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2.铁门
  2

  陈嘉白站定,还没分清东南西北,强光从四面八方过来,他精神开始有些恍惚,这一小片区域立刻被点亮,在这荒郊野外特别醒目。

  这让陈嘉白更清楚的看到地上的黄土地,裂纹隐现且寸草不生,秃秃的,给人一种远离人类文明的错觉。

  他现在已经很后悔。

  先到的同行主播————老驴哥,开始调试摄像设备。

  用的是新产的蓄电设备,电量足以持续使用12小时以上。

  一个大摄像头固定在车顶,将这一整片都能录到。

  胖头鱼递给陈嘉白发了一顶安全帽,帽沿上顶着一根细杆子,顶端装着小型摄像头,正对着他的脸,可以看到他胸部以上的画面,以及一点背景,杠子可以手动摇动,让观众看到更多的湖面。

  “既然都到齐了,时间也差不多,我们就开始播了?”

  一直在调试设备的老驴哥和在一边笑着和胖头鱼打招呼的,坐在折叠椅上的两位是大狸猫和葱爆鱿鱼。

  狸猫稍微年轻一些,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斯文,是去年的新人。

  鱿鱼是直播了三四年的老直播,比较老油条。

  他们带的是拥有无线网卡的直播专用笔记本电脑,而陈嘉白头顶的摄像头是绑定在他自己的账号。

  在他个人的直播间,看到的是他头顶的摄像头画面,几位主播分别分开行走,但是总直播间会集合他们几人的直播间内容统一播放。

  “可以,我这边都调试好了。”

  [滴———]

  摄像头顶端的红灯亮起,摄像头开始启用。

  打开直播,立刻,电脑画面出现了直播的画面,正是他们的所站之处,因为灯光强烈,画面的里的事务看起来都有些发白,在光线外的地方却黑如墨汁,鲜明的对比下有点像是老旧电影的色调。

  镜头刚开,胖头鱼原本不耐烦的脸瞬间变成了笑脸,胖胖的双下巴被挤开。

  “嗨,大家好,好久不见,在下胖头鱼。”

  陈嘉白毫无准备,只能苍白着脸朝着摄像头挥了挥手,然后对着头顶的摄像头轻轻一笑。

  [我家白这个角度好奶!眼角的泪痣好可爱。]

  [这是哪里?黑漆漆的。]

  陈嘉白轻轻地问好,不像其他主播或中气十足,火搞怪幽默,他只是淡淡的。

  但是这就足够,直播间立刻刷起了礼物。

  陈嘉白:“这里是西郊。”

  胖头鱼把话头抢去:“我们现在位置在西郊S23国道以北,小伙伴们自行搜索一下就知道。”

  不过几秒,立即有人反应了过来,弹幕瞬间开始刷起来。

  [我擦,公墓,你们不会是要…]

  [好刺激!]

  [废弃公墓…]

  [我的天,不是经常闹鬼么,我们今天要看真人版的逃生?]

  陈嘉白:不,你们可能会看到真人版的吓尿。

  胖头鱼:“今天的行程是这样的,等会呢,会分成三批,狸猫、小白、鱿鱼,先后从西边出发,往前就是咱们早年荒废的公墓群,白天我来看过,铁门已经坏掉,可以进到里面去。”

  “大家可以在各自的直播间,通过他们帽子上的摄像头进行观看。”

  规则刚宣布到一半,陈嘉白直播间顿时炸了。

  [我擦,我家小奶白要单独进公墓?怕不是要命…而且据说见鬼,不是闹着玩的!]

  [88,今天怕是见到主播的最后一面了…]

  [呸呸呸,不吉利!]

  [看了一圈,这家主播颜值可以夸上天,这是被游戏耽误的美少年啊!]

  [对对对,我家小白是游戏圈里的颜值担当。]

  [单人本?刺激!这算不算看真人直播恐怖游戏?]

  [我光看到黑不溜秋就害怕…]

  [期待奶白滋儿哇乱叫!!]

  当然,炸开的同时,礼物也刷的飞快。

  看着黑洞洞的荒林,胃里刚刚在车上颠出来的翻腾,一下子被紧张压了下去。

  习惯性的舔了舔唇,心里已经开始打鼓。

  胖头鱼:“我们在几位来之后,在路边或者一些土堆、草地上里放了六个信物,只要最先取回来一个,就算赢。彩头呢,就是总直播间今天的礼物。”

  总直播间的人数已经稳稳上了五十万,正在朝六十万迈进,而陈嘉白自己的直播间也从平常的一两万直线上升,居然已经冲到了八万。

  虽然不少新进来的观众不少都在说他们作死,但是很大一部分都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

  出发前,陈嘉白还是开了口问:“咳,鱼哥,信物是什么样的?”

