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不想再凉了 > 第三十一章 不想再死了,还是你们去死吧

第三十一章 不想再死了,还是你们去死吧

  “邪物!”掌剑战仙愤然挥剑,一片火焰横扫飞出,仿佛烧红了一片虚空。

  然而才刚现身的丁文身形再度消失,绝杀连战发动——

  红光纵横交错飞闪,他现身位置面前一群仙人尽数被红光的剑气斩开。

  与之同时,红色的身影极快的在虚空化画出大三角形轨迹。

  一些仙人的绝技发动,打向那片红影轨迹的区域——

  全都落空。

  丁文突然现身红影轨迹的某处边缘,现身的同时直接发动大晴派的绝技——天地一缕光!

  飞射出去的仙剑夹带强劲的贯穿之力,接连穿过七、八个仙人身体。

  几十束疾光从周围飞射过来,不容丁文来得及退避,仙体瞬间被射穿一个个孔洞,当场毙命!

  丁文的意识黑了瞬间,再睁开眼睛时,又换了副身体。

  “邪物!出来!”掌剑战仙激愤咆哮,目光迅速掠过一个个同伴,满脑子是顷刻间三十多个同伴被杀的悲愤。

  “来了!”丁文一剑刺穿掌剑战仙的身体,看着他眼里的错愕,在下一刻又变成悲愤。

  因为,这具身体跟掌剑战仙交情深厚。

  周围的仙人没有愣着,随时凝聚的天地一缕光立即发动!

  他们反应很快,丁文却更快一步的发动了绝杀连斩。

  于是他连人带剑又凭空消逝了那般,极快的红影化出的三角形区域内,红色的剑气纵横交错飞闪,范围内的一群仙人闪避招架也来不及的全被剑气斩开。

  只有逃得快的几个仙人脱离了剑气范围,他们等着丁文现身后攻击。

  但丁文刚现身,又发动月下刺仙,金光飞闪——

  他连人带剑闪冲五十丈,沿途连续贯穿了八个仙人的身体。

  追魂珠的光束轰然射至,分明有人预判他停下来的区域发动的,丁文没来得及再发动大晴派的绝技,匆忙发动星爆,自行炸成了血雾。

  炸开的血雾被追魂珠的蓝光冻结进了寒冰之中,但丁文的星图却不受妨碍。

  丁文的意识一黑,再睁开眼睛时,身边的仙人警惕的察觉到他目光的变化,急声喊道:“这里!”

  喊话的时候,那仙人已然发动了爆炎术。

  大蓬火焰猛然喷出,吞没了虚空一带。

  可是,月下刺仙发动的更快……

  丁文无暇思考其他,仙人们的反应迅快,他要么一次次的体会死亡,被动的等着仙人杀死他,然后夺体。

  要么,他就得积极进攻,以减少被杀的次数。

  每一次死亡,都伴随着死亡的痛苦。

  那种痛苦,不管忍受多少次也无法适应。

  丁文不想品尝,他只有不断的发动红渊决的月下刺仙和绝杀连战尽量先杀死更多仙人。

  原本这两招施展之后,体内的星能会处于不稳定状态,需要调整一会才能再用。

  可是,换了一个身体,又能立即再用了。

  他的红渊决就这两招,但每一招都很致命。

  漫天群仙,不是一个个坠落下来的,而是一片片的坠落下来。

  尸体‘咚咚咚……’的砸落地上,散落在小玄周围。

  一个、两个、三个……多的后来小玄已经没有勇气计数。

  “……不要,不要,不要再杀了,不要再杀了……”小玄泪流满面,悲痛绝望的仰天大喊:“不要再杀了——”

  ‘咚咚咚……’

  接连几具尸体掉下来,然后,好一会没有声音了。

  小玄抽泣着,泪水模糊了的视线中,看见一条身影飞落下来。

  她擦了把眼泪,看见是掌剑人仙,连忙说:“不要打了!我们回禀派里,回禀派里再决定啊!”

  丁文注视着她,眼里透着哀伤,轻声道:“晚了。”

  小玄一愣,抬头搜寻着半空……没有了,一个仙人都见不着了。

  丁文自顾转身迈步,他什么也不想说。

  剑,划破虚空。

  剑,搭在丁文脖子旁。

  他抬手,一把抓着剑身,血从他手掌流出来,他却没有松手。

  “刚才你要救我,现在又要杀我,你到底是想我活,还是想我死?”

