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见面死一个

第一百五十二章 见面死一个

  肉球中的人站了起来,暗红色的眸光中都是怨恨的情绪,声音激动的,继续叫喊着:“都是城主、城主逼我们吃下水!不吃就会被罚!我不要吃下水了,为什么城主不去死!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城主!爸爸妈妈我吃吐了,求求你们不要放下水了啊!我们在家里不吃下水了!……妈妈说被别人发现了会举报!我们全家都要受罚!……呜呜呜,真的有人那么坏会举报,真的有人会举报……”

  “你、你胡说什么!”下水城城主勃然大怒!情绪激动的挥舞着拳头,大叫道:“下水是世间最伟大的食物!你竟然敢污蔑下水!你、你这凶物!我不准你胡说八道!马上闭嘴!闭嘴!认错!认错——”

  眼看着下水城城主的眼眸也变成了暗红颜色,理智已然面临崩溃,即将陷入混沌之体嗜好刺激形成的疯狂状态。

  可是那肉球里的人的眼眸也同样是暗红颜色,声音仍旧充满怨愤的叫喊着:“下水是垃圾!是世间最恶心的垃圾!所有的下水都应该烧掉!烧掉!全都应该烧掉!逼迫我们吃下水的下水城城主也是垃圾!他应该去死!他必须去死!他为什么还不去死!”

  “不准你污蔑下水!我说不准你污蔑下水!闭嘴啊,闭嘴——”下水城城主激动的爆发星能,刹时间制造了一条条星能形成的光条,缠绕着那条污水覆盖的人。

  那人被光条缠绕了一圈又一圈,情绪更激动的叫道:“该死的下水!该死的发光的下水!垃圾下水全都滚开!”

  黑色的混沌星能,从那凶物身上猛然爆开!

  粉碎了缠绕他身体的光条——

  他一把掐着下水城城主的脖子,一拳又一拳、不停的砸在城主的脸上!

  每一拳都砸烂了城主的头脸,刚愈合,下一拳又砸了上去!

  欧白和云上飞一直看着,难以判断那人到底是凶物,还是混沌主。

  丁文也在观察,一时却也拿捏不定。

  “师父,我们帮不帮忙?”欧白看下水城城主的处境一时间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了,脑袋愈合就被打烂,愈合就被打烂,根本没机会反击。

  “先等等,确认这个是凶物还是混沌主了再说。”丁文知道下水城城主一时半刻根本不会有性命之忧。

  眼看那属性不明的凶物揪着下水城城主攻击了一阵,眼里的暗红颜色变的淡了一些,挥动的拳头突然停了下来,目光落在那些心脏,胃、还有缠绕在城墙上的肠子上面。

  就见他松开下水城城主的脖子,对着那些内脏怒吼着:“垃圾!全都应该被消灭的垃圾!全都给我消失!”

  只见一阵黑气涌出,那些内脏里的黑色污水,还有地上的黑色污水,全都变成了黑色的气体!

  而那些内脏,不管是胃也好,心脏也好,缠绕着城墙的肠子也好,全都被迅速溶化成了黑色的液体,而后又变成了黑色的气体……

  下水城城主的头脸愈合,看见这些情景,失却了理智的怒吼道:“你敢玷污下水!我杀了你!”

  两个人立时又打成一团,这一次下水城城主有了防备,没给对手机会掐着他脖子。

  两人你来我往,都打的对方身体破烂,却又迅速愈合。

  随着身体部分的不断重生,本来被黑水糊黑了的凶物,重生的皮肤显出正常的颜色。

  从外形来看,他就是个少年,长的还挺好看。

  “玷污下水必须死!”

  “所有的下水都是垃圾!”

  “他们两个凑在一起根本没办法知道这个是混沌主还是混沌凶物啊!”云上飞很是无语。

  混沌凶物和混沌主的区别,一是外形,倘若不是人类身体的混沌之体,几乎都会把人类当作食物;二是有没有理智,倘若是人形却没有理智,还是会无止境的肆意屠杀。

  眼下这凶物是人形没错,无论头脸身体胳膊腿,手指脚趾都是人类的,剩下的就只看他有没有理智了。

  然而一个恨下水,一个把下水当作至高无上的存在。

  这么两个凑在一起,必然是一起都变的没有了理智。

  丁文看这情况、没有外力干涉,这两个必然要分出生死,于是就说:“欧白,云上飞,你们设法限制下水城城主,我负责带走这凶物。”

  “没问题!”欧白十分自信,当即举剑聚集星能,朝地上一指——一大团褐色光团飞落地上。

  于是一片地面涌动着、变成了泥浆。

  置身其中的两个混沌之体双双陷了下去,一时间都只能在泥浆中挣扎。

  丁文一跃跳过去,落下的时候,云上飞配合默契的施法,让他落脚点的泥浆瞬间变成了坚硬的石地。

  丁文站稳的同时,一把抓着那属性不明的凶物,发力一摔——

  那凶物顿时被丢上高空,远远的抛飞了远去。

  下水城城主在泥浆中下沉、下沉,一时半刻挣扎不出来。

  等到他眼里的暗红颜色逐渐淡去,恢复了些理智时,就听他叫道:“快让我出来!让我出来!”

  欧白这才停了仙法,泥浆迅速硬化,下水城城主爬了出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土,问说:“刚才那个凶物去了哪里?毁坏下水绝对不可饶恕!”

  “被我师父带走了。”欧白说罢,又说:“我去找找。”

  欧白故意朝相反方向飞远,飞低后又绕飞,追丁文丢掉凶物的方向追过去。

  下水城城主果然不肯放过亵渎下水的凶物,朝着欧白误导的相反方向发足追了去。

  云上飞查探赵念,火凤刀的气息,感觉她们的情况在恢复,只是晕倒的姿势很不合适。

  她本该把两人分开,但云上飞想到火凤刀之前为了她不成器的丈夫不惜捂着良心陷害无辜的做法就来气,于是丢下不管,自顾飞追丁文的方向而去。

  话说丁文把那凶物丢了出去,等追上的时候,看见那凶物坐在撞断的树身上,目光中的暗红颜色淡去了不少,分明是有理智。

  丁文落在那少年面前,问了句:“你是人吗?”

  那少年看着他,有点莫名其妙的说:“我当然是人!”

  少年说罢,神色又突然黯淡了下去,茫然的说:“但我本来跳湖淹死了,现在怎么又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人……”

  :。: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