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一百章 你们是不是想多了?

第一百章 你们是不是想多了?

  /

  进城收钱,这一点都不奇怪。

  至今为止,丁文只知道独孤善的木盆城不需要给入城建设费。

  进了城,丁文问看守的地人仙。

  “重生广场如何去?”

  那地人仙神色冷漠的张着手,这简直是临风城人的标准礼仪动作了似得——

  给钱。

  丁文扭头冲一个路人说:“一个铜板,问重生广场位置。”

  那路人想也不想,伸手接了钱,然后指路,也不怕得罪那地人仙。

  看门的地人仙切的嘀咕了句:“小气的穷鬼。”

  西剑使恼火的抓了几块大金锭,在那地人仙眼前晃来晃去的说:“就是不给你赚!就是不给你赚!我们就是不给你赚!我气死你!气死你!”

  陈凤仙倒没怪西剑使惹事,却眼神示意中剑长钟欣等人待命,做好看门的地人仙会发作的准备。

  不料那地人仙竟然没有,只是说了句:“别妨碍我执行公务!”

  陈凤仙明白了,这里的地人仙也不怎么在意个人意气,城主大约也很在意维稳,因为动荡会妨碍城主府的收入,所以这地人仙并不想升级事态,她就一把拽了西剑使走。

  丁文看西剑使刚才晃黄金挑衅气人的模样,不禁会心一笑,坦白说,西剑使是挺好玩的,各方面都是,但他却不能表现出对西剑使投其所好的手段的过份喜爱。

  从这种角度来说,丁文发现当城主的束缚很多,随心所欲是不存在的。

  除非是当一个不在乎对城市影响的城主。

  这真是个悲哀又无奈的现实,顾念城民的城主不得随心所欲,还需要诸事自我束缚,考虑众多;反而只管自身需求的混沌主城主,却任意作践城市。

  相较之下,前者像是傻子。

  丁文发现灭仙会至高贡献的特殊制度,的确是对这种现状的补救。

  只是……这补救措施本身,就只能指望于至高贡献的个人约束能力。

  倘若摊上临风城这样的混沌主,至高贡献就是让临风城的城民们无法摆脱噩梦。

  临风城里的客店,饭店,酒店等等设施不少,但是,清一色都挂着官办,官卖的牌匾。

  包括丁文他们去的重生广场,招牌也是:官办重生广场。

  广场的入口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贫富贵贱生注定,唯有此处可改命。’

  重生广场里待售的男女老幼都有,没有笼子,都只是用绳子绑着手,连成一排排,人都坐在地上,有买主看上的就站起来,左转右转着让买主审视。

  在这里卖刑徒的,是城主府的官办。

  来买的,有村子需要劳动力的村主,使用的是村税部分的公款来买刑徒;村子的劳动力过盛,就把刑徒带来卖给官办,入账也归入村子的公共资金。

  除此之外,是别的城市的商贾,也是买了后带去别的城市贩卖。

  丁文突然怀疑以前黑血港城里的斗兽,会不会有出自这里的,只是经过了中间商倒手。

  结果在重生广场里转悠时,就听见两个商贾的对话。

  其中一个问另一个:“你这次怎么不买婴孩了啊?”

  另一个商贾就诉苦说:“黑血港城的城主不知道发什么疯,又改名叫丁文,城市的名字也改了叫红渊山城,还把斗兽场拆了,全城禁了斗兽!买婴孩卖给训练养斗兽的生意做不了了!哎,这回好不容易找了个替人跑腿、买几个能干活的刑徒的小买卖,就挣点辛苦费,没意思的很。”

  “难怪广场上那么多婴孩没人买!黑血屠夫疯了吧?好端端的斗兽场怎么就拆了?”

  “可不就是疯了!”

  两个商贾说着话,转弯去了旁边。

  丁文看广场上的男女老幼,价钱不一,每个人的眼里都见不到希望。

  如果说有,那就是见到外来的商贾打量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眼里才会亮起些光。

  显然对于临风城的刑徒而言,留在这里毫无翻身的希望,只有被买去别的城市,才可能改命。

  丁文看着云上飞,问她:“这些就是你希望我看的?”

  “是的。临风城没有人,只有金钱,刑徒的存在就为了给城主生产价值,甚至于连生育后代的意义也如此。”云上飞的眼里,透着犹豫,似乎有什么话,她想说,却又有什么顾虑。

  丁文没有说别的,而是望向了交易广场中间的买卖交易处。

  陈凤仙心有不好的预感,连忙凑过来说:“城主,临风城的情况我们也看过了,这里的事情看着既然不开心,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离开,直接去目的地众山之间?”

  丁文看着陈凤仙,考虑着些事情……

  这功夫,中剑长也一反常态的作礼说:“是呀城主,临风城的现状确实让人看了不舒服,不如早点离开吧。”

  一个个九方剑使,全都如是说。

  西剑使没有附和,只是觉得她们多此一举。

  丁文突然笑着问:“你们怕我跟临风城城主钱奴混沌主动手?”

  中剑长不敢冒犯,只能低头不语。

  陈凤仙见旁人都不好回答,只好说:“是。”

  “但那是绝对不能做的事情,对吧?”丁文又问。

  “绝不能!城主如果那么做,会成为灭仙会的公敌!”陈凤仙索性把态度说的更明确。

  “哈哈……”丁文突然神色轻松的失笑道:“既然如此,你们为何以为我会那么做?”

  陈凤仙及九方剑使都愣了愣,旋即松了口气,觉得或许是想多了。

  至于说为什么……因为他连自己城里的重要收入来源、斗兽场都敢拆了啊!

  因为他有很厉害的星灵奇能啊!

  因为丁文给她们的印象就是——就是一个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人啊!

  西剑使噗哧失笑,很高兴众人都吃了瘪,当即嘲弄的说:“你们简直是在侮辱城主!是不是城主对你们太好了,让你们这么放肆?这么荒唐的事情城主想都不会想!你们是多小看城主才会有这种误会?陈凤仙,你这巡护长就这么当的?就你这样的表现,我都不服气了!”

  陈凤仙恼火西剑使借机煽风点火,但她之前的话确实不妥,只能忍着。

  西剑使洋洋得意,抓着机会落井下石痛击陈凤仙的忠心和威望,她不肯错过时机,又说:“城主,你说陈凤仙这般冒犯你,你若不罚她,岂不是说大家都能随便冒犯你了吗?”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