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九十八章 金钱的奴隶

第九十八章 金钱的奴隶

  陈凤仙也知道丁文不在乎钱多钱少,只是大家伙都不愿意当冤大头,现在丁文等于花钱买东西换情报,她心里也舒服了些,却还是怀疑卖东西的女人宰客,于是装了东西出去后,就吩咐九方剑使分散了去村里打听价钱。

  西剑使这种时候向来不会错过陪在丁文身边的机会,就说城主需要人端茶递水,抢着留下了,欧白也在屋里坐着喝茶。

  听卖东西的中年女人的谈论,丁文对山边村的情况多了些了解。

  山边村都是负债累累,无力偿还债务,被判了余生都服刑的人。

  “服刑?服刑还这么好,能在这种茶?”西剑使闻所未闻。

  “人力就是金钱,判刑当然要产生经济价值呀!把他们杀了,往土里一埋,也就能当化肥,活着干活能多产生多少价值啊!”中年女人见西剑使一脸备受冲击的模样,不由笑说:“你们别处的人啊,就是不会想。就算是杀人犯,在我们这,也是废了星图修为,挂着脚链天天干活服刑;不服刑罚想跑的也挂上脚链。他们吃的用的都得靠干活换,谁也别想偷懒!需要的东西都在这买,干活的积分就是工钱。要是干活多挣的积分多,把以前的债都清了,或者够把罪刑买轻一点,离开的时候积分就能换成钱。不过在这啊,还没出过那样的人!”

  “他们的亲人朋友也能花钱救他?”西剑使好奇的追问,丁文在旁边都不需要发问了,想了解的都有她代劳了。

  “你们外面的人太天真了!临风城谁会那么傻的替朋友花钱?至于亲人——有钱才能谈亲情,没钱就是累赘。山边村的人那都是卖了儿女之后还负债累累的,谁来救他们啊?他们的子女自己都还在拼了命的挣钱自救呐!就算脱离了苦海,也不会傻的来救这里的拖油瓶爹娘啊!”中年女人说的理所当然,言语间全然不觉得这番话有任何问题。

  因为,她们从金钱利益角度计算一切,包括血缘至亲。

  “亏得这里还有人生孩子。”丁文已经感受到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冰冷了。

  “不生孩子怎么行?都不生,没人干活了。而且生孩子有奖励啊;养孩子呢,还能抵税。再说了,万一遇到难关还能卖钱。”中年女人正说着,看见个大男孩一身汗的回来了,不由怒道:“你又跑回来干嘛啊?干活时间你溜回来就扣钱!扣钱啊!你就不能学学你哥,积极点干活挣钱啊!”

  “妈,我早上起来晚了没吃上饭,饿的没劲。”那大男孩害怕的解释着。

  中年女人没好气的骂咧说:“吃吃吃!就知道吃!别人天没亮就起来的时候你就知道睡!人家干活的时候你就跑回来吃!我给你三分之一刻钟时间吃完了回去干活!超时扣第二回分的话晚上你就别吃饭了!”

  中年女人见大男孩进了厨房,缓了口气,情绪平复了些,对丁文说:“我家六个,就这个老四最不省心!别人家的孩子天天早到,天天晚走。这老四不说像他哥哥姐姐那样超时干活吧,还经常睡过头迟到,要不就是没到下工的时间就跑回来吃东西!一点都不争气!一看将来就是没斗志挣钱的亏货!”

  “你管着村里唯一的官卖店,日子应该不愁吧,需要把孩子催得这么紧?”丁文故作轻松的问她,心情却觉得异常沉重。

  “不会挣钱就没出息,没出息就是亏钱货!我养大一个亏钱货就是干了赔本买卖啊!再说,人活着,不挣钱有什么用?不挣钱还活着干嘛?那不是浪费粮食吗?”中年女人言语间的理所当然,仿佛是外面的人说着督促子女学习技艺那般。

  这么又聊了一会,卖货的中年女人也没有更多信息可聊,只剩山边村的奇闻轶事。

  陈凤仙和九方剑使回来也有一阵了,丁文就告辞了。

  丁文在村里随意找了村民给钱打听,了解的情况佐证了中年女人的说词,山边村就是刑罚之地。

  “你干满一年有多少积分?去掉生活所需还能剩多少?”丁文问完,陈凤仙就给了半两碎银。

  “一天干十个时辰,就是一百积分,住的房子租金每天六十积分,菜自己种,一半上缴,剩下的一半的一半归村税,再剩下的一半的一半归集体灾年储备,最后剩下的自己吃,跟别人交换粮食什么的,收成过的去,勉强够。碰到收成不好就得到官卖里买,再加上盐又贵,到了年三十有剩的钱喝碗白糖水那就不错了!万一没钱买那还得欠着官卖,一年翻五倍的利息!哪还有剩!”那村民说着也不见生气,偶尔的强烈语气仿佛只是在嘲笑外来人的无知。

  “就没有收成意外好的年份?”丁文追问之下,那人扬了扬手里的碎银。“碰上你就是意外!靠种茶种地啊?收成好的年份,官卖的东西就涨价了!涨完了,还是留不着多余的归自己!还有问题不?有的快点问,我吃饭晚了耽误上工还得扣分!”

  “没了,你忙去吧。”丁文看那人匆匆忙走了,又见着一个拖着大铁球脚镣的年轻男人,目光呆滞的从前面走过去,大约就是刚来这里时候曾经试过逃跑的受刑者。

  陈凤仙感叹说:“山边村的官卖控制了关键物资,这里的人不管赚多赚少,除去了城税和村税,剩下的也都会被官卖吞干净,收成不好的年份还得欠钱,根本就不可能有翻身脱离这里的机会,从制度上就没给他们这种可能。”

  中剑长钟欣也深受冲击的说:“如果是那些凶犯就算了,问的几个村民都是因为无奈负债之后利滚利破产被判了余生都在这里劳作,这也太不合情理了。”

  “这地方哪还有什么情理!钱就是一切!”西剑使一针见血的道出实质。

  是的,到处都有人爱钱,这很正常。

  但在临风城,人在长期的制度影响下,钱已经挤占了其它所有的一切,成了根植于人们意识世界的唯一主宰。

  这,当然很不正常。

  “云上飞,这就是你想让我们看的?”丁文觉得,山边村的情况应该是临风城的缩影,该能说明本质问题了。

  “边界山村是如此,丁文分会主何不到临风城里看看城中如何呢?”云上飞神色沉静的作礼回应,那意思,仿佛山边村的只是小巫,城里还有意想不到的‘惊吓’。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