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六十七章 睁开眼,世界又一角

第六十七章 睁开眼,世界又一角

  小玄见到蓝光,飞赶过来,看见玄冰冻结的凶物,有鲨鱼的头和嘴,身体却被螺壳包裹,尾巴像鲸鱼,螺壳里又伸出来八爪鱼的触角。

  “深海聚合凶物长的真奇怪!”

  “海中的生物受了混沌之气影响,化作了凶物后也不会到地面,凶物相遇,或是杀死一方,或是厮杀中融合一体,出现任何奇怪的形态都有可能。”冰封月收起仙剑入鞘。

  小玄其实也知道,只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种奇形怪状。

  她看着击散的一块块冰飘散的越来越远,疑惑的问:“不彻底消灭它吗?”

  “既不上岸,何必理会。极阴玄冰融化已是许多天之后,凶物被分为许多份,届时体型、力量、灵识都被均分,已没有原先可怕。”冰封月奇怪的反问:“你曾奉命处置过海边城出现的深海聚合凶物,何以还有疑问?”

  “派里一起去的师兄师姐都说赶走就可以了,但我怕那凶物早晚又回海边城,或者是攻击别的地方,就一个人追了它三天三夜,最后在深海里彻底除掉的。”小玄比划着又说:“只是这么大的八爪鱼异化凶物。”

  “眼下这只你纵然有心,只靠我们在海底也休想能彻底除掉,就不必多想了。”冰封月也不意外小玄会干那种事情。

  “我想也是,回禀派里,以后再设法除掉。”小玄不做多想,继续在海域飞走寻找……

  可是,找了几天,也不见踪迹。

  “不必再继续搜寻了!他既说过将往别派治下探寻阵法,顺便予你一些时间,纵未寻着,也早已约定了和平协商。”冰封月早就知道找不着了,只是了解小玄脾气,不累这么几天几夜就不会甘心。

  小玄想到丁文不死的奇能,如果被阵法打死了,或许是变成了鱼,不知道游去了哪里,断然是追踪不到的了,这时也早疲惫不堪,就点头说:“他会守信的,我相信他!”

  “应如是。”冰封月回望茫茫大海,也不知道脚下的海水里,某条游动的鱼会否就是丁文。

  飞回去的途中,见到天空的鸟,冰封月和小玄都会特别留意,倘若鹰鸟多望她们一眼,她们都会怀疑,会否是丁文……

  红渊山丁文,让她们觉得,好似无处不在,又可能十分遥远……

  于是最后化成了四个字——相见无期。

  ……

  却说丁文吃了阵法的‘招待’,体内星能耗尽的坠入大海,仙体失却了星能,全然没有了自我保护的能力,不过多久,仙体就死透了。

  丁文的灵识被星图包裹着飘出海里,飘着,飘着……

  一条船的船尾,一个个衣衫破旧的人,被困在木笼子里。

  这些人看似是人,目光却如凶兽般狠厉,隔着笼子的栏杆,彼此瞪视,喉咙里发出一阵阵的低吼。

  但他们脖子上都有项圈,连着铁链,让他们无法靠近到木笼子边缘,也就只能用凶狠的眼神,还有嗓子里的低吼声互相挑衅示威。

  铁笼里,一个浑身是伤,身体最瘦弱的女子,卷缩在船尾的笼子里。

  突然,那女子怔了怔,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时,丁文见到船上的情形,还有些奇怪……但他搜索了这身体的记忆之后,大约明白了。

  笼子里关着的全是‘斗兽’!

  这些人从小就被当兽养,不予学习人类的知识,也根本没有融入过正常的生活。

  每天除了吃和睡,就是进行高强度的训练,然后就是参加死斗比赛。

  胜了的,活下去;输了的,当场被杀死。

  这身体的记忆里,根本不知道曾经去过哪里,只偶尔有几次听见别人说起地名,但对这身体来说,根本不明白那地名意味着什么。

  因为‘斗兽’没有正常人的常识,记忆里就是笼子,训练,吃,睡,拼死对决,输得死赢得活。

  除此之外,养着他们的人和训练他们的人,什么都不会教给他们。

  在斗兽的认知里,世界就这么大,笼子里,和笼子外的一些人。

  至于为什么他们在笼子里,为什么那些人在笼子外,他们想不明白,他们觉得自己跟笼子外面的人好像一样,又好像不太一样……

  笼子外的人看起来似乎很弱,有的连高点的台阶都需要人扶着走;但那些很弱的人又似乎很强,经常会让他们可怕的主人害怕的躬身。

  但是,为什么那些人在笼子外面看他们死斗,而他们却一直在笼子里,又脏又臭,穿着破旧的衣服,吃着没有选择、卖相也难看的食物呢?

  斗兽会思考,但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

  因为斗兽连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都不知道。

  丁文搜索这身体的记忆,发现这身体有一些被伤害的记忆,那滋味和体验……很痛苦。

  这不由让丁文想起食色魔伤害过的无数人……而后,他又想起玄玉洁。

  丁文有些歉疚,但回想当时的情况,能避免的办法似乎只有一个——早早杀了玄玉洁。

  于是他就不想了,因为想也无益。

  只是丁文却暗暗记住了这身体过去经历悲惨体验时候的痛苦,提醒自己,将来要避免予人这种痛苦。

  笼子外,一个女人走过来。

  那女人穿着算不上华贵,头上却戴了不少饰品,都不便宜。

  丁文搜索这身体的记忆,也就认识这女人了。

  这个身体的主人,就是这个女人。

  这女人身形略微发福,冷酷的目光中却透着些焦虑。

  她打量着笼子里的斗兽,突然开口说:“这趟你如果赢了,我让你吃一个月的鸡肉!鸡肉!这么大一盘的鸡肉,天天吃!吃够一个月!听见了吗?”

  笼子里的斗兽,只是注视着她,没有她预期的,激动的急不可耐的反应。

  那女人愣了愣,旋即愤怒的抓着木栏,低吼着瞪眼威胁道:“你如果输了,我就杀了你!把你的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听到了没有?我大老远的去这一趟,押上了那么多!你如果连一场都赢不了我就亏死了!”

  原来这女人是太焦虑了,又没人倾诉而已。

  因为斗兽听不懂许多语言,训练的人从来只下达命令,还有就是给予食物和残酷的惩罚。

  除了特定的战斗指令,以及食物之外,斗兽并不理解别的语言,听得见声音却不解其意。

  就如人看不懂‘鸊螷鯬’三个字合起来是什么意思一样。

  所以这女人第一句的赢,大盘鸡肉,是斗兽能理解的,知道是要打赢了,然后有那么大一盘的鸡肉吃。

  而后面那句话,只有输和杀是理解的。

  丁文突然面露笑容。

  那女人愕然……

  因为,她从没见过斗兽露出这种,人才有的微笑。

  是的,她心里——斗兽从来都不是人,只是人形野兽。

  “如果我一场也赢不了,你会亏多少钱?或者说,你亏掉的钱需要赚多久?”丁文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主意,于是用流利的话反问。

  那女人张口结舌,目瞪口呆的犹如见到了怪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