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14.手印
  14

  这捕风捉影的事情,粉丝是最爱干的,陈嘉白挠了挠头,先是发了一个消息给天明。

  [感冒好点了吗?你看论坛了吗?]

  天明:[啊,抱歉,我刚刚才知道论坛的事情,给你添麻烦了。]

  陈嘉白:[你不澄清吗?]

  天明:[现在只是捕风捉影,大张旗鼓的澄清反而不太好吧?]

  陈嘉白皱了皱眉头,这话是没错,可是也不能放任流言蜚语。

  他有点不乐意的,可是又不好直说。

  天明见他没有回复,又发来一条。

  [小白,你是很介意吗?]

  陈嘉白:[嗯,有一点,性取向方面,不能开玩笑。]

  [我妈,还说过下个月给我介绍一个妹纸。]

  天明:[哇,什么年代了,你还相亲。]

  陈嘉白:[没办法,老妈介绍的,还是要见一下。]

  这个相亲是上个月,远在海外已经有半年没联系的陈嘉白他妈给他安排的。

  接电话的时候陈嘉白是懵逼的,因为自从他满了18周岁,他妈就出国了,现在在国外应该是有新的家庭,突然就打电话来,让他一下子措不及防。

  虽然他手机号还是那个几年前刚上大学的时候他妈给他买的。

  这几天要不是因为总被奇怪事件干扰,他应该会特别烦这件事。

  这么一想,他就觉得头疼,论坛里的事情也被放到了一边。

  他手机里还留着他妈发来的短信,上面有对方的资料,学历比他好,看起来很清纯可爱,约定时间是圣诞节。

  之前他连联系方式都没加,可也不能让人女生主动,

  还有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特不禁头疼起来,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因为当前还有更麻烦更头疼的事情让他困扰。

  他在公园里溜溜达达,看了一眼手表,发现已经挺晚的,准备过街回家的时候,突然惊觉路上的行人格外的少,只看到很远的地方有一对情侣在散步。

  这条街是所谓的‘贫民街’,因为全都是摆摊的商贩,有小吃,手工品,零零散散的生活用品,和一些批发来的便宜衣服。

  可是这会,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不排除是城管大队来了,可是行人总不能也变少。

  他瞬间警惕起来。

  只要过了街,他就可以进到自己的楼里。

  寒风一个劲儿的吹,他裹紧大衣,把半张脸藏进围巾里,呼了一口气,准备过街。

  他格外谨慎的左右探头,这个时候陈嘉白听到了脚步声,一转头,公园里走出来一对老头老太太,他俩互相搀扶,说着话。

  这对老夫妇的出现并没有让陈嘉白放下心来,反而更是有些不舒服。

  最让他一瞬间恐惧起来的是,当他的手伸进口袋里。

  那冰凉的玉佩,又出现了。

  窝草,不是供起来了吗,为什么这么倔呢?好好呆在家里不好吗…?

  他耳边传来轻声的讨论声,是那对老夫妇,陈嘉白咽了咽口水,但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变换红绿灯的时秒数在一点点的变少。

  5、4、3、2、1!

  人行横道的绿灯终于亮了,在身后两人的还没有靠的太近的时候,陈嘉白抬腿就走,脚步急促。

  他才走了两三布,一抬头,这绿灯居然已经开始倒数。

  这特么鬼还懂高科技的吗?这么厉害了吗?

  他忍不住拔腿就跑,用了最快的速度飞奔过斑马线,可是这一回头,差点没吓死。

  那一对老夫妇,居然也过来了,并且还在交谈,直直的朝他过来。

  他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了门卡。

  ——滴。

  门应声而开,他立刻推开门进到门内。

  而且迅速的反手把门关上。

  也幸亏他把门关上了。

  当他走到电梯口的时候,那一对老夫妇居然贴着玻璃门‘咚咚咚’的敲击。

  “小伙子,我们忘带卡了,帮我们开下门呗。”

  陈嘉白当作没听见,盯着电梯上的层数,心中开始焦急。

  “小伙子,开下门啊。”

  眼看着电梯就要从四楼下来了,陈嘉白死都不转头,盯着数字。

  ——叮咚。

  等着电梯终于到了第一层的时候,陈嘉白还是忍不住转过了头,看了一眼,这一眼把他吓得不轻。

  那一对老夫妇,居然把脸贴在了玻璃门上,而且就在他进入电梯的一瞬间,门,居然开了。

  我草你妈!

