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四十八章 那你呢?

第四十八章 那你呢?

  那群孩子听不懂,拿了钱往回跑,边跑边叫:“有客人买我们一天了!有客人买我们一天了!”

  丁文朝着村里一座显眼的红墙大院子过去,还没走到,那群拿了碎银的孩子裹着一个人迎面过来了。

  “你买了他们一天,他们今天就是你的畜牲。”来的是个女人,两鬓有白发,神情木然。

  一群孩子,有些眼里透着紧张不安,分明担心不知道会让他们做什么。

  “那你们今天想干嘛就去干嘛,不用跟着我。”丁文说完,一群孩子愣着,年龄最大的一个回过神了突然高兴的喊说:“是善人!跟木盆城里的善人一样!我们走——”

  一群孩子呼啦啦的跟着那个大的跑了,看来他们还是知道何谓自由自在玩耍的,显是有别人也买过他们的时间而且没有别的目的。

  ‘木盆城的大善人……这木盆城必须得去看看,城主也得见见。’丁文虽然知道混沌之体的念想什么都有,当然也会有些好的。

  可是丁文至今为止,亲眼见到的混沌主还没有好的。

  领着孩子来的女人没什么表情的说:“村里还有在干活的孩子,客人一起把他们的时间买了吧?”

  “那是小事。带我见你们村主,我找他的事情——”丁文从包袱里抓了把碎金,见那女人木然的脸上果然被金光照亮,多了笑脸,才继续说:“比这些还贵重。”

  那女人领路在前,语气也活跃了一些,手指一旁低处的河边说:“客人面生,是第一次来吧?一会要玩畜牲把她们赶去河边洗澡,你看河边,都是常来的客人。这些畜牲听话也配合,又禁得起折腾,高矮肥瘦都有,唯一不好就是身上脏,河里泡泡洗洗就能对付。下回来客人别穿这么好的衣服,玩畜牲都是随便找地方,容易弄脏……”

  离的近了,丁文见墙面有新修的痕迹,估摸是那个杀了村主长子的‘红渊山丁文’在墙上留过字。

  大门有人守着,红墙外面的高处也有人蹲着,看来这村主很紧张。

  往里走时,丁文突然听见‘狗吠’,他扭头望过去,却见一对姐弟,也就八九岁的模样,穿着齐整华贵,手里各扯着条绳子,绳子那头系着项圈,圈子却套在两个人的脖子上。

  那两个人盯着丁文,学狗那般汪汪汪的叫,那对姐弟煞有介事的说着:“大汪、小汪、不要对客人无礼。”

  末了,那个大点的男孩满眼热情的好奇,冲丁文问:“你是谁?你的衣服和剑真好看!”

  丁文微微一笑,还没来得及答话,听见前方大厅里传出来怒吼声:“把这个畜牲拉出去宰了,熬汤给村里的畜生们加餐!倒茶都学不会!我说过多少次!茶水超过杯子的这个位置,拿着就会太烫手!她竟然多倒了一片指甲的厚度!”

  一个人哆嗦着、哭着被人拽着两条腿拖出来,丁文看的气不打一处来,怒喝道:“把人放下!”

  那两个人愣了愣,打量着丁文一身行头,觉得比木盆城的混沌主还厉害似得,一时也不敢得罪,就停在那了。

  “什么人啊!在牛羊村吆三喝四!”大腹便便的村主气喘吁吁的走出来,门槛不高,他却要扶着门框抬腿跨过,只是他的怒气在看见丁文后,变成了惊疑不定,脾气也突然消失了似得,有些小心的问:“不知阁下……是哪里的混沌主?”

  “我叫……”丁文不打算浪费时间,开口就要自报家门。

  不料突然一条身影从半空飞落下来,让他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那身影惊了。

  冰封月也有些意外,看着丁文问:“让你置办吃用之物,你怎么来了这么远的地方?向仙城里买不到吗?”

  “……”丁文有些无语,冰封月竟然会这么想。

  “且不说这个。”冰封月转而望着那村主,问:“你是牛羊村的村主?”

