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曾经,现在

第一百七十一章 曾经,现在

  “就算不能改变一切,只要能多杀一些你这样的恶首!终有一死我也认了!反正绝望太多,愤怒也无济于事的世间也没有什么留恋的意义!拿剩下的生命燃烧一次,多烧死些你这样的恶首,值了!”怒弓说完,拔剑出来,就要再刺。

  丁文连忙说:“还有些事情问他,稍待片刻。”

  大碗城城主仇恨又不屑的望着丁文,那眼神就像是在说:他反正要死了,凭什么要回答他的疑问。

  下一刻,大碗城城主吃痛的惨叫着:“住手、快住手!有话你尽管问、快住手啊!”

  丁文也就松开了大碗城城主的手,心平气和的说:“聊聊暗室镜子的来历,以及你如何残害那么多无辜女子的事情吧。欧白,先替他稳稳伤势情况,别没等说完就死了。”

  大碗城城主一五一十的乖乖说了,他实在不想再体会分筋错骨的滋味。

  他过往虐杀过那么多人,对于各种折磨人的法子都不以为然的很。

  但今天,大碗城城主才突然意识到一个现实——

  他虐杀别人的时候花样百出,丁文刚才对付他的手段相比之下简直不值一提!

  可是,痛在他自己身上的时候,那么简单的花样他竟然都忍受不了……

  倘若不乖乖配合求个痛快的死法,真让丁文升级折磨他的手段时,岂非自讨苦吃?

  于是丁文问什么,大碗城城主就乖乖回答什么。

  原来大碗城城主过去率领分会拯救大碗城的关键时期,年仅十六岁的怒弓就在这里帮忙,两个人并肩作战,怒弓当时一个人杀敌数十,还给了前大碗城城护长决定性的一剑,立下了很大的功劳。

  但当时怒弓就立志要当巡走之剑,豪言壮语说:‘过处,见一城拯救一城!直到再没有黑云仙派压迫的城市为止!’

  因为这层缘故,怒弓这次特意绕了些路回来大碗城看看。

  却不料,物是人非……

  说起过往的大碗城城主,怒弓愤然质问道:“当年你为了拯救城市,为了维护分会的稳定,眼看着心爱的女子移情别恋爱上你的三弟,你悲愤的心情我曾经亲眼目睹,可你却为了分会的稳定,为了拯救大碗城的大事,挂着笑脸当众祝福他们,成全他们。今天你却变成了这般模样,为什么?”

  “……”大碗城城主回想着当年的事情,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赵念不屑的说:“怒弓你当年就看错他了,现在那女子恰好就在暗室,被他亲手钉在墙壁上,铁鞭虐打,他们交谈的话我们听见了不少。两个都不是好东西,至于当年的成全,怕是没那么纯粹……”

  “不,当年的他不至于那么功利,或许是以大局为重,但真正原因是他自己不忍报复。那时候大家都替他不平,他三弟也羞愧自责,当时他要当众判决那女人,不会有人说他不对。反倒他选择原谅,让大家都愤愤不平,觉得坏女人没有得到惩罚,觉得他当时太懦弱。”怒弓觉得不能用今天的大碗城城主的状态去套入当年他的决定。

  那时候的他是另一个人,就如今天的大碗城城主恶贯满盈,绝非过去的那个人。

  “哦?那你自己说说,真相如何?”赵念到时好奇了。

  “我只是为了大局着想,怎么可能对那女人心慈手软?”大碗城城主毫不犹豫的冷声回答。

  火凤刀听的可恨说:“这种败类,哪里会有好心!”

  丁文却笑着说:“他如此回答,我倒觉得怒弓猜的不错。大碗城城主觉得真相丢人,显得他优柔寡断,看清了真相却还被那女人的感情迷惑而心慈手软,所以不肯承认。但见他这些年杀了许多人,那女子到现在才为他所害,可见他心中诸多不愿。”

  “没有的事情!那女人不比我好到哪里去,我早就知道她的真面目,只是为了顾念兄弟情义,又看她能替我拿捏那几个隐患才留她的贱命至今!”大碗城城主坚决否认,末了,又主动说:“我跟怒弓认识的事情就这些,你们最想知道的肯定是那面镜子,我就说与你们听——”

  丁文就不打断了,倒是觉得大碗城城主如此迫不及待的主动吐露、像极了转移话题,但事情真相如何,本来也不是非得探究个明白,他也就不追问了。

  “那面宝镜本来就在暗室,是上一代城主所留。当时他想通过密道逃出城外,可惜他腿伤严重,一路留下血迹,让我发现密室入口,追下去后他为了活命,告诉我宝镜的好处,又说只有他知道如何使用,还说得了宝镜的用法,才能随心所欲的、彻底统治好这座城市。”

  “那人也有这等恶癖?”怒弓没想到当年那一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

  “他喜欢通过镜子突然去到女子房中,强行霸占,然后威胁恐吓别人闭口不言,只会把有威胁的人和讨厌的人从镜子里揪出来虐杀。我开始是利用宝镜铲除不服我,想图谋夺取城主位置的人。”

  大碗城城主说到这里,微微低着头脸,叹气说:“其中一个很是可恨,硬骨头,死也不肯求饶,还言语羞辱我,耻笑我三弟横刀夺爱,送我一头草原之类的话!我当时怒急攻心,就要抓他妻妾过来当众羞辱报复。”

  大碗城城主回想当时的情景,目光里透出来异样的神态,看着就好像是……回味那般。

  “我当面羞辱了他妻妾,前代城主替我出主意,叫我如何当那人面虐杀折磨他的妻妾,看那人痛苦嚎叫,又终于求饶,我倍觉痛快。后来过了几天,我总回想经过,越想越心痒难耐,就用宝镜又抓了个女人……”

  听了这些叙述,前因后果也都清楚了。

  从此大碗城城主就有了这等恶癖。

  而宝镜的使用办法,就是前代城主按照约定,一年教一种用法,没教的就由前代城主代劳。

  但实际上没到一年,两个人臭味相投,前代城主腿废了也只能靠大碗城城主养在暗室,就教了大碗城城主全部用法。

  :。: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