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3.上路
  3

  公墓入口铁门已经有些锈迹斑斑,为了让直播间的观众看得到,他特意把摄像头转到了前面。

  锈迹斑斑的铁门,地上带着孔洞的阴影,成功的刺激到一片小礼物。

  但是陈嘉白不是为了礼物,是为了————————为自己等会有可能落跑的行为做一下铺垫。

  很奇怪,前面的人居然还没有转头回来的迹象,这个公墓究竟有多大?

  他有点想要喊一句,但是这样未免不太好看。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碰到了锈迹斑斑的铁门。

  嘎吱一声,铁门应声而动,推开了铁门。

  铁门有些紧,还是费了一些劲。

  [这门前面关着?]

  [谁来剧透一下?有没有人刚刚围观了其他主播的?]

  [我我我,刚刚走第一个的狸猫,恶作剧关了门。]

  [呼,刚刚想了一下,差点吓死。]

  [不对啊,第二个鱿鱼可没关门。]

  […]

  这次,陈嘉白正巧就看了弹幕,在他觉得不会更怕的时候,偏偏就看到这个弹幕。

  对话看得一清二楚,本来就吓得麻木,双脚开始更加僵硬。

  精致的下巴抵在高领毛衣上,嘴唇已经开始游戏抑制不住的抖动,只是弧度很小,没有被视线不太清晰的镜头捕捉下来。

  [你们别吓小白了,想看小白输吗?]

  [哈哈,主播别怕,他们吓你的。]

  [我才没瞎说,我从那边来的。]

  [兄弟,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实诚。]

  陈嘉白干干的牵动嘴角,脑子里一片放空,一脚踏上了水泥地。

  坚实的水泥地仿佛给了他一点点安全感。

  身边太安静了,没有听到一丝丝响动,陈嘉白只能木然的用手电筒四处扫射。

  “这里的传闻我也有听说,不过也只有些捕风捉影的照片,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陈嘉白轻声说了一句,算是掩耳盗铃,给自己打气。

  这里应该是小路,边上有一些枯木,再往里,应该就能看到管理室,再往里…

  陈嘉白不敢想象,双脚麻木的往前走,手电筒四处扫动,没有看到道具。

  整个公墓静悄悄的,黑暗完全笼罩,几乎看不见任何手电筒之外的地方,连弹幕前的观众都屏息。

  有人在弹幕提议:[小白唱首歌吧,壮壮胆?]

  [那就好汉歌?]

  […]

  陈嘉白看到弹幕,嘴里立刻哼起歌来,清亮的嗓音却像是蒙尘,变得有些僵硬。

  他不敢往回看,甚至觉得自己都没有往回跑的勇气,因为身后也是黑暗。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声音在这个格外寂静的地方回荡,让陈嘉白自己都唱不下去:“一只没有尾巴,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

  [歌词错了…]

  [现在哪里顾得上歌词,我都紧张死了。]

  “…真奇…”

  声音戛然而止,屏幕前的观众的心跳也都跟着停顿了半拍。

  陈嘉白走到了进来小路的尽头,这里有一个小房间,应该是保安室。

  “这里应该是保安室了,我们尽量就不进到房间去,时间主要放在找信物。”

  [哇,有一点点解说恐怖游戏的感觉,我快要紧张死了。]

  [礼物刷起来啊!]

  陈嘉白抖着嗓子,让自己保持平静,手电筒照在木门上,一道光被吞噬。

  门没有关严,漏着一个缝隙。

  陈嘉白不敢深究,只看了一眼,立刻移开手电筒。

  越过保安室,那么说来,前面就是公墓群了。

  [为什么狸猫和鱿鱼还没回来?]

  [地方这么大?]

  陈嘉白也注意到这个问题,虽然说公墓很大,但是不见得一点响动和声音都没有吧,这一片区域,至少也能看见亮光吧。

  但是没有。

  旁边的枯树枝在手电筒的照耀下像是张牙舞爪的妖怪。

  继续往前走,鞋底在水泥地上踏出来的哒哒声,像极了恐怖游戏里的时间过场。

  走了十来米,手电筒照耀的地方终于有了变化,水泥地变干净,像是被雨水冲刷过一样,地面还有些湿。

  陈嘉白举起手电筒,朝远处看去,隐隐绰绰看到一堆乱七八糟的石头,还有横七竖八的规则型石块。

  如果不出意外,这石块就是…

  废弃的石碑。

  [窝草,好刺激,怎么办我想尿尿!]

  [主播真胆大,我决定成为脑残粉。]

  陈嘉白:老子已经要尿出来了好哇!!

  [主播,你刚刚照地下,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陈嘉白:麻烦您老别提醒我好吗!!

  [我也看见了。]

  经由弹幕提醒,陈嘉白不得不往地下看了两眼。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

  那是一连串湿漉漉的脚印。

  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大劲儿了,他绷紧,陈嘉白竟然还分析起脚印的方向。

  和自己的方向相同。

  [我就说吧…]

  [会不会是脏东西?]

  [吓尿了,和平富强友爱健康!]

  弹幕瞬间刷起了这句话,好歹让陈嘉白有点弹幕护体的感觉。

  他太有抽了抽嘴角,好歹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在笑:“我猜这个可能是鱿鱼或者狸猫前辈的脚印…”

  他为了壮胆子,特意让镜头扫到地上。

  说着,还将自己的脚放上去比了比。

  “比我脚大,看来是鱿鱼的。”  

  [窝草,我看错你了,小白你胆子老大了。]

  [厉害。]

  虽然陈嘉白嘴上这样说,其实他伸过去的脚都隐隐感觉到抽筋,他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敢把自己的脚伸过去…

  陈嘉白:老子就算被吓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陈嘉白心里给自己暗示,这就是鱿鱼的鞋印,没错,这就是他的。

  “咱们不纠结这个了,现在找东西要紧。”

  手电筒快速的扫在小路四周,却没有看到半个信物的影子,因为太过于害怕,陈嘉白手电筒光线扫过的速度非常快,就怕停顿下来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段水泥地很短,脚印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整整齐齐,有条不紊的脚步,就在他手电筒扫来扫去的同时,不断的出现在视线之内。

  然而措不及防,脚印消失了。

  消失在了同样消失的水泥地末尾。

  而前面,就是他之前从远处扫到的乱石堆,下面是黄泥地。

  [窝草,还没看到信物吗,老子一个人在家,好怕!!]

  [抱紧!!]

  [主播胆子真的是破了天…]

  陈嘉白努力抑制他抖成筛子的腿,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这大冬天里,他贴身的棉体恤已经被冷汗浸湿。

  冷风打在让脸上,让他吓出来的冷汗被风干,这么下去,明天绝对会感冒。

  然而陈嘉白已经想不到明天…

  手电筒的光线能照亮的距离有限,然而弹幕上眼尖的人却看见了东西。

  [等等,小白,你左前方,乱石堆的某个石块上,是不是有个东西!]

  陈嘉白脖子僵住,木然的说:“什…么,什么东西?”

  僵着脑袋转过去,他看到了,很醒目,影子打在石块上,还有些透。

  [是信物吗?]

  陈嘉白稳住抓着手电筒的手,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看的很清楚。

  是一块崭新的玉质挂坠,用一条红绳子串着挂在石块的一角。

  被风一吹,还微微晃动。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