  “是、是!地界凡俗、牛羊村村主胡为拜见大晴派仙人!”那村主急忙跪下拜礼,府里的人也全都惊的跪下。

  丁文特意看了眼,发现那两个假装是犬的人,这时候也不学狗蹲着了,而是跪拜在地。

  “听闻红渊山邪物在此出没,并且杀了人?可有此事?”冰封月是为了这事来的,不知道她如何知道的消息。

  “有、有、有!”那村主当即说他长子如何被惨杀,那邪物如何在红墙上留字,还说每日杀一恶。

  “事情过去十日了,邪物没有再杀人?”冰封月显然是怀疑冒充了,若真是红渊山丁文,日杀一恶就有些奇怪,留了字又十日不见动静就更不可能了。

  “恐怕是那邪物怕大晴派的仙人会来,早就吓跑了。”那村主其实也早想通了此节,知道是村里某个人冒充的,只是至今没有逮到是谁。

  “那便无事了。”冰封月没有了逗留的理由,转而问丁文说:“你在此置办何物?”

  丁文突然生出一个想法,于是丁文迎着冰封月的红瞳,说:“既然来了,带你在村里看看,你就知道了。”

  “有何好看?你快些置办便是。”冰封月言罢又要走,丁文忙说:“也不需要你言语,不耽误你练养剑,你若不愿意动,我推着你、拉着你、背着你、抱着你转了看都可以。”

  冰封月看着丁文,分明在考虑……

  村主连忙说:“仙人尽管看看,喜欢什么说一声,我让村里的畜牲备好!”

  “畜牲?”冰封月茫然不解。

  “是,是。”那村主连连点头,却没有解释,因为他发现这个仙人好像并不知道牛羊村的状况,寻思着平常的惯例可能不足以打发,做好了多奉送几块仙玉的肉痛准备。

  冰封月扬起右臂,长袖垂落,丁文已经不意外她的风格了,于是拽着衣袖,虚空悬浮的状态下根本不需要费力气,很轻的力气牵着,冰封月就跟在后面移动。

  冰封月的仙剑悬停在面前,她边自修炼着御剑术的养剑决,边自随意看村里的状况,身后是走的满头大汗的肥胖村主在介绍村子的情况。

  “本村一个个都份外积极生产,每年上缴城里的作物比别的村都多!长年来一直被评为木盆城贡献第一的村,本村村民克制节俭,感激大晴派仙人的庇佑恩德,无论老幼,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更积极的劳作生产,才能不负仙人的庇佑之恩……”那村主说了一通,又添了句:“当然,本村所以尤其积极奋进,也是因为战仙殿的后峰掌事是本村、本家出身,后峰掌事每年都还回来一次。本村上下倍觉荣耀,更不敢有负仙恩!”

  把压榨奴役说的如此积极奋进,丁文听的来气之余,也真佩服这村主的破嘴。

  “嗯,衣着简单,尽皆一心一意埋头劳作,难怪一直是木盆城的第一村。”冰封月点头称赞。

  那村主暗暗觉得是战仙殿后峰掌事的关系让这位仙人不敢开罪,又判断仙人的言语间既是称赞,那他或许不必奉送几块仙玉了,给一块仙玉的惯例应就足够。

  “村里不见房屋,村主带我们看看村里人居住何处吧。”丁文存心想试试冰封月对地界的看法。

  那村主没有了担忧,连忙热情的指路。

  那一间间的仓库,就是村里人住的地方。

  屋里臭气熏人,走近些时就让冰封月忍不住皱眉头。

  藏房里铺了一地干草为垫,干草上是一个个齐整的凹陷印痕,分明是人长久睡在相对固定的位置压出来的。

  “仙人请看——本村人从来不追求享受,更不浪费村里的土地,为了少盖房屋,都一起住在里面,人挨着人,没有了一门一户的隔离敢,一村人都是一个大家庭,齐心协力劳作生产,睡不过一卧之地……”那村主继续巧舌如簧,说的唾沫横飞。

  冰封月却冷冰冰的打断了他,说了句:“村主缘何不居此?村主府为何比许多人共居之地更大?”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