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8.帖子
  8

  陈嘉白病倒了。

  昨晚一身冷汗,又被吓大劲儿了,晚上睡觉还光着睡,到了中午,感冒严重起来。

  “抱歉各位,请个假。”

  [哎呀呀,主播,你还是找人去去霉气吧。]

  [不是我们迷信…]

  [是啊,感觉很恐怖,我重温了一遍之后。]

  陈嘉白虚虚的笑了一声:“不用担心,只是昨天出了一声冷汗,又被冬天的冷风一吹,所以感冒了。”

  [好可怜,摸摸头!]

  [主播真男人,我想给你生娃。]

  [小白生病看起来超…想日!]

  陈嘉白看了一眼在线人数,居然稳住了,在五六万波动。

  昨天一个晚上他至少涨了六七万的关注,而且即使没有拿到主直播间的礼物,他也整整收了三万多近四万的礼物。

  除去网站抽成,到手也有近两万的。

  这是他赚的最大一笔钱,下个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基本上不用愁了。

  聊了一会,他准备下直播。

  就在他即将要说再见的时候,突然弹幕上飘过一句话。

  [主播,你后面桌子上的玉佩,是昨天那个信物吗?]

  [小白你还留着啊?]

  [怕不是要做纪念。]

  [小白您真大胆…]

  陈嘉白脖子又硬了,全身血液瞬间凉了。

  他想要深呼吸,却发现鼻子根本不通,梗住,张嘴呼吸,愈加的急促。

  缓缓的转过头。

  看到了,他几乎要忘记了呼吸。

  就在自己身后的书架上,他看到了那枚玉佩,那枚他昨晚一鼓作气扔到垃圾桶的玉佩。

  想到昨晚,狸猫和自己说的话,陈嘉白喉咙一紧,开始狂咳嗽起来。

  “咳咳咳,抱歉,各位,嗓子也是有点不舒服的。”

  “这玉佩鱼哥叫我留作纪念。”

  [哎,小白,你不舒服就别直播了,休息一天吧,心疼,]

  陈嘉白点点头:“这个状态也不好直播,各位我先下啦,有什么事,可以在我个人论坛里留言哦!”

  挥了挥手,直接关上了电脑。

  调整了一下心情,他转头看向那个安然无恙,躺在他书架上的玉佩。

  全身汗毛都立起来,昨天如果不是做梦,这个玉佩一定是在垃圾桶里,现在应该被垃圾车拖走,然而他静悄悄的躺在书架上。

  像是一个无辜的小玉佩…

  表情纠结,心里也纠结,陈嘉白霍然站起,一把抓上玉佩。

  玉佩还是那么凉,但是他感觉自己更是要凉…

  旁边就是窗户,他拉开了一个缝,毫无犹豫的直接扔了出去。

  一道漂亮的抛物线,他这楼的后面是一个没有规划完成的公园,目前还是乱七八糟杂草丛生,所以他完全不怕会砸到人。

  扔完之后,啪的一声把窗户关上。

  因为感冒,他脑袋昏昏沉沉的,脑子也转的慢,扔完东西,就像是解决了心病似得。

  吞了两颗药,过了十几分钟,药效上头,陈嘉白又躺回到沙发上睡了过去。

  *

  “喂,小白,你病好点没?”

  临近下午五点,天明打来电话,陈嘉白从熟睡中醒来,哑着嗓子。

  “我刚吃了药,现在好多了。”

  “我明天才到s市,不能现在去看你。”

  “没事,小病,很快就会好的。”

  “嗯…那明天…”

  “最近嘴都淡了,我也想找点好吃的,约定照常。”

  “那好,不见不散。”

  手机已经百分之百了,陈嘉白拔掉充电头,倒在沙发上看电影。

  是一个美剧,美剧总有个特点,一言不合就KISS,三天两头滚床单。

  “咦。”

  陈嘉白点了暂停键,画面停留在男主亲女主脖子的画面,他仔细看了看,女主脖子上似乎留了红痕…

  他瞬间想到了自己早上看到的。

  难道…是…?

