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九十二章 人心在处是与非

第九十二章 人心在处是与非

  “不知道。”欧白没什么特别反应。

  西剑使又侧目望着欧白,问:“你这个当徒弟的总是没机会表示心意,不怕将来城主只信任她们吗?”

  欧白眨巴着眼睛,望着西剑使,语气困惑的问了句:“那怎么办呢?”

  “我们可以互相帮忙呀!”西剑使立即来了精神,压低了些声音,望着水里的人群说:“你帮我接近城主,我得了宠,就经常替你说好话,有什么事情都尽量让城主交给你去办,咱们把她们挤开,你好我好城主也好!”

  “我考虑考虑……”欧白想着她的话好像挺有道理。

  “这还考虑什么呀?你看,她们干嘛排挤我呀?不就是我抢了中剑长的风头,陈凤仙怕我占了城主的欢心!本来我就是九方剑使里最漂亮的,我又机灵又懂事,我得宠是应该的呀,对城主也最好呀。”西剑使说着,摆了个手掌按腰的姿势,微微仰着脸,很骄傲的冲欧白笑问:“你好好看看,我是不是很好看?”

  欧白上下认真打量了西剑使几遍,嘴里蹦出来四个字:“还可以吧。”

  “什么叫还可以!”西剑使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她从来都习惯了各种夸张的赞誉,于是愤愤然质问道:“怎么叫还可以!我不是九方剑使最漂亮的吗?”

  欧白很认真的逐个打量溪水里的身影,模样,在他看来,五官,体态,肢体等等所有细节部位对比之下,各有特别好看的部位,细分比对评价之后,综合得分最高的,才能符合最字。

  “需要看这么久?”西剑使觉得欧白太可恶了,明明应该不用看就能脱口而出的回答啊!

  “你跟陈凤仙综合评分差不多,中剑长因为双手不如你们好看,丢失了不少评分,略低于你们。张美城护长挑选的很用心,九方剑使的总体差距不大。”欧白煞有介事的评价,气的西剑使真想揍他!

  论身材,论脸,她分明就是九方剑使里毫无疑问最吸引注意力的那个!

  溪水里,陈凤仙突然喊了声:“西剑使,火生好了吗?水煮上了吗?”

  “哼!”西剑使愤愤然扭头,又低声对欧白说:“咱俩互相帮助是最好的选择,要不然,陈凤仙早晚会把你挤走!中剑长只会埋头苦干,九方剑使里只有我敢跟陈凤仙争!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溪水里,丁文突然坐起来——

  他脑海中,飞闪着那些血腥的场景,他连忙飞跑上岸,跑远了去。

  “城主、衣服!”中剑长喊着追出去一段,欧白突然说:“师父会把衣服斩废。”

  中剑长心想也是,不禁疑惑她怎么突然变笨了……难道,是刚才一直分心想别的事情所致?

  丁文跑到没人的地方,在树丛中间,握着剑,突然眉目一沉,剑光接连飞闪!

  一会功夫就在他自己身上、腿上,割了一百零八下!

  血,流了一身。

  丁文脑海中嗜血的强烈念头也平息了。

  他松了口气,很满意今天一气呵成的一百零八连击。

  时间短,剑快,既解决了混沌之体的嗜血之念,又减少了他自己的痛苦。

  一剑剑的慢慢割,那得疼很久。

  丁文回去溪边,九方剑使也习惯他隔一个时辰就得一身血污了,于是又麻利得再清洗了一遍。

  丁文见欧白在盯着树,奇怪的问:“欧白你是不是想搭房子?”

  “是啊,西剑使说师父需要跟九方剑使增进了解,这地方靠水,不如在这里逗留两天,有木屋方便。”欧白如此直言,听的一旁的西剑使连连咳嗽,他也全不理会。

  “增进了解倒不用,黑血屠夫的混沌之体看着人,脑子里想的是把人伤的遍体鳞伤的幻想,别的念想则被弱化了。”丁文想了想,又说:“不过,倒是可以逗留几天,先了解下九方剑使的绝技本事,或许可以传她们几招。欧白,你是仙体,可用仙术凝结星能化石,临时造房轻而易举,过来我教你如何使用。”

  “多谢师父!”欧白很高兴的跑过来了,觉得西剑使的主意真不错。

  众人都好奇的等着,见欧白学了之后,立即就用了出来。

  褐色的星能凝聚在地面,逐渐拟化成了房屋的形状,一会功夫,星能光亮有了实质,就变成了一间小石屋,连地面都是石板的。

  西剑使刚才怪欧白直接暴露了她们合作的关系,此刻也藏不住了,索性不管那些,连忙又说:“欧白!你看能不能改变溪流的地形,做个水池,让水积的深些,方便城主清洗血污,大家洗澡也方便了。”

  “没问题,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欧白看着溪水,没有头绪,西剑使连忙丢下木柴飞跑过来,帮忙看着溪水的地形,告诉他从哪里开始挖深,哪里开始堵住水流……

  一个九方剑使见状,没好气的拿起西剑使丢下的树枝放进火里,跟旁人做了个鄙夷西剑使的表情。

  丁文把这些情况看在眼里,不由的从许多记忆里找到了一个个跟眼前众人行举对的上号的个性……

  ‘人多一起出行虽然有好处,麻烦事也多。我显得更倚重谁,旁人就会自发以其为模板。倘若倚重西剑使,就是在告诉众人要向西剑使学习了。这西剑使投机取巧的心思一旦得逞,她更会认为投其所好的钻营手段胜过一切……西剑使心思巧,不可不用,却不可过于倚重,要想以后诸事安定,还得显得倚重陈凤仙,其次中剑长,偶尔给西剑使些特别赞许……’

  丁文知道许多不同人的不同应对的结果,还有这些人事后的反思总结,这时虽然也觉得西剑使心思巧,让他倍觉舒服,却不能因为这些就太偏重于她。

  否则,久而久之,西剑使就会成了他身旁的奸佞角色,他则成了识人不清的糊涂城主。

  当晚天黑了的时候,西剑使满怀期待的故意问中剑长,如何安排夜里职守城主屋子的次序,她故意问的声音大,觉得丁文会叫她先去。

  中剑长哪里知道……

  今日才是出行的第一个夜晚,虽说大家都做好了准备,她也不能安排此事,就只好望着陈凤仙问:“请巡护长安排。”

  陈凤仙又怎么安排?心里慌的不行,脸上故作淡定的说:“请城主定夺。”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