帖子被封了,没有后续。”

  吴卿点头:“的确,但凡懂一点的,都对周家不陌生,可以说是风水界的扛把子。”

  吴卿虽然年纪不小,可温柔大方,风韵犹存,说起扛把子三个字的时候违和感特别强,陈嘉白不由的放松心情。

  “不过他们家最近隐世了,也是因为当年发生了一件正经行业内的事情。”

  “什么事?”叶婉婉凑了上来。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当时我也还是个小姑娘,比你还小些,只听到长辈们惋惜,说是陨落了一位天才。”

  “那天才年仅二十,比之当时的父辈灵力更强。”

  “灵力?”

  “嗯,就是我们这行人某种能力的总称。”

  “这陨落的天才,因为什么意外陨落我是不知道,但是听说过,选了一个风水极好之地下葬。”

  “这地方就是西郊哪出公墓。”

  “当时不少人都想借着这劲儿把自家坟移进去,可没过几年,那处竟然从风水宝地变成了一处‘险地’。”

  陈嘉白:“难道是……我当时踩到他的碑,其实不止一个!”

  “哦?”

  陈嘉白把当时的情况说了说:“当时粉丝给我数,说我踩了十三个。”

  吴卿表情瞬间沉下:“这十三这个数代表的意思恐怕你有所耳闻,其实没有那么邪乎。”

  她低下头思考,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再次紧锁。

  “这件事,我还要问问长辈。”

  “那这周寒蛰就是哪个天才?”

  吴卿摇头:“这件事是个禁忌,我也懂得不是很多。按照时间来算,过去近三十年了,事情还是需要查。”

  “……”

  “那应该不是,我听声音,是个年轻男人。”

  叶婉婉:“小白哥哥,鬼都是不会老的,死的时候啥样子,魂体的时候也就会是什么样子。”

  吴卿:“的确,不过还是不能确定是不是他,毕竟如果是他,怨气恐怕非常人能够忍受。”

  “我还听你说,他已经可以碰到你了。”

  “是的,其实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碰到了。”

  吴卿敲了敲自己的手镯,想了想说。

  “那恐怕这些日子会慢慢的显形。”

  陈嘉白咬了咬唇:“那有没有什么办法……”

  叶婉婉:“小白哥哥,你最近身体是不是不太好?”

  “有一点。”

  “这就对了,他在吸你的阳气。”

  “!!”

  “那、那怎么办?”陈嘉白脸色刷的一下下来。

  “他是鬼,你踩了他的坟头,自然会对你报复,就目前而言,对你的举动已经不算过分。”

  “QWQ,还会有更过分的吗?”

  叶婉婉拍了拍他的肩头安慰道:“你能和他交流的话,可以问问他有没有特别像要的东西,一般满足他,他就会不缠着你。”

  陈嘉白脸色更难看了。

  吴卿:“那飞虫,之前让你用茶水在黑纸上写字?”

  “是的。”

  “这门道我听说过,不过是西北那边的路数,这个方法虽然管用,但是有一弊端。”

  “什么?”

  陈嘉白握紧茶杯,舔了舔嘴唇,紧张的问。

  吴卿叹了一口气:“嘉白,你要知道,一般人是看不到鬼的,看不到,自然没有交集。”

  “可是我……”

  “一旦人与鬼,产生交流之后,他潜意识里就会得到一个讯息,你和他可以沟通。”

  陈嘉白握着茶杯的手抖得厉害。

  “嘉白,这次坑你的人,是有心要让你被怨鬼缠身。”

  “坑我,他有什么好处。”陈嘉白也知道这次是自己病急了乱投医,很是心虚。

  叶婉婉:“可以一直吸你的血啊,把小白哥哥你赚来的,全都吸走。”

  “……”

  吴卿:“他和你说了什么?”

  陈嘉白露出颇有些不自在的神情:“我问他是不是周寒蛰,他不回答我……”

  叶婉婉:“除了这些,还说了点什么?”

  陈嘉白说不出口。

  吴卿眉头放松,语气轻松:“鬼一般不会记得自己叫什么,等到慢慢的吸了你的阳气,才会一点点恢复以往的经历。”

  叶婉婉:“小白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能说的?”

  陈嘉白张了张嘴,不好意思开口。

  叶婉婉:“你看我们,都不是骗子,你还是我哥的同学,怎样都不会坑你。”

  陈嘉白苦笑:“实在难以启齿……”

  吴卿笑了笑:“不必担心,我在你这个年纪,也遭遇过荒唐事。”

  “!!”

  叶婉婉偷笑:“差点就没我了。”

  “……”

  陈嘉白定了定心神,声音如蚊子般:“他,好像是个色鬼!”

  叶婉婉:“噗嗤!怎么了?他对你下手了?”

  陈嘉白脸色涨红,把围巾脱掉,露出脖子上的痕迹,肩头。

  叶婉婉哇了一声,说:“会玩!”

  “……”

  吴卿训斥了她一声:“还有吗?”

  陈嘉白羞耻的点头,特别小声的说:“腿上和腰上也有。”

  吴卿喝了一口热茶,突然想到了什么,起了身。

  “怎么了,妈。”

  “我打个电话。”

  店里的电话居然还是老式的拨号款电话,看起来和吴卿古典的形象很搭。

  因为隔着一道门,陈嘉白没有听到谈话内容,单手吴卿打完电话出来的时候,面色变得凝重。

  “嘉白,你说他叫周寒蛰,是惊蛰的蛰字吗?”

  “对的。”

  吴卿:“刚刚打电话,我父亲和我提起。那周家天才曾经在我很小的时候,请过一次20岁庆生宴,我有幸被父亲带去,那时候,刚好是节气,惊蛰。”

  陈嘉白:“难道真的是他!”

  “非常有可能。”

  “总之,这些天我要回一趟族里,嘉白,这几天你暂且稳住他,我帮你问问家里的长辈,既然你已经和他通上话,你可以利用镜子和他见面。”

  “!”

  “这镜子的用处颇多,有一用处就是通阴。”

  吴卿从怀里拿出一板胶囊,说:“这是补气养虚的药,你拿着。”

  陈嘉白接过,这上面没有任何生产日期用法之类的,看起来像是三无产品。

  叶婉婉看出了他的疑惑,笑说:“小白哥哥,我妈对你真好,这药是我们自己家做的,自己人吃的,一般是消耗灵气大劲儿了吃的。”

  “不过也能补气养神,不过按照你的消耗,怕是有些补不过来。”

  “能找到源头就好,若实在不行,你先顺着点他。”

  陈嘉白:……

  “我不是说那个顺,我是说,哄着点,别和他对着杠。”

  “阿姨,这镜子怎么用?”

  “在深夜十二点的时候,你用镜子照自己,若是他在你身后,你就可以看到他,这时候你可以和他沟通,如果我没估量错误,他应该吃软不吃硬。”

  叶婉婉:“小白哥哥,你就软一点嘛~~”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