  陈嘉白舔了舔嘴,开了自拍模式,将自己肩膀上的痕迹照了下来,截了图,把其他的去掉,就留下了局部。

  他想了想,发给谁都不合适,说来说去,他连一个可以说话的真心朋友都没有。

  他是很乐观,可是不爱社交,也不喜欢出去玩,就喜欢宅着。

  他们大学里的情况更是复杂,全都是艺术狂人,他生为纯艺术专业更是过犹不及,其他同学对油画的热情,对专业的狂热,注定在人际交往时产生了不必要的隔阂。

  就算是专业对谈,最后都会在不欢而散中结束。

  所以陈嘉白一个靠调剂进入专业的二傻子,注定是找不到学霸朋友的。

  更何况他因为宿舍太贵,没住,游离在校园边缘。

  他换这个房子是因为要直播,之前那个小单间实在不够美观,所以他一咬牙一狠心,换了一个大房子。

  现在倒是住的很舒服,让他换回去,他肯定不愿意…

  他看了看自己拍的痕迹,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而且就一个局部,更不用说会解码。

  于是他点开了另外一个论坛,用了匿名的方式发了一个帖子。

  【急!身上出现莫名印子,结果竟是虫咬?】

  [图片]

  楼主一觉醒来脖子上和肩膀上出现了红印,害怕是被什么毒虫咬,所以在这里请万能的吧友看看!

  不痒不痛,但是很明显,很怕会扩散!

  陈嘉白发完就把手机扔一边,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他在被子里无处了捂出了一声汗,但是又不能洗澡,他起身到厨房给自己泡了一碗泡面。

  本来他更喜欢煮,但是现在头还有些昏沉,懒得在开火。

  等他吃完面,给自己用湿毛巾草草的擦掉捂出来的汗,重新拿出手机刷新了一下帖子,没想到的是帖子刷新了七十多层,难道真的被毒虫咬了?

  点开之后,却一脸尴尬…

  一楼:[你怕不是傻子…]

  二楼:[楼主你不是不是在逗我。]

  三楼:[小草莓,鉴定完毕。]

  四楼:[秀恩爱死得快!]

  …

  六十九楼:[楼主难道不知道自己被人亲了?还嘬了小草莓,怕不是有猫腻…]

  七十楼:[窝草,楼上说道了重点,慎思极恐。]

  陈嘉白:…

  楼主回复六十九楼:不可能,我家里没人…

  他一回复,立刻就有人跟帖。

  [家里没人?恐怖!]

  [那是不是半夜被人闯空门了?]

  [窝草,做贼的偷完东西还要亲一口吗?]

  [你们想的很单纯啊,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想到了某种…]

  回复:[色鬼?]

  我草拟妹…

  陈嘉白被最后一个回复给吓得骂出声。

  色鬼?

  然后这鬼半夜亲他?

  难道是女鬼?

  舔了舔嘴唇,陈嘉白想象了一下,白衣,黑长直,没有脸…哦,既然有嘴,肯定有脸。

  …

  [lz好好想想,是不是什么时候不小心招了脏东西。]

  回复:[ 1]

  楼主回复:[你们别吓我,我觉得就是虫子咬的…]

  [不像是荨麻疹之类的,急性荨麻疹一般一两个小时就消退,虫子咬的话肯定会有咬痕,通常伴随着脓疱,会痒或会痛,lz千万别想不开去诊所问人医生,怕会被笑掉大牙。]

  楼主回复:[我家就我一人,我前几天去了一趟山上,所以怀疑虫子咬了。]

  那个名为【飞飞虫】的ID非常活跃,立刻给他回复:[所以楼主你是不是从山上带回了什么东西?按照这个痕迹来看,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小草莓…]

  [突然兴奋!色鬼!还嘬小草莓!楼主男女?]

  [楼上 1,炒鸡兴奋…]

  [楼主从语气上看,像是男的,所以是个女色鬼?]

  [怕不是个男色鬼哦…]

  陈嘉白看到了最后,很果断的叉掉帖子,卸载了论坛软件。

  呵呵,色鬼,男鬼...

  你特么当鬼也搞基啊?