  陈嘉白大骂了一句,反手就把口袋里的玉佩扔了出去,只听到清脆的声音,玉佩应该是砸门上了。

  “周大哥,求你了出个面!!!”陈嘉白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对老夫妇绝对不是周寒蛰,因为他听声音,是个年轻人。

  他也不知道砸中了没有,陈嘉白疯狂的点击关门的按钮。

  门缓缓的合上,正在这个时候,透过缝隙,陈嘉白看到了那个佝偻的身影一点点的移到门前……

  幸亏电梯立刻关上了门,开始上行。

  电梯里四面都是镜子,陈嘉白只好盯着自己的脚尖,那里也不敢看。

  伴随着数字数到八。

  叮的一声,开了门,外面灯光昏暗。

  走廊上的灯,已经提议过很多次了,但是每次房东都打哈哈过去,说不碍事。

  但是现在极其碍事,更是有一盏灯,闪烁着,忽明忽暗。

  灯光是橘黄色的,看起来比白炽灯略微的好一些,但是昏黄的光线下,还是让人起了一身白毛汗。

  幸亏门外没有奇怪的东西,陈嘉白瞬间窜出去,他的屋子在走廊的最深处,呼吸声在安静的走廊里变得分外可怖。。

  掏出钥匙,捅了四次才捅开房门,就在他进门的那一刻,他听到了电梯‘叮’的一声。

  然而他已经反手关了门。

  打开房门,屋内一盏小夜灯没有关。

  他虚虚的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就算自家也有不可描述的东西存在,也让他心安。

  甚至因为刚刚老头老太太太过于可怖,他甚至开始觉得周寒蛰可爱多了。

  打开大厅和卧室的灯,整个房间通亮。

  房东说是明天才会来弄暖气,他不得不和小太阳相依为命。

  坐在沙发上,让自己松口气,开了电视机壮胆子,他紧绷的神经略略放松,可他也担心突然会有人敲门。

  幸亏一直过去半小时,他平静了下来,也没有发生怪事。

  走到书桌前,黑色的卡纸仍旧放在桌面,只不过上面的内容变了。

  —————你昨天睡觉的时候很可爱。

  答非所问。

  陈嘉白捂脸,重新坐回到了桌上。

  经历了几次可怕的事情,陈嘉白的小胆子居然有了小小的提升。

  —————你是周寒蛰吗?请你不要再吓我可以吗?

  写完,陈嘉白口干舌燥的很,想喝口水,经过厨房的时候瞥了一眼红布,愣住了。

  红布包得好好地,一点都没有打开的迹象。

  不对,他走过去仔细看了一眼,和之前的样子略微不同了,他轻轻打开红布,里面那玉佩安然无恙的躺在里面。“…”我擦,特么是寻回犬吗?扔出去还能回来,回来的还比自己快,这是什么操作??

  陈嘉白收回前面的话,周寒蛰一点都不可爱!快速的把东西包好,退出了厨房。

  又是一身冷汗。

  洗澡前,陈嘉白特地检查了自己是不是锁好了卫生间的门,锁好之后又忍不住在空无一人的卫生间四处扫视,显得有些神经质。

  脱掉了外套和针织衫,他突然有点怯场,因为他莫名感觉无时无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但是一身的汗不洗容易感冒,虽然卫生间很冷,但是他一咬牙把自己扒干净,快速进到冲澡间,热水倾泻而下,身体瞬间暖和起来。

  他觉得自己最近胆子越来越过硬,刚刚居然发生那样的事情还能在房间里安然的洗澡,不过他觉得这些事并不是周寒蛰搞出来的,但是他身上的痕迹和说话的声音肯定是他。

  男鬼,痕迹,现在鬼也流行搞基吗?

  闭着眼睛冲澡,陈嘉白心里想些有的没的。

  等到他眯着眼睛找沐浴露的时候,余光瞥到了玻璃门。

  于是他看见了手印。

  接着眼睛水刺激了一下,瞬间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手印依旧在,其他地方都被覆上了水汽,唯独那个印子没有。

  陈嘉白鬼使神差的隔着玻璃把自己的手盖上去,那一块是冰凉的,比他的手大了一圈。

  陈嘉白不算矮四肢也不短,所以陈嘉白大概就可以知道,周寒蛰应该很高。

  等等。

  陈嘉白头皮一麻,手掌印这里这么冰凉….难道…

  他迅速的收回手。

  心里有了令他后退了一步的想法,然后他就看见那手印这个时候才被覆上了一层水汽。

  那周寒蛰,难道刚刚也把手放在那里?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