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对质

第一百四十四章 对质

  从时间上推测,下水城城主的长子应该没有在秘城逗留多久,只是他们折返的时候没有急于赶路,所以比丁文他们晚了几天。

  府里的管家刚通报,紧跟着就听见他的惨叫——

  没多久,丁文一行就看见城护长揪着个男子的耳朵,一路拽着往这边走。

  “认不认识他!”城护长神色愤怒的质问,城主的长子看了看赵念,想了想,没印象,摇头说:“不认识,他干嘛的啊?哎呀,我说外人面前你也不给我留点颜面,快放开、放开、疼啊!”

  “你还知道疼!”城护长气愤的骂道:“你到秘城喝花酒、找十五个女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心疼!”

  “谁、谁告诉你的啊!”城主的长子又惊又疑,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妻子如何会知道!一起玩的那些人这时估计才刚这家,断然不可能是他们。

  “哼哼——你喝花酒、喝的连七曜刀都卖给别人了!还问我怎么知道?”城护长气愤不已,朝前一扯,一送,一松,就把不成器的丈夫摔倒在地上。

  那男人捂着耳朵,嘴里叫疼,再看赵念就觉得有些朦朦胧胧的眼熟了……

  七曜刀的事情他酒醒了就后悔,当时身边的几个朋友也都喝醉了,否则必然会阻止他。

  七曜刀是他父亲送给他们的礼物,代表夫妻情义,永结同心,所以两个人都随身携带。

  如果知道是他喝醉卖了……后果不堪设想!

  在秘城的时候,他跟朋友们找寻打听,结果都没人认识赵念,估摸着对方是得了便宜怕他找所以开溜了。

  他们当时就已经商量好了,咬定是被人偷了,绝对不能说是喝醉了卖了,否则的话,城护长不知道会如何收拾,城主也势必暴怒。

  城主的长子看着赵念……突然作恍然大悟状道:“原来是你这个小偷!夫人、夫人你不要信他胡说!当时我们在酒馆喝酒,就是正经的酒馆!喝醉了,结果刀就不见了,我迷迷糊糊见着他的身影,但没看清楚脸,次日我们满城的找,也没找到!回来就是想跟夫人说此事,想让夫人去一趟秘城,跟秘城城主托请一声,帮忙把偷刀的贼给揪出来,没想到夫人神通广大,已经把贼逮住了!”

  城主的长子说完一通谎话,还故作欢天喜地的、激动的叫道:“苍天有眼!邪不胜正!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七曜刀失而复得!这就是我们夫妻情真意切,注定白头偕老的预兆啊!夫人,让我杀了这贼,实在是气死我了!”

  坦白说,城护长心中相信自己丈夫更少,因为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丁文这群人穿的都不简单,看着就不像贼,这几日又不急不躁,从没有做贼心虚逃跑的举动,更不像是贼。

  但是……此刻丈夫说的信誓旦旦,或许真是被盗了呢?

  毕竟七曜刀非同寻常,他过去再怎么胡闹也没干过卖刀的事情啊……

  于是,城护长在短暂的犹豫之后,故作严肃的盯着赵念说:“你们说是买的,我夫君说是你们偷的。此事情真相你们各执一词,我自然该相信自己丈夫,但念你们或许只是初犯,如今刀也找回来了,就让我夫君打你二十棍,小惩大诫,你们就可以走了。”

  这城护长如此说,丁文和云上飞都明白她其实不信自己的丈夫,所以说轻饶,就是不想杀了他们。又非要棍打赵念,分明是为了维护她丈夫的颜面。

  从城护长的角度,这可真是‘发善心’了。

  然而,这样的善心,别说丁文不可能接受了。

  欧白也不可能。

  赵念生气的说:“你们为了夫妻之情,无视事实。他的话分明是逃避责任的借口,你明明清楚,却还要维护这种男人,然后让我一个无辜人去承担代价!刀是我花钱买的,凭什么给他?我不偷不抢凭什么要被他打二十棍?这几日你们城主不在,如果在,今日我也要当面问一问他,下水城做事如此不讲道理吗?”

  “你算什么东西!”城主的长子怒骂道:“城主是我父亲!难道还会相信你的鬼话了?偷了我的刀,我夫人好心轻饶、你们还不知好歹!来人啊!把他们统统拿下!”

  城护长心中有愧,但事已至此,她不可能改口,无论是为了丈夫颜面,还是为了她自己的颜面,于是沉着脸警告说:“我看你们不像无可救药的之人,所以从轻发落。也不说让你们受二十棍的话了,只要好好对我丈夫道歉,求得了他的原谅,就让你们走。”

  “做梦!”赵念回答的很干脆,他当巡走之剑就是不喜欢束缚,平时见了机会就打抱不平,岂有忍受这种冤屈的道理!

  “夫人对这偷刀贼一再宽容算什么意思!人家都不知道好歹!”城主之子见府里的地人仙来了一群,胆气更壮,吩咐说:“吹哨子!把城里巡逻的都喊来,让他们知道知道下水城是谁的地方!”

  城护长心里也有些生气,她好心好意,一再让步,这赵念还如此不识好歹,还真以为她好招惹了是吧!于是耐着性子最后一次警告说:“现在道歉,就让你们走!否则的话——刀剑无眼,就是你们自找的了!别以为那天晚上一时偷袭得手,就当自己有多厉害!我火凤刀还没遇到过对手!”

  “那你今天能开眼了!”赵念拔刀在手,道:“刀是我买的,跟他们无关。今天你们只要能打赢了我,七曜刀就算我输给你们了!”

  “谁跟你单挑!”城主的长子才不肯让赵念占便宜,单打独斗赵念可能有一点点渺茫的机会,但群起围殴则必败无疑。

  “没说单挑,我这人、习惯了一个打一群。”赵念很是霸气,一时让欧白都觉得,一点不像平时斗嘴抬杠的那个他了。

  “狂妄之徒我见多了!像你这么狂妄的还真没见过!”火凤刀拔出剑,又喊了声:“取我的刀来!”

  片刻,一个前几天晚上见过的,拦路的女子捧着把红色的单刀过来。

  火凤刀左手握刀,右手握剑,摆开架势说:“就让我看看你这狂徒有多大本事!”

  :。: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