  眼看着天又要暗下来,陈嘉白自然是不想在单独在家过夜,但是自己现在感冒这么严重,已经发热。

  虽然捂了汗已经好很多,但他现在真的是没有精力去其他地方。

  人一生病,很多方面的感官会下降,本来应该非常恐惧,也因为头晕脑胀被暂且搁置。

  抱着大枕头坐在沙发上,他今天还是不打算上床睡觉。

  摸了摸额头,吃了药,感觉热度还没有下去。

  明天还要赴约,今天还是老实呆着。

  后天还有课,盘算了一下,他找了两床被子,放到沙发上,准备一晚上捂更多的汗出来。

  他虽然是胆小,但是某种时候,也是有些神经大条。

  叫了外卖,是炖鸡汤,这家鸡汤是用的老汤底,每天都是现炖现卖,鸡肉软嫩却不烂,还用了药材炖煮,一份就要108,虽然好喝,但是的确有点贵。

  他现在手握巨款,奢侈一回完全不用怕。

  以前是陈嘉白用来奖赏自己的时候吃的,通常那个时候还会叫上小菜和米饭,但是今天胃口不佳,纯喝汤吃肉也不错。

  一边吃,他打开了自己的论坛,发现主播论坛都在聊昨天他们直播的事情。

  [小白今天生病了,是不是中了晦气…]

  [不是开玩笑的,还是让他去找个道士看看?]

  [我看了录播,差点没给我吓死,小白胆子那么大的吗?]

  [论坛里有帖子分析他们当时的灵异事件,小白的最多…]

  [有什么?]

  [脚印啊,还有关铁门,还有后面飘影子,最可怕的是,他踩了十三个坟头!]

  [窝草…]

  陈嘉白看到这里愣了,直接就想到————周寒蛰。

  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继续往下看。

  [窝草,他踩了人家那么多个坟头,人不跟着他就有鬼了。]

  [这一片坟头都被他踩了吧。]

  陈嘉白点击屏幕的手指一颤,13个,我擦,那岂不是说,他连踩周寒蛰13次?

  可是那里不是废弃的公墓吗?难道还有人没移走吗?

  陈嘉白飞速的在搜索引擎上搜索起这个公墓的具体资料。

  “建于28年前。”

  “迁走原因不详,无记录。”

  “所有记录在案名册全都迁走。”

  “迁至S市和瞑墓园,地址南郊华源公路2210号。”

  都迁走了。

  陈嘉白略略的放心下来,好歹他没真踩到别人的坟头。

  喝碗鸡汤,他整个人的状态好了不少,管不住自己刷论坛的双手,他又把之前卸载的论坛下载了回来。

  [楼主还好吧?]

  [我感觉楼主已经被色鬼吃干抹净了。]

  楼主:[本人好的很,也没发生怪事,这个应该就是虫咬的,此贴封楼。]

  他发完这句话,立刻收到了私信。

  是那个活跃的id【飞飞虫】

  飞飞虫:[lz,你千万不要大意,这非常有可能是脏东西,我建议你找人驱驱邪!]

  陈嘉白看完信息,没管,他其实不是特别信鬼神之说,只是怕黑和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最怕的就是黑暗里的未知中,突然蹦出点恐怖的东西。

  要说是真有鬼,他还是有点半信半疑。

  陈嘉白指头点在删除键上半晌,最终没有删除。

  电视里正在放动物世界,画面正放到非洲大草原上,一只奔跑的狮子很快就捕获了一只瞪羚羊。

  幼小的瞪羚在血盆大口下,蹬了几下腿,一命呜呼。

  场面有点血腥,陈嘉白本来就是个软性子,看着不舒服,直接换了台。

  换到了一个都市电视剧上,正准备躺下好好看,突然画面一转,跳回了动物世界。

  陈嘉白:…

  以为是电视出了故障,他又按了一遍,这次按到都市电视剧还没一秒,立刻又跳回去。

  画面已经从吃瞪羚变成了另外一个场景。

  温和有磁性的男中音响起:春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们交x的季节。

  “…”

  交你大头鬼啊。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