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16.激怒
  16

  陈嘉白突然生气,把黑纸揉成了团扔到了垃圾桶,愤然。

  对着空气说:“我才应该生气!”

  他气鼓鼓,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周寒蛰吓他也就罢了,居然还要管他,这是什么品种的鬼?陈嘉白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陈嘉白之前被吓大劲儿了,可是今天发现之前在学校和今天的老夫妇都不是周寒蛰,并且他还能交流。

  所以一下子对周寒蛰的恐惧一下减弱不少,而且刚刚的行为,让他似乎看到了周寒蛰,并且觉得对方有些孩子气……

  打开小太阳,身体变得暖洋洋,抱了一床被子上了沙发,电视机也打开,这让他放松下来。

  明天下午才有课,所以也不怕迟到,手机放在卧室没有拿出来。

  电视里放着电视剧,都市伦理剧,台词很催眠,他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然而当他闭上眼,模模糊糊睡着了之后。

  在他进入梦乡的那一刻,四周的壁灯突然全部暗了下来,小太阳的原型按钮慢慢的转动,啪嗒一声,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只留窗外洒进来的月光。

  没有热源的少年皱了皱眉头往被窝里钻,像是一个小动物,只有细软微卷的头发露在外面。

  沙发很软,少年整个人陷在里面。

  黑暗中,有细微的声音,沙发的边缘突然凹陷下去,像是有人单膝跪在上面。

  裹得紧紧的被子突然松开一角,黑暗里接着一点点从外面洒进来的月光,少年白皙的肌肤在黑暗里格外显眼。

  阴凉风钻进被子,少年想要裹紧小被子却难拉动被子分毫,被子的边角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压着。

  “唔——”

  陈嘉白醒了过来,是因为冷的,一睁眼,眼前一片漆黑,被子掉落了大半,自己半个身子已经在被子外,他穿的是寻常带扣子的长袖居家服睡的,这时候发现上面几个扣子居然松开,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上半身一片冰凉。

  伸手拉了拉被子,根本拖不动,伸手想要打开沙发旁边的台灯,却发现台灯的按钮失灵了。

  停电了?

  没等他反应,在他想要坐起来的时候,瞬间被一个巨大的力量掀回在沙发上,他整个人陷回了沙发正中央。

  “啊——”被子滑落了大半,只堪堪挂在大腿处。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然而他却感觉到了巨大的冰凉的力量在压制着他,那冰凉滑到了脖子间,居然在渐渐的收紧。

  陈嘉白没来得及呼救力量瞬间加大。

  “唔……!”

  窒息感,那阴寒的气息箍着他的脖子,还在重重的按压他的肩头。

  他说不出话来,四肢不断断的挣扎着,像是离了水的鱼。

  阴凉的气息不断的从上方传来,距离很近,能感受到是对着他的脸,他立刻头皮发麻,因为他能猜到,这个气息是从什么。

  大概是————对方的‘呼吸’。

  可陈嘉白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他碰不到自己的脖子,脖子间的力量一直在加剧。

  眼前开始冒起金星,大大的张着嘴呼吸,面色瞬间退了血色。

  这是,生气了吗?

  陈嘉白这种时候居然会想起这个,他害怕极了,但是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

  阴风冲着他的脸缓慢的吹来,他因为缺氧脑子里开始泛起了白色烟花,挣扎的手脚也慢慢的变得不不那么激烈。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忽然,脖子上的压迫一松。

  束缚瞬间消失,陈嘉白捧着脖子剧烈干咳起来,刺激得沁出了眼泪,他怕了,刚刚几乎算是他人生中最接近鬼门关的一刻。

  陈嘉白干咳完仰着头大口呼吸,身上的重量却没有减轻,冰凉的感觉从他的脖子转移到了而后,慢慢的从他的脸颊划过,揉捏起他的耳垂,不,更确切的来说,可能是在————舔舐。

  “别……”

  “不要……!”陈嘉白手足无措,嘴里拼凑起语言,可下一刻捂着脖子的双手被一撮阴凉的风给束住,高高举起,顶到了沙发的扶手上。

  耳垂上,他似乎玩够了,急转直下,从耳垂滑到脖子间。

  冰冷的气息在他颈部萦绕 ,陈嘉白顿时绷紧全身,连脚面都绷得直直的,还以为又要来一遍。

  然而他猜错了,那阴凉的触觉在脖子间游离,然后肌肤上传来了刺痛的感觉。

  细细碎碎的,连延不断。

  接着变成密密麻麻。

  陈嘉白忍着不出声,却因为有一撮阴风在揉虐他的耳垂,这次是真的揉捏,因为力度比刚刚重多了,猝不及防,被使劲一捏,陈嘉白没控制住,闷哼出声。

  这一声闷哼就像是导火…索,耳垂被大力肆虐的揉捏,阴凉的气息突然变得急促起来。

  接着陈嘉白感觉到更沉重量压了上来,凉风开始席卷他的全身,被子已经全都滑落到地板上,第三颗纽扣开始全部被一颗颗的解开,肌肤全然暴露在空气中。

  阴风划过,顺着一路往下。

  陈嘉白心中着急,不知道如何是好,可他无计可施。

  情急之下,他大喊:“对…对不起!”

  刚出口,对方的攻势显然一顿,但随之依旧继续。

  察觉到起了效果,陈嘉白有壮起胆子喊了一次。

  “对不起!”

  这次很明显,本来一路往下,依旧触及到边缘的阴风停了下来。

  可下一秒钟,受到袭击的是他的嘴。

  凉凉的一触即开,接着耳边留下了一句话:“你好软。”

  他吓呆了,根本没有来得及感受。

  而后一瞬间,房间内所有的灯光都亮起来,小太阳‘啪嗒’一声也重新开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像是有人转了开关。

  “……”

  他失魂般坐在沙发上,不敢动分毫,接着他瑟缩着,战战兢兢的走到书桌前,看到自己的手腕已经隐隐淤青,写到—————你究竟想怎样!

  一夜未睡。

  一直到大白天,陈嘉白都没有睡,蜷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昨天刚觉得周寒蛰没那么可怕,晚上就被……

  真的是一脸懵逼,一只gay鬼吗……?

  这日下午,房东在他上课之前来装了空调,看到他两枚黑眼圈下了一跳。

  “嘉白,你怎么了?”

  他和房东的关系不错,这个大叔人很好,他们学校的有不少学生都住在这个公寓。

  “失眠了。”

  陈嘉白在镜子前面抹了抹自己泛青的眼袋,有些懊恼。

  下午是选修课,他在上课前在发了私信给飞飞虫,讲明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当然没有把周寒蛰可能对他有不可描述的想法说出来,只是说被掐了脖子。

  飞飞虫:[如果你相信我,我介绍一家店铺给你。]

  飞飞虫发来了店铺的具体地址,陈嘉白知道这个地方,是一条‘香火街’,街上最早是卖纸钱、香炉,长香的地方,后来发展成了古董,算命,卜卦,可以说是有关于那方面文化一条街。

  陈嘉白摸摸的记住。

  飞飞虫:[我和他说了,给你打折。]

  陈嘉白打算上完选修课就去,他是真的怕了,之前怎么吓他都只是吓,昨晚这种事多来几次他怕是要被弄死。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