  胖头鱼笑:“这可不能告诉你,那就不公平了。”

  “顺带补一句,这信物是老驴放的,都在草丛路边,位置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种类是饰物,比如发卡、手套、眼镜之类的。”

  老驴笑呵呵的挤过来:“都是崭新的,很显眼,不用担心找不到。”

  别看弹幕里热闹,场地上其实一共就五个人,为了应景,还放了BGM。

  诡异气氛的背景音乐,陈嘉白心跳咚咚咚,长长呼出一口,也没能让心跳慢下来。

  不过在面上,他保持着淡定,至少表情没崩。

  明明是深秋,陈嘉白的额头却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现在时间差不多了。”

  胖头鱼看了看手表,10点4分。

  从桌上拿起一小盒,里面是三个签。

  “现在,先抽取先后顺序。”

  陈嘉白年龄最小,几人让他先抽。

  也不知道为什么。

  陈嘉白刚伸进箱子的洞口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有种很慌的感觉,莫名心跳得很快。

  继续伸进去,以为没有到底,然而指尖却直接触到了纸团。

  异样感油然而生,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就拿了这一团纸。

  “哟,白儿,运气不错,最后一个。”

  胖头鱼说的是反话,最后一个进,也就是说,前面距离近容易看到的的信物,很容易被前两个主播拿走,自己却要往更深处里找。

  “我运气一向不好。”陈嘉白苦笑了一下,搞怪的朝摄像头吐了一个舌尖。

  瞬间,弹幕刷屏。

  [白白舌头好粉!样子贼可爱,想日!]

  [小白是我的。]

  [承包吐舌头的小白!]

  [粉定主播!]

  先出发的是狸猫,他进入荒地中,也不过一分钟他的手电筒光线变得模糊不清,这个时候,葱爆鱿鱼才接着上路。

  “小白,出发。”

  接过手电筒,陈嘉白干干的扯了一下嘴角,脚底已经开始有些发飘,抑制住想要往回跑的冲动,踏出了第一步。

  手心攥紧了手电筒,立刻出了薄薄一层冷汗。

  他们前往的方向是西边,为了缓和恐惧,他盯着自己的弹幕来分散注意力。

  [小白滋儿哇乱叫一次,送一火箭!]

  [哈哈,小白撑住,别叫。]

  [主播,你们这是不尊重人家死者…]

  [都迁移了,哪里来的死者]

  [等会要遇上个没钱的,迁移不起的…]

  低头看手机的空档,没想到已经走出去了十几米。

  一抬头,漆黑一片,唯有他手上手电筒的一束光亮照亮一小片区域。

  地面上石子凹凸不平,他穿着一双薄底运动鞋,走在上面有点咯脚。

  踏在地上上面,偶尔踩碎了落叶,窸窣的声音在安静得过分的荒地上格外刺耳。

  陈嘉白自己直播间的人气稳稳的上升到十万左右,他看了一眼,心中却高兴不起来。

  他不敢停下来,觉得自己停下来就会往回跑。

  陈嘉白壮着胆子对着摄像头:“还真的有些恐怖呢。”

  只是末尾的颤音充分暴露他内心

  [哈哈,我怎么觉得小白要破功了!]

  [奶狗主播,关注了!]

  [等待小白的滋儿哇乱叫。]

  粉丝[成天看帅哥]给主播送上999架纸飞机。

  陈嘉白挤出一抹微笑,轻声感谢,声音软糯,只是在寂静荒地上总觉得有那么一些渗人。

  当然,渗到的,是陈嘉白自己。

  深秋的风总是有些刺骨,这条路没有岔路,笔直看过去,漆黑一片,只有前面葱爆鱿鱼的一抹手电筒光亮,但是他走的比自己快,那微弱的一点灯光也在半分钟后消失。

  滑动喉头,咽了一口口水,舔了舔嘴唇,在摄像头下湿润发亮,他继续前进。

  十万人,绝对不能丢脸!

  继续往前,已经看不到身后大本营,被枯木残叶挡住,只能远远的看到有一点模糊的亮光。

  前面的人还没有掉头,说明没有找到信物,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

  [还没到公墓?]

  [说实话我感觉主播旁边的背景有点不和谐。]

  [我也看到了…是不是飞过去什么?]

  [是一片树叶啦!]

  幸亏陈嘉白这时候已经没空看弹幕,他已经有些麻木,被吓得条件性往前走。

  摄像头上的光亮微微的照亮他的脸,但不至于让他看不清路。

  壮着胆子,在附近的地上搜索,用手电筒沿着边上的寻找,他发现这条路除了老树枯树,只有一些黄土包。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手电筒能照亮的范围越来越暗。

  而前方,到了头。

  灯光打在了铁门上,形成斑驳的影子,影子投在水泥地上,公墓的水泥地已经被黄土侵蚀。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开口:“这里应该就是公墓了,两位前辈还没有返回,看来东西还在公墓内。”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