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霸道总鬼缠上我 > 1.奶白小主播

1.奶白小主播

  1

  屏幕前,终于出现了四个大字:恭喜通关。

  坐在电脑面前的少年虚虚长吁一口气。

  少年面上淡定,实则手心攥满了冷汗。

  书桌下白皙的脚趾全蜷在一起,毛线卡通熊拖鞋也被紧张的时候踹书桌的另外一头。

  “第三期【梦魇】就到这里了,下一期由留言的票数来决定直播哪款游戏。”

  陈嘉白,一名恐怖游戏主播,还是个刚签约的新人,网站算是捧他,给他一个头版版面。

  标签是———【被恐怖游戏支配的美少年】

  个人技:奶音,肤白,脾气好,乐观。

  个人认证缺点:怂,不欺软但怕硬。

  虽然还残留些婴儿肥,但实打实是一名大三的学生,这个年纪也称不上美少年,但略有些童颜,总被人当做刚上大学的大一新生。

  他不同于其他游戏直播,颜值让他更像是直播唱歌撩粉的男主播。

  关游戏的空档,电脑黑屏,屏幕上印出他的模样。

  微卷棕色软毛,小鹿眼,淡粉唇色,嘴角微微上扬,就算平常严肃的时候也感觉他是在暖暖的笑。

  右边眼角一颗淡色的泪痣,皮肤奶白,在黑色的屏幕里相当的醒目,略微耷拉下来的刘海遮住一点眉毛,而微微下垂的眼角让他看起来十分乖巧。

  大抵恐怖游戏主播长得都差强人意,因奶狗的性格、美少年的的颜值让他签约不过十天,直播间里的人气已经稳定在万人。

  退出了游戏,弹幕刷起了一波小礼物,开始询问今天晚上的事。

  [小白,今晚直播?]

  [听说是试胆大会。]

  他声音偏少年音,放慢声调的话,总觉得有点像是撒娇,而尾音是南方人特有的上声调,听起来更是奶。

  “对,今晚九点半到十一点,应该会在室外。”

  [期待小白用奶音被吓得吱哇乱叫。]

  [地点是那里?]

  [具体什么内容呢?]

  [我听说了,是被胖头鱼那个大老粗约去试胆大会。]

  陈嘉白单手强撑着脸,心里一堆mmp,拿出小龙人水杯喝了口水,对着摄像头露淡淡的笑容,一颗小虎牙露了出来:“我还没有被通知到地点…”

  [小白笑起来太暖了…撩得我不行惹…虎牙赛高!]

  [笑容贼乖,到姐姐怀里来!]

  [承包小白的笑脸,我白颜值可以吹上天。]

  [水杯同款!]

  和几位留下来喜欢撩他的粉丝聊了几句,约好一不见不散,这才关了直播。

  刚一下线,他的负责人陈昊打来了电话,按了接听键,陈昊碎碎念立刻扑脸而来。

  “小白,我说你,明明这么好的资源,非给我签什么游戏主播,白白浪费,要我说啊…”

  陈嘉白打断陈昊的长篇大论。

  “陈哥,晚上直播的事儿…”

  “我就是来说这事的,本来想给你拒了,谁想胖头鱼先把消息放出来,我真特么的…想爆粗口。”

  “陈哥,没关系,不就是试胆么..”

  只不过他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一点底气都没有,他自个几斤几两…

  “啧啧。” 陈昊知道自己签下来的小孩是什么德行,没点破,忍不住嘱咐:“他们要是玩的太疯,你就关直播,别到时候让粉丝看着了…”

  陈嘉白:“那哪成,等会该说我不上道…”

  陈昊:“我也管不了,都是老主播,就是逮着你数据好,总之你记得别逞强,实在不行给我打电话。”

  每行都有自己的不成文规则,直播这一行也是这样。

  陈嘉白心里清楚,这绝对是要给他这个新人来一个下马威,谁叫他初出茅庐就人气拔尖。

  挂掉电话,陈嘉白从自己的书桌上掏出了厚厚一沓速写纸。

  调整心情,开始———补作业。

  天知道他打了分数的擦边球,进了这所著名大学,却因为专业太挤,从设计类直接被调剂到纯艺术系———油画。

  这个专业以后就业就有问题,所以陈嘉白不得不另做打算,而且油画的颜料、画具、纸张之类的,实在太贵。

  他之前拼命兼职才堪堪维持平衡,要不是上个月他心血来潮应聘了主播,说不定他现在还蹲在隔壁街寿司店给客人倒茶。

  等到从书写纸里抬头,天已经暗了,六点半,书写纸上一个个运动的小人。活灵活现。

  胡乱的煮碗面,打了两个鸡蛋下去,一餐解决了。

  手机振动,来了短信。

  是天明,他在主播群认识的男主播,俩人都是新人,聊着聊着就熟悉了。

  天明:[小白,你真要去么?]

  陈嘉白:[能怎样,话都放出去了。]

  天明:[我刚刚从师姐那边听说了,据说地点是西郊…]

  西郊?陈嘉白心里凉了一下。

  拿出了手机,他记得之前被推送过一条新闻,就是西郊。

  找了一下,果然!

