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六十二章 不拖不欠

第六十二章 不拖不欠

  极阴冰狱。

  明明是酒,却起了这样冰冷的甚至恐怖的名字。

  丁文之前就觉得很奇怪,可是两杯酒下肚,他的胃似乎都被冻的没知觉了时,才发现这酒的名字起的很好。

  这能叫酒?

  这应该叫毒药!

  冰封月却每天在喝这样的毒药?

  “还喝?”冰封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举着冰玉壶,又问了丁文一次。

  “说了,奉陪到底。”丁文端起杯子跟她一碰,仰头,饮尽。

  第三杯之后,冰封月拿着酒壶,倒的很慢。

  “我在此等,是必须救小玄。”冰封月说完时,杯子里的酒才倒了一半。

  丁文觉得身体里被极阴冰狱冻的失去知觉的范围更大了,却仍然紧握拳头,强忍着,故作无事的开口道:“你要如何救小玄?”

  “若把红渊山丁文永封于白首峰,凭此功为小玄说情,足矣。”冰封月说完时,丁文的杯子也倒满了。

  “如果封不住?”丁文举杯,还是一口而尽。

  他觉得上半身几乎都没知觉了,嘴巴里,嗓子里也感觉不到冰寒。

  现在他只觉得,痛!

  嘴巴痛,嗓子痛,肚子痛,胸口也痛。

  就是那种,冷的久了造成的痛。

  冰封月继续握着玉壶,酒倒的更慢了,一对红瞳不看酒杯,始终注视着丁文,口中答道:“封不住,即佐证小玄之主张,不但可免罪,更可重为掌剑玄女。”

  “无论封不封得住,小玄都可以得救,那很好。”丁文看酒倒的很慢,迎着冰封月的视线说:“既然如此,你的酒应该倒快些。”

  酒仍然倒的慢,已经慢的变成了一滴接一滴了。

  “极阴冰狱只有我懂酿造,因为必须极阴玄冰,还需知晓做法。此酒可让体内极阴星能运转更活跃,还能迅速补充极阴星能,说是酒,实则如药。”冰封月终于倒满了她的那杯,开始给丁文倒酒,却还是一滴一滴的落下。

  “所以这酒寻常人不能喝,对极阴劲有益,对别人却有损,是不是喝到最后还能把人冻起来?还是说,能让你的冰封绝技效果更佳?”丁文脸上没什么别的表情,他喝第一杯之后就已经知道了。

  “使人五脏六腑丧失知觉,继而可冻结体内星能运转,最后自内朝外化作冰人,配以极阴冰狱之技,可达最佳冰封之效。”冰封月没有否认,说完了,丁文面前的酒杯还没倒满,她仍然注视着丁文,看似没有什么别的表情。“你喝第一杯就已知道,为何还喝?”

  “你以为我来白首峰是为了喂你吃饭?”丁文哂然一笑。

  “是为何?”冰封月对此分明有意探究。

  “其实一半原因是看你太漂亮好看,总看不厌,愿意来多看看你;另一半原因嘛,是想知道你如何救小玄。”丁文也不催她倒快点了,即使那酒液滴落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长。

  “现在你知道了。”冰封月眼里透着困惑。“你意如何?”

  “知道了,所以——酒继续喝。”丁文展颜一笑,虽然他觉得,脸好像都被冻的僵硬了。

  “你不怕被极阴冰狱封住?”冰封月神情里透着难以置信。

  “是否能封住我也不清楚,如果我还是能脱身,会让你知道。”丁文笑了笑说:“如果不能脱身,大概你也不会放我出来,就没什么需要说了。”

  “你为何愿意冒险?”冰封月已经没有继续倒酒了,因为倒的再慢,酒杯也快满了。

  她原以为,这时就该满上了,此刻还差着一滴。

  “因为我不想杀你,因为我也想帮小玄。”丁文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因小玄当日曾挡尝试阻挡同门?”冰封月仍然握着冰玉壶,酒液在壶口凝而不动,只要微微低一点,必会落下至少一滴酒。

  “那是一半的理由。”丁文一本正色的注视着冰封月的红瞳,对抗着脸颊丧失知觉的麻木感,尽量每个字都清晰的继续说:“还因为我喜欢她的追求。”

  “大家都说她太天真。”冰封月好像是要让丁文知道,他喜欢的理由未必值得。

  “小玄的主张天真、但美好!你说,一群没有勇气追求美好的仙人,凭什么理所当然的嘲笑敢于追寻美好的小玄?”丁文面露嘲讽之态,望着冰封月,继续说:“小玄的追求也许的确不可能实现,但确实很美好。别人没有勇气去追寻这种美好,只能接受冰冷的现状,这本来也没什么,但却反过来耻笑追寻美好的勇者,却很荒诞。没有勇气贡献力量本来也没有什么错,至少可以心里默默的支持吧;倘若心里也真的不愿支持,至少不该用嘲讽抨击的言语阻碍勇者吧?”

  “……”冰封月沉默有顷,静静注视着丁文……半晌,她突然说:“下一杯酒喝下去,你该会成冰。可有未了的心愿?”

  “在白首峰这么多天,许多次不由自主的冒出想与你建立人伦关系的冲动。”

  “……朋友?”冰封月知道五伦。

  “不,不是。”丁文很干脆的摇头,却发现摇不动。

  “此刻方觉你是邪物。”冰封月没有表露多的情绪,但这话已经是明确的回答。

  “我以为遗愿你就会好心满足。”丁文想了想,一脸退而求其次的表情说:“也是,你的极阴劲不可能愿意破。或者,我想知道你的舌头是不是冰冷的。”

  “仙无欲,却有情。不似地界生而为满足欲望而活。”冰封月说完,冰玉壶微微一低,酒液落入酒杯,满了。

  “仙体无欲,人仙、凡体却有,我看那些仙人成仙前,不论男女心中也都喜欢渴望,怎么能说邪!他们得了仙体后不也就无欲了,但还有些人嫌日子太无聊,会寻情丹找寻人仙之体时的愉悦。”丁文端起酒杯,望着冰封月。

  “你如同轮回却不忘前世,接受太多混乱,分明不知情与欲的界限。”冰封月是琢磨过丁文的情况的。

  丁文见她模样,又想到她生来就在仙山,生来就是仙体,就不曾体会过人仙和凡体的七情六欲,说了也没有意义。

  于是丁文就不说了,只是笑言道:“这一杯后,结果天定。天地生我若为了永眠于此,那我认;若封我不住,我恰好打算到别的地方寻觅破阵办法,也算顺便给了小玄当日想要的时间。无论结果如何,都告诉小玄,当日她的义,我今日已经还了。顺便告诉她,将来再见时,但愿她能成功。若不然,我还是那句话,她不能让仙派改变,就由我来。”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