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深藏的隐秘

第一百五十九章 深藏的隐秘

  云上飞的一句话,直接揭晓了答案。

  火凤刀果然不是她托付了来传话的。

  杨忘连忙追问:“我爹娘还活着吗?”

  “我问过了,她们还活着。下水城城主没有制定偷吃下水就要处死的法律,偷吃都是驱逐出城,罚没一半家产,严重的附加一定时间的劳役;新城民在考察期偷吃下水的确会罚的更重,罚没全部家产,驱逐出城,性质严重的话劳役也加倍。”云上飞调查这事实在没费什么工夫,因为偷吃被驱逐的事情并不多,偶尔发生一次大家都会议论几天。

  “那、那她们被罚去哪里劳役了?”杨忘想到家里财产都被充公,爹娘这么久了一直在苦苦的劳役,心里难过,眼眶立即就湿了。

  “你爹娘没有偷吃,偷吃的是你,她们虽然被连坐,但偷吃的性质本来就不严重,所以没有被罚劳役,只是被驱逐出城,十年不得再申请入城居住。”

  “那、那他们在哪?”杨忘很高兴爹娘没有劳役,却又担心的说:“老家的房子、地都卖了,她们回去也没地方住啊!”

  “我问过当时负责驱逐你爹娘出城的地人仙,他们听你爹娘说过打算,说是要去大碗城谋生,说那里有亲友。你知道是谁吗?”云上飞打听的清楚仔细,这些话也不是胡说能够编造的。

  杨忘自然对火凤刀的诡计一点不再相信了,宽心的连连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小叔在大碗城做买卖,说不定能借钱给我爹娘重新开铺子!我、我要去找她们!给爹娘道错,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

  “没问题。本来我们来这里也是找怒弓,她既然不在,也该离开下水城了,就一起去一趟大碗城。”丁文做了决定。

  云上飞就说:“巡走之剑怒弓一个月前就离开了,我们去大碗城也能一路打听她的消息。”

  末了,云上飞望着火凤刀问:“她是什么情况?”

  赵念就把事情大概说了,末了,愤然说:“你说这样恶毒的人,该不该轻易放过吧!”

  云上飞就让欧白把火凤刀嘴里的石头重新化成了泥土,替火凤刀掏出来了一些,剩下的她自己就吐啊、咳啊的弄了出来。

  云上飞望着火凤刀说:“我看你这人,心里肯定藏着不可告人的隐秘,否则以你愿意忍受激灵阵的狠劲,为何会做这些傻事?但不管你为什么那么在乎跟城主长子的婚姻,是为了城护长的位置也好,还是为了别的也好,现在都不重要了。”

  “你、你什么意思?”火凤刀暗觉不妙,或者说,她原本如此激动,大概就是因为有不好的推测。

  “我走之前,你那个不成器的丈夫已经求到了家里的尊长,怒斥你清白已毁,把你休掉了,你以后还是城护长,却不是城主府的人了。城主回来听说后,很是惋惜,说你各方面都好,偏偏运气不好,但事已至此,也实在没有办法。”云上飞语气平淡,她一点不替火凤刀遗憾。

  因为,那种处境,云上飞觉得脱离了才是幸运。

  “都是因为你——”火凤刀悲愤交加,举着石头封住手腕的双拳,朝着赵念打过去。

  赵念轻易就避开了,看火凤刀打了个空,双脚被封,失控的摔倒地上,不禁气恼道:“你有毛病吧!你到底为了什么啊?”

  “都是因为你……我忍辱负重,等了这么多年了!等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快成功了,全都被你毁了!都被你毁了!”火凤刀激动的伏地抽泣,痛苦不已。

  赵念看着,听着,实在莫名其妙,却听出了话外音。

  丁文疑惑的皱眉追问:“你到底想要什么?说出来,或许我们能帮忙。”

  “帮不了了……除非让我杀了赵念提着他的脑袋回去!雪了耻辱才能让城主收回成命!”火凤刀愤然叫着,又突然没了力气,目光暗淡的说:“可是你们不会让我杀了他……”

  “你话说的不清不楚,与其让我们一头雾水的乱猜,干嘛不痛痛快快的说明白?如果看你情有可原,帮得上就帮,帮不上我们就走,也不必在这里无谓的烦扰你考虑将来的事情,对不对?”云上飞觉得古怪。

  “你们能帮我什么?难道还能帮我把城主的五个儿子全都无声无息的杀掉吗?”火凤刀语气里满是自嘲。

  众人听的一怔,面面相觑,都懵了。

  火凤刀看起来对下水城城主忠心耿耿,又对丈夫那般容忍,可是内心,却藏着如此狠毒的计划?

  丁文看着火凤刀手背上的激灵阵,问她:“你需要激灵阵,就因为仙法级别的烈焰才能把人迅速烧成灰烬,不留痕迹?”

  “没错。只有无声无息,没有痕迹的失踪,才不会引起怀疑,才能让城主受到的伤害减到最低。”火凤刀这番话,听的众人更奇怪了。

  “你要杀了城主所有的儿子,然后,又不想城主太伤心难过?”赵念是真的猜不透了。

  “城主为人不坏,甚至可说宽容,除了下水的事情,别的都好,他对我又有养育之恩,我当然要避免让他太伤心。”火凤刀说的理所当然,旋即又恨恨然道:“可城主正因为太宽容,才会不知道他的五个儿子都是何等该死的败类!”

  “城主把我养大,他希望我一直当他的家人,我才答应嫁给他长子。但新婚之夜,我却从那个败类的酒醉之语里知道了我爹娘死的真相!他们五兄弟,年纪轻轻就残忍冷酷,闲着无事,一群人竟然相约杀人玩!就想看看人的内脏什么样,煮出来跟猪牛羊的下水有什么不同!他们就在街上溜达,夜里碰上我爹娘,就袭击杀死了我爹娘,还把她们开膛剖腹……”

  火凤刀说到这里,泣不成声。

  赵念愤然道:“这种败类你当时就该杀了他!”

  “我当时想那么做!可那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我又想到杀了他,我自己也会死,剩下的四个,谁去惩办?城主知道了又会何等伤心?”火凤刀恨恨然道:“当时我想了许多,却知道要把他们都杀了,就必须得先忍着!”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