  【西郊S23国道北边的废弃公墓,夜路的司机曾深夜看见不明影子,疑似闹鬼!】

  那是一个荒废了的公墓,应该有几年的历史,因不明原因全部迁移至北郊,而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有路过的司机看到不明的白色影子。

  陈嘉白没来由的一抖,吞了吞口水,点开新闻的图片。心虚得把手机拿远,以防看到什么恐怖画面。

  司机们都是从车窗里往外拍照,在乱木丛中,照到的东西不清不楚,更不要说什么像素,要说是不明影子也可以勉强说的过去。

  陈嘉白拍了拍胸口,安慰自己,不就是一些捕风捉影的照片么…

  天明:[你要是勉强就别去,听说那里经常闹鬼,不少人见过…]

  陈嘉白心说,我特么也不想去,现在心里还有一百个mmp想扔给胖头鱼。

  可他不能怂,他倒是对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半信半疑,强打起精神回到:[哈哈,你还信这个。]

  天明:[这不是担心你么。]

  陈嘉白:[放心,不是还有鱼哥带着我呢吗。]

  天明:[总之你有事打我电话,我家离西郊近。]

  也不知道是不是陈嘉白自己的心理作用,总觉得天明对他太好,不仅经常到他直播间刷礼物,还时常在直播里提到他。

  胖头鱼的短信已经到了,催他出门。

  陈嘉白回了一个好,起身打开大衣柜,给自己挑了一套上镜的服装。

  本来陈嘉白穿衣服相当随意,舒服就好,但是现在要直播出来,怎么也要选套亮眼的。

  米色的针织衫,咖色长外套,浅灰色休闲裤,运动鞋,最后将头发稍微规整,刘海撩到一边,最后涂上润肤乳以防秋风刮到脸上脱皮。

  这样稍微捯饬一下,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不少。

  陈嘉白打车到了约定的集合地点,却只看到了胖头鱼一个人,胖头鱼嘿嘿一笑:“他们先去放东西了。”

  “上车吧,我们现在过去。”

  胖头鱼的车是辆suv,整体性能不错,舒适感优良,不过坐在上面的陈嘉白内心忐忑不安。

  “鱼哥,今晚到底是怎么…”

  “别担心,当初我进来的时候也被吓过,一些小游戏而已。”

  胖头鱼笑的和蔼,陈嘉白却毛毛的。

  车开上了四环,转到国道,一点点偏离繁华的街道。

  随着车速越来越快,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荒凉,陈嘉白手心开始冒汗。

  离开了有房子的城区,大地立刻陷入了一片黑暗中,路上只能看到他们的车灯照亮区域,路灯隔着半里地才有一盏。

  中途,胖头鱼把车停到了路边,搜索导航路线。

  这期间,他几乎没有看到同行的车辆,这么久的路程,只有两三辆与他们背道而驰的大货车。

  “欢迎您使用导航系统,精准导航为您保驾护航。”

  清丽的女声在寂静的环境下响起,让人有些的不舒服。

  陈嘉白盯着导航,车开始重新上路。

  又行驶了十多分钟,导航清丽的女声终于开口:“前方200米右拐。”

  等行驶到了需要转弯的地方,只看到一条坑坑洼洼不起眼的小道。

  他们从国道上的一个拐角处拐了下去,小道很窄,仅够一车进入,还因为高低差,车子颠一个踉跄。

  然而就在这一颠的时候,陈嘉白又听到了那那导航清丽的声音

  ————“前方事故多发地段,请谨慎驾驶。”

  窝草!!!

  陈嘉白连吞口水,强自镇定语气:“鱼…鱼哥,咱没走错吧?”

  胖头鱼嘲讽一笑,心说现在的新人素质这么差,这就吓破胆?

  但是嘴上还是安慰道:“放心,绝对没错。”

  这么说着,前面有几道光亮隐隐可见。

  “你看,他们都在这里等着呢。”

  陈嘉白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车窗外是杂乱无章的树木,有些树枝伸出了道路,打在车窗上‘哒哒’作响。

  下面的路是灰土色劣质水泥地,车开在上面颠来颠去。

  坐在副驾驶的少年本来就相当紧张,胃里被颠得一阵翻腾,但现在只能紧紧的抓着扶手咬牙坚持。

  导航清丽的女声在他们即将要到的时候又响了起来。

  “右转,右转,前方右转。”

  陈嘉白下意识的看了右边,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外面是一片灌木丛,什么都没有。

  被晃得犯恶心的陈嘉白忍不住出声:“鱼哥,不对啊,右边没有路!”

  胖头鱼啧了一声:“这导航不太灵光了。”

  他大手一伸,将导航关掉,然而就在关掉的那一瞬间,画面一闪而过,陈嘉白看见了。

  导航上的车子的图标停留在他们下国道的地方…

  陈嘉白告诉自己,这是眼花。

  但就在下一秒,导航强行刷存在感,画面暗掉的几秒后,又重新亮了起来。

  “即将达到目的地,即将到达目的地。”

  陈嘉白转过头去看胖头鱼,导航惨白的光线打到了胖头鱼双下巴的脸上,分外可怖。

  一瞬间,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马上就到。”胖头鱼似乎很不耐烦,直接将导航猛地一拍,画面又暗了下去,随着光亮暗下去,陈嘉白的小心脏也按了回去。

  还好前方到站,车速慢慢减缓。

  这是一片小空地,因为全是黄土,野草都没长几根,车灯扫去,凹凸不平,小黄土包被车灯打出了几道阴影。

  少年长吁一口气,瘫在车座上缓了一口气。

  ‘哒哒’。

  刚缓过来,车窗被人敲打,少年差点吓得蹦了起来。

  车窗外是几张熟脸,不过在紧张的情况下,他看什么都觉得恐怖。

  深吸一口气,下了车。

  已经就深秋,这里是郊区又是半夜,一阵阴凉的风从休闲裤的裤腿灌了进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竖起了鸡皮疙瘩。

看过《霸道总鬼缠上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