  “……我不知道!”小玄握着剑,咬着牙关,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她忍着,却还是忍不住的哽咽着叫道:“我不想你死、可也不想他们死啊!为什么、为什么非得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丁文仍然徒手抓着剑身,他不想小玄冲动之下杀了他,因为他不想小玄死。

  “云仙地界出身,他的记忆里,最痛苦的是很小的时候父母受了牵连被仙人赐予自决的时候。他在父母坟墓前,在雨中哭喊着问苍天:‘为什么他父母只是在仙人吃饭的时候小声呵斥了叫他和妹妹别说话,就要被罚自决。‘“

  丁文搜寻着云仙的记忆,却并没有记忆中的云仙那么悲愤绝望,只是觉得哀伤。

  ”云仙成为人仙的时候,表现突出,却因为不会讨人欢心,眼看着本来功绩不如他的人,在选拔入仙派前却得到特殊照顾积累了功劳,而他则被故意安排了闲置,功绩不得增涨,一次又一次都是这样失去了本该得到的入仙派机会。直到他‘醒悟’了,又一次被安排闲置,看着第二名功绩蹭蹭上涨,在选拔前夕,他谋杀了那个人,他得以加入仙派。从此之后,他信奉只有不择手段才能得到他应得的一切。”

  “跟这些又有什么关系!这跟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小玄哭着,握剑的手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力量。

  丁文顺势一送,剑就离开了他脖子。

  他转身,望着小玄说:“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只是,他们都问过各种各样的‘为什么’。其实我也有,我和你说过,沉默岭时我根本不知道异化虎的厉害,但救你姐姐她们,直到丧生前我也不知道自己不会死,然而却没有后悔。只是,我最后救的玄女,是个什么样的女仙啊?为什么她是那样的女仙?你却又为什么跟她截然相反?”

  “呜呜呜……我知道姐姐很坏很恶毒,她从小很努力,却总得不到应有的。后来姐姐才知道,那个玄女跟峰主的关系很不一般!她若非从小就不择手段,办法用尽,根本不会争得过那个玄女,也不会得到峰主赏识!我不赞同她因为这些就变的恶毒,可我拦不住,也劝不住,甚至有些时候还因为她是姐姐必须帮她!为什么我会失去姐姐,为什么我大家都死了……”

  小玄失声痛哭,模糊了的视线里,却还有周围一大片的仙人尸体。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天地予我这样的力量。明明我跟沉默岭的少年一样大,跟他一样从小跟着师父长大,没见过外人,一样准备闯荡外面世界。我跟他一样,对世界的认识本来全靠师父有意无意的只言片语。可是现在,云仙、离仙两个仙人经历的一切我都记得,混沌主雷熊的人生我都记得,少主的悲惨遭遇我记得,刚才我杀死的所有仙人的记忆我现在全都记得!对世界一无所知的我,突然有了这么多人的人生经历,他们各有各的想法,相同的事情却有许多种不同的做法,我该怎么看待这么多不同的人生?我又该怎么看待这个世界?”丁文一连串说完这些、一直都想说却也没人可以说的话。

  他深吸了口气,缓和了语气。“我只能一次次的不停提醒自己、我是红渊山丁文,不是雷熊、不是云仙、也不是离仙、更不是少主……不是他们所有人!我是红渊山丁文,我只做我自己!”

  “……我本来应该希望这么多同门只要活着,你一个死了也可以。但我又不愿意你死,也不愿意他们死……”小玄捂着脸,哭着说:“……我也不希望姐姐死,如果我不是帮过她,她就没资格被派去沉默岭,也不会死了;如果不是我拦着大家,让他们早一点施展封印阵法的话,他们就不会死了……”

  “别傻了,不管你拦不拦、封印阵杀不死我的事实都不会改变。而他们要杀我,我就会杀了他们。因为我哪怕站在那里让他们一个个的来杀我,死的也还是他们。”

  丁文看着痛哭失声的小玄,不知为何,他很不愿意、看到她如此悲痛。

  他不知道小玄不愿意他死,是否也是这样的心情?

  “呜呜……是我没有做好……我是掌剑玄女,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改变监督机能空白的现状!如果多一些时间,如果多一点时间就不会这样了,如果多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改变很多很多事情……为什么这一切就不能晚一些发生,晚一些发生我就能有多一些时间……”

  小玄哭的不能自抑,她的自责变换着角度,决意把罪责归咎到自己身上。

  丁文看见小玄握剑的手已经没有力量了,剑尖都抵在了地上。

  “或许人人都有许多为什么想问,但我觉得对于未来,你永远都有时间。只要你一直不放弃,总会改变的吧。我不会停止继续诛杀恶仙,但我会看你的努力能让大晴派改变多少。如果有一天你累了,放弃了。大晴仙派还是不改变,那就由我去改变它!我不想问那么多徒劳无用的为什么,也不想再听到你问为什么了。”

  丁文径自前行,他没有再回头看小玄,但脑子里却仍然浮现小玄站在那绝望悲伤的喊问‘为什么’的模样,还有她立于一地尸体中间的孤独身影。

看过《我不想再凉了》的书友还喜欢